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87章:人狗难辨

任何人只要了解长广郡就会深切的知道,被刘彦占领过的长广郡除了拥有一个郡的行政等级,它就真的几乎没有太值得占领的地方。
“刘彦将能够迁徙的人口全部迁走,那里现在就是一个几乎荒无人烟的地方。”斐燕出身大族,家族在石碣赵国混得还算可以,无论是身在何处何地都讲究派头:“如果这是刘彦想要的,那么只能说他干得真是不错,令人哪怕是占领长广郡也只能是得到一块近乎于没有价值的荒芜,难以即时得到什么有益的东西。”
世家大族讲派头到了什么地步呢?就是任何时候都要表现得雍容华贵,动辄就是有人伺候,能不自己动手就绝不轻易动手。这个在后世被认为是晋魏风度的一部分,亦是权贵和某些读书人无比追求的生活质量。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在晋人贵族里面只能说是比较低的档次,他们要求任何一样都精益求精,可追求的是在享受上面,要是将追求美好生活质量的心思有一半花在治国上,估计也不至于狼狈丢下所有能丢的东西,只带着血管里那所谓高贵的血搞什么衣冠南渡。
对了,还是有不少没能逃窜到长江以南,成为衣冠南渡向南方野蛮人传递文明火花的先行者,像是斐家不是就留在了中原,但他们为胡人服务也算是传递华夏文明吧?是了,究竟算不算?肯定是算的,可不要说做胡人的狗那么难听,是不是?
斐燕知道包括自己在内,斐家就是胡人的养的狗,不止是斐家,能在中原、北地、西北、辽东、关中……反正只要是胡人政权之下生活得滋润,谁又不是胡人的乖狗?
有些狗只能“汪汪”的犬吠,有些狗能“呜呜呜”一小会再扑上去咬人,这就是晋奸中文士和武将的分工。
当然,司马皇室来了个官职免费大放送,有些胡人政权可是“漂白”了身份,例如给慕容鲜卑当狗的那些晋奸,在慕容皝成为东晋小~朝~廷的燕王和大将军之后,慕容燕国的那些晋奸倍儿爽了,他们等于是有了“合法”的身份,给慕容皝效力也不算是出卖祖宗,毕竟慕容皝是东晋小~朝~廷承认的燕王和大将军。
石碣赵国一直与东晋小~朝~廷过不去,那可真的是一个不幸的事情,导致石碣赵国没有得到东晋小~朝~廷的“加持”,那么为石碣赵国效力的晋奸可没有办法“漂白”身份,只能委屈自己继续出卖祖宗,暂时接受是胡人麾下一条狗的事实。
斐燕有一点值得高兴,那就是他们斐家其实是半人半狗的身份,只因为明面上是小众石碣赵国,实际上则是暗地里投靠了慕容燕国,每每想到这个斐燕就有一丝丝的爽感从脚底板升到天灵盖,只差喊两嗓子:身为人的那半个部分的主人在召唤,总算是离成为人又近了一步。
想要潇潇洒洒地出征,乘坐马车会是一个好选择,斐燕不是那么喜欢马车的轱辘发出那种牙酸的声音,可比起骑跨战马磨屁股好上太多了。尤其是,他更加喜欢马车上有美姬的按摩,张张嘴还能抿上葡萄酿。
宫陶先生也是乘坐马车,但与斐燕不是同一乘。他这一辆马车上是子弟在伺候,唔……是女弟子,只能享受赏心悦目,却是无法像斐燕如果想就能伸手在美姬的什么部位捏一下或摸一下。
“可惜啊,主人明确交代,就是要和刘彦过不去。”斐燕在吃什么?不知道该称呼蜜饯还是果脯,反正就是类似的东西。他内心里实际上是带着不爽,天晓得刘彦是怎么得罪了慕容燕国的权贵,竟然会有主子专门传递消息过来,要找刘彦的不痛快。
这一次宫陶先生的身份败露是个意外,若不然应该是继续暗地里经营,或许能够继续借曹家的那层“壳”混下去。
现在肯定是没办法继续待在暗地里,只能是不承认不接受将水搅混,就是他们有一种难以明言的危机感,总感觉有一支庞大的势力在暗地里盯着。
“是可惜,但不是不能利用。”宫陶先生最近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智商,他可是辛辛苦苦经营了将近十五年,结果就换来现在这模样的狼狈?他蹙眉的次数比得上过去的三年总量,说道:“引发整个青州的动乱,牵扯石碣的注意力,这是我们的主要目标。”
经营十五年就是为了换来狼狈?宫陶先生才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他并不是多么在意身上那层慕容燕国的身份败露,甚至是庆幸只败露了这一层,另一层更深的身份没有被察觉。
宫陶先生的另一层身份是什么?是一颗纯洁效忠东晋小~朝~廷的心,时刻准备着王师北上中原日,就是他披甲再战时。
好复杂的样子不是吗?然而斐家可以明面效忠石碣赵国,为什么宫陶先生就不能有多层身份!
认真而言,两面或者多面在乱世真的就不算什么,石碣赵国在统治者难以掌控地方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出现复杂多面化得到格局。
姚弋仲是石碣赵国的重臣,但是要真的有一个排序,他得先是姚家家主,第二个排序是羌人总领袖,第三个排序才轮到石碣赵国臣子。这样的排序只注定一点,被逼急了或是有了机会,姚家随时都能摇身一变,从臣子的身份变成一方霸主,还是自己当家作主的,可不是谁的狗腿子。
东晋小~朝~廷是华夏历史上难得的一朵奇葩,石碣赵国作为第二个占领中原并实施统治的胡人政权(匈奴刘汉算第一个),那就是东晋******这朵奇葩边上的喇叭花。
“羌族加入进来,要是能将氐人或是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再拉进来,就美妙了。”斐燕这一段时间就不断暗示或者说催眠自己,例如不是石碣的狗,是慕容燕国的‘人’,思维上就偏向了慕容燕国:“例如将与刘彦牵扯颇深的冉闵拉进来?”
“这不是什么好主意。”宫陶先生说道:“别忘记还有一股我们没有察觉到的势力,有姚家的加入已经足够了。”
青州可不是什么大舞台,容不得太多的演员,要是演员过多,青州这座戏台子塌了可怎么办?
斐燕想了想颔首赞同,又说:“我们是不是走慢一点,等待姚家后续的兵马到了,再加快速度?”
他们从高密郡出发,慢慢腾腾地行军都过去十来天,因为情报传递速度的原因还不清楚都昌城的战事已经结束。他们倒是因为事先就清楚姚靖在召集部队,该是有个四万左右的部队正在向青州开拔?
继续慢腾腾的行军,夜间扎营的时候宫陶先生等来了自己想等的人,那人叫曹岩。
曹岩是曾经格局过青州的曹嶷之孙,很难说清楚是什么时候就与宫陶先生勾搭上,该是在东莱书院建立之初?
想要建立一个书院真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庞大数量的书籍,哪怕是东汉时期蔡伦就将前人的经验整理好造出了纸,但承载文字可没有那么容易,大部分的书籍其实依然是竹简的状态,那就更加让书籍普及变得困难。
曹家好歹是曾经格局过青州,虽说土霸王的日子没有过多久就被石碣给终结,但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土霸王的搜刮能力,东莱书院的藏书有十分之四是曹家提供,另外的那些则是宫陶先生从东晋小~朝~廷那边得到的一些抄写版本。
“刘彦被慕容皝册封辽1东刺史。”曹岩看着是一个长得鹰视狼顾模样的人,可能是因为家族经历的关系,气质显得有些阴戾。他明明是心情不错的笑,可看着就是个冷笑:“刘彦的使节被杀,在辽1东报复慕容燕国,宰了郑林,砍了近千颗脑袋,将一些尸体挂在树杈上进行报复。”
宫陶先生已经知道刘彦去了辽1东,甚至连汉部去朝1鲜半岛征战的事情都知道,就是不清楚刘彦成了慕容燕国的辽1东刺史,更不知道刘彦和慕容燕国已经打了两次,似乎两次都还没有吃亏?
“最后刘彦妥协了,答应了慕容皝的一些条件。”曹岩再次笑了,这一次就真的是冷笑:“慕容皝耍了一些心思,册封刘彦为辽1东刺史,可听闻给的是一枚前汉的辽1东刺史印绶,不是燕国的印绶。”
宫陶先生沉默了很久,重新说话的第一句就是说:“刘彦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管他干什么。”曹岩好像是一直在四顾观察,肢体动作上能看出不是一个有安全感的人?他缓缓地站起来:“你想知道的,我已经查出来。”,他在整理自己的斗篷,一边迈步走向军帐出入口,一边说:“现在我们两不相欠。而我要去都昌城亲眼看看刘彦,或许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刘彦想要干什么这个答案。”
宫陶先生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曹岩想要去见刘彦?他站起来无声地行了个礼,保持弯腰行礼的姿势目送曹岩撩开帐帘走出去……(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