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78章:青州如棋盘

“那么是已经开始了吗?”
“是的,出现了汉部这么一个变数,被迫开始了。”
桑冲不是很出名,但他教导出来的儿子一个赛一个厉害,除了桑虞耻于给胡人异族当臣子外,其余的子嗣都在石碣赵国做官,官位一般还不低。
与桑冲对话的人叫郭太。
郭太是一个看着长相非常普通的人,若非是身着华丽,走在人群中绝对是没有什么特点,但他是徐州刺史郭祥的兄长,另郭家在石碣赵国可是豪门,是真正意义上的豪门。
郭殷曾经官任尚书右仆射、司空,出身太原晋阳;郭敬太原邬人,现任襄阳太守;郭祥现任徐州刺史,出身太原晋阳;郭权为现任南阳太守,出身太原晋阳。看出点什么了吗?没错,他们都是姓郭,然后都是石碣赵国的官,还都是出身太原。
郭家在石勒时期发达,随着石勒的驾崩当然是辉煌不再,但依然是有不少族人在石虎当权的时候依然身居高位。
“会卷进去多少人?”
“恐怕会有非常多。”
两人一起停下来,都是露出苦笑。
桑冲在搅拌一个盆子,里面不是其它什么东西,是一种磨成了粉的茶抹。
桌子上坛坛罐罐的东西颇多,像是姜、蒜、葱,又有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做成的油,它们会在茶水被倒进茶盏的时候,根据爱好或多或少的加上一些。
没错的,现在喝茶就是这种喝法,炒茶还要等明朝才会出现,那么也就不存在拿个茶杯泡一泡就能喝的说法。
古人认为饮茶需要技巧,还能从煮茶的过程中陶冶情操。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煮茶的工序非常多,不但工序多还异常繁杂,需要的时间也就多,没有一点耐心还真的就干不来这事。所以,陶冶情操该是一种不得已的说法,要不炒茶出现后繁杂的煮茶怎么立刻被淘汰?(小鬼子和棒子那边倒是保留了下来)
折腾了大约两刻钟,桑冲总算是将茶抹给折腾好,美美地拿起勺子将两个茶盏倒个八分满,抬手对郭太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静的两刻钟里,两人其实是在进行必要的思考,煮茶什么的不过是让安静思考的两个人看去不会显得那么尴尬。
茶叶被磨成了粉,因为长久的搅拌会变得有些稠,还存在着相当多的泡沫,郭太十分熟稔地拿小汤匙加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油,随后又加了一些葱。
要是让现代人来一看,本来看去就怪怪的茶水加上了油,再给拈了一些葱花,能喝得下去的人绝对不多。
但古人就是这么喝茶的,并且觉得这是时尚,是难得的美味。
“完全清除曹家对所有人都有利。”郭太放下了茶盏:“原本要留下慕容鲜卑暗布的棋子,有汉部这个意外,恐怕是留不得了。”
“是啊,留不得了。”桑冲浅浅笑着,说道:“那刘彦却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说的什么呢?他俩都是晋人,还都是为石碣后赵效力的晋人,除了这个之外还都属于同一个阵营,属于石遵的这个阵营。
石遵的齐王封号是石弘所封,可见是深得石弘喜爱。
石弘是石勒的次子,亦是石碣赵国的第二任皇帝,但皇位并没有坐多久。
石虎是石勒的堂侄,父亲是石寇觅,母亲是张罴之女。他篡位之后,幽禁了石弘,并且很快就残忍杀害,连带石遵的齐王也变成了彭城公(后面成了彭城王)。
要是继续引申,拖拉出来的人绝对是一大串,每个人还都有一段很长又值得说的故事,但恐怕是没办法一一引述,只能简单的介绍,那就是石虎虽然是石碣赵国的统治者,但他并非被所有人承认。
没有半点错误,桑冲一家和郭太一族,他们效忠的第一对象是石勒,石勒死了之后是效忠石弘,但偏偏发生了石虎篡位的事情,那该效忠谁可就有点不好说开了。可以肯定的一件事,他们现在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效忠石虎。
“那就看刘彦的野心有多大。”郭太说起刘彦的时候明显带着瞧不起,说道:“这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家伙,先是冒充汉人(匈奴人),后面又混肴视听当‘国人’,现在又成了鲜卑铁弗。”
“别影响到了彭城公(石遵)的大事便好。”桑冲比较突然地蹙眉说:“我家幼子(桑虞)接受了他的征募,要过去当幕僚。”
郭太愣了一下,哑然失笑道:“是桑公安排过去当内应?”
桑冲却是摇头苦笑道:“那孩子……太倔强,连我这父亲都管不住。”
郭太对桑虞的事情略有所闻,只以为是一个不喜欢做官的人,却不知道桑虞是一个“大汉民族主义者”不愿意为异族胡人效力。
那是当然的事情,桑家该是病到何等的程度,才会到处宣扬桑虞不喜欢乃至于是仇视胡人?应该是极力的掩盖这一情况。
当内应?桑冲内心里只有苦笑,桑虞留下的信件说得比较清楚,说是:难得有一个同族好像要奋起了,虽然看着很堪忧的样子,但我真的要去辅佐试试。
是了,刘彦是晋人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要不怎么那么多人不当回事,随随便便一个谁都敢参与瓜分?
“西北属于姚家,关中属于苻家,塞北、辽东……”郭太说了相当多的地名,无一例外都是被谁所掌控,最后他一脸的坚毅地说:“齐地是彭城公的封地,我们一直的布局就是希望再实现这一点。”
他们是石遵这一派系,然后石虎的众多子嗣也有各自的派系,整个石碣赵国要是区分阵营会发现一点,除了冀州相对属于“中央”之外,各州郡实际上已经是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仅仅是没有人敢于亮出旗号独立。
关于青州的布局石遵这一阵营已经进行了很久,不止是青州,包括徐州等等属于齐地的地方,他们都有掌控的计划。
与石遵这个阵营的人相比,什么东莱书院,什么各地的县长、县令、郡守完全就是一些小人物,同时这些小人物的“成份”还显得无比杂。
“那个宫陶投靠了慕容燕国,是慕容氏在青州安插的棋子。”桑冲含笑又说:“该不该将这个信息透露出去?”
郭太想的却是其它方面,问道:“那么桑虞就真的是作为内应了?”,意思是要将汉部拉到他们这个阵营里面。
桑冲是有类似的打算,在他看来这不失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毕竟幼子桑虞要去刘彦那边事先理想,但一看汉部就是在往找死的方向不断冲刺,怎么也不能让幼子桑虞真的就去找死。
“透露宫陶是燕国棋子,那些乌合之众就该四散吧?”郭太了解地方家族的尿性,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团结,不过是一帮被眼前利益纠集起来的人,没有长远目光不说,下注也不懂挑选对象:“只是……刘彦屡次拒绝燕公,不过那么容易归顺我们吧?”
桑冲沉默了下来,心中想道:“刘彦‘思汉’,不止一次言及汉人身份。这个汉人显然不是匈奴的那个汉人,明确表达出要再建汉家的思想,现在还没有人当回事,只有傻小子(桑虞)兴奋地过去……”
是真的没人将刘彦一再强调的事情当回事,桑冲要不是有幼子桑虞,绝对不会那么详细去查刘彦,哪怕是查出相当多不对劲的情报,估计也会与其他人一样将刘彦当做一个笑话。
现在的问题是,桑冲真不觉得刘彦是个笑话,那是刘彦派过去招募桑虞的人透露一些没多少人了解的情报,比如汉部在辽东那边获取了领地,汉部出兵征战高句丽、百济。
要不是真的拥有雄心壮志,刘彦不会在实力弱小的时刻去干那些事情,该是按照既定套路默默发展之类的,然后认命地老老实实接受剥削,不该是先招惹姚家,后面又得罪石斌。
一系列的事情观察和思考下来,桑冲要命的发现刘彦是玩真的,他本来就是想要默默或者说偷偷的观察,可自己的幼子掺和进去就让事情变得很复杂了。
家族中能出现一个“大汉民族主义者”,桑虞绝不是无缘无故会有这样的思想,可见桑家的教育很存在问题哇!那么桑冲是个什么心思?从根本不揭破就能看出态度。
“青州动乱对我们有利。”郭太才不知道桑冲究竟在想什么,他笑吟吟地说:“本来是想要开始计划剿灭汉部,既然桑公想要吸纳刘彦,那便暂时搁置?”
桑冲却是摇头:“仅是尝试,却不知道能不能成。若是有计划,还请不要顾虑。”
开什么玩笑?乐意暗中观察,能够伸手帮一下就帮一下,但要让桑冲为汉部背书,导致可能连累整个桑家,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对,哪怕是最后桑虞赔进去,桑冲也绝对不会为汉部做任何保证,这就是每个家族的生存法则!(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