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53章 :这是一个荒唐的年代

    在现有的所有国家和势力中,汉部该是一个最为特殊的存在,不是单指民族混杂程度,还有最高领导人的称呼上面

    “君上”这个称呼到春秋战国几乎是没有人在用了,当时“君上”所指的是封君,“君”是周王室分封下的一个职位,比之正常的爵位低,但政治意义非常大。例如对秦国有重要贡献的卫鞅就被封君,此后就成了商君。

    刘彦的这个“君”是自封的,不存在什么特殊意义,他自己大概也没有多想。

    在这个年代里,不止是中原、北地、辽东、西北等等地区的晋人正在遭遇不幸,华夏文化被摧残的程度亦是比想象中严重。比较幸运的是华夏出现过一个朝代,那即是“汉”,让没有文化的胡人下意识认为“汉”的文化就是高端,“汉”的礼节包括礼仪就是高级。

    酬谢的饮宴其实也是一种汉家的礼节,始自商周,到了西汉孝文皇帝和孝景皇帝时期一再被发扬光大,但是最为奢靡的却是孝武皇帝。

    酬谢饮宴的刘彦从来不会去讲什么威严,他最喜欢直接与参加的士卒交流。

    “所以还是很好的嘛!”刘彦看上去颇为放荡,一手拧着酒壶,另一手是酒盏,酒盏没了就添上,偶尔还会为同样酒盏空了的士卒添酒:“训练量大,每天都有荤腥?”

    被添酒的士卒看着也就是二十来岁,左边脸颊上有一道比较明显的疤,可能是喝酒也可能是激动,那条疤现在看去就更加显得狰狞。

    刘彦在搞恢复耕战体系,可能是学了个形,但关于什么样的级别有什么待遇是抓死了的。

    军中每一阶级的将士,他们的待遇全然不同,例如民伕是半个月能有一次荤腥,辅兵是七天一次荤腥,战兵是三天一次荤腥。可战兵在训练大的时候会有特例,例如每餐加一条咸鱼什么的。战兵还是有爵位秦二十等爵,爵位的不同在待遇上又有不同,比如有了爵位,每餐是固定会获得多少荤腥,就是在汤水上的碎肉、油花什么的也肯定更多。

    汉部的士卒为什么喜欢上阵砍脑袋?那是因为斩敌首级是最直接的记功方式,要是肉搏兵没有首级而有人证明确实杀敌了,功劳也只能是折半。弓箭手这种不可能亲自斩敌首级的士卒只能更加折算。

    另外,汉部与之秦军有区别的是有“集体功”,比如那支部队获得命令出战,不管有没有杀敌,只要是获胜了就算是一次军功累积,多少次的“集体功”之后升一级的爵位。

    从普通人升到“公士”,秦二十等爵是需要杀敌军甲士军官并获取首级,但是到了“公士”之后想要再升可就复杂许多,例如一些爵位的升级上需要考校秦律。所以吧,在秦帝国想要当官,不管是什么官都至少需要懂得任职范围内需要懂的秦律。

    刘彦的汉部之所以是借鉴秦二十等爵,不是说完全参照,那是一件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因素制约,也就是他根本无法搞到“原版”的秦二十等爵记录。

    两汉的军功爵位倒是能搞到一些残篇,整理一下估计可以还原,问题是与秦帝国的二十等爵相比,两汉的军功爵位就是一堆被玩坏了的狗屎。

    西汉“以金粟代功获爵”搞了不止一次,那么需要上战场拼命才能获得的爵位,竟是可以用财帛粮秣换到,那肯定就会发生一件事情,无数家庭富裕的人拿出钱财或粮食找朝廷换。

    一些拼死拼活都不一定能够拼杀来的爵位,竟然是能让一些肥头大耳的阶级拿物资换?谁特么还上战场去拼命!

    再有,一旦爵位易得,谁还会有什么尊重,毫无意外的就是汉的二十等爵崩溃了。

    刘彦却也是明白一点,军功爵位被搞崩溃恰恰就是老刘家愿意看到且亲自操刀干的,毕竟老刘家需要休养生息,那军功获爵不被淡化,一帮武人没完没了地喊打喊杀,搞个屁的休养生息?

    老刘家能将军功获爵的神圣性玩死,其中黄老学派却是出了大力气,反而是当时人人喊打的儒家是作为反对派,结果是等待小猪皇帝要北击匈奴,眼见军功获爵无法激起人们的好战,只能是扶持一直在喊打喊杀的“公羊派”儒家与兵家。

    现在刘彦需要刺激治下的好战,咋办?只能是捡起了秦军玩过的,再好好地来玩一遍。

    饮宴还算尽兴,主要是刘彦搞了蒸馏,已经有高度的白酒,一帮人除了明天需要率军出去扫荡的李坛,包括刘彦在内都是喝得昏天暗地。

    隔天是隔天?刘彦醒来的时候天竟然还是漆黑一片,他睁开经验看到的是拓跋秀在亲自照料,而以前可都是侍女向依寸步不离。

    喝白酒,特别是以不成熟技术搞的白酒,喝多了醒来绝对是头疼欲裂的痛苦感,刘彦的感觉是之前有人用棒槌狠狠地给脑袋来了一下。

    “夫君醒了?”拓跋秀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看着有些发亮:“天未亮,再歇息吧?”

    刘彦张嘴说话,听取却是干涩极了,指了指床边的水壶。

    拓跋秀轻声在哼着什么,看上去心情极度愉快,将水壶整个拿过来,要是向依肯定会记得拿杯子,然而她根本就没有那个意识。

    “我这是睡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刘彦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那太阳穴能感觉就是脉搏在不断一跳一跳,耳朵也是耳鸣得有些厉害。他左右看了看,身上倒是换了衣裳,就是原先那身被随意地披在室内的桌子上:“向依呢?”

    “谈她做什么?”拓跋秀一屁股坐到床上,有些腻地抱着刘彦的手臂:“不休息,不如来一发?”

    呃,来一发还是刘彦高兴的时候说的。

    那就来一发嘛,就是脑子不太清醒的时候搞,什么乐趣基本没有,纯粹就是活塞运动了。

    省略几千字

    喘着粗气,刘彦又开始在揉太阳穴,他现在其实比较想念香烟,不过烟草是在美洲,哪怕是真的要搞还不知道是几年后,还不如阿三哥那边的罂粟好搞呢。

    “夫人今晚怎么这么高兴?”刘彦至今还有些懵。

    拓跋秀是落落大方地直立着上身在扎头发,那饱满的不能描述在油灯的照耀下显得挺拔,媚媚地看着刘彦,说道:“夫君说醉话,奴奴知道不能当真,可是高兴。”

    刘彦一听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有醉了放嘴炮的缺点,从少年时代喝大了就是这样,赶紧问:“我没有胡乱答应部下什么吧?”

    “夫君没答应部下什么。”拓跋秀没说全,当时刘彦可是舞着剑乱挥,说是要尽复强汉荣光啥的,还要统一什么世界岛,让什么洋鬼子跪下唱什么政府,但真的就是没有给部下许下什么承诺。她扎好了头发,一身油腻腻地贴着刘彦:“只是答应奴奴,说愿意提供海产,还愿意向代国大量出售酒。”

    “”刘彦比较明显地悟了一下额头,想了想直白地说:“且不论是不是醉酒,君子一言,说了肯定就会办到。可是嘛先让你兄长将那些赊欠的账目理一理给还了。”

    拓跋秀当即就笑着说:“自然的事情。奴奴是高兴,不管是海产还是酒,我们会从代国获得更多的人口和战马,两方都有益处。”

    那还亏得是汉部有足够的盐巴,让内陆的谁去试试一个月腌制小十万斤的咸鱼看看?现在相当多的势力向汉部买腌制的咸鱼,大多数就是为了既能够吃上荤腥还有足够的盐分。

    “唔唔唔!”刘彦内心里其实是大大松了口气,目前铁弗这个身份正是到了大用途的时候,可不敢随意舍弃了。他笑着说:“代国战局整体有利,很快就会解决掉匈奴铁弗部的威胁。”,想了想又说:“倒是石斌那边今年秋季就会北上,你家兄长?”

    “不会有事的。”拓跋秀像是在安慰自己,又说:“夫君的细作不是从襄国传来信息,石虎要广纳美姬、大建宫阙?这样一来,想必石斌是拿小部落开刀,不会是与代国大战。”

    刘彦不得不高看一眼拓跋秀,这女人竟然能够从一些细微的事情就得出与大局有关的判断,着实是不容易。

    那一刻,刘彦心想:“也许纪昌他们说得对,是该再娶一个晋人女子了”

    是的,石虎是在狂征暴敛,不过那也是襄国那边刚确定没有多久的事情,冉闵就是因为石虎要狂征暴敛陷入巨大的麻烦之中。

    历史有记载,因为这一次石虎的狂征暴敛,全国陷入了大动荡之中,征集民伕骸骨遍野,广纳美姬弄得处处妻离子散。不止是这样,今年公元342年也是石虎大肆尊佛的开始,为了尊佛可干出了相当多不忍言之事。

    当然了,对这一段历史不熟悉的刘彦,他压根不清楚这一年会是怎么样,只是依靠广派的细作察觉到明显的不对劲。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