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12章:惊人之语

志向?刘彦有太多可以回答的答案了,别人想听什么,就能说出什么样的志向,并且绝对都会是辞藻忒有讲究的段子。
可是!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问志向,刘彦应该像是一个莽夫或者神经病那样,被问及志向就一脸高调地说要恢复强汉荣光吗?要真的是面对谁稍微疑问就那么说,以此等智商普遍在任何的小说和电视剧中活不了两集。
刘彦含笑不语,请王羽坐下一同饮茶。
王羽深深地注视了刘彦几眼,也不知道是一直带着寡淡的微笑,或是刻意伪装,再次行礼:“在下东莱书院王羽,见过刘郡守!”
王羽非长广郡贯籍,是该带上姓氏,如是长广郡贯籍则只称呼“郡守”,不该带上姓氏。
刘彦拱手就算还礼,再次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王羽摆动着一袭青衫,动作优雅地屈膝跪坐。方才坐下,他又对纪昌行礼,说道:“纪长史计斤一役,实乃神来之笔。”,举起茶盏敬道:“纪长史之名已然传遍青州,实在可喜。”
纪昌微微地昂起了一下头,点了一下,随后举盏回应:“东莱书院门生,素有机、谋、论、断之大才。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
刘彦耳朵里听着两个文人的互相吹捧,目光扫视了一下王羽带来的人,大多是一些看着剽悍和壮硕的武士,却也能看到身材明显为女性的劲装女。晋时文士,出门必然带着女人,以备伺候,这一点他早就知晓。
战场之上的厮杀还在继续……
李洪带着百骑冲杀,敌我双方迎面对冲,那是两名骑兵交错而过只有一次出手机会的战斗。
要是用纵观全局的视野来看,看了绝对会目瞪口呆,一切只因为李洪所率百骑表现出来的骑战能力着实是太过令人惊悚。他们总是会在和敌骑交错而过的瞬间将战刀劈出,次次都能够抢先一步斩敌于马下。面对刺来或者挥来的兵器,他们能避则避,不能避就选择挨着了受伤较轻的部位扛住,受到伤害的瞬间亦是挥出战刀。
两队骑兵互相凿穿而过,要是能够数一数,塞娄纳阿部落骑兵倒下至少百骑,李洪这边百骑竟是只折损七人!
塞娄俊德明显发现了恐怖的战损比例,他用着惊恐的眼神注视开始在迂回的李洪等骑兵,嘴中呼啸着让部下也进行迂回,眼角捕捉了一下正在激战的车阵那边,又注视了一下敌军的另外一支骑兵队。
徐正还在带着麾下的骑兵绕着路,毕竟战场就真的不是草原那般的地形,有蔓藤和各种杂草丛,哪里可能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他缺少如李洪一般的经验,所率骑兵也缺乏一定程度的配合和默契,哪能表现出多么优秀的一面?
“敌军要逃!”魏骏驰用着最大的嗓门:“我们很难追上。”
的确,塞娄纳阿那边的部落骑兵基本都没有甲胄,要不也不会被箭雨带走近一百五十骑。李洪他们身上却是有三十来斤重的甲胄!
千万不要小看多了三十来斤的重量,连带人的话差别就出来了。再则,汉部提供的战马虽好,但说实话并不是刻意承载具装骑兵长时间作战的马种。
马……可是分了很多种类,有负重力强、有善于长途奔跑、有适合短途负重冲锋……,每一个种类的马匹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特性,又怎么可能出现万能的战马呢?
李洪在注视徐正的那支骑兵队,能够获取多大的战果,就看徐正有没有那种眼光去堵住打算逃跑的敌军骑兵。
徐正是初次率领骑兵作战,很多事情是有心而无力,集体大多数时候是无法顺应个人的意志而行动,眼见事情就要出现差错,他听到了一侧有人正在大声呐喊什么。
李坛在吼:“军侯,属下带一批骑兵先行?”
轰隆的马蹄声中,喊什么听着都是模模糊糊,徐正是从嘴型中看出一些什么,嘴中大声回应,脑袋也是一直在点。
其实,驰骋的时候脑袋怎么可能不会做出“点”的动作?不过不妨碍李坛当是徐正同意了。
刹那间,李坛策马向旁边倾斜,他对着骑兵队不断地晃着手,先是数骑回应,他们是来自各个家族的骑战好手,随后是大约八十个依附汉部的胡人骑兵追随。
战场差不多有了结果,处于山上拥有绝好视野的观战者,他们比谁都知道战事的进程,刘彦这边大多是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和纪昌还在互相吹捧的王羽却是很突然地一脸严肃看向刘彦。
“郡守,想来是为了此战筹谋良久?”王羽自顾自又往下说:“塞娄纳阿部落人口三万有余,一千常备骑兵,战时可以召唤至少两千牧民上马作战,能够从依附的众多家族凑出近万……”
刘彦静静地听王羽在讲“道理”,那些数据听上去颇为可观,似乎是塞娄纳阿除了一千的部族武装,凑一凑能够组织两千马队,听着倒是与汉部这边收集的情报没有出入。
“郡守部众四万,发展可期(待)……”王羽用着不解的神情看着刘彦:“选择塞娄纳阿这等部落作为立威对象,却是不甚明智?”
瞬间,包括刘彦在内,汉部这边的人都是看向王羽,大多数人脸上表情变得不善,只有刘彦依然和纪昌依然是笑吟吟的模样。
战场之上再次出现变化,车阵被破的胡人原本还在抵抗,直至塞娄俊德带着骑兵做出逃遁的迹象,原本还算能支持的车阵胡人却是瞬间崩溃。
在骑兵对战的另一边,徐正与李坛各自分开,等于是汉部这边的骑兵队三成了三股,被从三个方向压迫的塞娄俊德显然有着足够的判断力,是选择了看去人数最少的李坛这一队作为突围方向。
“先生所言……”刘彦对于王羽初次见面就说那些其实内心感到不爽。他也知道文士喜欢做惊人之语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可是并非所有人都吃这一套:“塞娄纳阿这个部落异常残暴。却是要先生知晓,史家已经派人投降。”
王羽要是真的关注汉部,会知道汉部这一次的攻伐对象有三,楼家已经覆灭,史家已经投降。他更听出了刘彦的另一层意思,塞娄纳阿玩的可不是什么以德服人那一套,是因为实力强又残暴,那些家族归附不过是一种生存的手段,有多么的忠心肯定未必。
“郡守所言极是。”王羽脸上依然带着寡淡的笑容,不知怎么地看待刘彦的眼神却是与一开始不一样。他看向了纪昌,用着佩服的用词:“长史得遇良主,可以一展所学,着实令我辈钦羡。”
纪昌本来是在关注战场的。按照他的谋划,灭掉楼家是震慑,刘彦下令斩杀俘虏到的楼家全数青壮却是一个意外。不过,总的来说他的谋划还是出现了效果,甚至因为被俘的楼家男性青壮尽数被诛,震慑的效果非常好,下一个征讨的对象史家干脆利落地投降,其余归附塞娄纳阿的那些势力也该想想该怎么站队。
“……或许贵部能与塞娄纳阿一战得胜,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王羽突然变得有些咄咄逼人的模样,脸上寡淡的笑容被严肃所替代:“长广郡或许只有一个塞娄纳阿部落,青州类似或者更强的部落却是不少。却不知晓,长史助郡守以武力得势,武力衰弱又如何面对他人挑战?”
可能、也许、似乎……王羽被刘彦冷淡的态度刺激到了?按照他事先的预判,缺乏文士的刘彦自己出现后,对局势一番论断,不该是求贤若渴?文人的较量总是喜欢使用语言作为攻击的手段,一番话讲下来,不但点出汉部要面临的难题,似乎还暗暗损了纪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