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60章:废物!一帮废物!

古有勾践为夫差尝屎方有三千越甲可吞吴,刘彦现在就想要辽1东刺史的印绶,为慕容皝尝屎当然是不可能的,可要是派出军队参与前燕对辽1东周边国家和势力的战争,再奉上一些兵器、辎重什么的,并不是不能接受。
“君上,前燕的要求并不算苛刻。”
“唔……”
“君上,我们来到辽1东狭隘半岛,安置了十来万部众,已经开垦土地,建设村庄。能不能开战……还是暂时忍耐。”
“嗯……”
刘彦的内心已经被辽1东刺史印绶完全占据了,可是他不能那么直接了当地对前燕认怂,需要进行公论,找个台阶什么的,又不能过于破坏部族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
见小利而亡义啥的是身为君主的大忌,刘彦没道理不懂这个。问题那是辽1东刺史的印绶啊,要是获得了辽东刺1史的印绶,系统就有可能升级,之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绝对不会存在什么问题,要是傲娇一些的人都敢喊“我要一个打十个”了!
以吕泰为首的军方将校牢牢闭紧了嘴巴,他们其实是比较心虚,前燕来的可是十多万部队,之前前燕用四万才打得一个拥有数百万人口的高句丽毫无还手之力,汉部撑死也就二十来万,真心不是一个级数,哪怕是有看似雄伟的城墙作为依托,打起来心里真的没有底。
“有城墙,城墙的防御工事完善,抵挡十数万大军没有问题的。”李坛不顾诸多袍泽看过来的眼神,先是对直属上司吕泰行了一礼,随后拜伏在刘彦跟前,说道:“君上若是要战,我等武人深受君上大恩,定然誓死追随君上与燕军酣战致死。”
好吧,这一下谁不请战谁就是怂逼,哗啦啦一片的武人都是站出来拜伏在刘彦跟前,一个大声请战。
请战的武将不少在瞄李坛的后背,内心里还不知道是有多么郁闷外加敌视。大约不是怪请战,是主将没有说话,一个军侯竟然越级,军队最不喜欢的就是不讲规则的人。
此时此刻的吕泰内心里对李坛也是满肚子的意见,甚至想着这件事情完了绝对不会愿意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的麾下。
“……只是!”李坛突然昂起头来,义正严明地说:“职窃以为,我部目前正是休养生息,以图大势的时候。”他开始讲朝1鲜半岛,随后又讲后赵那边的两个郡,最后看了直属上司吕泰一眼,又看向刘彦,恭声道:“此是校尉私下与职交流说的话,校尉不好明言,职冒死进谏!”
刘彦知道那完全是胡说八道,吕泰或许会有一些看法和见解,可要让这个闷葫芦与人交流比较难。
将校们已经发表了意见,该是轮到行政官员们上了。
行政官员肯定是比较不喜欢发生战争的群体,尤其是敌军有十数万,打赢不敢奢望,僵持算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
战争打越久,对民生的破坏力越大。那是比较现实的事情,毕竟人要么是成士兵要么是民伕,谁去生产?没有生产就会产生恶性循环,行政官员能参与战事的少,大部分会无所事事,生产停顿也会造成基层建设停滞乃至于是倒退。
刘彦本身也不希望在这个阶段与前燕火拼,汉部已经在朝1鲜半岛有了一处战区,后赵领地出现不稳,再与前燕僵持上,不管是与前燕僵持多久,其它方向就很难顾上。
“夫君,奴奴可以让兄长再转圜一下,不用付出那么多的代价。”拓跋秀是第一次在会议上出声:“让代国施加影响,是应有之意。”
拓跋秀有身孕了,有足够的资本和影响力,可以在这种场合开口说话,之前会受到刁难和排斥,现在却没人敢了。
台阶有了,不知道为什么刘彦内心里却是有些怅然若失。那是一种极为矛盾的心理,要是军方求战,行政官员求和,才是正常的现象。现在却是文武皆对于前燕的战事没有信心,说明汉部还承受不住大压力。若不是情况真的不允许,他几乎是要推翻决定,与前燕来一场生死较量,或是非常干脆地对军方大换血!
“那就允许吧。”刘彦略略落寞地说:“我们需要了解辽1东的地形,正好就借这一次办了。”
一直打酱油的蔡优和吕议对视了一眼,两人看到了刘彦那一闪而过很快收敛的落寞,看得眉头深皱。他俩眼神交流了一下,知晓是该私下沟通一番,绝对不能让这么件事情影响到效忠对象的雄心壮志。
汉部建立才多久啊?满打满算不到四年!
四年的时间,从一无所有到二十来万的部众,已经是大发展了!
四年的时间,从连一块土地都没有,发展到在后赵境内有两个郡,海上十来处的岛屿,辽东占了一块地皮,朝1鲜半岛那边也是有大概一个郡规模的飞地,多少人才能做到这一步?
刘彦挥挥手让除了拓跋秀之外的人全部滚蛋。
因为刘彦那一闪而过的神色实在是太明显了,以至于文武全部都是心情无比的忐忑,他们带着忐忑的心情缓缓退出,期间吕泰多次欲言又止,连带很多武人脸色奇差,可终究没人敢在刘彦看去满心怒火的情况下开口。
该滚的全滚了,刘彦本来低下的头抬起来四处看了看,房屋内仅是剩下坐在自己一侧的拓跋秀。
“夫君?”拓跋秀小心翼翼地说:“暂时的退让,是为了拥有更旷阔的前景。再则,慕容鲜卑的要求……不算过份,您忍一下吧?”
刘彦先“呵呵”了几声,又是“哈哈”了几下,幽幽地念:“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那句诗词出自五代花蕊夫人的《口占答宋太祖述亡国诗》。用在两晋其实更加合适,概因晋人真的是废物!废物!废物!
“……”拓跋秀的汉化可没有到那种程度,听不明白诗词。
“那个李坛……”刘彦本来想要评价是个投机之辈,可广泛出现世家门阀的这个时代,只要是家族出身的人,谁又不是投机之辈?他改口换话题:“以夫人对慕容鲜卑的了解,他们真的会罢战?”
拓跋秀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若说信义,谁人又有信义?看燕国的国策。”
“国策啊?”刘彦倒是知道一点点,说道:“慕容鲜卑的国策应该是清扫周边的势力,为南下扫平障碍。因此,这一次哪怕是他们不进攻我们,等待他们要南下之前我们双方必定是有一战。”
拓跋秀再认可不过,颔首道:“晚点打对夫君有利。”
刘彦是真的起了要对军方调整的心思了,并且那份想法非常的执着。既然这一批将校没有身为武人的好战,那只能是全部弃用,再选出一批好战的武人,他现在有足够的时间来干这件事情。
接下来的一两天,刘彦直接是放手让拓跋秀与前燕去沟通,自己并不出面与前燕的胡扯。
拓跋秀毕竟是拓跋鲜卑的贵女,还是代国国主拓跋什翼犍向前燕承认过的公主,除非是前燕想要与代国从合作转向对抗乃至于是开战,否则拓跋秀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彦其实也是略略遭受打击,不过并不是真的心灰意冷什么的。他已经决定将麾下的那些废物或者别有用心之辈,有一个算一个打算以流放的形式派去最危险的地方,什么时候变得有骨气一些再重新重用。
另外,刘彦需要给慕容鲜卑一个假象,那就是他这个拓跋鲜卑的铁弗比较重视拓跋秀……,似乎这么说也没有错,再怎么说拓跋秀可是怀孕了。简而言之就是,刘彦要给慕容鲜卑自己非常倚重拓跋鲜卑的印象。
或许是汉部服软有效果,斥候战虽然还在继续,可回来的斥候禀告前燕剩余的大军没有停顿,是直接向着北方而去,走在最前面的先锋部队已经渡过大梁水(太子河)。
前燕大军没来,刘彦异常渴望的辽1东刺史印绶却是到手了,并且是汉.辽1东刺史印绶,可不是晋.辽1东刺史或燕.辽1东刺史。
“夫君,他们……使诈!”拓跋秀没太注意刘彦的神色,只顾着愤愤不平地说:“是前汉的印绶,没有……”,说到一半却是听到刘彦在狂笑,且看去神态有些疯狂。她以为是刘彦受到了刺激,自己被深深吓到,连忙安慰:“夫君勿要动怒……,不若,围歼没有离去的八千燕军!”
刘彦还在继续狂笑,汉之辽1东刺史印啊!不管慕容一家子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他反正是听到系统一下子将人口上限一下子增加了三千,那就是等于人口的上限达到了五千!
那可是到了五千人口的上限,等于是刘彦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就有了一批可以反复拼死作战的士兵,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夸张的事情吗?
刘彦狂喜的同时内心无比迷惑:“得到汉室的印绶奖励怎么这么丰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