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6章:得失几何

见识过地面突然陷下去的景象吗?那是一种地面震动着,非常突兀好像地面被啃了一口,随后是再次震动,很大的震动……
出现在近三千多汉部士卒面前的那一幕,是地面先陷下去,坞堡的一角被悬空,然后是坞堡整个都在发颤,奇怪的声响中灰尘在抖,轰然的作响过后,尘埃弥漫得完全遮住了视野。
对于坞堡内的人来讲,他们是先听到了奇怪的响动,脚下抖个不停。大多数人是在巨响出现的时候,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猛地扯向了地面,狠狠地摔在地上。有些人还能幸运地再爬起来,一些在塌陷区域的人则是在第二次震动之中混着泥土和木头直接被埋了进去。
垮掉的区域其实不大,但却是带着坞堡的一部分一块塌掉。
“这招不错!”
申钟在赞叹,他能看出汉部其实没有多少攻城经验,但十来天几乎是亲眼看着刘彦变着花样在攻坚。他认为自己看透了刘彦,刘彦十分抗拒会产生大量伤亡的室内攻坚,使用了很多听说、用过和没见识过的方法,随着那一声轰然巨响,该是成功了?
说笑了,也是有摸金校尉的存在,要不虽说是挖洞和坑道,但其实里面需要很专业的技术活,更需要一群死了都不心疼的劳力。
另外必须说明的是,没有摸金校尉就要有其它懂得挖地道的专业人才,不然想要靠挖洞?挖不挖得进去是一回事,挖歪了更是一回事,甚至挖进去也会像是汉部那样,被坞堡守军变着花样玩弄。也正是因为这样,战史上挖地道才鲜有成功的战例。
尘埃在缓缓散去,从外围看去,偌大一栋坞堡歪了一边,塌陷的那一区域可以看到断裂掉的部分,底层当然是被泥土和各种杂物掩埋着,往上是分隔的房间,房间的数量略多,也能看到墙壁之中有隔层。
“坞堡本身有地窖,会造成第二次塌方吗?”刘彦问话的对象是一个看去脸色苍白,看着消瘦和畏畏缩缩的中年人。
中年是二十来个摸金校尉的临时组长,他懦懦地说:“回主人的话,想来……是不会的。”
刘彦必须要问清楚,要不派部队进攻,结果坞堡再次塌方,那该葬送多少精锐?精锐以这样的方式损失掉,不但显得荒唐,还是非常愚蠢。
摸金校尉很努力地在解释,可是有些事情脑子里透亮,就是没办法用语言说清楚。他说道激动处,就只剩下那一句:“小人用性命担保,不会再塌。”
刘彦要的就是这样的保证,因为不会有人拿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
部族武装不适合这样的战场,长矛兵的兵器在这种室内战也不合适,刘彦下令的是让四个家族组成的刀盾兵进攻。
负责第一波带队进攻的李坛,他在向士卒高声喊:“君上有令:斩杀一人赏一斤食盐或二十斤麦子,战死抚恤加以百倍,残废由部族照顾,负伤酌情恩裳!”
选为第一波进攻梯次的各家族士兵,他们立刻高声欢呼。
当兵厮杀,最怕的就是立功没有赏赐,战死没有抚恤,残废或负伤被抛弃,他们的兵器和防具是由汉部来列装,刘彦发出的赏格也绝对恩厚,那又有不士气大振的道理?
李坛一手持盾一手握刀,高吼:“杀!”,随后第一个迈步小跑。他的身后是五十个同样一手持盾一手拿刀的士卒,众人都是高举盾牌以防上方射来箭矢,尽量猫着腰。
坞堡并没有射出箭矢,负责第一波进攻的人除了需要注意一下脚下的杂物,很快就抵达了看去倾斜的墙根。因为坞堡倒塌和倾斜,徒手攀爬就能够进入到坞堡原本的第二层,李坛手脚相当麻利攀爬上去,一可以立脚就是盾牌护住,然后伸出脑袋观察。
比较明显的事情,坞堡内的守军似乎还没有从突发事件中反应过来,作为第一波攻入的李坛等人准备了火把,他们一开始的时候只是遭受到零星的抵抗,估计是原本就待在本位的守军,不像是后面的针对性安排?
坞堡内的通道很复杂,不是什么七弯八拐,是房间一间隔着一间,近乎没有走廊,每个房间里面还足够乱,随地都是倾倒的杂物。
等待有了走廊,又显得幽长得有些不像话。走廊地上看去,墙壁和地面上有着几个火把,不过还在继续燃烧的却是不多。
幽长的走廊里面极静,停在了入口处的李坛对着后面的士卒挥了挥手,士卒立刻排成了两排,左右两边皆是竖起了盾牌。
都是豪强的出身,也是家族中的武装,谁又不清楚坞堡会有哪些防御设施呢?正是这样,他们才会对什么地方可能出现攻击心里有数,一路过来也仅仅是折损了一人,却是斩杀了十七人。
封闭的环境中,脚步声和火把油脂的“啪啪”声,前行到了一半的进攻方李坛等人发出吼声,却是他们听到了摩擦声,知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着墙壁上的孔洞抢先刺出了手里的战刀,只能惨叫和闷哼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墙壁里面捅出了利器,金属之间的磕碰声,那是尖锐之物磕到了盾牌,但并不是每一次的刺击都会被盾牌挡住,李坛的这个队伍很快就出现了死伤,他们只得是加快脚步冲到走廊边缘,稍微停顿集合一下,再次行动。
一出走廊,进入的是一间大概六平方米的房屋,李坛刚跨步进去就有利刃挥来,他冲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只听两声脆响,他挥出了手里的战刀,明显能够感觉到战刀被什么阻挡了一下,耳朵里传来了惨叫声。
就在李坛这支队伍艰难地前行时,盖聂是带着大概三百人从破损部位直接杀入天井区域。他们将要进去时,毫无意外遭到了箭矢的射击,一进入便是遭遇到了顽强的阻击,那是一帮近乎于是玩命抵抗的人。双方在天井这个位置杀得昏天暗地,很快地面就布满了尸体和伤者。
“清出一片区域,让辅兵可以将柴火和猛火油运进来!”盖聂浑身浴血,不过因为身穿扎甲并没有受什么伤:“在说一次,掩护弓箭手对冒头的敌军进行狙杀,不要进入房间!”
还是那句话,都一样是玩结寨自保的,坞堡能有什么功能,什么地方会是最危险的所在,谁不清楚?
攻打坞堡,艰难就在于室内的厮杀,要是能够在外面进行威胁,明白室内会遭遇到什么的任何人,他们都不会选择一个又一个房间的攻坚。
“预计伤亡会达到五百以上。”纪昌并未感到多么忧虑,甚至可以看出感到很满意:“君上,另一边的事情却是要加紧准备了?”
刘彦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攻击之前预计的伤亡会是在一千左右,现在只是一半。他们拿楼家练手,至少是对进攻坞堡有了直观的理解。虽说其中肯定不是每次进攻坞堡都能借鉴,但是经验就是经验,他比谁都知道这一点。
楼家坞堡倒塌的时候已经可以确定沦陷,只用五百左右的伤亡就攻陷一个坞堡,的的确确不应该再有什么不满意,要清楚的知道一点,胡人进攻类似于楼家这样的坞堡,伤亡个两三千人还算是轻了,因此胡人从不轻易攻打坞堡,哪怕是必须打也是用围困,不是选择攻坚。
当然,那也是胡汉之间的区别,申钟就说了,由冉闵或是李农来负责指挥攻打坞堡,伤亡不会太夸张,但消耗的时间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