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47章:强袭燕使团

真话不带假,胡人对领土的观念比较淡薄,那与他们长期处于逐草而居有关,并没有太明确的疆土观念。因此胡人真的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领地有什么部族迁徙进来,但前提是不能抢了丰美的草场。要是有部族进入某个大部落联盟的领土,事实上等于是这个部落联盟的酋长多了一个征兵和收税的对象,某些时候欢迎还来不得己呢。
前燕虽然是建国了,但观念还是游牧时期的思想。最为明显的就是,慕容鲜卑觉得南方的花花江山比较不错,已经心生放弃苦寒的辽1东南下的念头。
这一次慕容鲜卑对辽1东周边势力的征讨,可以视作将要南下前的一次梳理,是获得财富和人口的征服之战,不是进行什么灭国灭族之战。
要说起来封奕、朱彤、阳裕、刘翔、鞠运、李洪、郑林等等作为汉奸先驱的前燕晋人臣子们,他们游牧民族的观念还不是那么适应,对于慕容鲜卑要放弃辽1东这片苦寒之地南下中原自然无比赞成,可是放弃国土……真的就是接受不能。
是的,作为汉奸的先驱者,那批投靠并效力于胡人的晋人们,哪怕是慕容鲜卑不肯南下,他们也会不断教唆慕容鲜卑南下。
为什么?他们都已经背叛自己的祖宗,甘愿当胡人的狗腿子,要是慕容鲜卑成了中原的统治者,那占据中原等于是成了新一代的“正朔”,不是证明自己有眼光吗?自然是拼了老命都想要帮助慕容鲜卑成为中原之主,那样一来他们就是中国的主宰者,成了眼光正确了。
想要南下,不想放弃国土,前燕的胡人与晋人产生了分歧,不过作为狗腿子,小胳膊怎么搬得动大粗腿,只能折中了来,例如奉劝本来就有意削弱辽1东诸势力的慕容鲜卑,更加狠地攻打辽1东各个势力,期望还能够保证“金瓯”不失。
郑林就是在这个前提下作为使节来到被汉部占据的狭隘半岛处,见到城墙怎么不可能觉得事情大条。
现在,汉部表现出来一定的恭顺和谦卑,可是不断找借口拒绝郑林要求刘彦过来请罪。
“让我们进去?”郑林狐疑了:“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不是郑林心眼小,他是自信于汉部不敢拿他怎么样,可前燕刚刚弄死汉部几十号人,哪怕是汉部有一丝的可能性会报复,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冒险。要知道背叛小人最是惜命看了,要是背叛之后没有享受过就“蠢死了”,要被笑话多少年啊?
城关之上看着没有多少守军,大开的城门看着挺森幽,郑林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过他不能表现出被吓住的模样,派了近百人进城试探。
汉部这边,吕泰已经紧张得额头布满了汗水,压低声音问:“出城迂回的部队情况怎么样了?”
“禀校尉,已经出城约两刻钟。”西骞建同亦是有些紧张,不是对即将爆发的战事,是忧虑怒火攻心的李坛能不能将事情办好:“再有半刻钟,该是能迂回到位。”
城墙长度十余里,不止这边一处有进出的城门,李坛和伏伟已经分别带着部队从左右两侧迂回,协助两人的分别是李洪和魏骏驰。
对了,冉闵这边的李洪与前燕的那个李洪是重名,叫一样的名字,一人是追谁冉闵想要保证晋人利益,另一个则是换着花样苛待晋人,不得不说是一件极大的讽刺。
吕泰没有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前燕使节团是蠢货上面,肯定是要派出部队到城墙之外,不管是截留可能出现的未尽入瓮者,还是必要的发动强攻。
扯皮,不断的扯皮,一方恭顺又谦卑地邀请进城,另一方态度强硬并且嚣张地让汉部族长赶紧出现谢罪。
汉部这边在城关附近可是安排了不少部队,城墙之上更是埋伏了众多的弓箭手,随时可都是有爆发火拼的机率。
事情是在入城的那些鲜卑人要上城墙出现了变化,汉部在上面可是密布弓箭手,甚至滚石擂木也是堆了一大片,怎么可能让鲜卑人上城墙?
额头满是汗水的吕泰得知已经产生冲突,估摸着两支出城的部队也该进入位置,用眼神示意西骞建同,两人就带着部下闷不吭声地转身快步走向城门。
郑林能在前燕成为混得风生水起的其中一人,有可能是蠢货吗?要真的是蠢货,估计骨头早就能够敲鼓了。他看到汉部出了城关的人默不作声扭身就往回走,下意识大喊:“拦住他们!”
那么一喊,直接是让吕泰、西骞建同撇开脚丫子狂奔。
“大胆!”郑林瞬间瞪大了眼睛:“放箭!放箭!射死他们!”
立刻就有鲜卑骑兵策马上去,为数还不算少,他们进入射程之后立刻展现骑射技巧,可他们进入了射程,也是等于进入城墙上弓箭手的可射击距离。
一阵“咚咚咚……”的号鼓声突兀响起,翁城那边的城墙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他们现身的刹那,一个个反射阳光的箭镞也对准了那些原本无比嚣张的鲜卑人。
“放箭!”
弓弦的嘣动声响起,数之不清的箭矢离弦而出,它们飞射出去带起了一片惨叫和闷哼,为雪白的大地增添了红色。
翁城的布局本来就是为了杀人,待在里面的鲜卑人根本就没有可以躲箭的死角,成片地倒在城墙之上射来的箭矢之下。
城关处,吕泰和西骞建同成功地跑进了城内,不过却也有一些随同出城的士卒倒在了慕容鲜卑骑兵的骑射之下。他们入了城门是直接跑进了城门洞的藏兵坑洞,会有暗道可以使人上了城墙。
郑林却是在狐疑不定,他真的不敢相信汉部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前燕可以杀汉部使节团,那是因为慕容鲜卑的强大,强大的一方杀弱小者是天经地义的真理。
现在在发生什么事?作为弱小一方的汉部,竟然敢对强大的慕容鲜卑发动无耻的偷袭和伏杀!?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错乱了???
对,一定是有什么地方错乱了,比如郑林极度怀疑汉部不知道慕容鲜卑的强大,他越想越觉得正确,不然汉部怎么可能会有天大的胆子敢袭击他们,肯定是不清楚慕容鲜卑的怒火是多么的恐怖。
看着洞开没有关上的城门,再看城墙之上稀稀落落的汉部弓箭手,郑林深呼吸一口气,喊:“回去,回去!”,他发誓,一定要让脑子坏掉的汉部付出惨重代价。
到底是不蠢,只有千人,郑林怎么可能下令进攻呢?他抱着深刻的复仇心理,不断叫嚣下次来的就不会是一千人,是数万大军。
重新上了城墙的吕泰正在不断发布命令,伏杀失败只能是强攻,那就需要部队出城。他还不断看向城外,心想:“两支部队怎么还不出现,是不是掉链子了?”
真实的情况是,两支出城的部队原本是按照命令在向既定地点赶路,结果派出去的斥候回报发现有前燕部队隐藏起来。
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汉部是十分重视周边的侦查,可近一段时间精力和注意力都是被摆在明处的郑林等使节团队牵扯,忽视掉有另外的前燕部队是失职没错,但总算还是在紧要关头发现了。
此时此刻,李坛这支部队正在与大约三千左右的慕容鲜卑拼杀,是汉部的部队及时占据住了要道的有利地形,堵住了发现情况不对要过去接应郑林等人的慕容鲜卑部队。
双方在拼杀从接触的那一刻起就显得比较激烈,毕竟都是仓促想要抢占要道,阵型什么的一开始绝对没有时间摆,只能是靠士兵往上涌。
李坛接敌交战,总算是没有忘记派人告知后方,就是依靠人传递信息的时代,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将消息传回去。
另一支由伏伟作为主将的部队,他们是按照计划在赶路,但斥候很快发现友军与不明的敌军交战,作为辅助的魏骏驰建议派人回去禀告吕泰,他们这支部队应该做的是去支援李坛那支部队。
伏伟却不敢那么做,他接到的军令是迂回从后方杀向前燕使节团,军令就是军令,要是能够随意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那发布军令还有什么屁用?
魏骏驰觉得伏伟迂腐,不是大将之才,生气归生气却不能改变什么。
吕泰是等来了伏伟的这支部队,在那之前城关内已经涌出部队杀向了扭身就撤的前燕使节团,截下了部分断后的敌军,但郑林等一批人已经与出城的汉部拉开了距离,还是伏伟这支部队出现才重新纠缠上郑林等跑得快的。
两个战场,靠近城墙处的这边自然是汉部占据人数优势,但郑林抛弃了车驾依靠战马的强劲机动力,一时半会很难分出胜负,另一边的李坛却是陷入了苦战。
“什么!?”吕泰有些吃惊:“还有另外的燕军?”
紧赶慢赶的传令兵可算是见到了吕泰,将事态一讲,下一句就是请求城关这边赶紧派兵支援正在苦战的袍泽。(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