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05章:关于未来的思路

轰隆的马蹄声奏响,徐正带着马队冲进了迁徙中的部落车队,一片腥风血雨开始出现。他们是先解决掉了这个部落的二百来个骑手,追赶了两千多才算追上,并毫不客气地进行一阵杀戮。
杀斗场旁边是李洪等接受雇佣的冉闵部曲,他们留下了三十人接受刘彦的聘请,余下的人保护申钟回去襄国。
对付杂胡部落,李洪等人极少出手,他们坚持认为光是训练绝对无法练出什么骑兵,除了骑乘之术之外,哪个合格的骑兵不是从尸山血海杀出来?
算起来汉部的那些骑手已经足够幸运,他们在冉闵麾下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运气,可以挑选什么实力弱的小部落,根本就是一开始就与强者碰撞,不知道死了多少同伴,活下来的的人这么厉害,并不是无缘无故。
这是他们剿杀的第三个部落,并不是属于塞娄纳阿那个阵营,是没有响应汉部的号召,那么自然也是在被杀戮被掠夺的范围。
刘彦本部,包括那些用“就食令”召集起来的人,针对长广郡境内的征战会持续至少两个月。
一切符合后赵政权的“减丁”政策,不让地方有什么家族或是部落壮大起来,毕竟一旦有非羯族壮大,羯族在匈奴那里发生过的事情岂不是要重演?
“我们会借这个机会吸收掉一部分。”刘彦可以想象出现在的长广郡是什么样的景象,绝对到处都是暴虐的军队在横行:“不留痕迹地消耗那些不听话的,尽力拉拢亲善的。”
感谢有塞娄纳阿这个一个部落跳出来,让汉部有了下一个合适的敌人。一个部族的崛起不能没有敌人,可是又不能有无法战胜的敌人,像是塞娄纳阿这种部落对汉部就正合适。
“您是故意让长广郡出现两个……唔,阵营?”拓跋秀新学了一个词,那便是阵营。她真的不是那么懂刘彦为什么喜欢爬上风大的高处,风太大吹得人眯眼睛,头发也会狂舞,对于很努力才弄出的发型是个坏消息。
不止是刘彦喜欢搞阵营这一套,所有上位者都喜欢区分阵营,只是手法上会略略有区别。像是石勒时期,后赵的阵营就是诸胡和晋人,石勒虽然是从匈奴人那里夺了江山,可是并未对匈奴人赶尽杀绝。
慕容鲜卑也在搞阵营,之前还联合其他的部族针对宇文鲜卑、段氏鲜卑、拓跋鲜卑,可是现在开始在喊大鲜卑了。
哪怕是虚弱不堪的晋国也在弄什么阵营,长江以南的土著是一个阵营,南渡的各世家是一个阵营,北进派和西进派又是阵营。
“段氏被灭了。”刘彦脸上的表情略略阴霾:“是被慕容恪率军所灭。”
那是刘彦从申钟嘴巴里才知道,事情发生在:东晋咸康四年,成汉玉恒四年,汉兴元年,前凉建兴二十六年,后赵建武四年,代国建国元年。
是慕容鲜卑联合后赵,从南北两个方向灭掉了段末秠建立的段氏辽王国(史称辽公国,因为段末秠是东晋的国公)。那么石斌集结人马就有些耐人寻味,说攻击段氏鲜卑该是清剿余孽,但段氏鲜卑不是又被慕容鲜卑容纳了吗?
刘彦是不清楚一件事情,慕容鲜卑先联合后赵攻击段氏鲜卑和宇文鲜卑,后面慕容鲜卑却是遭到了后赵的突袭,后赵突袭先得胜,逼得慕容鲜卑退往辽东,但是在后面慕容鲜卑又击败了石虎亲率的后赵大军。
还有一件事情刘彦更加不知道,那就是一个“侍奉五主大贱人”的诞生记,那个家伙叫阳裕。
消息传达缓慢的年月,同时消息又是闭塞得很,很多事情哪怕是听到了都不一定是正确,例如传闻恒温慷慨激昂地准备出征成汉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恒温是被逼的,他要是不西政成汉,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就要活不下去了。
“不是石虎邀请李寿一同瓜分晋国吗?”拓跋秀显然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她说:“燕国(前燕)有大儒到代国作客,将赵国(后赵)将要与成汉共击晋国中分江南的事情作为谈资。此乃秀亲耳所闻。”
刘彦压根就不知道那些,他只知道晋军在荆州和扬州的北部边境败给了后赵军队,冉闵在那一战似乎还大显神威干掉不少晋军,杀掉晋国素有武勇名声的蔡怀。
“哦……”拓跋秀点头:“庾亮是大诗人和礼法大家,可他不懂军事。”
“呵呵!”刘彦不是在嗤笑庾亮,只是有些嘲弄:“晋国难逃之后,最喜欢的就是派大诗人统军。”
“所以晋军一直在大败。”拓跋秀就真的是在嗤笑了:“我听闻你的一些部下想要派人前去晋国,为你求来贵女。”
这么件事情刘彦也有耳闻,但他从来都没有当一回事。不止是晋国那边,似乎还有去乐陵找崔氏还是什么的,反正那些部下就是很热心地想帮他建立“后宫”。
刘彦明显看出来了,拓跋秀根本就没有在乎那些事情。他对拓跋秀说过的一句话印象无比的深刻,原话是“你会知道谁对你的大业帮助最大”。
“那个地方便是选作英灵殿的地方?”拓跋秀指着远处的一个山包:“不在狭隘的半岛?”
刘彦蹙眉:“我随时可能放弃陆地有这么明显吗?”
“并无。”拓跋秀实话实说:“相反,您大肆攻伐长广郡不服,展示了雄心,大批晋人与杂胡不敢违逆,纷纷宾服。”
说到底刘彦终究是一个现代人,对于古时候一些词不能乱用并未知晓,例如“宾服”就不是能乱用的词,那是谁向王者臣服的另一种说法。
“整合长广郡之后,您有什么打算吗?”拓跋秀抚摸着战马的马鬃:“留下塞娄纳阿这个部落,是为了下一步向高密郡进军?”
刘彦知道拓跋秀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但这一次却是猜错了。
后赵现在虽然有挫折,但并不是谁都能够挑战其统治地位,刘彦可没打算找死,他是对于将系统升级到“城堡时代”感到异常迫切,可现在去玩什么攻占青州,等着被后赵集合大军拍死吧!
“这边……就慢慢发展吧。”刘彦扭头看向了东面,那里除了大海之外,跨过渤海不是还有一个半岛吗?他比较突然地问:“慕容鲜卑建国了?”
拓跋秀答道:“(东晋)咸康三年便已建国。”
“再逛逛吧。”刘彦双腿踢了踢马肚子,手也是抖了一下缰绳,坐骑缓缓地踏蹄行走。他问:“段氏鲜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还能是怎么样呢?”拓跋秀觉得穿裙子骑马太痛苦了,特别是现在穿裙子里面压根就什么都没穿,庆幸马背上有垫子,扭了扭不太舒服的部位:“寄人篱下,代国便有段氏那边的直系族人。”
刘彦明白了,慕容鲜卑为了自己的霸业会攻击任何一个鲜卑部落,但是慕容鲜卑不会对那些部落赶尽杀绝。他在思考一个问题,慕容鲜卑对拓跋鲜卑的态度究竟怎么样。然后是,他这个鲜卑铁弗的身份对慕容鲜卑是什么,有没有可能在慕容鲜卑接下来进攻高句丽的时候分一杯羹什么的。
“啊?”拓跋秀听了刘彦的话明显呆住了,并且一呆就是很久:“可……可是,我们没有那个实力……打穿通道吧?”
不,不一定是要从陆地,其实从海上也行。但是,刘彦接下来就该苦笑了,不说有没有足够的船什么的,跨海作战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