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1章:纸扎的外围防线

站得高不止是看得远,其实站在高处射箭也会产生优势,例如站在平地射箭可以飞出一百米,但是站在四米高的城墙射箭则是能多飞个一二十米。
汉部的攻城部队抵近到坞堡城墙二百米左右的时候,楼德庸已经亲自进行校射。
所谓校射,就是看看最远能够射出多远。按照正规的校射,该是第一排的弓箭手射击最远距离,最后一排弓箭手射击的可及距离。另外,讲究一点还会进行抛射和攒射两种校射,毕竟不同的射法在箭矢可以飞多少距离上,压根就不是一样的。
汉部的攻城部队推进,越过了楼德庸校射的箭矢,坞堡城墙之上楼家弓箭手在梆子声中射出了自己的箭矢。
哪怕到了现代的枪弹科技水平,每一个子弹的射击距离都不会一样。冷兵器时代不同的弓会有不同的射程,甚至是箭杆是不是笔直,尾部的箭翎怎么样,好多因素都会决定箭矢的射程。
以刘彦所在的角度来看,坞堡上面射出的箭矢看着还算密集,可是落点就显得非常分散了。
是的,是的,大约二百多枝箭矢被射出来,最差劲的是飞了不足三十米掉落在地上,大部分是飞了五十米左右,只有极为少数的箭矢飞到了百米左右的距离。
“最多就是猎弓,好一些的猎弓有二石张力就算是好弓,普遍却不可能有一石的张力。”申钟喜欢卖弄自己的知识:“进入到二十步,他们的箭矢才会有些威胁。不过嘛……”,拖了一个老长的尾音,等待刘彦看过来,咧嘴一笑继续说:“注定不会有什么收获。”
在最前面推进的可是部族武装啊,不但身穿扎甲,还有一块塔盾,楼家的箭矢大部分就是骨箭,好一些的就是青铜的箭镞,能够射穿金属板的塔盾才叫是开玩笑!
整齐的脚步声中,三百排成了三列直线的部族武装,他们塔盾不停地响着像是雨点敲击的声音,迎接着密集但是压根就不存在威胁的箭矢向前。
楼德庸脸色是从盛怒到铁青,然后是从铁青变成了苍白。他清楚的知道一点,情况太糟糕了……不,应该说是极度恶劣!
“安排妇孺从后山离开。”楼德庸说着看向了城外,视线里是自己的儿子楼鹏不断改变方向试图脱离汉部马队的追逐。他重新看向了城下,大声喊:“不要去射甲士了,射跟在后面的敌军弓箭手,另外……”喊到一般,汉部那边的弓箭手已经在还击,直接让他的话吞进肚子,闪身避向了女墙。
尖锐的破空声在频繁响着,箭镞射中**就是发出惨叫,箭镞射到了墙垛就是发出闷响,楼德庸就亲眼看到一个约有十岁左右的孩子脑门中了一箭,中箭的孩子哼都没有哼一声直接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惨叫和一些妇女尖锐的喊声成了主流,它们充斥着整个城墙。有些人懂得去躲避在女墙的箭矢射击死角,有些人则是慌乱想要跑吓成,结果是躲避在女墙死角的人活得好好的,那些乱跑的人则是被射倒了大片。
汉部的弓其实也是良莠不济,不过相比起猎弓,制式弓绝对是要靠谱许多。他们抵近到了城墙五十米内,等待许久的口令才算是响起,按照自己所排队列,听从口令射箭,射完就让开位置向后退,给袍泽有向前射箭的空间。
申钟指向了已经改变队形,掩护着艨车向前的部族武装:“贤弟的甲士可以搭盾墙,直接攻上城墙吗?”
“……”刘彦笑了笑,很明显剑士的智商无法做出这种高难度的战术进攻。
汉部持续的波段式射击之下,城墙上惨叫声就没有停止过。三棱的箭头没有长眼睛,不会去区分目标,不管是男或女,也不会去管老人或小孩,被射中之后看射到什么位置,命好一些直接被射杀,命不好就只能倒在地上惨嚎。
接下来其实也没有太复杂的事情,等待艨车到了城门附近,被箭矢压制的城头虽然准备了檑木和滚石,可能还有烧开了的金水(粪汁)什么的,但一些傻大胆露出身躯想要丢立刻就是迎接要命的箭矢。
“撞!”
“呀嘿!”
沉闷的声响一直在持续,撞锤敲击着木头的城门。外面是撞城门的人,内里是一脸紧张或是惊惧但死死抵住城门的楼家人。
“快,快!木桩,石块,什么都拿过来,将城门封死!”楼德庸喊得有些歇斯底里:“另外让人上城墙,敌军就要立梯攻上城墙了!”
厮杀场从来都不会少那些乱七八糟的喊声,能够将命令传达下去是关键,究竟有没有被执行则更加关键。
箭矢满天飞,谁上城墙谁倒霉,楼家的壮丁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只能是靠在墙角,现在是谁上城墙谁脑子有病的时间。他们哪怕是从走道上城墙防御,那也该等敌军停止射箭。
吕泰是已经在安排停止射箭。攀梯攻城的这个步骤,将由他率领各家族派来听从差遣那些壮丁进行。
第一次攻城,刘彦其实没有太多的经验,汉部之中估计是有人会有些经验,但……大概是被攻城,不是作为攻城的经验。结果是什么?是吕泰刚要率领部队搭上攻城梯,艨车却是将城门给撞倒了。
欢呼声在城门倒下发出轰然作响后第一时间传出,幸亏是刘彦反应得快,立即命令作为掩护的部族武装涌进去,要不等吕泰重新调整过来估计是有些晚了。
说来也是楼德庸幸运,他刚刚出了城门洞要去看看那些准备上城墙防御的庄丁,身影刚出城门洞,背后就传来了轰然作响。
也许楼德庸的幸运只是暂时的?他扭头看去,尘埃还没有散去,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已经传出,然后是不绝于耳的惨叫。
一些原本在城门洞的楼家庄丁在奔逃,他们喊着“甲士!大批甲士杀进来了!”,一脸惊恐撇开脚丫子就是跑。
楼德庸只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也是撇开脚丫子跑。
到处都在喊城破了,乱跑的人更是不少,本来准备用来防御城墙的庄丁更是直接撤到了主体建筑。
坞堡嘛,城墙只是一个缓阻作用,真正主要的是居住区,只是……
刘彦是等待部队近乎都进了城墙内,他才让一众人等一块上了城墙。
站在城墙向内再看,楼家的主体建筑果然还是类似于现代客家楼,只是看着单薄不少,占地也没有多么大。
刘彦眼睛是看着一群人向着山地而去,他扭头看了一眼纪昌。
“君上,已经有部队在那边了。”纪昌是一脸的智珠在握,随后看向了那栋好像是刺猬一样竖立了自己‘尖刺’的建筑物:“里面的守军不会低于三百人?”
冲进来的汉部士卒追杀手中有兵器的人,以至于到处在发出吵杂的声音。比较有趣的是,因为楼家大肆放牧,失去了管束的牛和羊也在到处乱窜,给本来就混乱的环境制造了近一步的混乱。
“君上,我们已经初步找到了一些关押奴隶的地方。”吕泰的肩膀上插着一根被折断的箭矢,可是明显没有看到血迹,该是钉在了甲片?
刘彦面无表情地点一下头,视线从吕泰身上转到了远处的坞堡:“楼家的嫡系……该在的,都在里面吧?”
没有谁能回答刘彦的问题,可是谁都能听出刘彦声线中的杀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