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52章 :唯所虑者

    上位之人主掌在奖在罚,赏罚有度才能使治下井然有序。

    刘彦创建汉部以来,讲的就是纪律和次序,对新加入的人编号排序就是其手段之一。他受于人才限制,初期难以将军队的建制完善,有一段时期甚至都没有基础军官,还是建军一年之后才真正的完善起来。

    汉部现在已经是一个自由民连带人口将近二十万的大部族了,说是部族不如说是一个国家。虽说汉部从规模看上比较可是律法包括行政体系,真的是比一些胡人建立的国家更像是一个国家。

    国家是什么?除了一个又一个的家庭之外,不就是讲究法律来维护次序吗?再有一套严明的赏罚制度,那国家基本就是成型了。

    一开始饮宴的气氛并不是多么热烈,大抵是刘彦的演讲堂,向高层人物灌输理念,向普通士卒不断鼓励,因为只有刘彦一人在说话。从某些方面来讲饮宴的气氛可以说比较单调,可参与者依然满心的激荡,高层可以更加清楚刘彦想要的是什么,普通士卒听不懂到底在说什么可就是激动。

    饮宴开始变得热烈是从刘彦不断劝酒开始。

    有蒸馏技术了,可不代表就需要上高度的白酒。除了高度米酒之外,还准备了最为普遍的醪糟,还有一种黄米酒,剩下的就是各类果子酒。

    是的,果子酒,并且种类不算少,还不是刘彦搞出来的,它们本来就真实存在,并且受到广泛的欢迎。

    实际上华夏的酒类一直就挺多,几乎是每一地就会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像是赵地的酒大多是浊酒类,算是所有酒类中相对度数高一些的酒,可还是属于甜酒的一种。

    几盅黄汤灌下,再有刘彦的刻意放纵,与宴的人开始有些放开了,高声地交谈,甚至还能请示之后从座位走出来演一段剑舞。

    现在的剑舞大抵还是保留了两汉的遗风,可不是说单单拿着一支剑表演“舞术”,想要玩耍剑舞需要搭配盾牌,做的是一个杀敌防御的动作,每一个动作都比较有力且缓慢,像是真正在阵上杀敌那般。

    说是两汉遗风,不如说是上古先秦时代的遗留,那个时候的酒宴来上一段剑舞是很时髦的事情,不少武士就靠着这个能够获得贵人的赏识。

    率先表演剑舞的是那个平时看去嘻嘻哈哈的蔡优,别看他总是挂着一张笑脸,进行剑舞的时候十分的“正规”,似乎是每一个动作就经过千锤百炼。

    也对,但凡是有经过相对正统教育的晋人,谁都要学习一下战阵技巧,哪怕是学不到兵书,可基本的杀敌技巧肯定是要学。怎么学?学什么?刻苦勤练,学杀人呗!可以有手无几斤力,但绝对不能不会杀人,那就是剑舞之技在上层社会广泛流行的原因。

    刘彦倒是知道一件事情,哪怕是在靡靡之风异常严重的东晋,高层的士族都是腰间悬着一柄剑,几乎每个人都还能来一段剑舞。

    剑舞从杀人技巧的演示转化为真正的舞蹈,就是从两晋得到演化,最后还真的成了一种“舞术”,只是纯粹的好看,不再成为一种杀人技巧的演示。

    中国之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其实也是从两晋时期盛行,要深切的知道一点,论“嘴炮”能力哪家强,此时绝不是在蓝翔,是在一帮认为自己有通天之能却无处施展的晋国公子哥身上。他们享受着锦衣玉食,却难以有真正施展才能的场所,那只能是呼唤狐朋狗友饮酒作乐,喝上几碗荒唐各种“嘴炮”论“英雄”,一言不合也不是开干,是开始攀比自己的祖宗比较显赫。

    没有错,晋国的攀比就是比自己的祖宗,谁的祖宗做过一些什么,曾经是什么官职,不是讲自己做过什么有什么功绩。

    “所以那些废物才会使得中原板荡,才会沦落到干出衣冠南渡的事情。”刘彦已经下令还上度数高的白酒:“哪像我们,在艰难时刻还不忘开疆扩土,远渡汪洋杀上了四夷之地朝1鲜半岛,杀得那些棒子的祖先鬼哭狼嚎!”

    刘彦说错了,不管是高句丽还是百济都不是棒子祖先的政权,棒子现在超过九成九都只能是奴隶或仆从,处于社会最底层。

    汉部远征朝1鲜半岛,一系列的事情还在发酵,比较普遍的现象是随着各种中原的商品流向朝1鲜半岛,与汉部接触的半岛土著开始增多,尤其是百济这种部落联盟的势力,酋长根本无法完全约束下层部落贵族,倒是高句丽那边压制百济后开始对汉部警惕起来。

    刘彦给纪昌的既定策略比较简单,百济这种部落联盟就像是一个筛子似得,本来就没有完整且严密的社会体系,威逼利诱啥的搞一批部落贵族与汉部交好,再贿赂一下百济酋长,让百济对汉部失去警惕,仁川那边的地皮就算是稳了下来。

    纪昌干那些事情可谓是得心应手,大量的商品和贿赂开道,再有公孙豹那个家族做百济的反骨仔,既然两“道”的实际拥有者公孙家族都不在乎地皮被占,百济的其余诸加巴不得公孙家实力受损,朝1鲜半岛至少是汉部在百济那边的占领区就不会有什么事。

    现如今,刘彦才刚回到辽1东半岛这边不足一个月,汉部与百济的奴隶贸易已经在进行了。百济贵族是拿手头的奴隶与汉部交换商品,那些奴隶就是刘彦嘴中所说货真价实的棒子,几乎每天都有往来的船只在送去商品运回人口。

    “君上。”吕泰喝得似乎是有些多了,红扑扑着脸庞过来,对着刘彦行了一礼:“末将认为应当及时挖护城河,以备慕容鲜卑来攻防止地道攻势。”

    说起来,汉部在后赵境内攻打那些城寨或坞堡,十个之中至少有六个是依靠地道将对方的防御工事挖塌见楼家番外篇,吕泰认为自己能那么干,没道理开始在崛起的前燕不懂那么干。

    认真而言,汉部四年之中差不多每年都有大战,可谓是真正从战火中走出来的势力,大型战事的经验或许还没有,可是中等程度的战事经验还算充足,尤其是在攻防战上累积了足够的经验。

    汉部已经真真实实地与前燕对上了,特别是以弱小报复强大,要说前燕会就那么算了绝对不可能!

    “燕军四万破高句丽十数万,一战而胜,君上不可小觑,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吕泰保持行礼的姿势:“调来民伕,军队亦是出动,再硬的土地也耐不住众志成城的挖掘!”

    刘彦看出来了,吕泰是心里没底。

    也对,前燕表现出来的实力有些恐怖,四万大军轻易战胜了多过自己三倍的高句丽十数万大军,一战还攻破了高句丽的都城丸都,确实是会令人产生恐惧和忌惮心理,吕泰要是没有心理压力才不正常。

    冻土的挖掘难度不一般,刘彦是有考虑在冬季挖掘,可是很明显那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他只能是安慰吕泰,又讲一些实际的,例如前燕能够在冬季进攻高句丽,那在冬季进攻汉部也不会存在迟疑。

    “挖掘护城河还需得引来活水,工程量太大了。”蔡优是文职行政,自然是往行政上的看点出发:“全部的工程浩大,非一两月可以完成。”

    吕泰本想是想说让刘彦再次派来那些高效的部族农民,可是话没说出去。

    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建设起了十余里的城墙段,这等效率着实是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但刘彦的系统农民可不会挖护城河,要是能挖刘彦怎么会将事情做一半?

    “如此,只有从其它城防设施入手了。”吕泰脸色有些黯然:“还请君上同意调来足够的床弩。”

    攻城器械的抛石车、床弩等等,汉部用了两年多的时间造了不少,虽是有在屡次作战中损耗一些,可大部分还是保存了下来。

    “可。”刘彦说道:“那边让从长广郡和东牟郡调来吧。”

    蔡优有不少话还没说,愣愣地看着事情越过“讲道理”的阶段直接有结果,晃了晃脑袋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享受。

    饮宴到了最后的阶段就是放荡了,不止是刘彦喝高了,估计只有还有任务的李坛控制了一下,要不谁都是猛灌。

    “不管是后赵还是前燕,都是我们前进路上的绊脚石,迟早是要踢开!”刘彦真的是喝得有些多了:“老子现在最担心的是怎么把晋人变成汉人,晋人真的是太软蛋了!”

    一帮喝得七晕八素的人,他们尽管奇怪为什么是称呼“后赵”和“前燕”,但还是高声为刘彦叫好。

    李坛却是听详细了,话说酒后吐真言,那么刘彦真的是对即将爆发的战事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怎么让治下有骨气,而那的确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事实上现在已经还算好了,不像是一开始全部皆软蛋,刘彦只能依靠系统士兵,现在他至少已经有近万敢战的非系统士兵,不是吗?

    “我们的征途不会止于神州大地,我们的征途是世界岛!”刘彦说完这句,看一眼几乎全栽在案几上大呼噜的部下,身躯晃了晃,也是载倒下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