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49章:有仇必报

那些话也就是慕容厉随便说说,要说汉部能击败那一千人是有可能,可要说全部弄死就属于开玩笑。
说些实在话,慕容厉不是那么在意使节团那些人的死活,那边只有少数是真正的慕容鲜卑人,既是所谓的“老族”,九成以上却是可以牺牲掉的奴才,像是郑林虽说是什么中尉和军咨祭酒,但也就是高级别一些的奴才。剩下的那些,别看装扮与慕容鲜卑差不多,可就是一些段氏鲜卑啦、扶余人啦、晋人啦。
当然了,汉部敢攻击前燕派去的使节团,哪怕杀的大部分是奴才,那也是不被允许的事情,要不慕容厉那么恼火做什么?
三千燕军,里面能够一百左右的慕容鲜卑“老族”算是多了。现在他们正舍生忘死地想要突破那支汉部用人堆起来的防线,看看前面在进攻,结果后方依然可劲地在射箭,目的主要还是杀死汉部的士兵,要是发生误杀什么的,那也是极为正常的嘛,只当是那些“自己人”运气不好了。
整齐到犹如大地在敲响战鼓的脚步声从远而近,慕容厉那时候是听得入神,等待看到成排的士兵出现,远远看去似乎还一个个高大且武备精良,他竟是嘴角勾了起来。
“有点意思啊?”慕容厉有笑的理由,来之前已经搞明白了,汉部是拓跋鲜卑的铁弗,似乎还一直在支援代国与匈奴铁弗部作战?他呢喃着:“封奕那个老家伙说什么来着?要买卖往来?”
对了,慕容厉到现在都不知道汉部在辽1东那个狭隘的半岛筑了城墙,要是知道估计不会是现在这幅嘴脸。
相对起慕容厉还能一副风轻云淡地瞎胡想,作为防御一方的李坛就是度日如年。
李坛是带着一千两百人出城,因为急行军的状态,掉队了大概百来人,他们与突然出现的燕军在这个狭隘的地区已经拼杀了大概两刻钟?原本一千一百来人,短短时间里还能动弹的估计只剩下不足八百?
“不当人子!”李坛浑身都在哆嗦,不是怕,纯粹是给气的:“胡虏就是胡虏,竟然不顾误伤乱射!”
胡人那么干纯属正常,李坛却是不能那么干,那就是文化与思想不同带来的两个结果。
整齐的脚步声是传来了,可是要抵达战场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是应该从什么地方切入战场也值得讲究。
就在李坛心中盘算援军什么时候可以加入参战时,前燕的进攻部队竟是在一声号角后撤退。
两刻钟就是半个小时,整整半个多小时一直是处在精神高度紧绷,身体机能也是不断消耗的汉部士卒,他们大概是第一时间认为己方援军到了,前燕的部队要撤退,结果这样的思想导致了放松。而在战场上松懈下来可是一件极为要命的事情!
慕容厉是让进攻部队撤下,看不代表是要率军撤退呀?
双方拉开一些距离,汉部这边大多是在喘息和寻找己方伤员,前燕那边汇集了一下又非常突然地裂开一个空隙,约有三百来骑兵是踏动着马蹄奔腾而上。
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慕容厉就试过用骑兵尝试突破,可几次都是被汉部的长矛兵配合弓箭手成功挡住了。
李坛听到马蹄声就知道不好,大喊:“列阵!列阵!”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种套路不一定是要在开战之前就先创造机会,开战后使用一些小策略使人放松,再突然抽冷来这么一下子也是管用。
那一刻,汉部的士卒无一不是脸色大变,他们慌忙着要列阵,结果是越想要快速组成队形,情况越是混乱,再则是长时间的体力消耗使得动作有些缓慢。
李坛一看是彻底坏了,咬牙下令由两个队顶住,其余部队稍微向后撤一段距离组织阵线。
要是指挥官的任何指令在任何时候都会被执行,那就不需要军法什么玩意的,李坛是下达了命令,也有人真的在执行,但战场上首次出现了溃逃者,那就是原本应该顶住却往后跑的士兵。
说那么说,其实也就是发生在极短时间内的事情,约三百燕军骑兵不到三十个呼吸就冲到了隘口,第一时间针对那些慌忙想要组织阵型的汉部士卒展开杀戮,交错而过之后又是撞上了仓促组织起来的汉部第二条阵线。
慕容厉是保持冷笑看着骑兵连续突破三条阵线才算被挡下,内心里少不得诧异拓跋铁佛部族士兵的意志,要知道号称半岛第一强国的高句丽面对这种骑兵冲阵可无法组织起三次阵线阻挡,该是全线的士兵直接撇开脚丫子跑。
“军主,敌军在从两翼绕路。”
“知道了!”
要说起来,慕容厉的性格可暴躁得很,要不也不是在要撤退之前搞这么一出。
必须明白一点,汉部的援军到了,不止是步军,燕军这边早先就有侦骑汇报一支约千人(实际不足八百)的汉部骑兵从一侧绕路,慕容厉只要不傻,发觉汉部来了两三千精锐,怎么也该撤了,至于派去的使节团究竟怎么样,那是后续需要搞明白的事情了。
要撤退之前丢出三百骑兵,可以视作是必要的断后措施,但慕容厉这边不缺战马啊?李坛那些人全是步卒,慕容厉想要撤退根本不怕被追上,只能说是慕容厉想要让李坛知晓自己的厉害。
李坛当然是知道厉害了,可他压根不知道指挥燕军与自己交战的主将是谁。他见燕军是真的要撤了,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不断咆哮:“困死,全数诛杀!”
得益于主将没有胆怯,也是刘彦公布的抚恤制度优厚,再来就是功劳最大莫如军功,虽说是损失惨重,那一些从各家族整编而来的士卒,大声回应着李坛的咆哮,喊杀声从交战到收尾不曾断绝。
后面增援过来的步军……也就是那些部族武装是两条腿,他们别想追上已经卖命驱马狂奔的慕容厉等人,只能在刘彦的指令下占据有利地形,默不吭声地职守在原地。
李坛亲手砍翻了战场最后一名能动的敌军,他是无视了那个敌军用着北方腔调的汉话,狰狞着脸,从刀尖到刀身,缓缓地将敌人刺穿。
司马皇室仓皇南逃,丢下的太多太多了,中原那么多晋人被丢弃,辽1东自然也有晋人被丢下,甚至可以说辽1东的晋人该是最早被放弃的那一批人。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事,随着具装骑兵带着辅助骑手的返回,正面大规模交战是结束了,但针对那支前燕使节团的溃兵却需要进行长久的抓捕。
随着大规模交战的结束,吕泰着手进行精确的敌我伤亡统计。
此战,汉部非系统士兵战死五百二十七人、重伤八十九人、轻伤不计,对前燕是斩首七百四十二、俘虏四百二十人。
要是光看非系统士兵的数据,似乎是汉部这边占了优势?然后却不知道刘彦是多么心疼损失无法补充的二十三个具装骑兵。
“效仿前燕,官员割喉斩首,士兵挑断手筋脚筋吊到树上。”刘彦的语气无比冰冷:“那些已经死了的,脑袋割下……哦,已经全部割下?计算军功,在主线要道旁堆砌京观。”
这一次刘彦可真的是说到做到了,并且是超额做到,慕容鲜卑杀汉部四十九人,汉部却干掉一千一百六十二人。比较可惜的是,那个叫郑林的使节竟是找不到尸体,也不知道是被逃窜了,还是尸体被踩成了肉泥。
李坛一直是一脸惶恐地站在一侧,好像是恨不得没人注意到自己。他这一次可算是出了气,但整场战事中也是损失最大,好好的一个曲分摊了此战七成的伤亡,要不是当时后面有援军的到来才使得苦战的士卒心里有盼头没溃散,还不知道是不是该全军覆没,毕竟他们的对手可是有大量骑兵,全数也都能骑马成为马队。
“李坛。”刘彦的语气听不出喜怒,脸上也是没有什么表情:“你带人做那些事情。”
什么事?就是堆砌京观,将战俘挑断手筋脚筋挂树上风干。
李坛是战战兢兢地出列,小心翼翼地行礼应:“诺!”
本来应该牢牢闭紧嘴巴的蔡优,迟疑了很久还是说:“君上,抓捕的战俘中……不少晋人,不如……将他们划入矿队,让他们……”
“不缺那点劳力。”刘彦蛮横地截断,又说:“前燕杀我汉部使节,为亡者家属,为治下民众,我必须表现出报复的态度!”
其实呢,刘彦内心是暗自撇嘴,后赵境内的晋人属于还能拯救一下的级别,前燕境内的晋人却是已经被鲜卑同化,知晓历史的人无不清楚就是那帮所谓的晋人杀起同族最狠。
不过,有些话算是说对了,刘彦不能像前几次遭遇难题那样留出转圜的余地,辽1东这片领地对汉部真的太重要了,不止是现在可以种种田,累积实力啥的,对于以后来讲也是不容有失。
刘彦心想:“这里可是日后捅前燕菊花的桥头堡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