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0章:到来,既开战

不是刘彦变得嗜杀,等待攻破了楼家的坞堡,会有答案呈现。
楼家是一个人口约有三千的家族,他们在遭受第一波打击的时候损了三百多,考虑到楼家已经胡化,主要的产业是放牧,当然也还存在农耕,那么会有一些在外的楼家人没有进入坞堡,粗略的算是坞堡内还有两千人左右吧?
“不不不,不会有那么多。”申钟像是要展现自己比任何人都成熟的眼光,笑呵呵地说:“贤弟且看坞堡城墙……”
楼家的坞堡城墙上正在上演鸡飞狗跳,到处都有人影的穿梭来往,是在准备滚石擂木一些必要的城防器械。在活动的人要是注意看去,男女老幼的年龄层可以看出一个问题。
“上了城墙的青壮比老弱妇孺少,是少很多。”申钟比较老辣地讲:“青壮粗略看去不会超过四百。”
似乎也真的只有那些拥有充足上阵经验的人,才能够一眼就看出对方的战力组成,他们通常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来判断出敌我双方的实际战力,像是这样的人无一例外绝对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
刘彦就无法像是申钟可以用极短的时间来做出最直接的判断,他足够谦逊地问:“那么老哥认为,现在应当怎么做?”
申钟理所当然地说:“自然是杀上去啊!”
汉部这边是新到没错,可是拥有很强的组织性,辅兵和民伕已经建造营盘,不是有一大群的战兵无所事事吗?
刘彦看了一下坞堡那边,能够看出楼家是在一片混乱中准备防御,该有的拒马等等障碍物压根也没有准备。
楼家的坞堡城墙虽然有棱角,可是看着并不多,再有就是没有护城河。城墙看着该是四米左右?这样的坞堡在中原的确已经算是比较好攻。
命令很快就被下达,急促的口令在响彻,随后有两支部队脱离了大队,他们在军令声中开始迫近。在最前面的是脚步整齐划一的部族武装,他们三百人列成了三条笔直的长线。跟在部族武装身后的是大批的弓箭手,自然也有推着艨车和肩抬攻城梯的部队。
“这种坞堡啊,一旦打成了持久作战,打起来伤亡太惨重了。”申钟似乎是有过类似的经验:“只能是到来后第一时间进攻,不能给守军有太多布防的时间。”
申钟又说了另外的一些见解,例如楼家其实是在自寻死路,投靠胡人让楼家失去了周边家族的支持,要不然在建造坞堡上面其实该是有许多家族会派来劳力帮忙,一些防御工事上面也不该这么简陋。
刘彦认同申钟的看法,胡汉终究是有别的。另外楼家非但没有与周边的家族好好相处,似乎还不止一次侵袭周边的家族?就算是要胡化,也不是这么个胡化法。
汉部在出兵之前早先已经探查地形,不熟知地形而贸贸然发动进攻?基本属于傻子的行为。
选择楼家,汉部肯定早就探查过周边的地形,大军开来立刻建立营盘就是证据之一,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申钟才会给出立刻进攻的建议?
坞堡之上,楼家的族长楼德庸满脸阴霾地看着看来的大军,他真的感到难以置信,毕竟楼家是投靠了塞娄纳阿部落啊!
塞娄纳阿这个部落有三万以上的人口,已经算是在青州游牧的部落中比较大的一个,按照道理该是傻到了什么份上,才会有人去得罪这么一个大部落?
此前的郡守尔荣,就是出身羯族的那个家伙,他哪怕是“国族”但从来都不会去干涉塞娄纳阿部落什么事,更加不会去对塞娄纳阿部落保护的家族动手。那就是楼家无视了新任郡守收税的理由,塞娄纳阿部落的强大是楼家无视汉部的底蕴!
“他们不知道我们受塞娄纳阿保护吗!?”楼德庸最终的塞娄纳阿可以是部落名,也能是人名:“我们堡内有多少守军?”
楼鹏,楼家的少主,一个看去脸庞很是阴戾的青年人,他眼睛死死盯着正在迫近的敌军:“阿爸,让我带骑兵出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阿爸,本身就是胡人的称呼,就跟阿妈的来源一样。
楼德庸点头:“出去,直接突围,去找主子。”
楼鹏没有回话,扭身离开。
正在迫近的汉部军队,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他们接近坞堡约三百米之内的时候,坞堡的正面大开,涌出了约有一百左右的马队,领前的正是楼鹏。
“有点意思!”申钟扭头对着刘彦说:“这就是胡化了的家族。”
一句话,里面的信息量却是颇大。单纯的晋人家族,遇敌的反应就是龟缩死守,好像这样就能够将敌人牢牢地挡在防御工事之外。
实际上,守城不该是将所有兵力收缩进城市,应该放出机动性强的部队在外围,有足够的实力或能力更需要在外围建立一个城寨,与之主城形成掎角互守之势。这个才是最正确的守城安排。
“盾阵!”吕泰选择了最稳妥的反应,命前排竖盾准备接受冲击,又吼:“弓箭手,列箭阵……”
一片金属的响声出现,行走在最前面的部族武装几乎是在第一刹那就盾牌搭着盾牌,金属的互碰声就是它们响出。不足十个呼吸,就竖立起了一片盾墙。
后面的弓箭手反应慢了一些,他们是在军官的催促下才立好阵型,基本就是每个队排成了五个纵列。随后一整个屯,二百五十人形成一个箭阵的大队形。
“唔?”申钟马鞭指向了弓箭队列的位置:“这个是什么?”
刘彦简短地说了两个字:“箭阵。”
对的,就是箭阵。其实这个不是什么高级的玩意,先秦的军队早就玩烂了,无非就是大量的弓箭手排列成为纵队。然后按照自己所处的位置按照梯次,听从口令射出箭矢。射箭矢的时候会是波段式,并不是说全部呼啦啦就将箭矢给射出去。
楼鹏还真的就带马队冲过去,可是到了百米距离的时候,汉部那边在一阵阵的口令声中,平地好像就是掀起了一块乌云,不止是一次,是间隔着射了三次箭矢。
箭矢从射出到落下需要一个过程,然而骑兵冲锋起来压根就不是想要停就能停下来。汉部那边飞射半空的箭矢吓住了楼鹏,他在大吼“迂回!迂回!”,控制着缰绳带头往右侧迂回。
楼鹏最先迂回,他当然是避过了箭矢,可是比较晚转向的队伍尾巴可算是倒了大霉,三波箭雨下来,一阵人仰马翻立刻上演,人未必是会中箭,但体积比较大的马却是多了中箭的机率,马倒下的瞬间,人就是被甩出去……
三波箭雨,命中的其实并不是太多,大概是造成楼家马队折损二十来骑,剩下的人呼啸着跟随在楼鹏后面,却是打算脱离战场。
身在坞堡城墙上的楼德庸气得几乎吐血,他不是让楼鹏犯傻去冲阵啊!他是要让楼鹏去联络自己的主人!
差不多是在楼鹏迂回避开箭雨的时候,徐正已经得到命令,呼啦啦带着接近五百马队分成两个纵列,扑向了楼鹏。
“贤弟啊,可有其它什么安排?”申钟指的是,要不要放那些敌骑离去。
刘彦没有必要什么事都和申钟说啊。他矜持笑着,目光继续看着恢复迫近的歩卒,那些部队已经快要接近坞堡的二百米内。
汉部进攻的部队到了一百六十米左右的时候,就该是能看出坞堡到底有多少可战之兵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