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43章:饱暖思淫~欲

“那便是主人吗?看着可真年轻啊!”
“唔,谁?”
“那队鲜衣怒马的队伍,领前的那一位。”
“啊!”
农田中,身着绵羊毛厚裳的农夫,他们冒着冰天雪地的季节在挑拣石头和草根,期望能够在冰雪化开的季节播种下宗旨。
今年的雪季并不算大,毕竟也就是才到十二月中旬,离真正下大雪该是还有些月份?
汉部目前不算奴隶是将近二十万人口了,那是经由贸易不断向中原各地的家族输出兵器或食盐,最近还加入了皮草,再从中原各地购买奴隶。
要说起来,汉部这边的兵器质量绝对有保障,就是数量上无法满足,倒是食盐上对各个家族敞开了供应,至于食盐到了那些家族手里是卖还是自己存,就不关汉部屁事了。
任何时代什么最重要?无非就是盐铁罢了,换做是在汉家苗裔当家作主的时代,自汉孝武皇帝刘彻将盐铁收归为国有,任何的汉家天子根本不容许民间私自贩卖盐铁。
刘彦现在是身处在什么时代?是羯族人石氏当权的后赵,羯族说白了翻身做主才多少年,认不认识字都还两说。再说,羯族人最大的爱好是欺压其他民族,尤其是好吃人,除此也就是杀戮和玩女人,真是没有别的追求了。
虽说后赵朝廷里面有大儒辅佐,但那些大儒又是什么货色,是历代汉奸的先驱和先行者。他们背负汉奸骂名可不是白背,肯定是要获得利益,那么家族或合作伙伴经营盐铁之下,会多话吗?
刘彦绝对不是首个在后赵大肆经营盐铁的人,但他绝对是最弱小的那批人之一。
姚弋仲为什么够资格成为羌人的大统领,就是因为姚家掌握着西北最大的盐池,掌握着西北包括关中的食盐供应,由此累积了惊人的财富,可见姚家等后赵政权崩塌立刻独立并建国并不是没有底蕴的。
在说苻洪这个氐人的领袖,苻家少量掌握冶盐渠道,但苻家掌握着巨量的铁矿来源,氐人在五大胡族中也是拥有最多铁器的一族,要不怎么经过一段时间的韬光养晦,怎么就能创下偌大的前秦帝国?固然是苻坚真的厉害,可前秦大军兵甲犀利也占了绝大的优势啊!
要说刘彦鲜衣怒马绝对是胡扯,他就是穿着一身类似于后世隋唐时期的深蓝色束身劲装,外面还披着一套黑铁甲胄,顶多就是在护肩、护臂、裙甲、护腿、战靴上面有一些必要的花纹雕刻,背后那一席火红色的披风看去有些讲究。
随行的一群人,只有蔡优骚包地穿着传统的晋人文士服,就是那种看去令人眼花缭乱又松松垮垮的装束。其余的人,一个个就是一身上红下黑的“华夏正朔战袍”,再披上一套简约一些没有花纹的军装。
“愣着干什么!”看着老实巴交的农夫,直立起腰杆怒斥一群披头散发的‘野人’:“君上巡行,****还不跪下!”
野人其实是没有汉部户籍的奴隶,大多是一些杂胡,或是没有经过调教的晋人。他们身上的穿着可就单薄了一些,冰天雪地里下田劳作,冷风一刮就会忍不住浑身打摆子。被人一喝,一个个面向行走在大道的刘彦等人的方向跪下。
这年头跪分两种,一种是屈膝跪坐,既是压腿直腰的坐法;另一种说是跪不如说是拜,就是双膝跪地,前身倾倒在地上,双手向内凹着撑地,手掌需要互相折叠,再将屁股高高地抬起来。
刘彦自然是扫视到了两旁的动静,自由民是站立弯腰揖礼,奴隶是跪地拜服行礼,分得相当泾渭而分明。
现在这么个年间吧,胡人还没有学会阴险的一面,就只是会杀杀杀,不过从**到精神层面消灭一个民族的勇气。
算起来“我大清”的奴役才是最成功,留发不留头,再彻底地打折一个民族膝盖,结果是“我大清药丸”,甚至是已经完蛋,都有一帮不当狗腿不舒服斯基张罗要复辟,已经灭亡百来年,后清的斗士们还将格格啦、阿哥啦送上荧幕,缅怀“我大清天下第一”的荣光。
要是羯族……不,是匈奴、鲜卑、羯族、羌族、氐族的其中一个打折这个年代汉人的膝盖骨,会不会有此后的杨隋复汉礼或李唐讲包容?
刘彦一直以来眼神可以说很不错,田地里的奴隶稍微扫一眼大概就能看明白出身哪里。
中原过来的奴隶大多会显得比较瘦弱,衣衫也该是在长广郡或是东牟郡那边统一发放,毕竟是冬天了,难不成就看着衣不裹体给冻死?
来自朝1鲜半岛的奴隶,身上的穿着就没得换了,会是身穿朝1鲜半岛当地特色服饰,大抵是一种腰带快要拉到胸前的长筒袍子,百济人喜欢白色,高句丽人喜欢土黄色。
要说起来,从朝1鲜半岛那边抓的奴隶比较耐冻,再则是大概没人会在乎半岛奴隶的死活,刘彦甚至都还能看到有些半岛奴隶竟然是只穿着一条长裤光着上身。
“辽1东这边发现了两处矿山,接下来会需要大批的劳动力。”刘彦并没有降缓坐骑的速度,一路上走马观花了一下,有粗略的了解,一些事情不得不谈:“再有就是保暖上,我不希望听到有人冻死的事情,哪怕是奴隶。”
蔡优原本还乐呵呵,一听赶紧紧绷着脸拱手应:“诺!”,结果是差点不小心给失去平衡掉下马背。
其实中原现在不缺乏马匹,哪怕就是汉部这种不是放牧的大部族,前前后后席卷长广郡和东牟郡,凑出来的马匹都有三万余匹,其余如牛、羊数量更是众多。
马匹当然不可能就是战马,别说是战马需要经过专业的驯服,就是骑乘之马也都要经过必要的训练才能骑。
通常情况下,马要从一岁左右开始训练,训练二到三年时间才能成为一匹合格的战马,战马的标准是在吵杂环境不惊,箭矢横飞下不惊,夹腹要跑,拉缰绳要停,甚至是轻轻踢踏要懂得降速,等等很多个方面。那需要绝对合格的驯马人才,可不是谁都能搞清楚一套流程。
目前中原的马种挺复杂,其中当然是以北方的矮脚马(蒙古马)占了多数,可是来自西域的大宛马和乌孙马也并不算少,更有相对优秀的北方三河马,来自辽1东等地区的耐寒辽1东马。
因为胡人入主中原,真的就是成了一个中原到处在跑马的年代,要是刘彦愿意,大量收集大宛马或西极马(乌孙马)组建具装骑兵,只要是财帛和冶铁能跟得上,真的就是组建得起来。
后赵的羯族人就有一支绝对精锐的具装骑兵,那是名唤“龙腾卫士”的羯人精锐。龙腾卫士除了有五千左右的具装骑兵,更有八千的具装甲士,恰是因为这支部队的存在,羯人才是无人敢惹的中原霸主。后面羯人还会再组织一支精锐,是叫“高力士”的绝对精锐。(其实现在已经在组建)
浩浩荡荡的刘彦等人缓缓驰骋而过,原本行礼的乡野之人重新恢复干活,他们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折腾田地,再下雪就该猫上十天半个月。
“我们以后真的能和你们一样?”虽然是被冻得有些发抖,可阿石真的很想知道,忍着挨鞭子的风险,继续问:“是经过半年的……那个什么观察期,就能和你们一样?”
陈星这个看着老实巴交的农夫其实有不少心眼,应该说能被分配到监管奴隶的人,哪又可能存在什么老实人?他才不会告诉眼巴巴盯着自己的奴隶们,他们之前可不存在什么观察期,那是迁徙到辽1东半岛之后才出现的制度。
对的,任何势力在开创之初都会尽可能地更多吸收成员,但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该出现规章制度,那就会是早加入各种便利,晚加入就该苦苦熬资历。
嘴巴里碎碎念着一些有的没的,陈星的眼睛视线是一直跟在刘彦那支队伍的方向。
最近消息不少,比如征战朝1鲜半岛的那批人会轮流回来,回来之后就会被分配女人,有战功的人会军功授田,似乎还能得到官方分配的奴隶?
呃,分配女人那是误传,实际上是有限撮合有功将士与民间女性的结合。然后,战场上抓捕人口,按照三人留一的概念,要是超过三个女性,有权留下一人伺候自己。
汉部后面为什么会需要所谓的考察期,大抵上就是在官署奴隶的制度上,毕竟将士服役等于无法参与生产,那军功授田怎么种?奴隶的存在就有必要了啊!
除了官署奴隶,出征将士也能自己抓捕奴隶,那是汉部要执行秦二十等爵的先决条件,一些东西上会存在改变,可什么身份获得什么样的待遇基本与秦时没有变化。
“现在是吃喝不愁,就是缺个婆娘。我是不是该在下一次的时候报名参军?”陈星能够发现部族中的武人地位是越来越高了,下定决心:“出征的家伙优先拥有婆娘,单这一条就会令无数人羡慕,甭提还有诸多特权,一定要参军立功!”(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