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89章:荒谬的事实

真实的情况是,汉部这边压根就不知道姚家会派来军队参与青州的战事,刚才刘彦说那一句不过是一种疑问句。
吕议却是认为曹岩这边的事情比姚家派军参战更加具有威胁,他说:“曹家所谋甚大,与此等人为伍,他能出卖东莱书院,便能出卖我们。”
刘彦打从心眼里认同吕议的话,但所处的地位却不允许凡事一刀切。
对于统治者来讲只有能利用和不能利用两点,其余心性善恶都是次要,刘彦想要获得青州的统治就用得上曹岩的力量,或许会比想象中还能用得上,毕竟曹家哪怕是再虚弱,那也是经营了近乎十来年的势力,想必他们不会仅仅是只懂得藏在阴暗处,该是掌握着更多人不清楚的情报,例如原来宫陶先生是东晋小~朝~廷的人。
对于刘彦和吕议来讲,知道姚家想要插手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与之相比的是宫陶先生属于哪一方并不重要。
“我们迫切需要得知的情报是,姚家是出动家族私兵,或是纠集杂兵。”刘彦在思索,既然情况有变,那么他们就该做出相应的变化:“从高密郡方向来的那支敌军为什么行军拖拖拉拉,似乎也有了解释。”
其实按照吕议的建议,汉部吞了东莱郡,本身又有长广郡和东牟郡的基本盘,真的是没有必要在短时间内追求高度的扩张。
不是说什么小心谨慎之类,是长广郡和东牟郡本身就是地广人稀,东莱郡的一郡之地也只是给汉部增加了不到十四万的治下人口。
战争从来都不是为了扩张而扩张,该是每一次扩张都应该能够将战争产生的红利消化掉,使得新占的人口和资源成为开启下一次战争的助力。
很显然的事情,汉部虽然是攻取了东莱郡,可要说真的消化就显得太早,他们目前仅仅是依靠高压的政策压榨出人力,获取资源亦是以高压剥削为主。这样的现状比较糟糕,只要汉部在某个战场稍微失败一次,东莱郡必定会成为一个凤眼遍处的动荡之地。
“不是我们主动扩张,不是吗?”刘彦不喜欢没完没了的重复这个话题:“你现在应该做的,是保证我们能够继续胜利下去。”
与之纪昌相比,吕议并不让刘彦喜欢,甚至是出现不久的桑虞都要比吕议更让刘彦觉得相处愉快。但还是那一句话,身为领导者不能一刀切,无关善恶和喜好,只是有用或者没有用,刘彦只能是尽可能地让两人变得更有默契一些。
东安郡到底是不是青州的一部分现在没人搞得懂,就好像是石碣赵国长久以来不重视地方州郡一样,多次的行政州郡改革,搞得地方行政体系有些乱七八糟,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地方上谁强大到可以干掉原来的郡守,那就可以取而代之。
恰是因为不知道东安郡属不属于青州,刘彦突然间发现自己能够选择的竟然不多,例如没有必要再将一个州拉进来,哪怕是某天需要进军兖州,那也绝对不是现在去招惹。
“兖州?”曹岩显然是愣了一下,他说:“青州周边是兖州、徐州、冀州、豫州,每一个时期的州统属郡一直在发生变化。”
刘彦在点头,心中却是真的无限吐槽,石碣赵国虽然作为是一个国家,可是真的是太随意了一些,竟是坐视地方州郡不断变更行政统属。
“兖州并无太强大的势力,类似于现在的青州。”曹岩突然抬起手,说道:“徐州才是应该关注的对象,那里的近期有比较明显的军事调动,正在向青州方向集结。”
刘彦专门恶补过相关的知识,例如石碣赵国是按照爵位来决定哪一州是谁的势力范围,比如石斌是燕公,那么燕地那边就属于石斌的势力范围。
恰恰因为燕地是石斌的势力范围,他才需要屡屡的北伐,为的就是保证燕地周边不受威胁,斛斯这个鲜卑部落被视为威胁后,立刻就是迎来大军的征讨。
“那么青州现在算是石世的属地?”刘彦对石世有点印象,近期才知道石世竟然才三岁:“那就难怪兖州、青州、冀州是一片混乱了。”
“石遵一直在谋求重新获取齐地的控制权,虽然目前仅是在彭城,但是几个州郡一直有效忠他的官员,如徐州刺史郭祥便是石遵的得力干将。”曹岩注视着一身戎装骑跨雄峻战马的刘彦,又看了看身穿儒袍一样骑马的吕议,最后将目光再次转到刘彦身上,说道:“宫陶先生多重身份中,关于慕容燕国的那一层身份便是由郭家散布出去。”
一块巨大的“人脉地图”正在刘彦的面前打开,他是首次用比较直面的情报了解到石碣赵国的混乱局势。
事实证明在没有充满媒体爆料的年代里,想要了解一些什么事情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谁跟谁的关系怎么样,哪个谁又与谁是一派,想要了解其中的脉搏真不是依靠自己凭空想象就真的是那个样子。
之前刘彦曾经试图了解石碣赵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多方探查下来的结果就是一个“乱”字,至于究竟乱到何等地步,没有专业的人去满满梳理压根就没可能一如了然。
曹岩的出现给了刘彦一个了解的机会,千万不要怀疑一个躲在暗地里不断经营的人,为了站到台前是经过何等的努力,也不要怀疑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懂得……或者说知道那么多。
若非情况不允许,刘彦真的希望曹岩可以作为汉部的情报主官之类的人物,比较可惜的是曹岩并没有投靠,曹岩仅仅是对刘彦表示出合作的意愿。
应该说,哪怕是曹岩投靠,刘彦在没有获取更大的成就之前,至少是不光只有一个青州的领地,估计也是不敢用曹岩。
刘彦率军从那一片山区离开了,他们是要返回下密。
要是只有高密郡的敌军来犯,那一片山区会是一个好的决战场地,不管宫陶先生和斐燕是不是要率军从那片山区行军都是。问题是现在有另外一支大军正从东安郡逼近,汉部要是继续待在那片山区,面临的就该是受到两面的夹击。
曹岩的到来让刘彦了解到更多的情报,可都是坏消息。
姚家介入青州的战争是其一,高密郡那边的情况会更负责是其二,第三个是东晋小~朝~廷也许会动手干点北伐的准备,第四个是广固城那边不想再坐视下去。
知道刘彦为什么要退回城防设施比较好的下密了吧?只因为接下来要面对的会是极度糟糕的局面。
东晋小~朝~廷的北伐其实没人当回事,那是一个废柴一般的半残废国家,那个国家的官员对于嗑~药、学驴叫、与猪喝酒比较擅长,让那些血统高贵的家伙率军打仗?真正有才能的被压制着,那是因为司马皇族因为得位不正也害怕自己的皇位被篡了,只能是选一些蠢猪来用。
“司马皇室当然知道选蠢猪对国家无益,但只要能够继续醉生梦死,蠢猪远比俊杰的危险程度更低。”刘彦不喜欢司马皇室,这个在汉部不是什么秘密,他没有打算对曹岩隐瞒这一点:“你既然有在那个小~朝~廷那边待过,显然知道这一点。”
近几年一直在长江以南活动的曹岩当然知道东晋小~朝~廷是个什么玩意,他现在则是在思考另外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竟然想过要投靠刘彦,要是一开始就确认上下属的身份,那么自己肯定也是一头蠢猪吧?
知道曹岩是怎么想的吗?他竟然地发现不是自己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一个对情势不了解的人(指刘彦)竟然攻取了多少个郡?没错,就是攻取了青州三个郡!
找了个借口,曹岩认为自己应该好好地安静一下。他自发现原来刘彦根本就不知晓石碣赵国的局势,就和宫陶先生一样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怀疑。
“太荒谬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竟然可以造成攻取三个郡的既定事实?”曹岩很想昂天狂笑,再三呼一些什么玩意。他拍着自己的胸口,用着无比诡异地目光看着踩踏整齐步伐,一队又一队迈步行军而过的精锐士兵,却是有些呆了:“果然是到了足够野蛮和强大,就能拥有基业的纪元了吗?”
似乎早就是到了野蛮既有理,强大既真理的地步了,不管是夏、商、周,还是秦或汉,难道一直以来不是谁强大谁说了算吗?
曹岩可以觉得刘彦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也能认为汉部近乎就是一个没什么见识,不知道从哪个旮旯地方窜出来的土包子,但是有一点必须得到承认,那就是汉部的制度很先进……不,该说是无比的有侵略性,再来就是汉部的军队确实如传闻中那样彪悍,亦是不缺乏精锐。
“只要刘彦能够撑得过这一次……”曹岩深呼吸一口:“那便选择投靠!”(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