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5章:摸金校尉

绝大多数的战争根本就不存在取巧,若是每场战争都能取巧,不会有那么多人在战场上死去,战争也就不会存在什么残酷性。
汉部需要知道战争的残酷,只有知道了残酷才会明白生存之不易,才会知晓崛起之艰难。
刘彦也需要了解战争的残酷,战争不止有热血,还有流血,流敌人也是自己的鲜血!
相较起野战在某些方面的灵活性,双方决议死战的时候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决出胜负,攻城不但显示出了另一种的血腥,哪怕是双方一直在攻防,战争节奏也会变得缓慢。
进攻的一方不断变着花样,艨车和盾阵冒着箭矢、石头、檑木、金汁破坏城墙,纪昌也组织人手开挖地道,同时对战俘的斩杀也在继续。这样的事情已经进行了三天,现场的血腥味非常重,尸体和各种杂物散落在各处。
亏的是楼家主体坞堡没有护城河,不然汉部这边伤亡绝对会更惨重,像是地道也别想挖。
是的,护城河在存在不止是防御一方为了增加攻防地面的难度,还有防止攻方挖地道的作用。然而楼家的主体坞堡并没有护城河这种防御,让汉部这一边在攻城上变得轻易了许多,一些非常规的攻城手段也才能施展。
“破了!”
一阵呼喊声,整个战场似乎是一静,然后更多更大的声音出现了!
是的,破了,不是艨车撞破了墙壁,是纯手工用锄头和铲子挖!
挖夯土墙也是需要技巧,不是闷头闷脑的挖,挖的时候需要洒水,将土给适当的泡一下,那样会使得泥土变得松软,然后是力气活。
经过将近四天的努力,第一处被挖通了一个洞,汉军并没有第一时间就从挖开的位置进攻。只有一处根本不够,那就需要往洞内塞进滚烫的木炭,防止里面又要塞住什么玩意。
有了第一个挖开的洞,代表其余也将会有收获,但是包括刘彦在内谁都没有多么乐观。
“对,坞堡内的房间都是一间一间的分开,第一层大多是走廊。”申钟用着平淡的语气:“哪怕是再简陋的坞堡,走廊必定是会留下暗层,进攻的人需要厮杀,亦是需要小心墙壁里突然刺出来的利器。”
申钟一再说明坞堡室内战的残酷,他可能有卖弄的心思,但说的绝对是实情。
刘彦的麾下在三天之中损失了九十八人,并不是全部战死,大多是被烫伤失去战力。算上之前的损失,进攻楼家前前后后已经折损了将近三百战力。而这个损失其实已经非常轻微,毕竟城墙攻防是第一次进攻就取得成功。
虽然有付出代价,但汉部没有人觉得攻打楼家是一件不对的行为。汉部什么都应该有经验,拿楼家这种防御力只能说差劲的坞堡来练手最为合适不过。
先前准备的东西有了用场,那是刘彦命人加紧打造的一种木箱。众多的木箱拼接起来就是通道,上和左右再弄上盾牌,对着挖通的位置塞上,另一边是玩命般扇着烟雾往通道灌的人。
一个、两个、三个……拼接上去的木箱通道增多,虽说中间有坞堡里面的人破坏,但来一批就是压上去厮杀。坞堡里似乎意识到再那么反扑下去会损耗战力,几次后就没有人尝试再破坏,大概是选择从里面将房间封死。结果是,汉部这边虽然灌了不少的烟雾进去,可很快就知道用处不大了。
说了,没有经验嘛,什么都应该尝试一下,不然哪又知道什么有效果,什么没有呢?
灌烟这一招不管用,尝试挖到坞堡里面的地道也失败了,是里面的人先是灌水,他们也失误了,没有足够的水可以淹没整条地道,然后就丢燃烧物再封闭住,幸亏是汉部这边撤退得快,可也折了十六人在里面。
“注意听脚下的动静!”楼德庸乌头盖脸,身上的衣物甚至是被烧了一些,赤红着眼睛:“他们快要技穷了!”
坞堡内的人,有的是三天没有合眼,主要是汉部那边轮流在攻,堡内人手却不是那么充足。
攻,守,互相变着花样,战事持续到了第九天。
这一天,汉部的大部分部队被集中了过来,甲士还是处于前排的位置,后面的梯次看去也是泾渭分明。
“驱赶上来!”
辅兵将没有斩杀完的俘虏推挤着押到阵前,一排排地让俘虏跪倒在地上,哭喊声成了现场的主流。
看被押着跪倒的楼家人,青壮已经没有多少,大批是老弱,他们在对着坞堡哭喊。然而,坞堡内的人已经是铁了心不出来,他们怎么哭喊都不会改变什么。
“再坚持几天,塞娄纳阿那边的援军很快就要来了!”楼德庸到底是铁石心肠,还是聪明到知道投降也不会有活路,那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眼睛盯着自己的众多女人、孩子,自然还有没了一条胳膊的嫡长子:“坚持下来,活下去,婆娘没有了可以再找,子嗣没有了可以再生!”
那爹娘呢?爹娘没了再找个爹娘?
“等一下,将那些人连带坞堡一块埋了。”刘彦在注视着那些哭喊的人,视线停留最多的却是坞堡的外围城根,仿佛那里的土地下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
楼家那些被俘虏的青壮哪去了?是被斩杀了一批,但是大多数是被驱赶到了地下挖土。
要是能够透视的话,可以看到从外围向坞堡延伸,地下挖了一条条通道,看着仿佛蜘蛛网一般。那是在一些摸金校尉的指导下,再利用战俘用了将近十来天挖出来的成果。
土木工程做业并不简单,没有专门的摸金校尉根本就搞不出来,毕竟地下会出水,怎么挖不会塌陷也需要专门的技术。那些仿佛蜘蛛网一样的坑道和坑洞,一些重要的区域,除了有本来的土层之外,还撞上了支撑柱。按照那些摸金校尉的原话,只要从外面将支撑柱拉倒,就该产生地陷。
不到十天的时间,没可能挖出多广的区域,就是选择专门的一块地方,刘彦不是太搞得懂选址的要求,但那些摸金校尉显得非常专业。
刘彦一项就是谁是哪方面的专家,专门的事情就交给拿手的人去办。汉部的成员复杂,流民里面几乎是什么人都有,开始稳定下来之后,更多莫名其妙的人开始被挖掘出来,摸金校尉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不过摸金校尉不怎么受到待见就是了。
“最后一次机会,投降可能免死!”伏伟绝对此刻的自己很是伟岸,他身后是排了数十排的俘虏,每一个俘虏后面都有一个手持利斧等待挥下的刽子手,再后面就是一个又一个方阵的士卒:“顽抗到底,城破鸡犬不留!”
坞堡那边非常安静,等了大概六十个呼吸,没有得到回应的伏伟深呼吸一口气:“斩!”
齐刷刷地一阵利斧挥下,一次过后就是第二次,一批批无头的尸身扑倒在地面,一颗颗的头颅翻滚着出去,坞堡那边依然安静。
若说坞堡守军在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哭嚎咒骂,后面就是绝望和麻木,他们眼神呆滞地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无头尸身,一些人脸颊在抽搐,不少是看得长大嘴巴,导致嘴角的口水滴下都没有发觉。总体来讲就是,刺激的次数多了,很难再有太激烈的反应。
斩杀持续了有一小会,地上的殷红血液流淌着汇集成了一排排腥味十足又异常刺眼的红色。
“君上?”纪昌低声问了一句:“拉吗?”
刘彦在沉默中点头。
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包括硬攻和拉木箱鼓烟雾,不就是为了掩盖真正的杀招吗?
坞堡内的人很快就会感觉到他们自己的脚下在晃动……
………………
明天起,暂时恢复一下两更,第一更时间为早晨7:00.第二更晚上19:30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