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46章 :始料未及

随随便便一支使节团就上千人,要么就是在示威,表现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姿态,期望用这种方式让汉部知晓前燕的强盛;要么只能是说本身就带着恶意?
千人使节团,其中约有七百左右的骑兵,余下是乘车。 暂时还不知道使节是谁,但看招展的旗帜明显能看出不像一个低调的人。
不算系统士兵,“辽1东长城”的驻军从原先的一千人已经增加到三千,李坛前一脚刚到城墙中部驻军处,后一脚已经有一千七百名部族武装赶过来
七百系统士兵是,两百具装骑兵、五百剑士、五百弓箭手、五百长矛手,他们的到来让城墙这边顿时士气高涨。
说来也是,任谁看到绝对的精锐出现,不是心里的底气“噌噌噌”地往上涨?他们还知道一点,有部族武装在的地方发生战事,绝对是部族武装顶在战事最激烈的位置。
有部族武装出现,那是代表刘彦的态度,特别是两百具装骑兵出现,又有四百辅助骑手,等于是关隘这边有了快速机动的骑军,对城防的补充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加一那么简单。
被从朝1鲜半岛调来辽1东半岛的吕泰,此时此刻已经全副戎装站在前燕使节团最可能走的一处城关上。
从城关之上向东面瞭望,五里之内的树木基本被清除,但好像故意制造了不少的洼地?
刘彦已经下达命令,可以虚与委蛇,再将前燕的人放进来,身份高一些的没在交战中被杀就留下来砍头,剩下的仅是留下一人,其余全杀了。
那是等于全套将前燕在汉部使节团身上干的事情奉还,差别就是要让汉部得手,前燕的人死的是汉部损失的二十倍。
经过差不多是四个小时,汉部这边从发现前燕的使节团,到前燕有人出现在城关处。
过来城关的前燕人数不算多,仅仅是五十骑。他们看到了四丈高的石料城墙很明显就是懵逼的模样,一个个只会呆呆地盯着城墙出神。
话说,三个月之前这里可没有什么城墙,现在竟然一道长得有些过份的城墙耸立着,要不是一再询问向导,他们还以为自己是走错了,去了幽州那边的长城了呢!
讲真,辽1东半岛出现了一条长达十余里的城墙,可把前燕派来的使节团给吓坏了。原本想要一来就发飙的郑林一想不对,那个什么汉部竟然可以在半年之内筑成这么一道雄伟的城墙,肯定不能等闲视之,一套既定程序也就开始了。
对了,前燕没怎么关注辽1东狭隘半岛是半年前的事情,他们为了攻打高句丽在周边进行了扫荡,抓劳役将辽1东几乎是跑了个遍,因此比较肯定的是汉部在他们不关注的半年里突然出现在这个狭隘的半岛。
郑林本为晋臣,与许许多多被司马皇室抛弃的人一样,郑家就是被丢在辽1东的家族之一。他刚在高句丽一战立下功劳,被前燕国主慕容皝封为中尉,同时晋升军咨祭酒。
军咨祭酒是什么官职?其实就是军中类似于军司马之类的军职,包含了起草一些行政文书什么的,起源是在曹操于建安三年曾为首席幕僚辟军师祭酒,也就是说郑林还是慕容皝私人幕僚之类的人物。
胡人政权的官职什么的一般比较乱,概因胡人大多不识字。
同时,胡人之中的文官之位最下等,一般是给归附文人的位置。如果在胡人政权中只有文人官职,那等于是那个人根本就是和猪啊、狗啊一样的地位,有了武职则算是被重用,例如身为慕容皝头号狗腿子的封奕。
封奕是先当国相,后面被加为太尉,所以现在前燕的封家可谓是如日中天。
不过得说一句天大的实话,狗腿子就是狗腿子,哪怕是成了太尉,那还是一个狗腿子。这不,封奕前一脚答应西骞柏辽与李明之什么,下一刻之前的承诺全成了狗屁,甚至都不敢奉劝几句什么,刘彦派去的那些人连慕容家其中一个成员都没有见到,直接被下令砍了。
五十来个慕容鲜卑的骑兵只是在外围看了一小会,没有做出任何联系的行为调转马头离去。
差不多是到了下午,前燕的使节团再次出现了,他们是展昭旗帜出现在了城关之外的两里处。
“骑兵数量略多。”吕泰一脸的凝重:“哪怕是我们故作低姿态让进来,他们也不会一股脑地全部一次性进来。”
李坛死死盯着出现的前燕使节团,他觉得自己已经忍耐够久了,得到刘彦的许可正准备率军出去游荡,干一些能够发泄怒火的事情,前燕竟然派来使节团。他呢,瞬间就觉得那是老天眷顾,杀普通的辽1东“野人”,哪怕那些“野人”是鲜卑人,那又有直接弄死前燕的使节团要舒坦?
与之相对的,西骞建同虽然也是冷着脸,可是双眼里真没看见太过明显的怒火或是仇恨。
吕泰见前燕使节团已经有人驱马向前要搭话,长话短说,问道:“瓮城至多能容纳三百骑兵或六百步卒,你们谁负责出了瓮城的敌人?”
李坛依然死死盯着前燕的使节团,他握住刀柄的手冒出了青筋。
“校尉,职愿意。”西骞建同恭敬行礼,又说:“却是不知,主上的部族武装是否参战?”
吕泰加快了语速,简单地说了“自然!”两个字,让西骞建同下去准备。
西骞建同死了老爹当然会伤心,可他是匈奴人啊,观念与晋人并不一样。死老爹必然是伤心的一件事情,可要老爹死了让效忠对象升起了弥补的念头,并且还是将念头实施执行,那只能说西骞柏辽死得值了。
差不多是西骞建同下去的刹那,城关之下已经有人在喊话了,喊的是让城墙上的负责人出面应训。
啥叫“应训”?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对话,也就是说前燕的人觉得派人来说话,是给足了汉部面子。
吕泰自然没可能亲自出面,是伏伟与之对话。
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开始在城关上下回响,大意是汉部为什么没有经过前燕的许可跑来这里,实在是有够可恶和大胆什么玩意的,然后是伏伟一阵低姿态的回应之类。
“大使,汉部看似怕了,根本不敢多言。”
“嗯……”
郑林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城墙,他就是完全搞不懂一个问题,长达十余里的城墙怎么可能在半年之内实际是三个月建造完成,并且看城墙的规模和用料,明显就不是粗制滥造。
“让他们的负责人出城跪俯。”郑林视线转到了城楼处,因为离城墙够远的关系,可以看得比较全面,例如全副武装的吕泰也就被看在眼里:“不是刚才搭话的那个,是那个吕泰。”
跪俯是一个简约词,整句话该是跪下俯首称臣。
然而,郑林眉头却是皱着,他本来以为会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不过就是过来吓唬一通、训斥一通、抢劫一通,看到了雄伟的城墙之后,一切都变了。
前燕前脚杀汉部的使节队伍,后脚跑过来耀武扬威,话说是不怕汉部报复吗?
非常真实的讲,要是汉部看着是那种蛮荒不像有文明气息的野蛮部族,前燕绝对不会傻到派出使节团尝试压服,应该是直接发兵灭掉。
问题在于汉部看着有点文明气息,似乎还是一支晋人作为上层统治结构的部族?那么前燕就该换种方式,例如该敲诈就敲诈,觉得敲诈不够就该直接发兵。
好,事实上西骞柏辽和李明之死得有些莫名其妙,估计慕容皝连他俩的名字都不知道,只听说一个叫汉部的人要来结盟什么的,觉得受到了屈辱,想都没想直接下令砍了。
等待人被砍了,慕容皝才从封奕那里知道,那个叫汉部的是拓跋鲜卑的铁弗的势力。后面,他更是发现那个叫汉部的部族,原来不止是趁着慕容鲜卑攻打高句丽,跑去高句丽后方捡便宜,还特么不吭不响在前燕的国土上建立自己的领地了?
要说起来,慕容皝其实并不是那么在意汉部到辽1东那个狭隘的半岛落地生根什么的,他气愤的是汉部“先斩后奏”跑去高句丽后方抢食。这个也是胡人政权的共同点,他们对地盘什么的不是那么有概念,对于“抢食”却非常在意。
郑林这一次过来,一是训斥刘彦这个鲜卑铁弗对鲜卑最强王族的不尊重,另一层意思就是让汉部将从高句丽那里获得的好处交出来,最后才是关于不吭不响占据这个狭隘半岛的事情。
现在新的情况出现了,汉部不止不吭不响占领了狭隘半岛,还特么的玩筑造城墙,这是明明白白的要裂土了啊这是!
鲜卑等胡人或许不是那么在意自己的领土有人跑进来生活,他们甚至从某些方面还欢迎有人跑进来,多一个可以征集青壮的地方,增加一个可以收税的部族,但筑城是几个意思?!
现在郑林脑子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事情大了”,本来还有得商量的事情,变成了一件必须用铁与血来解决的战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