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72章:兵锋指北海

以己身之死,换取家族的生存,任何时代这种戏码从来不缺。
王羽自中箭的那一刻起已经必死无疑,他个人非常清楚这一点,有些话也就能够公开明白地讲清楚,例如汉部消失的那段时间里干了些什么。他刺杀刘焱是要给家族争取生机,什么话都告诉宫陶先生依然是要给家族争取生机。
宫陶先生重新屈膝跪坐下去,正前方是刘焱和王羽的尸身,两具尸体的血因为地面的不平整已经流成了一条汇集起来的红线。
本来尸体是要被搬走,是宫陶先生特意留下。他怎么能够不清楚王羽杀身是为了“成仁”,只不过成的那个“仁”是家族,不是什么国家和民族。
“家国天下!”宫陶先生从沉思中醒过神来,眼睛的视线不再看向两具尸体,他看向了东面:“事情却是越来越复杂了。”
可以猜测出来的事情,汉部恢复对长广郡和东牟郡的控制,攻占了东莱郡,想必是展开了一场令人心悸的清洗,迫使王羽用自己的小命来换掉刘焱的命。
宫陶先生可以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到刘彦耳朵里,去透露今天发生一切的人就在那些一副摆出忠心耿耿护卫模样的武士之中。
刘焱一死,北海郡等于是群龙无首,那样汉部攻取北海一郡的阻力依然会有,但绝对会轻松上非常多。
事实的情况就是这样,王羽出发前与吕议完成了交易,约定的是以王羽干掉北海郡守刘焱换取王家不被灭族。
这一次刘彦的杀心颇重,短短两个月已经有近一万三千人因为他的命令丧命。
“君上,渡过这条河便是北海郡境内。”吕议身骑白马,再加上一身的文士袍看去颇为潇洒,他用马鞭指着河对岸:“那边两百余里之外是下密。”
他们从掖县出发已经有三天,本来该是等待更久的时间,但三天前有人送来了两颗脑袋,其中一颗是王羽的,另一颗有人指认乃是北海郡守刘焱。
这年头什么事情看着都显得诡异,比如刘彦就对王羽会去刺杀感到郁闷,然后两颗首级竟然是那个叫宫陶先生的家伙派人过来,是示威还是什么?
不管怎么样,北海郡守刘焱确认死了,等于是北海郡难以有谁形成有效整合,在部下的一致叫嚣中,汉部吼着报复的口号,渡过胶水(现代胶河)踏入了北海郡的境内。
提防陷阱和阴谋?看看汉部的前锋是什么,那是被称呼为部族武装,实际上是系统士兵的三千部队,刘彦带着五千普通人组成的部队作为中军,后面还有部分战兵和大量辅兵押送辎重,左右两翼各自有一千五百左右的骑军。
这样的阵仗会怕什么陷阱?敌军该用出动多少军队来进行埋伏?然后就是附近又有哪可以藏下数万大军?贴隐身符吗?
整条胶水只有两处可以过去的桥梁,一处就是汉部正在使用的这一条,另一处则是在长广郡与高密郡的边界处。
汉部渡过胶水之后会直扑下密,却是不知道那里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北海郡守刘焱一死,想必是会处在无人调度的混乱状态?
“君上,那末将就先行出发了?”徐正现在是俾将了,他骑跨着一匹赤色战马,背后的披风被风吹着飘荡。
刘焱同样是骑马,是一匹高大且雪白的大宛马,配合着一身一看就是上位者的戎装,要是现代的少女看了,反正不会喊唐僧。
汉部现在的骑军不算少了,经过四年一再地训练,能够拿得出手的骑军已经有三千。
得到许可的徐正大喝一声,三千骑军基本是保持一人双马乃至三马,在滚滚的马蹄声和尘烟中离去。
事实上要是没有配置双马或三马,骑军的行军速度真不会比步军快。知道这么一件事情吗?大概是发生在灯塔国的南北战争,双方骑兵的行军速度竟是比步兵还慢,那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战马照料起来麻烦啊!(自行百度,不过多累赘引述)
“中原不缺马匹,或许我们应该有更多的骑卒。”吕议是荆州江夏人,看着正在离去的骑军,用着满是感慨的口气说:“(晋)朝廷的骑军异常稀少……”
刘彦才不想谈起东晋那个小~朝廷,屡屡一听到司马皇族就会感到火大。
“北海郡聚兵两万?”刘彦已经控马让在路旁:“我们在这边虽然有细作,但并不像东莱郡、长广郡、东牟郡进行过渗透。”
吕议愣愣地点头,他觉得这样才算正常,对于刘彦早在两三年前就开始在东莱郡布局就感到吃惊,要是连北海郡也能玩一下“以旁代主”的策略,那就显得很恐怖了。
北海郡只是比真正意义上的一些边荒郡多了一些县城,人口当然也是比较多,根据一再探查,北海郡能够称作县的地方有六个,但它的地盘却是远比长广、东莱、东牟要小很多。这样一来就注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县城会比较“密集”。
骑军攻城是一件比较傻的行为,徐正先行开拔只会尝试突击入城,但只要守军脑子没病,远远地发现有尘烟就该知道大军正在压境,那得是病得多么严重才会依然敞开城门,傻乎乎地让未知的军队冲进城池?
事实证明下密这座城池的城门校尉没病,发现有不明军队靠近的时候,第一时间选择紧闭城门,连一些本县的达官贵人被堵在门外叫骂理都没理会。
世界上不存在那么多的傻瓜,至少能混上一官半职的人绝对不存在傻瓜,一旦是傻瓜混上了一官半职,那比做一个普通人还要凄惨。难道不是吗?至少普通人办错事不会出人命,当官的是傻瓜不会只是自己丢命,连带自己的家族和需要保护的人都会没命。
徐正没有遇上傻子,那么他这一支骑军就只能是在下密的城墙边上游荡一下,然后扑向了周边,主要是趁步军没到之前对一些城寨或游牧部落下手。
应该是徐正带人肆虐了下半天之后,刘彦亲率的中军来了。
刘彦亲自视察了下密,发现这座城池竟是比东莱郡首府掖县在修缮度上好一些?
“应有之事。”吕议说出了答案:“此城县长乃是晋人。”
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晋人是主官,战乱只求的时候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没事搞城防工事。
刘彦抬头在看,城墙高度该是六米左右,却是不知道厚度怎么样。
城头之上飘着旗帜,是一种三角旗,上书“赵”。
城楼处,看着那边聚了不少人,该是得到通知后到来的一帮下密高官?
“尝试招降吗?”吕议在看那个两层的城楼,可以看到一个身穿文士服的人被一众人拥簇着。
刘彦没有什么所谓,他就是来“开疆拓土”的,不存在一定要强攻的选项。
应该说,刘彦这一次尽展兵锋是在亮獠牙,警告那些躲在暗地里耍阴谋诡计的家伙。至于是打下多少地盘,可以获得什么,自有了一种全新的觉悟,那已经是一种比较放得开的事情。
好吧,上面那句是假话,实际上是刘彦无比渴望能够扩展地盘,要不拼命地折磨高句丽,又回到后赵瞎折腾个什么劲!他一再查看脑海中的升级条件,可是有了五个郡,是五个郡了,再有三个郡就能满足一个愿望……呃,是将系统升级到“城堡时代”了呀!
轰然而又整齐的脚步声在踏响,那是足足三千人的部队在同一个频率下迈步,光是令人看了就会觉得声势浩大,并且一眼就能瞧出绝对是训练有素的精锐,还是精锐中的精锐。
张良就有些傻了,他虽然与汉初三杰中的那一位同姓同名,可就是一个出身背景很好,朝中还有人罩的“二代”。
“说呀!该怎么打!”张良的脸看上去很白,但不是被吓得,是涂上了一层白霜:“赶紧说!”
为什么张良脸上会有白霜?他们刚才在跳舞,是一种需要口技配合的舞蹈,真要有个名字的话,它叫“能剧”,但“能剧”绝不是晋人从小鬼子那边学,因为“能剧”的发源处是在中原,该是小鬼子从大陆学去。
“能剧”在中原有另外的称呼,其中的一个称呼叫“傩舞”,本来是一种巫师祈福、驱鬼、等等的舞蹈,喜欢嗑五石散的晋人文士,他们为什么会留下一个“晋魏风度”,那就因为他们是一群神经病,已经被胡人给打怕了,醉生梦死需要找乐子,搞出了无数种娱乐,像是嗑~药、学驴叫(晋人中的傻~逼超级喜欢学)、与猪喝酒(阮咸,表字仲容)……,等等无数荒诞的事情。
刘彦眼神很好的,他远远地也看到了城楼上那个将脸涂成了白傩面的文士,正要说些什么,却是看到城楼下方的门被打开,一队看着像是守军的什么人出城,然后城门内好像是打起来还是什么,接着城门又被关闭,那些出了城门的人正被城墙上的弓箭手射杀。
“这是玩哪出?”刘彦比较肯定一点,他可没有在下密安排过什么内应。(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