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9章:哪有那么多的埋伏战

“扎甲做工讲究,汉部有良匠啊!”李洪身上披挂着汉部提供的扎甲,是一款有裙甲、有护肩、有护腿的骑兵款:“兵器亦是非常精良!”
申钟带来了的一百人,每个人身上一套骑兵款的扎甲,那么就是一百套。他们从这一件事情上看出了一点,汉部似乎是富庶得有些不像话,对于兵器的研制更是走到了大多数人的前面,不但有研制能力,还有实际的生产力,显得太不简单了。
当今天下,拥有具装骑兵的并不多。请注意,是具装骑兵,不是具装重骑。这两个兵种虽然都有着甲,可就是两支不同作用的骑兵。
像是汉部提供了人的甲胄,可是战马身上并没有套上马具,等于是具装骑兵的一种。要是具装重骑,人和马都该套上甲胄,武器上面更是讲究,起码的长兵器肯定是要有。具装重骑的长兵器该是重兵器,具体是什么重兵器就该是看什么样的族群特性了。
魏骏驰扭头向后看了一眼,他们身后是安安静静待着的汉部骑兵,大多数是胡人。他听闻汉部首领刘彦整合了周边的胡人家族,但凑出来能算是骑兵的也就是五百来骑,想着寒酸吧,但想到随随便便拿出一百套金属扎甲又觉得不像。
对了,刘彦给召集来的胡人家族骑兵也配置了甲具,不过是皮甲。对于汉部的本部骑兵而言,配的也是皮甲。
绝对不是外人比家人待遇好之类的问题,汉部是有对骑兵款的甲胄进行研究,但一些难题并没有解决,例如在一些活动关节上面,自然是还有后腰部位。骑兵着甲存在着讲究,金属甲太硬了,越是甲片紧密的金属甲尤其是束身,前倾和弯腰是一个很大的麻烦,脚下没有马镫借力,真就不是谁都能穿金属甲上马并且厮杀,要不百万西汉大军,怎么就练出了那么点。(西汉的具装骑兵,大多数还是收拢的匈奴降卒和杂胡)
这是一片满是绿荫的谷地,类似的谷地在长广郡并不算少,毕竟山地占了百分之三十五,其余更是洼地和盆地居多,极少数才是平原。
战马都被套了马嚼和兜,防止的就是马匹出声,除了几位少数的一些人,大多数人也是嘴巴含衔草根。他们已经在这个谷地待了一整个上午,身上本来有的露水早被蒸发干净,可是看去一个个不是脸上满是汗珠,便是看着领口湿透。
得说实话,夏季待在谷地真的不是那么好受,概因谷地通风并不怎么样。
李洪和魏骏驰旁边是徐正和李坛,来自汉部的徐正和李坛并不是这一次骑兵队的指挥,两人就是前来学习该怎么打骑战的。
今天离楼家之战结束已经是第五天,他们是在楼家战场遗址休整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离开楼家的战场遗址,在周边绕了一下,然后抹黑到了这处谷地。
谷地并不算深,两边的山体一边适缓一边陡峭,同时两边的高处其实都有观察员,负责的就是进行瞭望。
长久的沉闷,不是没人拿下最终的草衔,可是一拿下来立刻被袍泽一阵瞪眼。这是作战,不是在做游戏,若是有人作死,有的是人会满足冤枉,直接将作死的人弄死。
远处传来了声音,听着像是苍凉的号角声?
四人立刻抬头看向了左右的高处,较为陡峭的那边出现了黄旗和红旗的晃动,预示着想要埋伏的对象已经出现。只是,出现就出现,为什么会吹号角?
李洪和魏骏驰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眸里有着深厚的怀疑,但谁都没有出声。
临战,哪怕是指挥官内心里疑神疑鬼也绝对不能当着部下的面说出来,那是对即将爆发的战事毫无助益的事情,反而是会将疑惑传达下去。疑惑会变成惊惧,所以军队绝对不能存在什么疑惑。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还是什么,外面竟然传出了喊杀声!?
李洪惊异地看向了陡峭一般的高处,那里有一支红旗被不断晃动。
“歩卒被敌方侦骑发现了。”李洪站起身来,对着后面挥了挥手,朝徐正说:“情况有变,命人起身准备准备。等候命令。”
徐正爬起来转头一看,与李洪一伙的人都已经爬起来,他也就对着汉部的那些人摆了摆手。
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事实再一次证明不会存在训练出来的强军,所谓的精锐压根就是从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那是因为都不止一次经历过生死,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干!
吕泰是满脸的铁青,他们之前在树林里面埋伏,从凌晨到接近中午,之前在吃干粮都没有出什么差错,偏偏就是在他不清楚的情况下,竟然有人私自跑去找水,结果是被塞娄纳阿的侦骑发现并尾随,被发现了树林中的埋伏。
本来嘛,被发现也就是塞娄纳阿部落过来的车队停止前进,汉部这边的埋伏破产。但是,显然不能埋伏破产,吕泰只有派去联络兵,自己带着部队出到森林边缘,斩了那两个私自出去取水导致埋伏失败的士卒,连带他们的伍长和什长皆是正法。
刚才出现的号角声,是塞娄纳阿部落那边的人在召集散出去的骑兵,他们显然是发觉吕泰这边皆为步兵,并且数量不过也才千余。按照一个骑兵能够抵上三个步兵的俗定规律,他们可是有两百正规骑兵和接近四百的马队,另有三百多个赶着车的牧民,显然带队的部落头人可以虐一下那支莫名其妙……又想要偷袭自己的敌人?
四条腿的,总是能够蔑视两条腿的,特别是塞娄俊德看到那些敌人竟然在离开树林边缘,他真的就是想不出有什么不虐一下的理由。
当然了,塞娄俊德有着足够的谨慎,有了一支埋伏的敌军,那么会不会有第二支、第三支埋伏起来的敌军呢?他派出了数十侦骑,肯定是要将周边的情况先摸索一下,毕竟能被挑出来当指挥,再是傻也该有些基本的军事素养!
事先没有被察觉才算是埋伏,若是有了警惕性,还能埋伏得了,那该是被埋伏的一方脑残到了何等的地步?
吕泰在命名士卒结阵,他不断抹着脸,出现汗已经不止是因为热,还有内心的彷徨和紧张。
刀盾兵与长矛兵按照操演的那般,前排是一个隔着一个,第二排往后到第四排全是长矛兵,这样一来能够保证防撞和防箭矢,亦是能够使四面皆有足够密集的尖刺。中间部位带有一定的空旷地,那是给弓箭兵足够的活动空间,也是给伤兵留出来。
汉部这边的部队结阵摆得有模有样,可是看着怎么都有些扭曲,让塞娄俊德先是紧张,后面嗤笑,但他并没有马上有什么举动,是在等待侦骑的探索回报。
“被发现了,不是躲避到树林里面,是害怕我们放火?”塞娄俊德只能是这么想了:“算是有种,敢出来摆阵移动,不是躲在里面等着被烧死。但他们以为这样可以撤退?”
陆陆续续有侦骑回归,塞娄俊德可以从归回的那些侦骑获取情报,另外就是看看侦查哪里的侦骑没有回来,反正都能判断得出具体的情况。
滚滚的马蹄声在响,本来塞娄俊德不是那么留意,因为他周边就有战马在跑,马蹄声非常大,哪里分得清马蹄声是近是远传来?可是,他除了耳朵之外还有眼睛,看到了远处踏蹄控马而来的大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