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92章:论投胎正确的关键性

任何时代都是国力决定军队的实力,并不是人数多就能拥有数量多么庞大的部队。
冷兵器时代,武装一名士兵的背后需要有十人乃至于是三十人以上为其生产,而这个还是那种能够调配国家生产力的前提,若是国家行政机构足够无能,一百个人的生产力都不一定能够养活一名士兵。(如明末)
姚家是石碣赵国的大族,但姚家不是石碣赵国的统治者,他们想要教训刘彦,或许还有什么其它政治目的,但只要姚弋仲不造反就注定不会付出太多。
姚靖并非姚弋仲太看重的子嗣,甚至都没有在石碣赵国谋得什么官职,不像是姚弋仲欣赏的几个子嗣动不动就是什么将军或是郡守。
姚伊买的情况与姚靖相似,差别就是姚伊买总算是迎来改变命运的机会,去了石斌账下效力。要是石斌这一次北伐顺利,姚伊买估计是会获得一官半职,起点身份怎么也该是有一个将军称号。
“这次是我的机会,我为数不多的机会!”姚靖其实还蛮年轻,身上没有什么年轻气盛的特质,反而是因为与众多兄弟相比混得比较不如意显得略微平易近人:“所以叔父一定要帮我!”
被称呼为叔父的人叫王腾,原为西夷中郎将……就是后世西1川、昆1明等地的最高军事长官。之所以叫“原为”,那是因为王腾现在没官职了,成了在野人士。不但是在野人士,他还被石虎划为叛将,得到姚家的庇护。
类似于王腾被石虎定义为叛将的人不少,随着石虎越来越残暴,越来越不注重国事,乐于玩美姬和造宫阙,马上要变成叛将的人绝对是越来越多。
王腾能够做到西夷中郎将一职,于军事上肯定是有出色的能力,毕竟不管刘渊汉国(刘耀赵国)或是石碣赵国跟司马皇室的晋国就是两回事,想要在晋国之外的地方当官光是有血统可不行,没有相应能力只会死得很惨。
“安心吧,不过是一个刚刚崛起的部族。”王腾抚慰着自己的胡须,满是轻松地说:“如今的岁月,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说着满满都是感概:“刘彦所作所为自有取死之道。”
姚靖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的一件事情,他们要召集一个路上遇见的游牧部落,没想到那个叫连城伯的部落首领竟是脑子坏了,竟然是拒绝征召还想跑,被他们围着杀了一批,包括连城伯在内的那些人则是成了众多奴隶兵的一份子。
连城伯?就是那个曾经与汉部火拼过的家伙,他们发觉无法拼得过汉部,几次交易之后就从长广郡离开,后面刘彦再也没有关注过这么一个人,他们自然也没有再与汉部有过关联。没想到他们是跑到了东安郡,还被姚靖强行拉壮丁不成,战败后变成了奴隶。
姚靖统率的部队是在一路上不断壮大,是有主动来投,类似于连城伯那样战败成了奴隶军的更是不少,一直是到了汶水边上进行必要的停顿休整,全军数量已经突破了七万人。
“家族没有提供粮秣支持,我们的后勤是依靠当地各家族的筹粮,最多只能支持两个月征战只用。”姚靖说的数据并不准确,甚至是有比较大的出入:“因此我们此战是速战为主。”
王腾才不会揭穿姚靖算错了辎重的问题。这位老将军现在是混日子的心态多一些,今次随同姚靖出征更多是在换人情,再则是实在不认为新晋崛起的汉部有多么难对付。
粮秣实际上也就是支应一个月左右,随着人数再增加,粮食可以支撑的时间就越短……也有可能会变多,那是王腾为了安全起见决定攻破一些东安郡本地的晋人城寨什么的劫掠一下,且当做是以备不测的一种应对吧。
姚靖自然同意王腾的意见,甚至是没有王腾提起,他都会选几个晋人家族的城寨攻打,那是一种真正大战前的热身,至于那些晋人家族是不是无辜?谁管那么多,那些倒霉的晋人要怪就只怪没有在发现大军出现立刻归附,归附之后安然接受剥削。
随着越来越靠近北海郡,人数凑到了接近八万得到姚家军开始露出獠牙,姚靖先是挑一些看起来好攻下的城寨动手,意外地发现东安郡的晋人家族竟是有不少存粮,愈发不可收拾地一个又一个接连动手,虽说是打得东安郡东线的各个家族鹤唳风声,但竟然为大军多筹集到了可供半月支用的粮食。
“可以了,传檄四方,让周围的家族带来粮食,他们会为了性命献上粮食的。”王腾在说一件真理。
这年头的晋人缺乏团结,各扫门前雪然后被个个击破,只要能够活命就会极力忍耐,其中就包括献上粮食,然后是自己家族缩紧裤腰带,乃至是发生饿死人的情况。但需要说一句天大的实话,饿死的只会是普通人,那些家族的成员不会饿着就是了。
“除了粮食,我们还需要劳力。”姚靖一点干坏事的自觉都没有,更加理所当然地说:“让他们自己看着办,不合作就再挑出来灭掉,反正晋人就跟野草似得,杀掉一批很快就会生出一批。”
王腾就是一个晋人,但是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触,甚至是点头表示赞同姚靖的说法。
东安郡的郡守有话说,但他不敢开口,甚至是在发现姚靖不再只是简单的借道和征募人手,开始摧残本来就不繁荣的东安郡,身为郡守的他依然不敢多言,一切只因为姚靖有一个爹叫姚弋仲!
没有半点官职在身的姚靖为什么出发的时候只带了四千羌人,到了快近邻北海郡的时候能够变成接近八万?还是因为他爹叫姚弋仲。事实无数次证明一点,投个好胎远比奋斗半生更有优势,而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姚靖的一路肆虐是在雨势的阻止下停止,那时恰好是抵达了距离北海郡最近的一个县,它叫营陵。
营陵是在西汉初设立,本来是作为一个侯国,诸侯刘泽初领,后来营陵侯刘泽晋为琅邪王,营陵作为一个侯国废弃,成为普通的一个县。
不论是有什么本来的历史,到了东晋十六国时期,中原实际上改变的东西太多了,营陵就是一个无比破败,近乎于没有人烟的荒芜之地,只有那残破的城墙,还有城池里那些断壁残垣在述说着过去的历史,讲述着作为一座城池遭遇到了战乱的不幸。
营陵的北面是北海郡首府平寿,东北侧有条河叫溉水,渡过溉水就是曾经的军镇斟亭。
“汉部现在是什么情况?”
姚靖目视着帐篷外倾盆的大雨,脸色比较阴沉。他现在兵强马壮,大概是自信心最膨胀的时刻,结果竟然迎来了下雨天气?
王腾倒是显得相对悠哉,要说起来他现在的角色该是副将,还是行军长史?
他们这支人马大部分是临时纠集,没有太明确的职位划分,是按照胡人的习俗,每个家族的代表统率自己的族兵,也就是作为头目之类的角色。非家族的奴隶兵是由姚靖专门指派人监督和指挥,姚靖本身没有什么官职,也就没有可能按照正常的军队再规划什么职位出来。
“一直窝在下密,看来是不打算挪动了。”王腾嘴中不知道在嚼什么,咽下去才继续说:“倒是南侧的那支军队又开拔了。”
“依然是无视我们的联系吗?”姚靖脸色阴沉有一部分就是因为高密郡的那支部队,不是别的,是被无视,对于正意气风发的他来讲,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他冷笑了几声:“到时候连他们一块收拾了。”
实际上不管是姚靖还是王腾,应该说是他们这支部队还没有收到情报,是相当多的情报,例如徐州陈兵东海郡,然后高密郡正在被汉部的偏师肆虐,宫陶先生和斐燕非但没有进军北海郡反而是在原地筑营。
对,姚靖是知道宫陶先生是慕容燕国的奸细还是什么玩意,斐燕能与宫陶先生纠集在一起估计也是慕容燕国那边的人,但那又怎么样?石碣赵国是羯族人建立,但石碣赵国除了是一个国家,她还是一个胡人建立的国家,胡人虽然相续建国,可思想中对于国家的概念依然就是一个屁。
没有形容错误,胡人得多内心很简单,部族为首,部族比国家重要。真要要有一个排序,大概就是家族、部族、族群、国家,倒是和晋人的思想类似,差别就是晋人的排序是家族、族人、国家,都一样是将国家排在最无关紧要的位置。
“现在是雨季,我们就在这边等。”王腾原来是叫吃葡萄干,而葡萄干其实比较黏嘴,难怪嚼的时候下巴的动作那么大:“反正也是要等刘徵的。”
姚靖一脸的不爽,可没有任何办法:“希望刘徵能够明白点做人,别找什么不痛快。”
王腾胡乱点着头,心里却是在想:“年轻人就是气盛,哪怕是让刘徵当领导又怎么了,事情办成回去之后不承认,胜了才是关键。”(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