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路美国

小说:寻路美国 更新时间:2019-01-05 20:53:17
第六章最难的是生活

  初到美国,我为如何习惯铺天盖地的美国生活而弄得手忙脚乱。

  我几乎每天必去的沃尔玛门口总是坐着位头发花白稀疏、拄着手杖的白人老爷子。老爷子的工作似乎是沃尔玛的看门人,因为他每天都驾驶着为行动不便人士准备的电动购物车在超市里游弋,查看前来退换货顾客的购物小票,为他们盖章,指引他们到客服中心。在剩余的时间里他就会面向卖场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双手拄着手杖,把下巴垫在青筋凸起的手背上,瞪着花镜后面浑浊的双眼扫视来往人群。有时候我进门购物时和他四目相对,他会扬起眉,把眼睛从花镜上面探出来和我打招呼。

  后来在美国新年假期的几天里,我有几次晚上10点以后去沃尔玛,发现他依旧呆坐在那里,由此推测他多半是孤家寡人一个,既无儿女也没老伴,除了在沃尔玛消磨时间之外无处可去。以他现在的年龄和状态,应该可以从政府领到一笔足够维持生计的补助金,或是在敬老院颐养天年,但他却选择了穿着藏蓝色制服一天到晚坐在超市门口。也许他是为了赚取价格不低的时薪,也许这就是他所习惯的生活——他唯一的生活。

第13节.

  我的生活又是什么?

  从出生到现在的30年时间里,我到过的城市不算少,能真正意义上称之为“生活”过的却屈指可数。除了出生地梅河口、上大学时的长春、工作后的北京,就只剩下低调的非主流美国城市达拉斯了。

  马同学总说,达拉斯是个很“Forgiving(宽容)”的城市,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起初我还因为自己资质愚钝,不能彻底领悟这么高深的意境。直到我逐渐把自己每天的周而复始勾勒出个大概轮廓,慢慢把脑中零碎的达拉斯地图用一条条公路拼接起来,才终于揣摩出了点端倪。

  位于美国中南部的得州城市达拉斯环境清洁、气候温和,人与人之间距离广阔、资源充足,也就少了许多相互倾轧挤迫、钩心斗角的火药味。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的人们大多心态平和、彬彬有礼,无论是十字路口汽车交会,还是超市货架前两辆购物车错车,多数人都会点头微笑,挥手示意对方先过。有时候我觉得美国人的洋礼貌虽然有点程序化,却还是让人心情愉悦。比如中国人见面打招呼说“你好”,美国人则说“你好吗?(Howareyoudoing?)”,一定要等到对方回答一句“我很好”以后话题才能继续。即使这只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习惯做法,也让人觉得话里话外透着真诚。

  初到美国,我为如何习惯铺天盖地的美国生活弄得手忙脚乱。光适应美国使用的英制单位就花了好一阵子。一向号称引领国际潮流的美国为了标新立异,竟然一直沿用着连英国都已经摒弃了的英寸、英尺、英里、盎司、夸脱、加仑之类老旧的英制单位。纵观当今世界英制单位俱乐部,只剩下利比里亚和缅甸两位会员面面相觑,加上老大哥美国,三人连一桌麻将都凑不齐。每次美国和别国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战略导弹计划,美方代表拿出的英制地图都不招人待见,逼得国防部和太空总署(NASA)整天嚷嚷要政府拨款重新绘制公制地图。

  我和马同学住在麦克阿瑟大道上的Stoneleigh小区,每天出来进去不亦乐乎。小区里栽满橡树,绿荫遍地,时不时会有一两只松鼠连蹦带跳从眼前一晃而过。生活在这里松鼠们衣食无忧,满树满地的橡实得来不费吹灰之力。这些懒惰的家伙一个个吃得毛色油亮、体型肥壮,一眼望去便知是典型的美国身材。松鼠从不怕人,只要不走得太近,它们就完全对过往行人车辆熟视无睹,只管专心致志处理橡实。偶尔甚至会有一两只跳到我们的阳台上,贪婪地啜饮一个塑料箱子里积存的雨水,还把马同学扔在阳台上的一把雨伞咬成了筛子。每次看见松鼠跳上阳台,我都琢磨它们会不会从开着的阳台门钻进屋里大闹天宫,可它们总是在门口探头向里张望一两分钟,之后就飞檐走壁逃之夭夭,想必还是对四面是墙的封闭空间有所忌惮。喜欢凑热闹的还有喜鹊。它们是完全的自由散漫主义者,永远一副目空一切的架势在小区里闲逛,偶尔啄食一下散落地上异于周围的物体,以确认是不是食物。就因为这些捣蛋的家伙好奇心或是馋虫作祟,每天我们放在门口的垃圾袋都被它们啄得死去活来,一开门总会吓得我们以为遭了机枪扫射。

  我这个人向来害怕给人添麻烦,初到马同学家里时处处小心翼翼、毕恭毕敬,但凡动用屋子里任何东西都要先和女主人打招呼,每天把“你的卧室”、“你的厨房”、“你的电视”、“你的沙发”这样的称呼挂在嘴边儿。马同学见状大叫:“你是来这里生活,不是来做客哒,别你的我的叫得那么别扭!”我倒不是故意客气,只是马同学每个月千八百美元的房租、水电费掏着,我怎么都反客为主不起来。别看国内到处都在说美国人生活质量怎么怎么高,环境怎么怎么好,实际上这些高质量的生活都是用金钱换来的。

  老美在日常生活的成本消耗上铺张浪费至极,炒菜做饭居然用最奢侈的能源——电!炉子也不是中国流行的高科技电磁炉,而是最没有技术含量,靠电阻丝加热的普通电炉子。除此之外还有同样疯狂耗电的大功率烤箱、能放进16寸披萨的大功率微波炉,以及容量大得能装进一个人,可以接上水管自动制冰的大功率电冰箱——这些是达拉斯周围几乎所有公寓里的标配玩意儿。每次我看着炉子的电阻丝通电烧热变红,听着微波炉旋转呼啸,冰箱隆隆制冷,心想电表一定转得能当风扇使,便不由自主心疼起电钱来。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为了挺直腰板做人,我坚决包揽了填充冰箱、加油等日常琐碎消费,每天炒菜做饭、烤披萨、炖浓汤迎接马同学归来,总算也勉勉强强生活了一把。不过我这所谓的“生活”可能叫“退休生活”更合适。尽管不想承认自己每天只是单纯的吃喝拉撒睡,但我的日程表的确如同枝节动物的智商一般平淡无奇:早上7点40左右起床,洗漱完毕和马同学一起吃早餐,吃罢早餐开车送她到5英里外的FarmersBranch市上班。从FarmersBranch归来后,我会到沃尔玛或山姆会员店转转,采购些食物和生活用品——比如饮料DrPepper。这种颜色接近可乐、味道类似止咳糖浆的碳酸饮料是得州特产,其公司总部就在达拉斯。

  比之口味大众、家喻户晓的可口可乐系列,味道浓烈的DrPepper喝起来更带着点狂放不羁的得州味道。我第一次在住处附近的加油站喝到DrPepper以后就对那种说不清楚的味道异常着迷,以后每次逛超市都要买上五六大桶扔进冰箱,再在一个星期内全部喝完。美国超市里多数商品的价格都相当便宜,一大桶可乐或DrPepper一般只要一美元出头,赶上促销更是只要0.78美元一桶,纯粹是为了怂恿美国人民多喝碳酸饮料。据说国内一些地方也有DrPepper卖,但我对此毫无印象。我只记得当年阿甘在白宫一口气喝了15瓶这东西,差点把尿撒在肯尼迪身上。

  直到在美国逛过一次超市,我才知道中国人过去对那些自认为典型的西洋食品,比如汉堡三明治之流的理解有多少谬误。算起来,中国人也吃了二三十年的麦当劳和肯德基,心里早就想当然地觉得两片面包中间夹点猪肉鱼肉鸡腿肉就是汉堡(Burger)。到了美国我才搞清楚,只有用绞碎的牛肉拍成肉饼,烤熟煎熟了夹在面包里才叫汉堡,其他那些用猪鱼鸡腿,甚至整块牛肉夹饼的一律都叫三明治(Sandwich)。老美为什么这么较真?因为真正被称为“汉堡”的是那块牛肉饼,无论生的熟的,无论穿不穿外面的马甲,它都叫“汉堡”。中国人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却不自知,麦当劳肯德基们的心照不宣自是脱不了干系。一来哪个是汉堡哪个是三明治解释起来太过麻烦,索性统统拿一个“堡”字蒙混过关了事;二来“汉堡”这个词可比“三明治”时髦多了,一听就像个上等词汇,特把洋货当回事的中国人自会争相上门抢购。

  除了逛超市,我偶尔也会到Frys之类的电器商城瞧瞧最新的电子玩意儿打发时间,接着便驱车回家,躲到屋子里边看电视练习英语听力,边筹划接下来的美国之旅,顺带在网上发帖,用拙劣的文笔显摆自己在美国的生活状态。托中国广大网民的福,我在一家汽车网站所发帖子的页数超过1400页,浏览量已然突破440万人次。诸多网友热情捧场问这问那,认为我在一定程度上开拓了国人的视野,让不少人对美国有了更加具象化的认识。面对夸赞,我向来如履薄冰,诚惶诚恐,愧不敢当,唯有努力用头脑和随身携带的相机记录下各种所见所闻,以飨热情的读者。

  前面说过,得州有句颇为自恋的老话,叫作“EverythingisbiggerinTexas”——大平原、大空地、大农场、大块烤肉、大皮卡、大SUV,得州人与生俱来的高大身材和大嗓门,还有他们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粗犷豪放样子的大条神经。

  得州的大还体现在人的肥硕身材上——这可真不是夸赞,而是结结实实毫不客气的嘲讽。与美国相隔半扇地球的中国人强调民以食为天,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吃饭是人生第一享受,是最直接有效的交际方式。中国各省研究出鲁、川、粤、闽、苏、浙、湘、徽八大菜系,讲究主食菜食缺一不可,色香味俱全,荤素搭配,鸡鸭鹅狗、牛猪羊蛇、海鲜河鲜,飞禽走兽一水儿往桌上招呼,五千年的饮食文化说出来都能吓死几个不知历史为何物的美国人。可就这么吃了五千年,中国也没吃出几个超级胖子。

  反观美国,美国人讲究简单粗暴、直接有效,饮食上根本没什么烹制的过程,除了会在两片面饼中间夹点肉饼、生菜之外,就是把好端端的东西裹上淀粉下油锅。我后来去波士顿的龙虾店吃龙虾,眼看着那帮家伙把一条条刚捕上来的龙虾炸熟剁碎了夹在面包里做成三明治,气得我牙痒痒,心说这么好的东西给他们做可真是白瞎了。美国最好的餐馆永远是意大利餐馆、中国餐馆、日本餐馆和法国餐馆,最有名的餐饮频道FoodNetwork介绍的永远是意大利菜、中国菜、日本菜和法国菜。美国菜不是没有,偶尔也会冒出个肥头大耳的厨师弄个铁板煎个牛排、烤个猪排,再用两片面包夹起来,同样肥头大耳的主持人一把抓过来塞进嘴里,然后鼓着腮帮子一抹大油嘴说:“美国菜,就是这个味儿!”

  美国人每天的生活从早餐开始就充满了刺鼻的油渣味儿——除了少数图省事的随便用牛奶、果汁冲泡点麦片充饥,大多家庭主妇都不嫌工艺烦琐,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做着煎饼、煎蛋、煎吐司、煎培根、炸薯饼,再配上肉饼鸡蛋三明治。张开双眼的第一餐要多少热量有多少热量,要多肥有多肥。美国除了高科技、军火和霸权政策之外,还盛产大量油肥脂厚的垃圾食品和誉满全球的超级大胖子。美国的胖子之胖令人叹为观止,无论黑人、白人、男人、女人一视同仁。我经常远远看见一个体型巨大,高度、宽度近乎相等的物体在超市的奶酪、火腿和薯片的货架前缓慢移动,让我无法分辨其究竟在走还是在爬,抑或是在滚。走到跟前我才发现那是个长着脑袋、四肢的肉球,正依靠摆动胳膊、横向扭动身体和屁股所产生的惯性,挪动双腿缓缓前进,如果再仔细看看,会发现肉球的旁边还有其他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肉球。

  估计当年移民美洲大陆的英国清教徒想破脑袋也始料未及,自己历经几代人的简单饮食习惯竟然在日后被大量饱含动物脂肪、动物蛋白和高胆固醇的垃圾食品轻易改变,自己的子孙后代像吃了拌着激素饲料的猪牛鸡鸭一样,被吹成了外形匪夷所思的人肉气球,各种治疗脂肪肝、动脉硬化、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的药物,成了最流行的饭后点心。在中国久居的我用了很长时间才停止对人肉气球感到讶异。我并不知道他们原本的体重是多少,只听说单单一个人一次减肥减掉一两百磅往往是起步价——这大约相当于一个猪头加两条猪后腿的重量,一般人恐怕很难凭借一己之力把它们一次带走,但无数人却要穷其一生背负这一头二腿走遍天下,真是人生悲剧。美国人早已习惯用大号的生活方式来保持他们现有的壮硕身材:大号汉堡、大杯可乐、大块牛扒、大磅奶油一张口将这些东西灌进胖大的皮囊,再把身体塞进避震弹簧被压缩到底的汽车,开回不足200米开外的家中。

第14节.

  回想起刚到美国的时候,我想去商场添置些衣服裤子,没想到自己原本在国内穿XL号衣服的身材,到了这边缩水成了M号,裤子更是很难找到腿长比腰围更长,哪怕是等长的——一条条裤子一律齐刷刷腿长28英寸腰围44英寸(约合3尺5)。一家专卖特大号服装的店铺门口悬挂的尺码表惊得我下巴落地:我从XL一直数到8XL,还没等我把下巴捡起来,我发现下面还有更大的LT、XLT,一直到5XLT,相当于14XL!瞠目结舌之余,我建议马同学和我合买一条最大号,回家以后两人一起钻进去对着镜子自导自演家庭滑稽节目。马同学点点头:“嗯,那恐怕还得再叫上俩人。”

  美国人可不会拿“心宽体胖”这样的说法来自欺欺人,人肉气球自然也不是什么非富即贵的显赫标志。恰恰相反,那些东拼西凑贪图省事,无需投入高级人力成本进行炮制,几美元就能饱餐一顿的垃圾食品,是穷人的首选%米%花%书%库% www.7mihua.com

  佳肴。穷人们用这些东西喂肥自己的家庭,又没钱没时间进行健身活动,只能靠拼命吃喝释放压力,继续长肉。最终他们只能一边在超市驾驶着电动购物车驮着自己巨大的身躯采购垃圾食品,一边对过路旁人身轻如燕的身材叹息不已。据说,美国现在有60%以上的人身体超重,而且还在呈上升趋势。虽然现在美国所有的食品和饮料都如梦方醒般地猛推无糖、低脂、无咖啡因的“diet”版本,但也难以阻挡整个国家被脂肪洪流逐渐淹没的趋势。如今这些垃圾食品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成为不少少年儿童眼中的美味大餐,下课放学吵着要吃汉堡包、炸鸡块、炸薯条的大有人在。开始时图个新鲜随便吃吃还好,要是孩子们把它当成大餐顿顿享用,那就必须打父母、老师的屁股了。

  美国的穷人之多,从每天电视新闻里关于失业率的报道就能看出个端倪。各个频道的主持人一边用事不关己的语气念叨:“托奥巴马总统的福,咱们的失业率终于下降到10%啦”,一边心中忐忑,祈祷自己千万不要把“奥巴马”错念成了“奥巴驴”而为这10%添砖加瓦。我刚开始还在想,美国政府跟唐僧一样整天呻吟着人权啊、劳动者权益啊之类的紧箍咒,怎么还会有这么高的失业率?等我生活了一阵子之后就丝毫不觉得奇怪了——这不光是经济危机搞的鬼,更是美国人从一开始就为自己埋下了失业的种子。哪像中国,北京公交卡都普及好几年了,还要在大多数公交车上保留一个甚至两个售票员,在那吆喝“别站在门口,道儿远的往里走”,至于加油、洗车之类,更是一群人围着,恨不得洗完车直接把你送到家里床上去。美国人讲究以人为本,人权至上,但凡用到人工的服务都贵得吓人。洗个车三四十美元,六七十平的屋子清理一次地毯要一百多美元。别说这个,平时吃顿饭还得给个一两美元小费,这上哪儿说理去?为了节省人力成本,美国人开始大规模普及各种无需人力的自助设施,于是自助银行、加油站、超市、洗车房、洗衣店,等等,遍布大街小巷,什么事都要自己动手解决。

  到了美国之后,我才第一次摸到沉甸甸的加油枪。那天我站在偌大的加油机前,完全不知该从何下手,看了半天上面的说明图示,我才手忙脚乱地插信用卡,把油枪塞进油箱口,选汽油标号,然后扣动扳机加油。至于自助洗车,更是差点儿要了亲命。老美的自助洗车房设计得相当缺德,喷水,打蜡,涂清洗液,都要自己转动开关选择,一美元只能使用三分钟。时间一到,不管你车上是不是正涂满泡沫,都会毫不留情地把水流掐断,只留下两分钟最小的慈善水流让你收尾,一副彻头彻尾见钱眼开的嘴脸。我甩开膀子拉开架势费劲巴咧又冲又涂,不一会儿就累得满头大汗。在投了三次一美元之后,我终于冲尽了车身上的泡沫。还没等坐下喘口气,我突然意识到手头没有东西把水擦干——这意味着风干以后的水渍会让车看起来比原来还恶心。等我把沾满水滴的车在大太阳地里开回家,车上的痕迹如同上了年纪的女人脸上的瘢痕一样不能掩饰也没法去除。幸灾乐祸的马同学像菲利克斯猫一样笑得前仰后合,气得我一把将擦车的毛巾掼在地上,发誓再也不去玩什么自助洗车了。

  另一个让我出了丑的东西是超市的自助结账系统。

  我第一次逛附近的沃尔玛时,在货架上搬了一大堆马同学爱吃的牛油果和甜玉米,可走遍整个超市也没找到瓜果的过磅处。情急之下,我拦下一位黑人员工,比画半天问他哪里可以称重计价,他竟双目圆睁不知我所谓何事。后来打电话问了马同学才知道,敢情美国超市没有专门的过磅处,蔬菜水果直接在结账处扫描条形码的台子上就能称重。

  沃尔玛这类有规模的超市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结账处是冷冰冰的自助机器,结账时先按一下触摸屏上的开始键,然后一样样扫描商品的条形码,再把所有物品装进置物台上的塑料袋里。散装的蔬果直接放在扫码台上,在触摸屏上选择商品种类称重计价,再刷卡或投币付账——这里有很大的空子可钻,因为即使用香菇的价格称了松茸,你也照样可以大摇大摆走出正门而无人追究。当然这种事情并不容易发生,因为松茸一般都是装在小袋子里按份卖的。这倒不是说美国人素质有多高,自控力有多强——我敢打赌肯定有无数人这么干过。如果是在中国,必然会设立专人看守检查(实际上达拉斯的中国超市就都是人工结账),但美国人不会。这可不全是诚信问题。他们的算盘精着呢,比起这种小概率的损失,雇个人的成本可高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美国人每天把保护劳动者权益挂在嘴上,宣传工作做得那叫一个驴粪蛋子表面光。他们标榜民主自由平等,号称同工同酬,除了需要特殊技能或专业需求的岗位之外,其他岗位在人员雇用上一视同仁。任何公司、企业一律不得以人种、年龄、高矮胖瘦、美丑残障与否为理由,将能适应岗位需求的人拒之门外,否则一旦被扣上“歧视”的帽子,就算浑身是嘴,也别想撇清关系。不单工会人权组织之流会轮番找上门踢场子,光媒体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就足够企业老总和公关总监喝上一壶。

  于是乎,美国的航班上清一色都是身材超标的空嫂、空叔甚至空奶,超市、餐馆也总爱请些残疾、上了年纪或者轻微智障的人士来提供服务,这在健全人尚且一职难求的中国完全不可想象。看着美国飞机上的空嫂、空奶,再联想到国内的航空公司,有些事情我至今难以理解:像空乘这种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作,在中国居然有那么多貌美条儿顺的大姑娘趋之若鹜。倘若航空公司自以为可以就此光耀门楣乃至提升国家形象,那可真是肤浅得很。国内航线飞来飞去的多是自己人,此套繁文缛节大可免之,不如把这展示形象的工夫放在提升服务质量,以及减少航班延误等关键地方;如若这些貌美如花的姑娘面对的是国际航线上天南海北的虎狼之辈,就更不见得是什么高明之举。早年间鲁迅有言在先:“倘是狮子,自夸怎样肥大是不妨事的,如果是一口猪或一匹羊,肥大倒不是好兆头。”

  我相信,美国政府从初衷上是想表个态,起个好带头作用,但是看着看着却看出这个联邦政府的力不从心。美国把除了食品药品生产、汽车制造、石油冶炼之外的几乎所有制造业和重工业都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这样做的好处立竿见影:环境质量大幅上升,就业成本支出大幅下降。然而这也意味着大量用工机会的外流,导致失业率升高,造成许多美国人民无事可做。同时,政府号称为了保护劳动者权益而提高用工报酬,成本的提升迫使用人单位减少雇员数量,减少雇员数量又刷新了失业率数据,失业者的增多意味着政府要付出更多的失业救济金。更多的失业救济金从哪儿来?自然是从纳税人的口袋里。久而久之,就这样形成恶性循环,联邦政府却视而不见,一面还在为政府高官和金融机构高管支付天价薪水,屁民们岂有不反之理?没完没了的是,这个平等、人道、尽善尽美的社会规则还在一次又一次遭到现实无情的践踏:白人永远比其他人种更容易获得相对高端的工作和晋升机会,而其他人种——比如华人,要得到和白人相同的待遇地位,却要花费几倍的努力。这一点上,和大堆白人共事多年的马同学深有体会。

  起初我还十分佩服美国人宣扬的自由平等,时间久了却发现美国整个社会自上至下都在一个无形怪圈里跳梁作秀——盎格鲁—撒克逊人站在顶端飞扬跋扈,拿着高额薪酬得意忘形,黑人、华人、印度人、拉美人兀自做自己的低端工作拿最低时薪。如果有人批评谁用工不公,待遇偏袒,白人们就把沃尔玛鸡胸驼背的残疾收银员和飞机上说话颤巍巍的空奶推出来让他闭上鸟嘴。平时大家朝夕共事心照不宣,欣欣向荣皆大欢喜,即使明知同工不同酬也假装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但如果哪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得了便宜卖乖,胆敢破坏游戏规则,嘴欠溜出一句黑鬼(Nigger)或是中国佬(Chink)这样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色彩的字眼(这种事基本都是白人所为),制定规则的白人们马上会对这些制造社会不安定因素的龟儿子口诛笔伐,直至当事人痛哭流涕下跪道歉,或是干脆被将之扔进大牢以儆效尤。

  在美国,涉嫌种族歧视的攻击案向来受到警政界重视,老美甚至为此成立了专门的仇恨犯罪行动组(HateCrimeTaskForce),可见他们对种族原因引发的不安定因素有多么畏惧。然而早些时候震惊中美的美军华人士兵陈宇晖遭虐待死亡,判决结果对那些白人军官的明显偏袒,暴露出美国这个号称人人平等的社会也不过尔尔。所谓“法制社会”这个词,终究还是分对象的,对待一些人是“法治”,对待另一些人则是“人治”,这又是个天下大同的事。

  我承认美国在一些方面的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但我仍然坚持认为人们越显摆什么,往往就表示他们越缺少什么。美国社会永远在各种可笑的自相矛盾里穿梭碰壁,比如美国人整天嚷嚷环保,批评这个污染严重,批评那个排放过量,自己却开着最费油的汽车,从超市玩儿命往家拿免费塑料袋。我每去买一次东西,至少要带回家四五个袋子,因为收银员恨不得一件东西就给我单独装一袋。弃之可惜,我只好拿它们来装垃圾,可这些免费垃圾袋的消耗速度永远没有拿回来的速度快。眼看着一柜子白花花的白色垃圾,我觉得所谓的“美国素质”也就那么回事儿。

  不过抱怨归抱怨,至少从服务上来说,美国商家的表现确实无可挑剔。在美国购买大部分东西,只要保留购物小票和商品标签,基本都可以实现90天内无条件退换货。而且据马同学说,不仅服装、日用品这些东西可以,就算买包食品吃着觉得味道不好,即使没过期也可要求退货。看电影也是一样,一部电影你看了一半,觉得剧情太过狗血,让人昏昏欲睡,你也可以要求退票。

第15节.

  完善的公民权益保护让人们省去很多和无良商家缠斗的精力,让人们无需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火,对于社会和谐功不可没。而且像我们生活的得州、达拉斯这样的“乡下”地区,因为人和人距离比较远,少了接触摩擦、产生矛盾的可能,那些个乱七八糟的闹心事也就比较少见。得州不是没有布什家族这样富甲一方的土财主,但得州人的整体收入水平在全美来说却并不算高。好在胸怀广阔的得州始终包容着这里的居民,让他们只需花费别州几分之一的成本来盖大房子修大院子,节假日可以开着大排量皮卡,拉着私家小艇,到湖边海边儿撒欢儿。想到自己在国内的境况,我不禁叹息连连。多少像我这样的人背井离乡跑到所谓的发达城市,一边呼吸着污浊的空气,花费着高昂的居住和交通成本,把大量时间、金钱浪费在上班下班的路上,拿着不比二、三线城市高的工资,望着呈几何数字增长的房价、物价喟然兴叹,一边还要对住大房子开好车的家乡父老摆出一副“老子混进大城市了”的崇高姿态,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才能深切体会。www_bookbao_com

  几个月后,当我站在拥挤不堪的纽约时报广场,看着人群川流不息脚步匆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只顾低头赶路,面色凝重沉默不语,才意识到达拉斯那“Forgiving”的生活状态是多么弥足珍贵。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