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8章:祭奠仪式

大火一直在燃烧,灰烟真的是有些遮天盖日,烟雾中的灰烬随着风势在四处飘荡,最为严重的时候还引起了一间茅屋起火,让民伕忙活了很久才算是扑灭。
己方战死者的尸体被火化装灌,它们贴上了名字之后被排列得非常整齐,一个个骨灰罐子放在仿佛楼梯的木架上,刘彦的目光从一个又一个骨灰罐的名字上看过去。
攻打楼家,刘彦麾下战死一百七十九人,残废七十六人,重伤失去战力一百零九人,轻伤者过千……。重伤的人还会在后面的日子里苦苦挣扎,阵亡者的数量绝对还会增加。
刘彦已经将蒸馏技术搞出来了,只是受限于粮食的困顿,高度酒精绝对不会多就是。它们已经被用在了伤兵的消毒和防止发炎上面。
冷兵器的战争中直接战死的人其实永远是少数,大多是死在了伤势发炎发脓上面,各种各样的伤病才是造成大量减员的凶手。
这是一个祭奠仪式的现场,由刘彦带头向战死的袍泽致意,高层个人脸上都是严肃的表情,普通士卒脸上则是激动、欣慰和心有戚戚焉。
这是一个死了连一抹黄土掩盖都会成为奢望的年代,不被吃掉化作粪便已经是一种幸福。
作为士卒,任何一个国家或势力,士卒战死可以粗略地掩埋已经是幸运,绝大多数是被丢弃在战场遗址,野狗、狼等等食肉的野兽最爱追逐战场,士卒生前拼死作战,死后成了野兽的食物。
专门收敛,火化之后会送往栖息地,日后还会盖英灵殿享受香火?这是要成神的待遇啊!
不是胡说,真的是只有成神才有资格享受万民的祭拜和香火,并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有这样的待遇。
刘彦带头鞠躬,高喊:“魂归来兮!”
全场皆是跟随刘彦高喊,那句“魂归来兮”在魂幡的飘扬中回荡于四野。因为火势还在继续,黑烟与灰烬给祭奠增添了一种背景,仿佛天空真的是有数百双的眼睛在注视,想象力丰富的人甚至可以想象出有人立于半空揖礼回应。
“圣智仁义,显白道理。东抚东土,以省卒士……”
煌煌正音,包括刘彦在内的汉部所有人都在唱响,立于一旁的申钟和冉闵的那些部曲,他们原本也就是看着,等待《始皇帝.琅琊颂》被唱出来的时候,却是全部动容,每人都是听得如痴如醉,表情也转向了神圣。
“器械一量,同书文字。日月所照,舟舆所载。”
听,那是万众的声音,当今年代的呼唤!
“……,**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
声音在变得高亢……
“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
每个人都在张合嘴巴,他们在进行神圣的吟唱,不是歌颂始皇帝,是灵魂深处对于强大的渴望,是期盼再有盖世英雄。
歌声一顿,刘彦抽出了腰间的战剑,一手托着剑柄一手托着剑身,再次张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列成了方阵的士卒,手持刀剑的都是像刘彦一般一手托着剑柄一手托着剑(刀)身,手持长矛则是高高举起,每个人都在重复出自《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北山》的那一句。
真的,文字中自有传承,什么样的文字组成了什么样的文章,可以使之阅读的人产生各种各样的思想。
华夏是一个诗的民族,尤其是到了两周以及春秋时期,诗就是素养,诗就是正义,诗就是力量,诗就是……
长矛的底端在敲击着地面,一声又一声,整齐地敲击着大地,他们在重复那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唱的有些狂热。
“这……”申钟感到异常的震撼:“这就是汉部?”
李洪、魏骏驰、丁毅……等等冉闵的部曲,他们深深地感触到了一点,这个名字叫作汉部的部族绝对不是胡人建立,甚至可以从某些方面感受到汉部与晋人又完全不同,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同!
晋人有过辉煌吗?似乎并没有。司马皇室篡位,篡的是曹魏的帝位,但曹魏至少是在对外战争中有过大胜,蜀汉与东吴也是在对外战争中压制异族,但司马皇族建立的晋国嘛……对外战争似乎也就在南方能够获取一些优势,还不是大胜。
总的来说,司马皇族的晋国对外没有过辉煌胜利,晋人不存在多么强的民族荣誉感,甚至可以说大多数人内心里就没有觉得司马皇室有安然享受帝位的资格!
中原板荡,胡人肆虐,两汉时期留下的族群荣耀到了这一刻已经蒙尘。大概是只有极少极少数的一些人还记得祖先有过荣耀,剩余的人生活的一片极度的糟糕之中,使得晋人成了软弱的代名词。
依附冉闵的那些家族,他们是在冉闵身上发现了生存的希望,可认真说起来也只是挣扎着生存,没有更多的奢望了。
“这个汉部……”魏骏驰深怕打扰和破坏现场的气氛,极力压低了声音对旁边的丁毅说:“规模小,看着实力不强,可是……为什么会给我一种堂、煌、正、是的感觉?”
那已经是一种高到了没边的评价!
李家、盖家、伏家、王家,几个主事人毋庸多言,那些来自家族的壮丁,他们满脸的狂热,看骨灰罐的眼神有些不对,似乎是极度的羡慕?
很多时候感触就是需要环境来触发,来自各个家族的庄户,不止是李家、盖家、伏家、王家,还有那些被强迫派人过来当民伕的其余家族,不管之前是什么样的心思,至少他们在这一刻显得异常激动。
归属感就是这么产生的,只需要一场共同参与的活动,再有彼此那再明白不过的文化联系或是相同思想。
纪昌时时刻刻都在观察,他内心里无比满意现场的气氛,经过这一场仪式,现场参与的人会成为汉部的一份子,士卒士气会振奋会高涨,有利于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惨烈战事。
接下来不会太好打,汉部需要面对的是游牧部落,塞娄纳阿部落拥有一千的骑兵,汉部这边哪怕是加上申钟带来的一百骑也才接近八百骑兵。
汉部八百骑兵?不,该是不足五百能够算是骑兵的数量,余下只能说是马队。就是不知道塞娄纳阿那边的究竟是怎么情况,游牧部落被算作是骑兵的,基本上能算是部族武装,马队随随便便可以凑出更多吧?
祭奠仪式是在刘彦再次带头鞠躬,又齐声高喊“魂兮归来”中结束。那些骨灰罐会在等一下装车,会有专门的队伍送回栖息地。
刘彦问:“塞娄纳阿部落有什么动静?”
纪昌答:“暂时未有动静。”
汉部在楼家这边已经用了十六天的时间,这么大的动静之下,周边该发觉的肯定发觉,比如史家?
刘彦再问:“史家呢?”
这一次纪昌笑得非常诡异:“史家派出的人手被我们截杀殆尽,他们正在全数龟缩回坞堡。”
塞娄纳阿那边距离这边足有六十里以上,就看他们有无发现楼家这边的情况。
“没有发现,那就吃掉他们过来接受货物的那批人。”刘彦肯定是会事先打探清楚,后面又从俘虏嘴巴里撬出更详细的情报:“五百来人,也算是收获。”
塞娄纳阿会看到楼家这边升向天空的烟雾?但他们总该接近的吧?会有人在半路上招待他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