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93章:牵一发而动全身

姚靖的心情烦躁是随着高密郡的郡守向方到来暂时平息了一些,可是没有多久就变得更加烦躁。
“那支部队就成了慕容鲜卑的了?”姚靖简直难以理解:“他们找死吗?”
高密郡发生了剧变,不是指汉部的军队入侵,是指斐燕所率的军队竟然半公开地亮出了燕军的旗号,使得原本就不简单的事情开始往更复杂的方向发展。
“我、我……我不明白,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姚靖所在的姚家目前还是石碣赵国的忠臣来着,一听既是茫然又觉得愤怒:“他们在找死!”
姚家虽然是在西北为无冕之王,可姚弋仲自归降石碣赵国之后就感觉深受重用,对石虎本人或许只是君臣,可对石虎所在的家族还是有些忠诚度。
姚家的家主姚弋仲忠诚于石碣赵国,但那只是一个前提,既是姚家的利益得到保障,羌族的生存环境没有遭受打压。大概石虎也清楚不能过分对待羌族和氐族,需要这两个族群去压制匈奴,石虎对待姚弋仲一直都是礼遇的态度。
姚靖对向方盯着看了许久,几乎是咬着压根:“士兵不是高密郡本地纠集起来的吗?你……”脸上那种看废物的表情着实是太明显,估计也忍不住,低声骂道:“晋人果然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幸好的王腾不在,要不姚靖一句话可将自己倚赖的副手也给骂进去了。
雨季并不是说一直都在下雨,就是那种阴天断断续续下雨的季节,可一旦有过下雨就会让道路变得湿润,没有经过多少踩踏自然没有问题,可一旦踩踏的人多了就会让道路变得泥泞。
姚靖等不了那么久,下雨的时候驻营,没有下雨则是开拔,四五十里路花了三天才算是走完,到了北海郡内的斟亭附近。
斟亭早就没有军镇的模样,看去显得非常残破,却是有五百不到的驻军留守。
知道在雨季什么最麻烦吗?是缺乏足够的干柴,尤其是接近十万所需的炊事,对于木材的消耗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分分钟就能将一片树林给砍光。
姚家军就遭遇到了缺乏足够干柴的困扰,造成了达官贵人还能吃点热的,其余人只能是啃一闻就是有嗖味的干粮。
“刘徵率军到了哪?”姚靖可以美美地抱着一条牛犊子的烤大腿啃,说话就显得略微模糊不清:“太磨蹭了!”
王腾就显得斯文了一些,一样是吃牛犊子大腿,可他能够拿匕首一小块一小块切,还享受地蘸酱,一脸享受地将牛肉含进嘴巴嚼,配着葡萄酿咽下去才说:“最后得到的消息是在灌亭。”
灌亭的历史有些久,位于巨洋水以东二十里,离得较近的城池是寿光。要是查看地方志会发现一点,但凡有名字的地方肯定是出过什么样的名人,至少都会是一个亭侯,才会让地名出现并流传。
灌亭属于原属于乐安国。而乐安国在汉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封皇子刘建为千乘王,置千乘国。到了曹魏时期乐安国被废除,改制乐安郡,但是到了司马皇族统治下又恢复了乐安国,诡异的是到了石碣赵国再次变成乐安郡。
姚靖有天大的理由郁闷,以斐燕为主将的那支部队已经成了比刘彦更应该被消灭的对象,一切只因为斐燕半公开亮出了慕容燕国的旗号。
对于石碣赵国来讲,慕容燕国是现阶段最主要的敌人之一,刘徵成为讨伐军的主帅,能做的就是选择先攻击斐燕的那支部队,不会是盘踞在北海郡下密的汉部。
甚至可以说,刘徵会按照程序派人前去刘彦那边,命令刘彦接受指挥,一起进攻亮出慕容燕国旗号的斐燕所部。要是刘彦表示愿意服从刘徵的指挥攻击斐燕所部,那事情就会变得很搞笑。
没人知道斐燕为什么会亮出慕容燕国的旗号,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变得越来越诡异,例如刘徵以石碣赵国青州刺史的身份派人去了刘彦那边,斐燕以慕容燕国青州刺史的身份也派人去了刘彦那里。
刘彦现在明面上算起来是有两种身份,第一种是石碣赵国的长广郡郡守,第二种身份是慕容燕国的辽1东刺史。
事实上,刘彦很快要有四种身份了。刘彦本来就不承认自己属于谁的官,就只是汉部的首领。另外就是,宫陶先生以晋国特使的身份派人到了刘彦这边,许诺只要刘彦愿意的话,会成为司马1晋国的青州刺史。
诡异的局面出现了,刘彦可以有多种选择,配合刘徵进攻斐燕,或是配合斐燕进攻刘徵和姚靖,再有就是配合东晋小~朝~廷的大局搅乱青州吸引徐州方向的石碣赵**队。
“北伐?”吕议满满都是感概地说:“又要再次北伐了?”
东晋小~朝~廷北伐的次数有些多了,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并且是一次次损兵折将的失败。
吕议是荆州江夏人,不止一次亲眼见证东晋小~朝~廷的北伐,甚至还看过晋军兵败如山倒的局面,那是一种非常荒谬的兵败场面,大多是统军将领受制于监军的不战而败。
“他们玩他们的,我们打我们的。”刘彦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东晋小~朝~廷的北伐印象,要说也就‘国丈北伐’比较出名。他冷笑着说:“晋青州刺史?这是宫陶先生能做主的吗?大概是所谓的什么权宜之计。”
吕议虽然是晋人,并且不属于沦陷区的晋人,但是他真不认为东晋小~朝~廷的北伐会有什么好结果,要不是东晋小~朝~廷那边烂得跟泥坑一样,他至于稍微听到刘彦在青州奋斗的事情就过来吗?
要说起来,吕议与桑虞的情况有些相似,那就是不拿司马皇室当回事,又不愿意为胡人效力,同时很不甘心自己的所学被埋没。
刘彦不喜欢甚至厌恶东晋小~朝~廷是汉部人尽皆知的事情,只是谁都没有打算让外面的人知道。
要深切的知道一件事情,哪怕司马皇室废柴到窝在长江以南,天下依然是当司马皇室为“正朔”,唔……白版的正朔。胡人政权除了控制中原的石碣赵国和拓跋代国,其余都有向司马皇室的东晋小~朝~廷求官求爵,能不能得到什么官职赏赐或爵位基本是用来判定那个势力够不够强。
那样的事情说明了什么?就是哪怕司马皇室狼狈不堪地逃窜到长江以南,可司马1晋国的影响力依然是存在。从日后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冉闵起兵反石碣赵国,石碣赵国崩溃之后姚弋仲选择向东晋小~朝~廷称臣,类似的影子里总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盯着姚家打!”刘彦说道:“其余的事情不用理会。”
吕议点点头,内心里却是在思量以刘彦的决定延伸出一些举措,一些能够帮助到大局,且可以为以后局面埋下的伏笔。
“若是真的有赐封,一些程度上的配合……其实是可以的。”吕议已经很尽力在说服刘彦:“君上,接受司马皇室册封从某些方面来讲才是主流。”
刘彦在眨眼睛,他发现那些人与自己混久了就会学会很多新词,比如“程度”和“主流”这两个词,一些诸如“事态”“态势”等等。
“宫陶先生的身份真是多啊!”刘彦满满都是感概:“他也算是厉害,竟然能让斐燕亮出慕容燕国的旗号。”
很多事情都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例如斐燕所在的斐家是真的在慕容燕国南下之后立刻反水,那么是不是说明斐家从始至终都是属于慕容燕国?除了斐家之外,纪昌一直想要谋求的崔氏嫡女的崔家其实与斐家也是一般情况。
刘彦当然不知道那么多,他只知道一点,青州是真的要大乱,牵扯到的还有徐州,就是不知道东晋小~朝~廷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动作。
“君上,或许……情势不会那么简单。”吕议先说了一下关于宫陶先生的诚意,就是让汉部占领高密郡的那些:“高密郡的事情也许真的有宫陶先生的作用,但是看着更像是一个大型的阴谋。我们真的要占领高密郡?”
高密郡等于是青州南边与徐州比邻的一个郡,要是看大局的话,明知道徐州那边有异动还去占领,会成为一件极为不明智的选择。
现在刘彦需要面对的事情太复杂了,北侧有刘徵为首的一支石碣赵国正规军(?),西侧有姚靖所率的姚家军,南侧除了有斐燕的军队,更南侧还有不知道数量的徐州大军。
“襄国那边很平静,似乎是对青州这边的情况压根就不在乎。”刘彦需要怀疑,并且是深刻怀疑:“石虎就真的要醉生梦死,完全不管地方上……至少是青州这边?”
没人可以回答刘彦的话,身在襄国的张石亦是无法回答。
石碣赵国的“行情”在变差,这一点从各个州郡不断爆发的动乱就能看得出来。一个到处发生叛乱或动乱的国家,能够维持表面上的统一性就很难得,还能更多的指望什么?
………………
近期感冒,脑袋疼得和什么似得,可荣誉并没有断更。8号会爆发一下,最少五章。(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