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77章:各怀鬼胎

地球是被太阳的引力抓着在围绕,从来都不是围着某个谁在绕圈。
世间上的事情历来就是十之**不如意,有再充足的准备也要敌人按照步骤在走,局势要是不按照既定设想在发生,那只能是主动地做出改变,例如放弃自以为完美的布置,迁就着局势打开新的格局。
经营下密城对于汉部来讲是一件不会吃亏的事情,不在这里打一场防御战,那就作为攻取北海郡的前进基地好了,不算是做什么无用功。
作为进攻方从来都是会掌握更多的主动权,只有防御的一方才是吃亏按照进攻方的行动应对,可宫陶先生发现自己能够应对的方案在越变越少。
“姚家不会插手这一场战事了。”宫陶先生有些心塞,又讲:“斌王子已经杀入草原,短时间内大军不会回转。”
听宫陶先生讲话的人一点都不少,足够三四十个各家族的代表。
这些家族代表有许多是新任族长,那是前任族长被汉部逮了,各家族临时换了族长。
应有之意,一个家族从来都不是族长被逮就等于受制于人,族长掌握大势的时候是族长,族长受制于人就看该家族愿不愿意妥协,不愿意妥协再选个族长就是了。
所以说,除非是没得选,或者是新出现的变化符合家族的新利益,否则根本就不存在族长一被逮住,就让某个家族出现瘫痪或妥协的事情。
许多人要感谢汉部,至少那些新任的族长是该感谢,要不是汉部干出了俘虏旧族长的事情,哪来的新族长?比较现实的是,他们虽然是再一次过来宫陶先生这边,但却不一定需要和宫陶先生一路走到黑,仅是他们经过商议,认为汉部很难有发展前景,家族不适合向汉部妥协。
汉部是挺强,两个月席卷了东莱郡,可汉部再强也就是那么回事,刘彦的领地越大并不是越强,相反是取死之道。中原还是石碣的中原,不会容忍割据势力的出现。
“所以在座的诸位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宫陶先生不认为自己是在安慰人,他笃定地讲:“不管刘彦对朝廷怎么表现臣服,以非五大族的身份不断扩张,最终只会败亡。”
“先生说得极是。”斐燕挽着山羊胡,赞同道:“刘彦非五大族,朝中或许是收买了一些说话的人,但若是天真以为可以安稳控制数郡之地,绝对是错了。”
斐燕是高密郡的县丞,斐家是冀州的大族,一身华贵的气质在那身讲究的穿着下被承托出来,有着十足的世家风范。
在场的人都在点头,事实就是那样,中原是胡人的天下,五大族可以在地方上做大,非五大族的杂胡、晋人想要做大千难万难,那是因为石碣或许需要团结五大族来维持统治,对于非五大族则是一点都不需要迁就。
“汉部的骑兵在不断袭扰各地。”刘骞一脸的阴霾:“该是愚蠢到什么地步,才会和所有家族为敌,或是汉部有恃无恐?”
这年头刘姓一抓一大把,刘骞就是一个杂胡,添为北海郡丞,运作一下或许能成为新任郡守?
宫陶先生一直是挂着寡淡的笑容,闻言颔首道:“诸君过来,不正因为汉部是毒瘤吗?”
都是含笑点头,汉部是一颗毒瘤,有用的毒瘤,他们已经用自己所能依借的渠道不断向襄国那边传递消息,说法或许是不同,意思却是绝对一样。
“汉部肆意挑起战事,‘采女’可以继续进行,却是可以婉转一些,赋税却是没办法完成全额。”宫陶先生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天王若是震怒,怒火也是发在刘彦身上。”
这一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刘彦成了大好人。至少是青州的几个郡县受到干扰,关于石虎大肆收集民间美女,广征赋税的事情遭受到了大影响。
在座的人,他们家中的闺女可以找到不用献上去给石虎肆意玩弄的借口,赋税上面各家族也能松口气,于混乱的局势中更有借口剥削那些普通人。
“哪怕是收再多的贿赂,朝中的大儒也不会有人再为刘彦讲好话了。”刘骞说道‘大儒’两个字的时候无比嘲讽:“他们还是先思考一下,怎么将自己那美丽的闺女藏好吧!”
眼见话题被带歪,宫陶先生“咳咳”了两声,强行将话题掰回来:“刘彦在经营下密,探子回报数日筑城,那边的防御显然已经对汉部有利。”
“不是要拖着吗?”斐燕笑着说:“既然拖下去对我们有利,且拖着便是。”
北海郡的那些家族代表立刻就是皱眉,汉部是在北海郡肆虐,各家族的春耕已经遭受到致命的影响,他们过来就是要施加压力,不求这个临时组成的联盟尽全力歼灭汉部,但至少将汉部的活动空间挤压在下密,可别到处肆虐。
“那你们倒是将族中的青壮全数带来啊?”斐燕可没有给面子,嘲讽道:“一方面要保留实力,另一方面需要别人流血,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就是传说中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汉部暂时没有折腾高密郡,再则哪怕是折腾高密郡对斐燕影响也不大。
对,斐燕是高密郡的县丞,但天塌下来还有一个郡守顶着,斐家的根基不在高密郡,就是高密郡被肆虐也影响不到斐家。
所以咯,谁被汉部折腾关斐燕屁事?他就是能够这么任性,可以愉快地乱扯皮。
“北海郡的诸君,确实是需要拿出更多的诚意。”宫陶先生含笑看了一圈北海郡的各家族代表,末了又对其余人说:“任由刘彦肆虐却也是不可取,诸君还是应当有所作为,是保证家族利益,亦是好对斌王子那边有所交代。”
他们能够聚在一起,除了是东莱书院的广泛人脉,是有瓜分汉部资产作为前提,后面又加上了石斌那边对汉部的不爽被引爆,事情变得有些复杂。
石斌已经突入塞北,打的却不是代国,是针对一个叫什么斛的鲜卑部落,战事爆发之后一切进行顺利,就是想要结束没有那么快。
不是什么斛,是一个叫斛斯的鲜卑部族,不属于代国或者慕容燕国,游离于建国的鲜卑各部之外,却是招惹到了石碣赵国。
宫陶先生比谁都不希望石斌过度插手青州事宜,但他需要抬出石斌给众人打气,那是非常没有办法的事情。
青州要是按照地域性质是属于齐地,与石斌真的是没有什么关联,因为石斌是燕公,那么就是幽州、辽1东那片区域的管理人。齐地先前是由石虎的第九子石遵来管,但后面石遵不知道干了什么惹恼石虎被降为彭城公。
事实上青州现在算是石世的辖地,那只因为石世目前的爵位是齐公。石世现在才三岁,齐公就是一个爵位,哪可能真的管理青州,这样就给了一些人进行操作的机会。
东莱书院的背景非常复杂,宫陶先生极为可能是一个明面人物?他干的事情更复杂,例如在经营人脉上面,看着好像是石虎某个儿子的人,却在干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例如抛开了名义上的齐地管理者石世,去交好燕公石斌。
“那么我们到底是在这里拖着,还是进军下密?”刘骞是北海郡丞,还想着能够成为北海郡守,注定比较有攻击性:“我们已经聚拢七万人,刘彦在下密只有一万出头的兵力!”
除了同样是北海郡的那些人,没人对主动出击有什么兴趣。
汉部很强大吗?看着已经掌握三个郡,但谁都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大家族去支持刘彦,一些家族是被裹挟或者什么,反正就不是主动,再有仅仅是一些不入流的家族因为一些蝇头小利站在了汉部那边。
如果刘彦麾下有十数万人马,他们不会纠集起来干一些想要图谋汉部的事情,偏偏从任何渠道来看刘彦至多就是有两万出头的军队。
总得来讲,汉部难以给人一种忌惮的威慑感,说随大流还是想要参与利益瓜分都好,失败了也就那样。这才是参与者众多的原因!
“十万!”宫陶先生一音定锤:“只要聚拢十万,我们就出击。若是没有十万兵力,我们就拖着。”
刘骞立刻就恶狠狠地盯向了那些北海郡的各家族:“自己回去也好,派人去通知也罢,想不耽误春耕,想要有安生日子过,尽可能的出钱出力吧!”
还是没人吭声,但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事不关己的时候大多数人只会选择高高挂起,不知道有多少人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参与这个联盟。
宫陶先生却是没有表现出着急,他甚至还能笑吟吟地扯了一些其它话题,着实令人搞不懂是个什么心态。
“乱吧,乱吧!”宫陶先生的眼睛没有焦距,他脑子里在想:“将水搅浑,才有利可图。就是不知道曹岩那边怎么样了?”
曹岩?他是曹嶷之孙,之前是在扬州那边,目前该是马不停蹄地往青州的路上赶?
这么一说的话就将刘彦获知的情报对上了,东莱书院与曹家有关系,但曹家只是其一,该是还有更复杂的背景?(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