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10章:寄望于敌人愚蠢?

冉闵那边的人,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能够打什么埋伏战。
事实上,埋伏战哪有那么好打,某支部队的指挥官该是愚蠢和大意到了何等地步的蠢货,才会一路没有派出侦骑或斥候?
明白说吧,除非是成为丧家之犬的溃败部队,否则不派出人警戒或侦查的人,根本就不会成为一支部队的指挥官!
塞娄俊德在大吼,他让部下赶紧地换马,车队也赶紧结成圆圈的车阵。
说起来,胡人懂得将马车结成车阵还是和汉军学的。当初汉军出击草原,遭受匈奴骑兵袭击就是第一时间结成车阵,利用强劲的弓弩进行防御,只要箭矢没有消耗完,匈奴人根本就拿车阵没有太好的办法。
临阵换马亦是常态,一路骑乘的战马已经消耗掉了体力,不适合作为战时的座驾,谁要是使用赶路时的马去拼杀,那绝对是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
轰隆的马蹄声颇大,尘烟亦是滚滚,使人只看得见骑兵大队的前端,难以看清楚后面到底是有多少数量的骑兵。
塞娄俊德带着队伍中的骑兵开始游弋,他们新换战马需要进行一定的热身,至少是让座下战马出汗,那个时候才是战马最适合驰骋作战的时刻。
结成方阵的汉部歩卒这边,吕泰看到远处驰骋而来的己方骑兵队,是一种既感到羞愧又疑惑的心情。他派去联系的人绝对还没有到,是骑兵队发现情况之后自行做出了反应。
吕泰的羞愧自然是埋伏败坏在了自己这一边,疑惑则是骑兵部队不该是等胡骑进攻自己的时候再有动静吗?那个时候,歩卒扛住胡骑的进攻,视胡骑的作战态势,或是攻势受挫,或是战到疲软,骑兵队再加入才是最有优势的时刻。
汉部本身的那些人,吕泰知道几无骑兵作战的经验,那只会是李洪、魏骏驰那些人当机立断给出了抉择。迷惑归于迷惑,他却是要好好想想该怎么进行补救。
塞娄纳阿部落的骑兵队离开了车队,吕泰开始下令歩卒军阵转向,他们是向着还在组成车阵的那批胡人接近。
李洪是骑兵队的箭头,他和众多的袍泽此刻手里拿着的是骑弓,战刀被绳套系着放在了左侧边。
前面的骑兵都是冉闵那边的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拿着骑弓,显然就是拥有不俗的骑射能力?不得不说的是,骑弓也是由汉部提供,他们来时大多只有战剑,并且可以说战剑陈旧的很。(这里有很长的故事)
再观塞娄纳阿部落的这一边,虽说是有六百多骑马的人,可是驰骋着手里握弓的也就将近三百来人,拿的还都是角弓,证明说在没有马镫的年代,哪怕是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胡人也不是一个个都能骑射。或者说,不是每个胡人都有那个胆子,冒着失去平衡被摔死的风险,于战场玩骑射
骑弓是什么,角弓又是什么?骑弓是一种弓身很长的弓,约有一米八左右,真要有个对比大概比英格兰的长弓相似,汉部出产的骑弓是系统产物。角弓则是一种小弓,胡人自匈奴时代就已经在使用角弓,可绝对不是说弓用动物的角制成,是有些角弓用动物的角,但大多数的角弓就只是模样酷似罢了。
李洪已经拉下了面甲,风是从眼睛和鼻子的空隙在吹,他不喜欢这种强劲的迎头风势,那会让敌军射箭的时候占据风力的优势,那么就需要带着队伍开始转向,试图占据上风地形。
任何的骑兵在一开始都不会是催促座下战马拼尽全力奔跑,只会是一种适缓的速度,李洪带着部队转向,塞娄俊德却也不是光看着。在汉部这边的骑兵队开始转向的时刻,塞娄纳阿部落的骑兵开始迫近,他们会试图在占据风向优势的时候靠近射上数波箭矢。
地形并非完全的平坦,存在了坡地和绿萌杂物,甚至可以说草丛密集了一些,其实这个也是现在的常态,长久没有人迹,大自然总是会用最快的速度让任何敌方充满了植物。
李坛看似有足够的经验,他领前驰骋的时候会借助地形,使得想要靠近的敌军受于地形的限制难以有效迫近。
现场的马蹄声震天,马蹄踩踏在了干燥的地面,带起了飞溅的草屑,更是让尘土飞扬。要是从远远看去,两支不断移动的骑兵队,大部分都是前端还算视野清晰,后面大部分的骑兵就是被大片的灰尘所笼罩。
骑战可以是进程很快,但大多数的时候骑战其实会比步战“热身许久”,概因骑战拥有机动性上的天然优势,谁都想要抢占有利的地形或是风向,那只能是控马持续的驰骋着。
说步战会比骑战快点进入拼杀,那是一个很显白的道理,谁都只能靠着两条腿移动,摆阵本来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移动等于是阵型乱掉,防御的一方基本都是待在原地,只有进攻的一方才会出现大规模的移动景象,那样在双方都进入战场,也就是开始拼杀,哪有骑兵对战时各自移动着寻找优势的情况发生。
汉部的歩卒数量是一千五百,本部战兵全部在场,各家族壮丁是增增减减保持了五百的数量。
战场之上,吕泰正带着麾下歩卒向胡人组成的车阵逼近。因为周边有胡人骑兵游弋的关系,他们只能是保持着军阵移动,然而就是速度都不快的情况下,军阵都变得歪七扭八,这还是多次停下休整的结果,没停下来休整该是已经离裂的景象。
远远看去,胡人的车阵并未组好,毕竟是需要驱赶着牲畜,又需要到了位置卸下牲畜,哪又是那么快?不过,胡人显然不是傻瓜,他们最加紧的还是吕泰这支步军的方向。这样一来,除非是吕泰愿意迂回,不然就是撞向已经有了车辆组成障碍的位置。当然,以吕泰这支部队的移动速度而言,等他们完成迂回,胡人的车阵也该完成了。
塞娄俊德一边率军追逐着,一边自然会注意那支敌人步军。他根本就没有生出过没有解决敌人骑兵之前去攻击敌人步军的想法,那该是愚蠢到什么地步,外围有敌人骑兵的时候会去攻击敌人步军?
刘彦有在注视战场吗?有的。他与纪昌是身处一处山地,远远地看着战场正在发生的一切。
“自然是这么回事。”刘彦并未因为埋伏没打成有什么负面情绪:“愚蠢的敌人,只会出现在小说作品和不懂军事的文官率领的时候。”
是纪昌建议埋伏,不过事先也说得比较清楚,成功的机率会很低。
对啊,哪能将一场战事的胜败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面呢?那不是显得自己才是愚蠢的那个吗?
纪昌有些话已经忍了比较久,现在有机会自然就问:“君上很看好修成侯的部曲?”
刘彦是没有迟疑直接点头,但他无法给纪昌解释那么多。他总不能告诉纪昌,说冉闵就是依靠那些部曲,一次又一次的以寡击众,到最后竟然还带着数千部曲在三十多万的大军包围下,杀得胡人血流成河,是因为战马倒毙才被俘的吧?
战场之上,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差不多是吕泰率军抵近到了弓箭已经在互相射箭,两股骑兵终于也要在奔腾的马蹄声中开始此战的第一次接触……
……
荣誉坚持认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反派角色,也是应该带着脑子,不应该因为是主角的敌人就是先天性脑抽患者。
ps,推荐一书:伪清顺治十二年,gd新会汉人周士相:“我汉家男儿绝不为奴!”——《汉儿不为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