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88章:敲锣唱大戏

曹家曾经割据过青州,广固城就是在曹嶷割据期间扩大建造起来,并且取代了临淄成了青州的首府。
石勒消灭曹家割据势力对青州造成的杀戮无比之大,近乎是杀得十室九空。后面石虎又一再地对青州进行清理,致使青州人口难以增涨。
该是到了近数年青州的人口才有缓慢地增涨,大部分是从外地迁来青州,导致青州的原住民从事实上成为少数。
刘彦所见的长广郡、东牟郡,乃至于是刚刚占领的东莱郡,遍处的荒芜正是石家两代统治者的功劳,青州格局如此得到混乱,稍有风吹草动就是一片动荡,与青州基本为外地移民亦是有着天然的关联。
大部分都是迁徙到青州没有多久,经过了开头占地盘的矛盾,这一家与那一家是血仇,哪怕不是血仇也没有从祖祖辈辈就建立下来的交情,但凡有什么动乱就是互相提防,使得青州不像是一些州郡那样,有了动乱会出现地方势力抱团取暖或是崛起。
曹岩一直都在努力,他想要恢复曹嶷时代对青州的统治,然而人生的前十数年一直是在不断躲避追杀,等待状况好一些却发现青州早就不是那个青州。
是真正意义上不再是那个青州,对于人来讲,一旦人情交际产生变化,哪怕是山河流水没有改变,有人脉和没有人脉对于想要有所作为,特别是拥有野心的人来讲,那依然是沧海桑田一般的改变。
“少君,宫陶先生等一帮人不足信。”
“勿需多言。”
长久的逃亡生涯让曹岩从来都不打算信任谁,他只需要一些对自己有帮助,或是能够利用的人群。
曹家的残余势力在曹岩的操作下与宫陶先生等人走到一起,将东莱书院的名声搞出去,为的不过是一个大布局。
宫陶先生有太多层身份,近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多面派,但只要东莱书院能够向青州各郡县提供足够多的人才,谁都没打算揭穿。
只要是一地主官总需要一些能够帮忙治理的人才,概因什么事情都没有可能自己事事亲为。晋人出身的官员或许好一些,有族学培养出来的一批人,且不论那批人才能怎么样,单至少是能够帮忙做一些事情。胡人出身的官员可不会有什么族学,缺少人才储备的情况下,能够从东莱书院那里获得文士,行政体系才能搞得起来。
事实上,东莱书院就是依靠向青州各郡县输出文士才能站稳脚跟,又因为不断从民间吸纳各家族优秀的子弟,才与大部分的中小家族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有错误,东莱书院仅仅是与青州的一些家族有关系,并不算得上是一个集团,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导致东莱书院看去或许显得极为“庞大”,但遭遇到绝对武力的打压就会缺少足够的自保能力。
并不是宫陶先生不愿意将那些合作关系变成上下统属的集团,是他压根就办不到,那与东莱书院的建立有关,是东莱书院自建立的那一刻起就决定的格局。他们站立的位置是辅助地位,并非是主导地位,那与宫陶先生本身并不是五大族出身,更不是一郡、一州主官,甚至根本没有属于自己的强大家族,怎么站到主导的位置?
曹岩同样无法主导东莱书院,他在石碣赵国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注定只能在暗地里潜伏,干一些阴暗的事情。
只要是对政治有过研究,肯定能够明白无法摆上明面就是多么的糟糕,那是注定只能干一些阴暗的勾当。然而,不管是混~官~场或是想要逐鹿天下,躲避在阴暗面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纵观历史长河,只能躲避在阴暗处的人,谁真的成事过?该是站到足够令人瞩目的地方发光发热,做到最起码的旗帜标杆,吸引更多的志同道合之士,才有成事的可能。
曹家想过要重新站在台前,但无一例外都是立刻迎来了围追堵截的扑杀,接连遭遇到几次重大损失,也是实力虚弱到一定份上,只能是苟延残喘着暗地里经营。
从高密郡进入北海郡并不简单,那是因为山1东半岛的山地真的略多,想要从高密郡到北海郡,特别是到都昌城那边,除非是进行绕路,要就真的需要穿过一片山区。
曹岩带的人不多,幸亏也是人不多,要不然就不会是迎来一阵警告式的箭矢,然后被数百兵卒包围,该是直接就被密密麻麻的箭雨给消灭在这个出了谷地的山涧口。
“刘彦的部队?”曹岩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他看了包围自己的那些部队一小会,吩咐随从:“禀明名号,求见此间主官。”
负责这个关卡的人是斗阿,就在不远处看着被包围的那二十来人。听到是什么曹家,鉴于身份并不足够,他并不知道曹家是哪一根葱,打算直接全部俘虏,关起来了事。
“……”曹岩遭遇到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想要保持一下逼格都做不到。他路过斗阿一侧时停下来,没任何废话直接讲:“在下有关于汉部生死存亡之大事禀告刘刺史。”
斗阿一听就示意将曹岩带过来,一脸的严肃:“可知晓若无足下所说那么严重,小命会不保?”
曹岩本来就是过来汉部寻找一席容身之地,打算将自己的筹码放在刘彦身上,那又有什么迟疑?
斗阿将这里的防卫交给了自己的副手,亲自带着一队人将曹岩押送走。
这一片山区并没有海拔太高的山峰,但山包的数量着实有些多。不想要途径这一片山区,那就需要绕大约一百三十里的路,从靠近北海郡首府平寿一侧的斟亭行军。
曹岩一路上并没有被蒙住眼睛,他将这个视为汉部的自信,就是那种看到了别想透露出去的自信,预示着要真的自己要说的话无法打动刘彦,可真的要被干掉。
山区的部队不算多,仅仅是在各处的要道有关卡,他们是花了将近一整个拜天才出了山区,抵达外面之后一眼看去,看到的是一座巨大的营盘。
曹岩有充足的经验可以从营盘的规模猜测大约是容纳多少将士,看到刘彦将至少四万人安排在这边,内心里的感想比较复杂。
现在的情况相对简单,汉部既能够选择主动出击又能选择被动防御,那么不管是高密郡的那支部队,或是从东安郡过来的姚家军队,他们总是需要开拔到汉部的跟前,才能够发生交战。
已经有人将曹岩过来的消息事先通知刘彦,因为曹岩身份的重要性,斗阿可算是捡了一个便宜。
是什么便宜?大概就是例行公事的关卡运作,然后天上掉下来了一个可以升一级爵位的功劳,让斗阿对曹岩从一开始的冷漠变得怀有热情。
曹岩必然是对汉部有过研究才想要下注,不管是耕战之策,或是恢复二十等爵,他看到的就是一个地方势力崛起的根基。
对!就是根基!从某一些方面来讲,更加能够说明刘彦所谋者大,并不是一个甘于在小小山1东半岛的势力,不管是愿意或者是不愿意,自那些制度被确定下来,只有灭亡才能阻止汉部不断扩张了。
曹岩见到了刘彦,心里不免会与许多第一次看到刘彦的人那样,心生一种“真是比想象中年轻啊!”的感概,随后就是怀疑自己的下注可真的正确?
常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年轻人心性不定,很难长久地坚持一件事情,比较轻易就会受到什么影响改变初衷。所以,一般情况下而言,只有过了不惑之年的人会给人一种稳重感。
“哦!?”刘彦倒是认为曹岩比较利索,没有什么拖泥带水就将该说的几乎全说完。他很有兴趣地看着曹岩,说道:“关于姚家出兵北海郡的事情我已经知晓,就是……宫陶先生是晋国那边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
曹岩一直带着笑容,但因为长相鹰视狼顾的模样,笑起来颇为阴沉。
“你想得到什么?”刘彦从不以貌取人,就是没那么多时间废话:“你想一想再说。另外别忘记了,想要获得什么在汉部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忌讳,只看所立功勋是不是得到我的认可。”
曹岩知道刘彦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但他很犹豫,总不能在刘彦都没有攻占青州的时候,说想要青州。再则是,哪怕是刘彦某天不止有青州这么一块领地,也没有可能接受青州为谁的世袭领地之类的事情。
“多少功劳,拥有多好的待遇?”曹岩思考的时间不短,说道:“那便以攻占青州为准,且看在下能立多大功勋。”
刘彦摆了摆手,示意曹岩可以先下去休息。
是等待曹岩走了,吕议才说:“君上,此人看去鹰视狼顾,曹家亦是暗地经营数十载,不得不防。”
刘彦肯定是要防,特别是曹岩没有表示投靠,只说按功劳来定功勋,无比清楚这样的人不是自傲就是不甘人下,反正不会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