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18章:知易行难

感谢亲们的建议,荣誉知道怎么写了。
…………
“杂胡如犬,不可喂之太饱,不可过于放纵……”刘彦在念的是从东莱书院传来的信笺:“说起来,这个东莱书院有意思啊!”
纪昌也就是听,根本不想发表什么意见。
东莱书院的王羽过来了一次,刘彦安排纪昌的建议派人前去拜访,人没有请来,信笺倒是带回来了。
刘彦要是“土著”,他对于东莱书院在没有发生之前就能猜测到某些事情,应该是感到非常惊奇。比如汉部没有发出“就食令”就被东莱书院那边抢先猜到,又比如扫楼纳阿部落不战而逃,再比如会有众多的家族和部落响应“就食令”。其实,要认真的算起来,那些不过是逻辑和推演。
关于逻辑和推演,绝对有专门的学科,不止东方有,西方也有。
逻辑和推演在东方基本是被附上神秘色彩,大多是神神叨叨的东西,例如什么阴阳八卦,又有算命啥的。结果是本来应该发扬光大的知识,成了军事的一些手段,更成了一些宗~教骗子的行骗手段。
西方甚至专门有人在研究逻辑和推演,列出了专门的学科。不,不是西方,应该说是中亚,就是萨珊王朝统治之下。西方知晓相关的知识,是后面的事情了。就有如欧罗巴人还是不断东征,才从阿拉伯人那里获得属于欧罗巴之前的历史记载那样,有了东征取回去的文献才为文艺复兴开启大门。
一件事情,因为什么样的选择会出现何等的后续,于这个年代能够猜测出来的人不会太多。东莱书院掌握着相关的知识,刘彦从这一点就知道东莱书院的不简单。
“君上不必恼火。”纪昌认为自己还是劝一劝,免得刘彦对东莱书院的傲慢动怒做一些不理智的行为。他却是猜错了,刘彦是有些恼火,但更多是好奇。他说:“从信笺看来,他们已经知晓君上的身份。这……才是他们迟迟难以下决断的因由。”
尽管刘彦一直说自己的是汉人,可很多人都不会理解,他们只会认为刘彦的身份一旦曝光,就该是受到围剿的时刻。
其实,纪昌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呢?要不然他也不会建议刘彦与拓跋鲜卑联姻,为的就是那个铁弗的身份。
塞北的刘虎是晋人,但是拥有铁弗的身份,不但被匈奴人接受,鲜卑人、羯人、羌人、氐人等等都接受了刘虎。
当然了,刘虎足够强大,再有那层铁弗的身份,那就是刘虎虽然是晋人,却能够在塞北拥有自己部族的原因。
类似于刘虎这样的人不算少,他们能够生存的前提就是足够强大,只要自身强大,身份反而就是次要,只有弱小者才会因为身份的原因被围攻。弱小者想要从弱小走向强大,却不是那么的简单,就目前而言成功者……几乎是无!
东莱书院不知道刘彦这边有一个拓跋秀,他们不愿意现在过多与刘彦接触,又弄了信笺献策这么一套,令刘彦对东莱书院产生了一种看法。
“如果所谓的智者都是这般模样……”刘彦说的是明明身为晋人却拒绝为晋人豪强效力:“那这个书院,到了我实力足够的时候,需要他们做什么?”
“需要他们为君上的霸业出谋划策,需要他们为君上治理天下啊,君上!”纪昌不知道刘彦哪来那么大的火气,转移话题道:“未来三个月,直至秋收之前,我们需要攻打五个坞堡……和十三个部落。”
关于攻打坞堡的事情,近期汉部在大肆建造攻城器械,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申钟竟然对打造攻城器械相当拿手。
刘彦以食盐贩售和兵器的代理优惠作为代价,请求申钟帮忙督造。按照申钟的原话,那就是便宜刘彦了,提供了投石车、攻城塔、井阑、等等的蓝图。似乎这些蓝图还是申钟答应了刘彦之后临时再画的!
那些东西是申钟怎么学会或者获得的?那就要从上一次冉闵受命去攻击前凉的事情说起,故事太过漫长,只说攻击前凉的时候从邙山的某处取的。
邙山是哪?北邙山有着众多的帝陵,主要埋葬着东汉、曹魏、西晋众多皇帝,甚至是有重要臣子的陪葬。话只能说到这,再猜不出来蓝图是怎么得到的,那就过份了啊!
话又说回来,自董卓和曹操没钱就搞挖墓这么一回事,不管是诸侯还是胡人的大王,没有财帛了都喜欢对诸侯王和皇帝的墓下手,都已经成为惯例了。挖出来的东西比较杂,陪葬物里面除了财宝之外就是各种皿器,自然也会存在一些竹简。竹简里面的东西更杂,什么样的内容都有。
“先生就安排后续的事宜。”刘彦已经去柜县那边露脸了一次,归来后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他没有交代太多的事情,对纪昌表现出足够的信任,长鞠一礼:“拜托先生了!”
纪昌避开了刘彦的行礼,等待刘彦起身反而更加慎重地揖礼几乎到底:“必不负君上厚望!”
刘彦含笑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该战场的几乎全部在场:“诸君,我部未来如何,尽在诸君手中掌握。望各司其职!”
所有人都是庄重行礼,齐声应:“诺!”
刘彦是在众人的注视下缓步走出,他出去后看了一眼早就在等待的拓跋秀,迈动的脚步没有停下。
拓跋秀快步跟上,她此刻看去与汉家女子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发饰是两汉时期最为流行的堕马髻,身上穿的衣物也是讲究。怎么说呢?那是一种对襟、束腰、衣袖宽大的款式,袖口衣襟下摆缀有颜色复杂的缘饰,下着条纹间色裙,腰间用一块帛带系扎下裳,看去俨然就是一副汉家贵女的装扮。
“消息确切,代国迁都云中郡盛乐宫,已经与刘虎所部交战。”拓跋秀在说的好像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她又说:“我的部众已经被从前线退下,他们会成为嫁妆。”
那就是说,代国国主拓跋什翼犍已经收到了第一批礼物,并且同意了刘彦与拓跋秀的婚姻?
刘彦所不知道的是,他到现在已经改变了拓跋秀的命运,她本来该是担负重任嫁去慕容鲜卑。现在,拓跋什翼犍应该选出新的姐姐或是妹妹,来完成既定的国策,也就是与慕容鲜卑联姻。
“那么,代国想要什么?”刘彦很满意拓跋秀的态度:“若是能办到,不妨大方一些。”
“要兵器,特别是箭镞,大量的箭镞和食盐。”拓跋秀满脸的认真:“夫君现在不应该吝啬,给的越多,回报越大。您需要众多的骑乘好手,他们会为您驰骋疆场!”
箭镞?的确,箭镞的重要性太大了,冉闵需要大量的箭镞,拓跋什翼犍也需要大量的箭镞,相比起其它的军需物质,箭镞的消耗量太大,但是只要有足够多锋利的箭镞,所带来的优势绝对不是一点半点。
汉部自己在用的是一种三棱形状的箭镞,该种箭镞传承自先秦,是秦军当时的标配箭镞。到了两汉,可能是工艺或者什么原因,汉军之中虽然也有三棱箭镞,但是被称为破甲箭,似乎还真的非常珍贵?汉军的标配箭镞成了一种矛尖的类型。
刘彦向外卖的就是普通的箭镞,根本不可能提供三棱箭镞。他没有第一时间答应拓跋秀,是说道:“等拓跋什翼犍自己派来使者,到时候再谈。”
拓跋秀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顺从地点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