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3章:只能硬攻?

对坞堡使用熏或者烧?申钟停了稍微一愣,然后嘴角扯了起来。他觉得刘彦该是无知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会去想要对一个从底层到顶层全部是无缝夯土结构的坞堡使用火攻啊?
刘彦并不是被气糊涂了,他既然那么说,自然是有做安排。
在一个有人生活的栖息地寻找柴薪并不困难,只是数量上可能不够,那就需要有辅兵去临近的树林砍伐。猛火油汉部自己有携带,数量上并不算少。
说起来,猛火油还是取于海产,既是咸鱼熬油装灌。这个点子是刘彦看一部电影作品所学,后面问了一下还真可以那么干,也就存了不少的猛火油。
由刘彦亲自测定风向,干燥的柴薪是被放置在底部,上面会放着刚刚砍伐来的湿木头,最顶层则是一些麦秆和湿润的树枝叶。
早些年代去过农村的人大概都会看过,农民会将稻草等物堆成一个圆包,上面会盖上土,引燃了稻草之后,浓烟的量简直就是遮天盖日。
现在汉部的辅兵在干的事情与之差不多,在众多的燃烧物上面盖上一层土,又会专门留下出气孔,一种物理反应就会产生巨量的浓烟,它们会顺着风势狂卷。
巨量的浓烟卷向了楼家的坞堡,但是对门窗紧闭的坞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作用?申钟就是带着看笑话的目光在看着汉部瞎折腾,可是看到有士卒推来了车辆,木柴、麦秆等等一些燃烧物堆上去,似乎是有些看懂了。
大概十来辆的车,一些脸上蒙着薄布的士卒,他们特别在口鼻懵了湿巾,车辆被点燃之后,士卒喊着将车辆推动起来,冲向了坞堡的出入口。
一片烟雾之中,燃烧大火的车辆其实比较显眼,但只要人可以被遮挡,烟雾的作用其实也算是有了。
楼德庸是站在坞堡的最顶层,被顺着风势推来的浓烟呛得不断咳嗽。他是很努力想要看汉部在干什么,但是视野之内全部都是烟雾,耳朵里是天井下方传来吵杂的声音。
坞堡内的情况其实不是申钟想的那么好,浓烈的烟雾还是从顶方的天井和一些缝隙灌了不少,个别的一些房间,天井这边,浓烟非常的呛人,只有一些封闭起来的房屋才算是没有烟雾。
楼德庸内心里的着急不足外人道,他现在就想知道那些妇孺成功逃走了没有,嫡长子楼鹏是不是带着骑兵突围前去塞娄纳阿部落求援。
十分突然的,烟雾中出现了泛黄的光线,楼德庸那双被呛得泪水直淌的双目看去是有些模糊,可真的是清楚敌军想要干什么。
“射箭,射箭,向火光的位置射箭!”
每一个坞堡的顶层都会有平台,本来就是为了安排弓箭手驻防,听到家主的命令,被呛得不断咳嗽的楼家弓箭手是有在射箭,但是因为一直咳嗽被干扰,说实话射出去的箭力道真的不怎么样。
几个方向都出现了火光,屋顶平台的楼家弓箭手并不是正门对着一个火源亮点射。本来弓箭手数量就不多,一分开效果就更差劲了。
因为是特别加长了一下推杆,一辆车可以由八名士卒合力推动,速度上并不慢。
几辆车掩护着真正要冲上去的那一辆,现场各种各样的声音中,车轱辘的滚动声并不是那么响,但是在于推动车辆士卒的整个世界里,燃烧中的车辆就是他们的一切!
从高处往下的箭矢,受于射箭视线的关系,大多是射向了车身,磕碰声有些让视线同样受阻的汉部士卒感到紧张,幸亏是一开始就固定住了车轱辘无法转向,不然还真的是不知道会被推到什么地方去。
一声闷哼传出,却是有人中箭,浓烟中没有听到有人倒地的声音,该是只伤不亡。
均热和强烈的刺鼻感在折磨着推车的士卒,事实上他们身上的毛发已经全部卷了起来,最为靠近车辆燃烧处的两人,他们能感觉盔头中的脑袋有着要被烫熟了的错觉。
轰然巨响出现了,然后是因为撞击让车辆猛地一顿,柴火碰撞发生了倒卷,倾倒的柴堆带着十足的滚烫直接将人淹没,带起了凄厉的惨叫。
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太瘆人了,哪怕是没有看见也能听得鸡皮疙瘩竖起来。
燃烧的车辆因为有事先固定住方向,它精准地撞到了坞堡的大门,门内全副武装紧张待命的楼家武士,他们听到了撞击声,也听到了门外响起的凄厉惨叫,几乎每个人都是身躯一抖,有些是被吓得,有些则是绷紧身躯准备厮杀。
热浪很快就透过木门传进了室内,有像是管事的人在大吼:“水,快弄水!”
坞堡本身是有水井,并且不止一口,基本是在天井那边。要是按照正常的情况,战时早就该备下足够的水,可楼家这一次是遭受很突然的袭击,压根就没有事先准备好储备水。
其实哪怕是有准备水,木门再浇水也根本就无法阻止燃烧,下了平台的楼德庸正在歇斯底里地喊人搬来东西,总之就是赶紧将门给封死!
这一次,楼德庸总算不是慢了一步,也因为外面是厌恶环绕,汉部的士兵无法进攻,结果是等待烟雾散去之后,李坛带着刀盾兵冒着箭雨推进,到了坞堡出入口却发现被封死了。
“……”刘彦发现自己干了一件看着很漂亮,实际上却是无比愚蠢的事情。可……他不是第一次打这种战事吗?
别说是刘彦了,纪昌似乎也是略略发懵的状态,其余人吧,只要是到了管事级别也没有什么好建议。至于申钟?
“这种战事,只能是依靠时间磨和士兵拿性命堆!”申钟好像是在说一件真理:“再简陋的坞堡,没有内应的话,也不好攻。这就是为什么中原依然坞堡林立的原因呐!”
听那么一说,刘彦也就没有那么尴尬了,也就是说没干出什么聪明事,可也没有干出愚蠢的事情。
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刘彦需要在一些过程中吸取经验,汉部的其余人也是这样。
“可惜没有抛石车。”申钟有太多攻打坞堡的经验了,他说:“若是有抛石车,反复轰击一个地方,轰上几天就能墙壁轰塌。”
然而,申钟没有说的是,哪怕是将墙壁轰塌,接下来就该是面临残酷的室内战。
汉部进攻楼家事先并没有走漏风声,理论上可以在这边打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属于可以慢慢磨。但是!根据一些事先获知的情报,楼家是每个月向塞娄纳阿送去一些(人)肉脯,要是没送过去的话,塞娄纳阿那边必定是会来人。
距离楼家对塞娄纳阿那边的进贡还有十七天,那么也就是说汉部有十七天的时间可以磨蹭,可是刘彦并不认为真的有十七天可以浪费。
“想要攻破这种坞堡,守军意志坚定的话,没有取巧的办法。”申钟一脸的严肃:“拿人命去填吧!”
刘彦沉默不语。
烟雾完全散去,楼德庸再次上了平台,他居高临下看去,汉部正在忙碌着集中,看着像是在驱赶一些战俘?
对!纪昌下令驱赶战俘,一批有一批地捆绑住,等待准备就绪了驱赶战俘到坞堡前面。
“出来投降,不投降则每刻钟斩杀一批!”
楼德庸看到了,是看得非常清楚,被捆绑着驱赶过来的人中,男女老幼都有。他甚至看到了自己那些本来应该进入山里躲避的妻儿,看到没了一条胳膊的儿子楼鹏……
…………
《寒门首辅》:弘治盛世,君明臣贤。江南恰是莺歌漫舞。一梦五百年,谢慎穿越至余姚城一寒门之家,立志入内阁、做首辅,从此踏上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宦海征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