寻路美国

小说:寻路美国 更新时间:2019-01-05 20:53:17
第五章车轮滚滚

  坐在车中的人们始终牢记道路上的主体永远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民大众,而非耀武扬威虚有其表的“轿子”。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前,我还在雄心满怀地做着各种离家前的准备,想象自己该如何适应这边的生活;一个星期之后,我却已经开始在美国的土地上百无聊赖,每天躲在空调房间里无所事事。马同学每天上班下班,除了周末之外一律早出晚归,人生地不熟的我只能不甘心地宅在家里做我的美国梦。

  门都不出,这算哪门子的旅行!

  对于爱车如命的我来说,再没有什么比生活在全世界汽车普及率最高的国家里却不能开车出门更痛苦的事了,加之对马同学那辆200匹马力的5代GTI觊觎已久,我终于战战兢兢地向马同学提出以后能不能把开车大任交给我,由我负责每天接送其上班下班,逛街买菜,她不在时我还可以开车兜风熟悉周边环境,顺便为未来的自驾穿越美国做准备。马同学也是爱车懂车之人,性情豪爽开车飞快,与我一拍即合欣然允诺。在小区里简单开了两圈之后,我便在她的监督指导之下慌里慌张地挤进了车河之中。

  美国号称“车轮上的国家”,条条公路是美国的血管,汽车是输送养分的红血球。对于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在地广人稀、工作生活设施相距甚远,公共交通极不发达的得州,没有汽车意味着寸步难行。大部分美国人早已养成了离了汽车不能走路的习惯:从麦当劳到肯德基再到星巴克,所有快餐店都有“Drivethru(汽车穿梭)”通道,不必下车就可以点餐取餐;银行则是Drivethru的ATM机和业务通道,坐在车上就可以存款、取款或者办理其他业务。即使近到去小区里的信箱拿信或是去洗衣房收衣服,美国人都要开车,真让人怀疑他们肥大的屁股是不是生下来就扣着个车座。

  都说能在北京自如开车的人在哪儿开车都没问题,这纯粹是在北京那神一样的交通路况下修炼出来的成果。京城交通状况的混乱拥堵举世闻名,脑残的道路规划和立交桥设计堪称一绝。二、三、四、五环路就是谋杀时间的索套,每天把首都人民的大量生命套牢在上下班或是去做其他事的路上。环路80公里每小时的限速完全是笑话,正常时速15分钟的路不堵上一个小时都不过瘾,没等到达目的地,人已经累得半死。既没路权也没特权的私家车主是这其中最惨烈的群体,他们一边躲避随时出现的行人和电动车、自行车,一边小心不要被突然违章并线掉头或是逆行的真假特权车迎头撞上,一边密切注意前后左右的泥头车、工程车、大货车会不会突然掉下一堆石块或是刹不住车把自己压扁撞烂,一边远离公交站点以防坦克般的公交车进站时把自己逼进候车的人群之中,一边留神出租车突然靠边拉活儿刮到自己——在这一切的基础上还要防备随时可能从某个拐角处冒出来的警察叔叔对自己挥手示意靠边停车,敬礼、扣分、罚款。

  美国各州的车牌设计风格不一。也许是爱屋及乌,我尤其喜欢得州的车牌样式。这小小一块车牌上头信息含量很大——中间是得州地图,左上角的航天飞机代表地处休斯顿的NASA(太空总署),中下方的牛仔自然也是得州特产,右下方的油井则表示得州产油。而最下面的拽拽的“Thelonestarstate(孤星之州)”则是得克萨斯州的别名——他们一直以天煞孤星自居。

  混乱的交通造就紧张的神经,压抑又找不到出路的车主火气越攒越旺,对挡在前面的车频闪大灯,对行人狂按喇叭,遇到小刮蹭开门下车破口大骂,把在长安街违章掉头不被警察抓到当成自己耀武扬威的谈资。我自诩为文明司机,常告诫自己不闯红灯不超速不乱按喇叭闪大灯,小刮小蹭不和人计较,但是每每遇到有车别我,却又一定要又闪又按还要追到人前面别回来,路遇堵车时总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愧疚地挤进公交或应急车道扬长而去。我买车之前骂开车的人没公德,买车之后骂行人不守规矩。我认识的平常脾气再好的人,上了车都摇身一变成了满嘴脏话的凶神恶煞。现在想来,北京的交通不知拉低了多少人的道德底线(或者是暴露了本来面目),把多少正常人变成了神经病。

  我在北京开车多年,每天开着福特小车在车流里穿来并去,练就了见缝插针的钻挤神功。虽有数次证据确凿的违章记录,好在从没出过什么大小事故。我满心以为自己可以轻松应付美国的路况,没想到上了路才发现自己跟个新手一样手忙脚乱。达拉斯的城市规划和公路系统与北京大相径庭。北京城圆环套圆环,杂糅在一起的工作、娱乐、生活区域从二环套到六环,限定时速80~100公里的环路是交通主干线。达拉斯则把生活区、工作区明显区隔,人们往往在不同的城市工作生活,各个城市之间由高速公路连接,我们常走的635和35就是达拉斯境内两条最主要的高速公路。

  得州的高速公路大多是免费的非封闭式公路,与北京的环路一样可以随时出入,但限速要高得多,大多为时速65~70英里,约合时速100~110公里。速度快不是问题,问题是路上大小汽车密密麻麻如过江之鲫,时不时一辆车从辅路上一头扎入,飞快的车速让习惯了北京拥堵缓慢道路交通的我看得胆战心惊。偶尔从身边经过的十八轮大卡车(美国人管它叫EighteenWheelers)隆隆作响,高大威猛、虎视眈眈,和GTI车身等高的车轮带来的压迫感让我惊悚无比,吓得我赶紧一脚油门儿远远躲开。

  美国卡车不像国内的东风、解放那样一个个灰头土脸大冒黑烟,进城要严格遵守时间规定,在固定时间进入固定路段,而且要随时接受从交警到城管拦车检查是否有超载和货品违规。美国柴油提炼工艺精湛,柴油车的有害物排放量比很多汽油车还低,早已成为重要的清洁能源。一辆辆大卡车和电影《变形金刚》里的擎天柱一样银光烁烁外形华丽,镀铬排气管子和保险杠擦得光可鉴人,车里对讲机、电脑、GPS全副武装,司机神气活现、高高在上地坐在车厢里,边抽着烟卷边用带大舌音的英语对广播中的新闻时政大发牢骚。和中国一样,美国很多长途货运司机以车为家,但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苛捐杂税和拦路罚款,他们的收入和生活水平要比中国司机高得多。很多大货车的驾驶舱后面都有空间不小的卧室,里面床铺、空调、电视一应俱全,可以让两位司机轮流换班休息,更可金屋藏娇载个美妞,到了休息区躲在里面拉上窗帘快活一番。

第11节.

  美国无愧于“汽车王国”的称号,街头各种品牌、型号、年代、排量的汽车一应俱全。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老款“大黄蜂”大众甲壳虫到最新款“大黄蜂”雪佛兰科迈罗(Camaro),从0.8排量的Smart到8.4排量的道奇蛙蛇,从精打细算省油到家的混合动力车,到烧起油来眼都不眨的大排量SUV和皮卡——各种各样的大车、小车、老车、旧车、改装车,甚至车门、车身、车头不同颜色的拼凑车,一起爬上街头,活脱脱就是个行进中的汽车人历史博物馆,难怪当年孩之宝开发《变形金刚》时可以毫不费力地就地取材。

  在路上观察久了,我发现每辆车还真是一个个个性分明、有自己风格的“汽车人”。从一辆车就能大概推断出车主是什么样的人:福特野马(Mustang),雪佛兰科迈罗之类的肌肉车,或是吉普牧马人里的司机,多半是处在玩闹年纪的年轻人;装着大轱辘的福特150,或是道奇公羊皮卡里坐着的,多半是开始顾家的中青年;外形奇大无比的雪佛兰或福特SUV里,一般是拖家带口缺乏安全感的家庭主妇;一辆开得慢慢悠悠,完全无视后面堵了一排车的丰田凯美瑞或是本田雅阁中,必定坐着个正在讲电话的印度人;克莱斯勒300C或是道奇战马(Charger)这样宽大的美式后驱车里,大多是戴着廉价镀金链子,喜欢随着音乐扭动身躯的黑人;一辆飞驰的保时捷911中往往是一位衣着考究、事业有成,家住高档社区的中年成功男士。至于其他缺乏个性的韩国车和日本车里,则多半是工作上碌碌无为开始面临中年危机的美国人,或是讲求中庸之道的韩国人和中国人。v米v花v书v库v www.7mihua.com

  美国街头汽车成千上万,其中大部分都是些以代步为主的平价车,但也不是没人开辆兰博基尼、法拉利、奔驰AMG、宝马M,或是用旧款野马或科迈罗改装的售价动辄10万美元的大马力老爷车出门显摆。这些扎眼的汽车大多在慢速车道开得优哉游哉与世无争,离近一看总会发现里面坐着一对对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美国的老人往往不给自己孩子啃老的机会,退休以后一掷万金买辆漂亮汽车安享晚年生活,潇洒从容羡煞旁人。在达拉斯的下城里,我不止一次碰见过和《银河列车999》里的海盗头子安泰雷斯一样系着头巾、穿着牛仔裤、留着大胡子、把白发扎成马尾辫的大爷,骑着吼声震天的弯把哈雷大摩托绕着街道一圈又一圈慢慢跑,只为了让路过的人们多看他一眼,再点头称赞一句:“嗯,老当益壮!”除了形形色色的车多,美国政府在交通法规上林林总总的规定也多。比如,所有的汽车白天也要打开头灯,以最大限度保证别人能及时发现你迎面飞奔而来。我强烈怀疑美国政府是不是跟灯泡厂串通一气,因为按照这样的用法,每辆车的车灯寿命至少要缩短一多半。不过因为美国汽车更新换代速度飞快,很多人两三年就会淘汰旧车更换新车,所以多半还没等灯泡报废汽车就先进了旧车市场。

  美国汽车市场空间巨大,竞争无比激烈,几乎所有的车厂都把进入美国市场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托了市场竞争激烈的福,难伺候的美国人享受着全世界最低的车价。在中国售价三四十万的吉普牧马人(Wrangler)在美国只要两万美元出头。中国人心目中的豪华品牌奔驰、宝马、保时捷之流,也不过三四万美元就能开走一辆,至于二三十万人民币的日本车,更是只要一两万美元。美国车行大多是兼职倒爷,在销售新车的同时也做二手车买卖。这不仅因为美国的二手车市场供需活跃,更因为不如新车价格透明的二手车才是车行真正的赚头所在。在美国赚取不到利润的车厂把成本转嫁到其他国家,像中国这类的发展中国家汽车价格昂贵也就不足为奇。

  尽管汽车是欧洲人发明的,却是从亨利福特的T型车开始在美国发扬光大。百多年来,美国汽车工业把汽车从个性和财富的象征变成了代步工具,又从代步工具变成车主宣扬个性的另一张脸。人家欧洲人做什么车美国人就做什么车,欧洲的主流车型都有相应的美国对手。欧洲人有大众帕萨特、高尔夫,美国人有福特Fusion、福克斯和克莱斯勒漫步者(PTCruiser);欧洲人拿来奔驰宝马,老美搬出凯迪拉克;欧洲人开来平价跑车保时捷,美国人祭起4万多美元起价的雪佛兰克尔维特(Corvette);等到欧洲人拿出了兰博基尼、法拉利这些超跑,美国人还有自己的杀手锏——装着V8、V10发动机的直线加速怪物克尔维特Z06和道奇蝰蛇(DodgeViper)。

  跟那些设计缜密做工精细的欧洲车相比,美国车便宜了不止一星半点,性能和质量当然也完全和售价成正比。虽说美国车跟它的标杆欧洲车一样都是铁盒子上糊四个轮子,可美国人老爱玩野路子,什么硬派肌肉车、大脚卡车、乱七八糟的改装车,把个汽车弄得跟花狐狸一样,全世界也就没见过世面的老美会为这样的玩意儿引以为荣。

  折腾了这么多年,美国汽车市场表面一派繁荣景象,然而东道主美国车厂反倒开始退守江东。美国车既不像日本车那般经济实惠、省油耐用,也不像德国车那样严谨精致、结实可靠。美国人自诩狂放不羁,造车、用车、改车的风格和理念定格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车身、大排量、恶俗的镀铬大轮毂、明艳的色彩涂装、巨大的尾翼、夸张的侧裙,以及满街V8、V10发动机的轰鸣。每天把保护环境挂在嘴边儿的美国人,制造和驾驶着最费油的汽车,假借带动工业发展之名侵吞着全世界的石油资源。美国三大厂商福特、通用和克莱斯勒销量最好的车型无一例外都是SUV和皮卡,其次就是诸如野马、科迈罗和挑战者此类装配着蔑视油价的大排量发动机,带着穷凶极恶车身线条的大马力肌肉车,在面积大、油价低的得州尤为如此。

  然而并非所有的东西都越大越好。从那个个性鲜明的时代之后,美国车厂逐渐把汽车从奢侈品变成了廉价的大规模工业化产品,美国车与生俱来的特色和艺术性也江河日下沦为平庸。车厂花费在造车上的成本一点都不比别人少,却只知道一味加大外形体积和发动机排量,搞得汽车外型傻大,内饰看着像塑料玩具,糙得让人哭笑不得。发动机虽然嗷嗷作响却技术落后,单纯靠提升排量增加马力的同时也带来居高不下的油耗。油价日渐上扬的大环境下恰逢美国一次又一次的经济衰退和失业率激增,这对荷包本就不够充裕的美国群众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即使美国车价格一降再降,几乎到了半卖半送的地步,美国人也还是对自家车厂的冥顽不灵感到了厌倦。这时打着省油耐用低价旗号的日本人乘虚而入,从SUV、皮卡到大排量轿车、高性能跑车,再到省油的混合动力车,美国人需要什么车他们就生产什么车。于是老美开始低价卖掉自己的美国车转而购入日本车,导致现在美国满街都是丰田、本田、尼桑,以及它们旗下的豪华子品牌雷克萨斯、讴歌和英菲尼迪。

  日本车厂的扩张立竿见影。美国市场中日本车占有率一度突破60%,而在这60%中又占了60%的丰田是最大的赢家。日本车的后来居上,加上德国车、韩国车对剩下市场空间的蚕食,原本不可一世称王称霸的美国车被越甩越远。无数盛极一时的美国汽车品牌成为过眼云烟,现有的三大车厂除福特外尽数破产重组,几个著名的子品牌如通用的悍马和庞蒂克被直接关闭,福特也为了节省成本而卖掉了旗下的路虎和沃尔沃——路虎卖给了印度人,沃尔沃则到了中国的吉利汽车手里。

  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汽车鼎盛时期流传下来最能代表美国狂野粗犷风格的大马力肌肉车,除了福特野马、通用科迈罗(也就是大黄蜂)和克莱斯勒挑战者这三个型号还在更新换代之外,其他的不是进了废车场就是在开往废车场的路上。现今偶尔或在街头看见一辆外观崭新的老式肌肉车,无一不是改装公司从废车场拉回来的旧车车壳翻新改造而成。如果不是美国的政府机关、警察部门及出租车等公共行业出于对本国工业的保护还在坚持大量采购美国车,加上丰田后来因为“刹车门”事件被美国政府摆了一道,后又因日本海啸导致生产线断供,这才给了美国车厂喘息的机会,只怕三大车厂也早成了日本车轮下的冤魂。

  我后来曾参观过美国最大的二手车卖场Carmax。偌大的停车场里停放着一排排崭新的悍马H3、吉普指挥官、凯迪拉克CTS、林肯领航员以及克莱斯勒300C等,它们多数仅跑过一万到两万英里,售价却低得惊人。这些在中国动辄五六十万甚至更贵的“豪华车”,在这里标价一两万美元却完全无人问津,好不容易来了位顾客,感兴趣的对象也是英菲尼迪。

  还有一次我到一家福特车行试驾最新款的野马GT。只见停车场上各种崭新的野马、F150皮卡、Fusion(和国内的蒙迪欧同平台)和福克斯堆积如山。等开了一圈回来,还没等询问车价,车行经理已经主动从办公室里冲出来握着我的手说:“你今天买的话,可以给你优惠5000美金,刚试的这辆车两万八就卖给你!”乖乖,在国内一辆4.6排量的野马GT至少要卖到人民币五六十万,两万八美金连凯美瑞都买不来。而且美国油价低得惊人,直到我离开美国,达拉斯的油价也没超过2.5美金一加仑,折人民币每升不过4块钱左右,多数人供这么辆油老虎根本不在话下。可就是这样,老美还是嫌车贵,嫌费油,嚷嚷着要换丰田的混合动力,这让一举催熟了世界汽车产业的美国车厂情何以堪?

  美国车厂为自己的傲慢和不思进取埋了大单,开始在坚持风格还是迎合大众口味之间摇摆不定。他们开始在制造工艺、外形设计、内饰风格和节省燃油上大花心思,停产高油耗车型,开发油电混合动力,慌不择路和急于求成把他们推向另一个极端。美国的广告法里没有不允许指名道姓批评竞争对手的规定,所以美国车厂打出的广告大多是“比丰田、本田和尼桑更省油”,虽然表面上看着自信满满,却总让人感到有种底气不足的楚楚可怜。

第12节.

  我还记得试驾野马时,刚拉开那辆传统肌肉车的车门,一股刻意的工业化精致便扑面而来。仿佛是急于证明美国车的工艺水平也能达到一定高度,福特几乎把所有能证明“精致”二字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塞进了小小的车厢。过分考究的复古式仪表和真皮坐椅拼凑在一起,各种耀眼的镀铬装饰晃得我眼花缭乱。陪我试车的销售扬扬得意地对我说:“你瞧瞧,这辆车的仪表灯有七种颜色,适合在各种不同心情下驾驶!”我当时汗就下来了。好家伙,美国人眼中的“精致”什么时候从过去精美绝伦闪闪发亮的飞翼型车身变成娘娘腔的花里胡哨了?

  回到我们的故事上。

  就这么开了几天之后,我终于开始适应美国的公路规则,可以流畅自如地开着GTI每天穿过两个城市,接送马同学上下班。尽管我整天开得风驰电掣好不得意,可每次看见不时从身边呼啸而过的警车,还是难免心存忐忑,生怕一不小心违了章被警察逮个正着,再以“无照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罪名把我遣送回国。思前想后了好一阵子,我终于决定去打听打听能不能考个美国驾照回来。6米6花6书6库6 http://www_bookbao_com

  考驾照在中国不大不小可算个工程。花钱报名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光停车入库就要耗上好几个星期。等学满车时再约好考试,就算一次性通过,半年能拿到驾照也算快的。美国就简单多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过美国有什么所谓的“驾校”。对美国人而言开车是必备技能,学习汽车驾驶如家常便饭,无需浪费人力物力专门为这样一项简单技能开办学校,学车练车请有车的家庭成员帮助解决便可。等练得差不多了,先到驾照办公室报名参加笔试,笔试通过后就可以约考官进行路考,考试车辆一律自己准备。马同学告诉我,得州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考驾照相当宽松。她考试的时候,只是把车开动再停下就算通过,连怎么倒车都没考过,所以逛遍得州大街小巷,基本看不见几辆车是头朝外倒进车位的——他们真不擅长这么干。

  在美国,驾照的效力等同于身份证,发放工作由公共安全部(DepartmentofPublicSafety)下属的驾照办公室负责。我和马同学驱车赶到坐落在一排不起眼的平房之间的Irving驾照办公室,把车停在门口,推门进入才发现里面人满为患。美国人、中国人、韩国人、越南人、墨西哥人和印度人但凡在美国常见的国籍和人种,几乎都在这里申领驾照。整个大厅里各国语言此起彼伏,热闹得跟进了边贸市场似的。美国无论何种职业的工作人员,做起事来都不紧不慢,任有千军万马排成长龙,也一定要把自己面前这位彻底伺候明白了才能轮到下一位。那些排队者心理素质也忒好,一个个不疾不徐谈笑风生,好像浪费的不是自己的时间一样,只急得我抓耳挠腮、火烧火燎。我后来一想,自己在美国一无工作二无学业,本就是来扼杀时间的,这是急个哪门子劲儿?便和马同学也跟当地人一样东拉西扯,心情却怎样都平静不下来。

  等了半天终于轮到我。申办窗口里戴着眼镜的白发大婶儿边听我的需求边不慌不忙地翻看我的护照。她把护照翻到订着I-94表那页,用左手扶着眼镜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先生,你的I-94表至少要有6个月以上的有效期才能申请本地驾照。”我如受当头一棒——当初入境时我还在为拿到整整6个月有效的I-94窃喜,没想到这会儿还是功亏一篑。见我一脸丧魂落魄,大婶儿安慰说我的中国驾照可以在得州使用一年,想开车只管开就是,只是保不齐出了得克萨斯还管不管用。

  离了驾照办公室,我垂头丧气开车上路。马同学看不惯我这德行,告诉我既然知道自己可以合法开车就尽管开,随身带着护照就是,何必为没影儿之事伤神介怀?我大感言之有理,遂眉开眼笑,换上一副好了疮疤忘了疼的嘴脸,正要大脚油门穿越路口,马同学却大呼小叫让我立即停车。我不知发生何事,条件反射一脚将刹车贯到底,两人顿时人仰马翻。我四下张望,满脸疑惑,马同学却指着路口一个大红色的“STOP”标志振振有词,让我以后无论何时遇到此标志都必须停车至少三秒,确认无车通过路口方可继续前进。我讥笑马同学大惊小怪,一来前方根本无车,二来就算有车看见我这么猛的也会减速让行。末了我还补充一句:“别以为我没见过停车标,北京有的是,我都是这么过的!”马同学一脸愠怒,对我强调这是美国最重要的交通规则之一,交通法规三令五申,人们心中早已潜移默化。直行车绝不会为有停车标方向的车辆让路,一旦遇到停车标未停又逢有车通过,必定会被飞奔的直行车撞得稀烂。就算不出事,被警察逮到也是至少200美元罚款加起诉。

  马同学反复向我强调,在美国开车一定要注意两样东西,一个是停车标,另一个是“特权车辆”。美国的特权车辆里可没有横行霸道的军牌奥迪。警车、救护车、消防车和校车才是路上的王者。如果路遇警车、救护车和消防车闪灯鸣笛执行任务,周围车辆必须靠边停车让行,否则会以妨碍公共交通罪论处。而扎眼的黄色校车是所有特权车里的战斗车,校车当道谁也别想惹。

  前些时间中国频频发生的校车安全问题把通体黄色长鼻子长屁股的美式校车推出水面,让中国人知道原来“校车”可以是这个样子的。美国人坚决贯彻“孩子是祖国的未来”这一方针政策,谁要胆敢威胁祖国花朵的人身安全,那必然要被打成全民公敌。美国校车由政府统一监制,安全系数和牢固程度几乎可以和押运重犯的囚车媲美。校车侧方一般都挂着权限至高无上的停车标,一旦有学生上下车就会展开,此时后方所有车辆必须停车等待,直到所有学生上下完毕,停车标收起后才可继续前进。之前马同学一名同事在上班途中路遇校车亮出停车标,该同事想仗着自己车快人胆大从旁边强行通过,不想被路过的警察逮个正着,处以500美元罚金。那哥们儿一脸不服,向警察嚷嚷说前面也有几辆车闯了过去,为什么不抓他们?警察耸耸肩:“没办法,反正我就抓到你小子了。”

  美国汽车文化经过百多年来的进化已变得相当成熟,这从汽车在人们眼中的地位和所谓“特权车”的定义便可见一斑。在这个社会里,汽车不过是和电视、冰箱一样的生活必需品之一。大部分美国人驾车习惯良好,遇到停车标或是路口转弯总会礼让三分,绝不抢行或随意并线别到其他车辆;行人过马路时司机把车停得远远候着,即使人还没走到斑马线上也要一直等到其过去为止。其他少数习惯不那么良好的人则在警察一次又一次的训话和罚款下为了保全自己的钱袋子或是免遭牢狱之灾而被迫遵守规则。遵守规则意味着井然有序,井然有序带来高效的公路交通,高效的公路交通意味着节约时间和生命,继而提高社会的生产效率。

  我又忍不住想把中国的路况扯进脑子里。我一直觉得,无论一个国家如何宣扬人民当家做主,城市搞得怎么人模狗样、色彩斑斓,只要看看谁是“特权车”,谁开车牛逼,谁横冲直撞,就能彻底了解这个社会里谁是大爷谁是孙子谁是装逼犯。从中国那些尾气熏天拥堵不堪的大小城市就能看得出来,今天的中国无论从道路容量还是驾驶意识上根本就不具备承载这么多机动车的能力,人们却突然被塞进私家车里和街坊邻居一起挤在胡同口互不相让。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屁孩儿,还不等他知道男女有别,家长就突然给他娶了个媳妇。

  想来想去,其实作为中国人的我,在美国开车最不适应之处便是这里处处都讲规矩,讲原则,而这正是中国的公路法则里最缺少的东西。美国今天的一切并非偶然形成,也不完全是人品和素质所能解释的。美国历史短暂,建国伊始便直接跳入资本主义社会,紧接着工业革命走上发展正轨,一切照章办事循规蹈矩,没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官本位”思想作怪。所以警车、军车、政府车在不执行任务时和社会车辆一样,规规矩矩打灯并线停车让行。坐在车里的司机人种、性别、年龄、性格、职业各不相同,但我相信至少有一件事是达成了共识的,那就是他们始终很清楚道路上的主体永远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民大众,而不是那些虚有其表耀武扬威的“轿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