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14章:炎黄庙

“这么说,炎黄庙的‘续香’没有被司马一族带到长江以南?”
今天是刘彦带着部队返回的第二天。
出征的部队归回时,得知灭掉楼家,战胜塞娄纳阿部落,栖息地立刻就是陷入了狂欢之中。他们享受胜利,只有不断的获胜才能证实汉部的强大,身处一个强大的部族才会有安全感。
不要小看安全感的作用,那能决定一个国家的兴衰,更能决定民族该会是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得知出征获胜,那些原本因为大军出征时时刻刻忐忑的人恢复了镇定,他们带着心有戚戚焉的心情歌颂出征战士的勇猛,被称赞的将士则是满心的骄傲和战胜对手的执行。
士兵需要自信,这点刘彦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也正在慢慢地……竭尽所能地让汉部的将士心怀自信,没见部族武装使用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吗?
回归,他们经过一天的歇息恢复了一些状态,隔天清晨聚到一块,一边吃着朝食一边进行商谈。
炎黄庙既是炎帝和黄帝之庙,两位算是华夏族群公认的先祖,长期以来就接受朝拜祭奠,只要是华夏族群开创的皇室必然会尽心尽力修缮炎黄庙,因为只当了皇帝是绝对不够的,还需要获得万众的认可成为炎黄苗裔共同的族长,如此才能号令天下,使得万众甘心为其所用。
“数千年来不止有生活在中原地区的人会祭拜炎黄庙,匈奴、羌族等等一些古老民族也会拜炎黄。说某些族群,是因为某些各种各样的原因迁徙出中原之外,不是空穴来风。”纪昌在讲述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记载:“汉匈大战期间,一些黄种匈奴人认为他们与汉人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并非被杀怕了胡乱找借口。金日蝉为此忠于汉室,并至死不叛。”
刘彦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只要是华夏族群,不管是谁当了皇帝必然会在固定的时间,去固定的地点祭拜炎黄庙?”
这个却不是纪昌或者其他人所能答上,需要中枢的核心人物,或者是累世的世家大族才会清楚。
事实上,华夏历朝历代有一个习俗,各朝皇帝会修缮位于关中(sx的炎黄庙,开国之初便会从炎黄庙引香火到都城,会建造特别的庙宇位于自己的宗庙之旁敬奉。日日夜夜有人照顾从炎黄庙引来的香火,哪怕是皇帝自己直系祖先的香火断了,都不敢让引自炎黄庙的香火断掉。
然而,司马皇室丢掉了几乎所有可以丢掉的东西逃到了长江以南,他们不止丢弃了子民、土地、财产,也是将炎黄庙丢给了胡人。这是第一个国家未灭,却是不再敬奉炎黄庙的皇室,还是第一个让引自炎黄庙香火的“续香”熄灭的皇室。光是这样,司马皇族都注定是要遗臭万年,外加被永远地钉在民族的耻辱柱上!
司马皇室丢掉了传国玉玺,他们没有隐瞒这个消息,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代“白版皇帝”,他们却是不敢将引自炎黄庙香火断掉的消息透露出去一分一毫。没有了传国玉玺的司马皇族顶多就是“白版皇帝”,但要是被知道引自炎黄庙的香火断了……问题绝对是大条!
“刘汉(前赵)和石赵(后赵),并未有破坏炎黄庙。”纪昌满脸的严肃:“他们不敢,亦是无法承担。”
炎黄,是不止一个民族公认的祖先,其实不止是中原这边的人认可炎黄,匈奴、羌族、氐族……等等很多的族群也是认可炎黄。当然了,羯人和鲜卑并不认可炎黄是自己的祖先,他们一个是从西域被匈奴人带到了东方,另一个的起源地是极北区域,还真就跟炎黄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为什么会突然谈到这个问题?不是要建立英灵殿嘛!结果困惑要不要获得炎黄庙那边的承认,话题就牵扯开了。
刘彦发现了一点,给予那些晋人好吃好喝,可能会有一些晋人产生归属感和感恩戴德,但这一招并不完全管用,特别是在融合那些各家族的上面。
从那一次在楼家战场遗址的祭奠上,刘彦讶异地看到了不分年龄与来历的那些人,包括胡人在内的所有人脸上首次出现了共同的向往,立刻恍然物质方面或是能够使人产生归属,但从精神层面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君上要派人去关中,自炎黄庙引来香火???!!!”
纪昌、田朔、徐正、吕泰、盖聂、李明之……,有一个算一个,有些人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像是众多的情绪突然间爆发,结果是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算合适。剩下的人则是茫然地看着突然变奇怪的同僚,似乎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老天!炎黄庙的香火是能随随便便引来的吗!?那是身为炎黄苗裔的族长才有资格干的事情啊!并且,炎黄一族的族长从来都是正朔的皇帝,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所谓的“天无二日民无二主”一说,那不全是关于皇帝位的竞争,还是炎黄一族族长的位置该由谁来坐。毕竟,一个族群怎么可能存在两个族长!?
纪昌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一直不断重复“这个……这个……”,其余的话根本就是被锁在了嗓子眼,说不出来。
家中有传承,或是看过相关点击的人,他们才会知道引自炎黄庙的香火意味着什么,升斗小民只是知晓炎黄是共同的祖先,不会明白从炎黄庙引香火有什么意义。
刘彦要从炎黄庙引香火,等于是要争一争炎黄苗裔族长的位置,立志只高远直接就是比那一句“我要当皇帝”还震撼人。
皇帝可以自称,哪怕是只有一个人,不怕死都能自称帝号,异族、胡人等等一些族群也能够当皇帝。但是!炎黄一族的族长可不是自称就能办到,更加不是简简单单地引香火就算数,还要让人认可!
“那等于是向晋国开战……”李明之的脸差不多绿了,他突然间发现李家上了贼船,这条船的掌舵者还是一个疯子:“不但是晋国,任何一个国家或势力都会视我们为敌!”
刘彦是来自后世,在他们的那个年代,知道炎黄庙的都不多,明白炎黄庙有什么意义的则是更少。他纯粹就是最近才知道了炎黄庙有什么意义,想要以此来团结族人,真的没有想太好高骛远的事情,例如与全世界为敌什么的。
上位者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哪怕是说错了也绝无趴在地上舔干净的可能性。部下们的表现却是让本来不太明白有什么特殊意义的刘彦生出了心思,他在想:“炎黄苗裔的族长?我……也不是不能拼一下!”
说到底,司马皇室这种家族都能爬上帝位,丢掉了中原和子民都还能安然地坐在帝位上面享乐,比起司马家更有资格的人可就多了去了,哪怕是前凉的张氏都比司马家有资格坐帝位,毕竟张氏一家起码还庇护了晋人免于被胡人蹂躏!
当然,刘彦现在就是想一想,可不敢真的派人去关中的炎黄庙引来香火。正如他的那些部下所讲,小身板扛不住大风浪,现在还是低调一些……
唔!所谓的低调是英灵殿照常建,甚至是祭拜先辈英豪的庙宇也能建一下。
“君上要建造殿堂侍奉孝武皇帝?”纪昌本来脑子还有些没有从炎黄庙的事情里回过神来,恍恍惚惚间听到刘彦要建孝武皇帝的什么殿,脑海里像是闪过一记闪电那样:“刘……刘氏宗……宗庙?!!”
刘彦只是有一个想法,现在连建城都没能力,还建宫殿?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以前很多细节在一刹那开始在纪昌的脑海里回放,他一直都奇怪一点,刘彦为什么非要说自己的汉人,还是强汉的那个汉,绝对不是匈奴的那个汉。现在,他仿佛是被雷给劈了一般,既是震惊又是兴奋得浑身颤抖,似乎下一刻就该眼睛突出,血管也要爆炸!
“刘,强汉的那个汉!”纪昌整个人都木了,脑袋里却又奇怪:“只是,尊孝武皇帝?不该是尊太祖皇帝,或是光武皇帝?”
好像某人有些想多了,但包括刘彦在内都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谁也没有功夫去看谁脸上是什么表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