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70章:一郡之地到手

亲们,不来点推荐票吗?另外求订阅啊!
……
汉部攻取东莱郡东部的过程没有超过一个月,爆发的战事大多以小规模为主,连千人以上的交战都没有发生。
比较简单的事情,刘彦趁着东莱书院聚会的时候来了,逮住了大量参与宫陶先生阴谋的族长,等于是有一批筹码在手。
任何人只要是能活就很少想死,要不怎么说蝼蚁尚且贪生。大部分的族长在被杀和投降面前会选择什么?要是自己死了能让家族延续下去,不少族长会选择一死了之。然而比较恐怖的是,刘彦明确告诉他们,不投降肯定要灭掉,他们投降是会付出代价,但家族至少不会被灭。
对东莱郡的攻略是到了一个月之后才发生了像模像样的地方,那是各个家族反应过来了。
大批量的家族投降,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被集中人手,成了攻打那些死不归降家族的前锋。
遍处烽烟是东莱郡的真实写照,期间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消失,又有多少家族还了族长。
该是到汉部兵锋肆虐了两个月左右?东莱郡仅是剩下一座首府,其余全部沦陷。
就在全部的人以为汉部该是要多少给朝廷留点脸面,不会去攻击郡首府掖县的时候,刘彦的选择再一次令人摸不着头脑。
攻取了数量众多的家族,从头到尾配合的自然是被优待,可是总少不了一些自以为聪明的家伙,结果是刘彦又不得不杀人,不过这一次他打算换个杀法。
刘彦这一次心绝对是够狠,不问胡汉,只要不愿意配合就是男女老少全部俘虏,给予简单的列装,首次玩了一下蚁附攻城。
讲真,蚁附攻城太简单太残酷了,压根就是拿人命在填……
“崩溃了啊?”刘彦瞧了瞧太师椅的扶把,轻声说了两个字:“放箭。”
是对着那些崩溃逃回来的溃兵射箭,片刻之间地面插满了箭矢,每一具尸体上要是中箭也绝不是一两只。
汉部已经清洗不止一次了,可为什么那些人还会以为刘彦仁慈呢?只不过是短暂地将人口迁徙罢了,竟然是会生出“反刘彦联盟”,所以是乱世必须要冷血杀人吗?
刘彦亲自率军攻打的地方自然不能太小,那是东莱郡的首府掖1县。
掖1县城池如其余后赵的城池一般破败,里面的人口与其它的县城相比却是略多,该有一万出头?
此时的掖县东面城墙之上和之下染满了血迹,城角和延伸向外的区域倒卧着尸体。
那是一场蚁附攻城后留下的痕迹,见攻城方后退,城墙之上的守军正在抓紧时间将搭在女墙上的攻城梯推倒。
暨安晏很不开心呐,他就是想要安安生生地过小日子,谁都没有想要招惹,偏偏有人过来招惹。
看暨这个姓,明显就是西域白种胡人从鄯善的某个姓氏改过来,他算是柔然人,不过柔然早就灭了。(并不是十六国时期的漠北柔然,是西域的柔然古国)
比较诡异的是,暨安晏不傻能发现突然开拔过来的军队明显带着故意,是故意被发现,然后像是送人头那样,连试探都没有直接来了个蚁附攻城。
“君上,两千零八人,无一存活。”吕绍阳竟然是刘彦的亲卫队长了?他面无表情地问:“是驱赶第二批攻城吗?”
刘彦看向了发生混乱的那边,是三千多个被大量汉部士卒围住的人,他们毫无疑问就是第二批攻城的那些。
第一批上去的人死绝,第二批很明显是不敢上?
“攻城登墙能活!”李匡一点都不喜欢干这种活,那些被驱赶的人之中不乏一些早先有过接触的人,但世界就是那么的残酷:“原地不前就地正法!”
哭喊声出现了,依然是没有人上前,倒是有不少暴起的人被射死。
“挽弓!”
一大片的弓弦声出现。
“射!”
箭矢不断落下,瞬间密密麻麻的人群被清出一大片。
李匡黑着脸:“再重复一次,原地不前就地正法!”
总算是有人动了,是一步一挪地走上战场。
暨安晏看明白了,那些人是真的在找死,攻城是纯粹的拿人命的填,没有丝毫的章法。最让他揪心的是什么?是城外出现了攻城器械,他能看懂的有抛石车、弩车、登云车、艨车,有着不少看不懂但觉得很厉害的器械。
“只有南城门没有发现敌军吗?”暨安晏抽动着脸颊:“围三阙一啊?”
“郡守!”看着粗犷的胡人,一样是白种人:“那边必定有埋伏!”
暨安晏又不是没有智商:“另外两面,哪边看着合适突围?”
粗狂的胡人眨了眨眼睛:“好像都一样?”
暨安晏不说话了。
估计是有了第一批攻城者的下场,这一次第二批上的人久攻不上也不敢往后退,一直耗着竟然是有人攻上了城墙,可很快成为尸体被丢下来。
“君上,那些青壮或可留下。”吕议叹息了一声:“我们在辽1东的两处两场需要劳力。”
辽1东狭隘半岛有铁矿和煤矿,每天都在吞噬生命,按照吕议本来的意见是将在东莱郡俘虏的人送过去,但刘彦认为需要进行必要的震慑。
对于那些带着绝望情绪在攻城的俘虏来讲,也许是内心不断的祈祷有了作用,汉部竟然敲响了鸣金撤退之声?
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热烈盈眶,他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后跑,可最终能够活下来的人仅有一半不到。
刘彦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太阳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要爬到正中间?他说:“午时四刻之前破城。”
午时四刻换成现代的时间单位就是正午十二点,给汉部攻城部队的不算太多。
抛石车看着比较庞大,它们和弩车被推到了射程范围,一声声的号子声和口号声中,圆滚滚的石弹和粗大的弩箭被轰击出去,破败的城墙那边响起了一阵阵沉闷的动静。
得说实话,以现在的科技水平准头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想,操作抛石车和弩车的士卒想要轰击城门,十发能中一发都算是运气。
其它两边的城墙传来了喊声,那是策应的部队在为东面的攻城做出协同,就是佯攻什么的吸引守军,要是守军没有重视则会假戏真做。
暨安晏不敢冒险,他只能调动部队过去,东面难免就变得虚弱。
大概是折腾了半个小时左右?城门那边的城墙和城楼被砸得不成样子,看城门上的印记,估计只有五颗石弹击中,倒是粗大弩箭的数量有十三枝之多。
暨安晏在思考一件很关键的问题,不知道外面的敌军接不接受投降?
拜托,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性格。鄯善人虽然和羯族都是白种人,可鄯善人从来都不是什么硬茬子,他们与龟兹人比较不同的是龟兹人从来都是见敌就献上能歌善舞的女人,鄯善人则是撇丫子丢下所有能丢的东西落荒而逃。
为什么暨安晏能当一郡郡守?大概是羯族认为同为白种人,又或者是暨安晏兜里有钱?后者的可能性多一些。
抛石车和弩车停止射击,数辆艨车开始脱离大队向前,不知道是多少人在喊“为了部族”,口号声听着还算整齐。
可是……城头升起了杏黄旗是什么鬼?
暨安晏升旗投降了,至于为什么不是白旗,那是因为这年头不流行举白旗投降。哪怕是到了两宋,杏黄旗才是投降的标志,要是穿越过来的人不懂,搞什么举白旗投降,估计是人家看不懂,依然是要被弄死。
刘彦本来也不懂这年头举杏黄旗才是投降,但前面不懂后面也该懂了。
投降就该有投降的样子,城门被打开,暨安晏穿着一身的素白捧着一个盘子走在前面,盘子上有着一颗被红布包着的印绶。他的身后是一溜串的队伍,打着旗号,兵仗却不是那么整齐。
一大群出城之后很自绝地分成两队,是等待汉部这边有人过去,两队人立刻跪倒在地上高高地翘起了臀部。
暨安晏被带到了刘彦跟前,跪地高高举起盘子,等待刘彦从盘子里一手拿起印绶,暨安晏才脑袋锄在地上。
接下来的事情挺简单,汉部的军队开进城中一部分,按照破城该有的姿态进行了一番杀戮,随后将全城的没死的人集中起来。
是破城,古时候攻城讲克城、破城、灭城、屠城,不同的用词有着不同的讲究。如克城就是攻破城池之后不再杀戮,破城则是针对守军和城内的居民进行轻微的杀戮,灭城是城破后依然杀光守军,屠城则是城破之后进行多少天的杀戮。
刘彦之前并不懂攻打一个城池还有那么多讲究,是在某次攻城完毕之后,部下问是个什么形式的城破法,他随口说了一句克城,结果是军官约束士卒在城破后不再杀戮,甚至是帮助城内居民做了某些程度的善后。在之前,他是想要弄死那些敢抵抗的人来着。
攻下掖县,东莱郡算是落在了刘彦手中,而这个是不是仅为一个开始,就看已经流窜了两个月之久的宫陶先生是不是已经搞好了串联……(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