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50章:闲则生事

结寨以成坞,垒堡以图保,战乱之秋的岁月里,许许多多的豪强和大族就是这么保证自己的生存。
有些大族自然是无法以一家之力建立坞堡,那么按照血统亲近,又或是联姻合作,集中物力、财力、人力来建造一座防御功能强大的坞堡,成了上上之选。
“尔荣上次听从寿阳文的谋算,清除的坞堡颇多。”纪昌说话的对象是田朔:“现在幸存下来的那些坞堡,不好对付。”
田朔曾经是一地的县丞,自然无比清楚坞堡不好对付。他就是不太明白纪昌为什么一面喊着不要累月激战,另一边又想要寻找敌手。
“我们的这个势力崛起时间太短,不能没有敌人。”纪昌本不需要分析,却耐心解释:“太多流民刚刚迁来,安逸将令他们新生懈怠,一旦闲了就会小事不断,大事就要乱。对于朝廷(后赵),只要有大军开来,我们只有躲避海岛的份,断然无法与之抗衡,不宜再行挑衅。对结寨自保的豪强却是没有这等忧虑。”
田朔是管民的嘛,非常认同纪昌对民众的评价。
管理民众,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方式,汉部新兴,那些人不存在太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不过是当成一个避风躲浪的港湾,风平浪静生活下,一些不安分的人寻衅生事是必然。
这也是流民聚众的特性,怎么防都没法防,因为自有了陈胜与武广,总是会有一些脑子坏掉的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明明没那个能力还总喜欢吼嗓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对于一无所有的人来讲,鼓动群众暴乱,趁机谋事,成固然可喜,败也不过是烂命一条,有什么好可惜的。正是因为没什么好失去的,不会对什么进行珍惜,文艺点就叫“无恒产者,无恒心”,开启乱世的一般就是这种除了烂命一条没什么好失去的人。
田朔在摇头晃脑:“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己。乃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纪昌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可是田朔现在念这么一大串是什么意思?
那是《梁惠王章句上》中孟子说过的一些话,其实并不全,但没必要全部引述。
简单一些的讲解,就是:没有固定的资产而有一定的道德水准,只有士人才能做到。一般的民众,只要没有固定的资产,便没有一定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
纪昌要说的不是什么大道理啊,他就是想说,那群流民背叛和****起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代价,希望田朔可以拉拢一些背叛需要代价……也就是有家有室的人,成为安置地的中层阶级。
“有道理……”田朔听得双眼发亮,就是看纪昌的表情有些不对劲,怎么看都像是警惕:“纪昌兄……是要涉及民政?”
纪昌连忙摇头否认:“我为君上辅佐军务已然抽不开身,民政还要田朔兄多多辅佐君上。”
田朔这才脸上绽放笑容,挽着自己的山羊胡子连连称:“不敢,不敢。你武,我文,共同辅佐君上,必然会成就一番佳话。”
春季马上就结束,夏季很快就要来临,安置地周边的杂草每天都在清除。被清出的草,它们是被整理着放置起来,趁着还有韧性时,会有人组织编草鞋、草席之类的东西,另外还有必要的蓑衣以及斗笠。
汉部现在干什么都是有功劳,新的告示已经宣布,达到一定的功劳会被接纳成为汉部一员,日后就能自称汉人。
“听闻还有单独的茅舍,功劳够大还有官媒给介绍小娘。”
“胡说!介绍小娘是建立战功,优先为猛士成家,可以留下香火。”
“小娘的数量不多,早知道当初去报名参加士卒选拔了。”
汉部现在有34162人,这个数字每隔几天会有出现变化,但女性的数量毫无疑问一直很少。
34162人之中,超过八成五是男性,年龄段亦是比较年轻力壮化。说起年轻力壮,谁没有个生理上的**,正是逮住一个不同性别就能拿眼猛瞅上一整路的阶段啊!
安置地的人数为什么一直在变?有逃过来恳求加入的,有病死去掉号牌,有各种意外死亡,其中却也有犯罪被处死。
说了,年轻力壮,能吃上饭了,不需要干活的时候闲得很,有那么一些精虫上脑的家伙有机会有调笑一些女性,少不了一些被精虫左右了思维的混蛋用强。
安置地才多大?女性尖叫一声,随时随地都有人会过去发现。要是女性不敢反抗默默忍受,那却也是无法。
仅仅是两个月不到,因为强奸而被处死的人,数量已经超过三百五十个。认真讲来,这样的数字已经颇高,每每有强奸犯被公开处斩,却依然无法遏制强奸案件的发生。
这还是男女分开安置的前提下,后面更是分开了进行干活,偏偏尝试“越境”的混蛋没见减少,已经逼得田朔为了少死一些躁动的混蛋,给女性大多优先分配了衣裳,不再是赤~裸或者暴露。他又是取得了刘彦的同意,跟吕泰协商过后,在女营周边布置下岗哨,没想……
“什么意思?”吕泰一脸的懵,他是在睡梦中被人给喊起来,有些茫然又有些错愕:“阿三犯事了?”
田朔颇有些凶:“对,就是你任命的哨官,竟然知法犯法,监守自盗,要用强的对香娘子!”
这一下吕泰是真的完全醒过来了:“阿三?香娘子!??”
阿三就是那个阿三,迫切希望能够有一个婆娘,杀敌比较卖力的那个。因为屡次有斩获,成了一个什长,男女间隔带设立岗哨,被吕泰任命为哨官。
香娘子则是阿香,那个有点半疯不疯的少妇,她来到营地后,一直在负责伺候刘彦饮食,和房间打扫。
“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吕泰比较尴尬,对着田朔说完,忍不住又呢喃:“不应该啊,阿三作战勇猛,平时是有些愣,但不应该啊……”
“是香娘子的丈夫,也就是那个李匡,斩了三颗首级有立功的那个李匡。是他当场撞破,并呼人!”田朔有些痛心疾首:“李匡我管他去死,重要的是香娘子啊!她可是君上的‘丫头’,君上难得有一个使唤着趁手的‘丫头’,现在……现在……这!”
吕泰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他所知道的阿三,不是那样的人啊?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他们一伙人过去,阿三早就被绑住,也堵住了嘴巴;阿香衣衫略略凌乱却是半蹲着一直笑,看去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只是她看阿三的时候,眼眸里时不时会闪过难以察觉的戏谑。
吕泰总是要问一问,他让人将堵住阿三嘴巴的东西拿出来。
“官上,冤枉啊,真的冤枉,我没有要对香娘子不轨。是碰上了,她招呼我过去说话,等这个……”阿三用头对着李匡,又用眼神示意:“是他出现,然后香娘子就拉自己的衣裳,又大喊大叫。我真的没有想要干什么不耻勾当啊!”
  

感谢章节!

    安置地这块区域不适合建城,刘彦一开始选择该处,是因为这片地方可以拱卫谷地,并不是这片地方的地势有多么好。

    建城需要详细的探勘,一般情况下是必须要有足够的水源,很明显安置地边上并没有足够的水源。再则,是太过临近海岸线,真真不适合建城,什么时候来个台风或飓风,房子受得了吗?

    并非胡说八道,古人建城有两个要素,既是所谓的依山傍水,水为首要,山却是为了获取柴火。要知道古代并没有自来水,烧火也基本依靠木头。水或许可以依靠打井,木柴怎么办?

    简单的说,为了度过这个不知道会维持多久的雨季,晓得田朔准备了多少干柴吗?光是装木柴的柴房,就堆满了接近五百间!在雨季前,他甚至都命人做好了可以冷着吃的食物,怕的就是雨季的木材湿润无法生火。

    刘彦暂时没有建城的打算。一是,实力太弱,建城等于是呼唤后赵朝廷赶紧来灭二是,采集的石料一直在累积当中,量不足以支撑建城所需。

    对,刘彦就是在等,等站稳了脚跟,然后系统农民也足够,要么不建,建就绝对是要建出一座雄城!

    “嗯?”刘彦正打算回去小憩一下,缺不了路上被拓跋秀堵住了:“你又干什么?”

    说起来,拓跋秀近期可是很安分,她现在又出现,且看一脸的严肃,看来是有什么话说。

    “我答应你了。”拓跋秀身上其实是**的模样,亏得是穿羊皮,要不就该衣裳湿透黏在躯体。不过话又说回来,腰粗、屁股大的躯体,有啥好看的?她注视着刘彦,说道:“放出两人。”

    亏得是刘彦记性不错,不然被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估计是要愣住。

    与拓跋鲜卑交易,是刘彦预定中的一个战略。拓跋鲜卑不强,甚至可以说是略略有些弱他以为,那么互相交易的期间进行互补,刘彦可以获得稳定的牛、马、羊,拓跋鲜卑可以获得武器和食盐。

    可以想象,有了足够多兵器的拓跋鲜卑,能够按耐住不扩张吗?食盐对于草原的部落也是一种稀缺物,应该说现在有在生产食盐的地方压根不多。有了这两样东西,可以预见拓跋鲜卑肯定是要壮大,壮大了之后的拓跋鲜卑与慕容鲜卑还能这么和平相处下去?

    刘彦很干脆地答应,然后抬脚就要走。

    “等等!”拓跋秀还是一直注视着刘彦的眼睛:“你很有信心能够应付石赵的复仇大军?”

    刘彦连回答都懒得,真的就是抬脚就走,留下一个伟岸的背影。

    雨季似乎比往年还久一些,断断续续下了十三天,等待天气放晴的时候,安置地立刻就回到正轨。

    “有三百余新婚?”刘彦正满心激动等候最后的四天,近期却是不怎么管事情,导致一些事情也没得及处理。他记得是有过那么一次集体婚礼,很难得还拿出了一些荤腥:“新婚家庭没发生什么事吧?”

    有点杞人忧天了,古时候的婚姻,都是从陌生走到熟悉,没有经历过什么爱情就要跳跃到夫妻间的亲情。这样的婚姻,再加上习俗的关系,不如意也是凑合着过日子,极少有因为不合心意就大吵大闹的。恰恰就是因为大吵大闹的少,才会特别被记载,多了就根本没有记载的必要,谁会去记载某个人一天的三餐正常用食?好吧,“我大清”的“再活五百年”就会。

    田朔是来禀告挖沟渠的事情。

    雨季刚刚过去,泥土是松软,可是也容易造成积水,很明显是不适合挖沟渠。

    “那就继续砍伐木材。”刘彦记得是要弄田亩,又说:“分出一批人侍弄田地。听说再过一个来月还有雨季,赶时间清出土地再种上豆子,秋季多少也增加一些收成。”

    田朔其实也是这么想的,立即应“诺”,然后扭扭捏捏地提了另外的事情。

    与周边的坞堡有关,几乎所有坞堡都有相同的动作,那便是与汉部有了接触之后,各个坞堡提出了联姻的事情。

    不是与刘彦联姻,那些豪强或大族或许想,但一是顾虑刘彦的身份,二来不想投资那么大。他们希望的是与刘彦的一些重要部下联姻,出嫁的亦不是嫡系女,是庶出女。

    “看你们的意思,有觉得合适的,那就纳了。”刘彦说的是纳,就代表不是正妻:“三妻四妾什么的,随意吧。”

    所以说刘彦就是一个穿越的,三妻四妾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干,身份不到一定的地步根本就没有三妻四妾的资格,三妻四妾那是诸侯王才有待遇。普通人也就是一个正妻,不能有妾,只能是侍女或通房陪睡。

    所以,田朔听到就愣了,然后露出无比的渴望。他是这么理解的,以为刘彦许了他们这些人一个诸侯的职位,兴奋得差点脑充血。然后,他像是找到了人生目标,恨不得扑过去抱住刘彦的大腿,只能尽力忍住,不算在心里诅咒发誓,一定要为刘彦肝脑涂地。

    坞堡那些家伙真的不好搞,局势不明朗之前,送出一个庶出女正合适,既是与汉部有了关联,又能够随时割舍。毕竟庶出女,说白了就是非正妻的女儿,本身在家族就没有什么地位可言。亲情?对于一个家族的生存和兴衰,亲情是什么东西?

    本来包括田朔在内的那些人全部不打算接纳,纪昌却是给出了不同意见。

    “纳了吧。”纪昌给出了建议:“不作为正妻,算是留下余地,也安他们的心。”

    就是一个互相之间的表态,坞堡给了庶出女,汉部的这些人接受,善意互相都给了,然后双方继续各自过自己的小日子,谁也别指望谁在付出更多。

    好像是有点错误?纪昌说道:“半数以上的坞堡,请求进行兵器交易。君上,小人以为,或许可以给些甜头。”

    刘彦对那些坞堡的回应没有什么可恼火的地方。能够幸存下来的豪强或是大族,不够谨慎早就灭了,不下注就不下注了呗,不来添乱就好。他一直想着要安安稳稳地过上四天,将新的一个城镇中心给建好,本身也不想额外多生事端。

    很多时候,越是想安稳就越是事与愿违,西骞柏辽与苏乐完我几乎是前后脚来到安置地。

    “主上,消息,大大的消息!”西骞柏辽一脸皱纹都快把自己的脸皱成干瘪的皮球:“周边数个郡都有在调动,似乎有些不妙哇!”

    苏乐完我给出了差不多的消息,也是周边数个郡有军事调动的信息。

    两人先后说完,却是没有得到预料中的反应,他们还以为刘彦包括几个汉部的主事,会惊讶或是慌乱,没想看到的是平静的对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