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94章:各方到位

青州乱成一锅粥没有什么不好的,对刘彦来说是这样,也许有更多的人喜欢现在的局面,例如牺牲掉宫陶先生和斐燕的慕容燕国,又像是等待时机的石遵那一派系。
雨季停了,原先因为不断下雨窝起来的那些人总算是能够动弹一下,刘徵带着部队从灌亭出发径直开拔前往平寿,却是不知道会不会与姚靖会合,要是会合对刘彦来讲就是出现了麻烦。
斐燕也在动,他们离开了淳于渡过滩水,没有任何遮掩向着下密方向开拔,摆出的姿态牵动了整体局势。
姚靖依然是待在斟亭,对于他来讲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前些日子不顾雨天行军的后果呈现,军中出现了传染性的风寒,能做的就是窝在原地干一些隔离人的事情。
刘彦这支汉部主力军也没动,他们现在最好是不要乱动,一动则有可能成为周边几支部队进攻的对象。
汉部的另外一支部队,也就是徐正为首桑虞为辅的偏师,现在是换成他们该找个地方窝起来,只因为北海郡这边的雨季停下,换成了高密郡那边连续的下雨天气。
不止是高密郡,徐州北部也是陷入阴云密布的天气,等于是不管郭祥有什么意图只能暂停。
任何年头带兵都是大不易,除了要懂得军事技巧之外,对于天时的观察必定是要懂一些,才能根据天气的变动来做相应的部署。
刘徵深为石虎看重,他与年轻的姚靖不同就在于多了一些经验。
“不管徐州那边是什么意图,雨季没有结束之前他们无法动弹。”刘徵深皱眉头:“亮出慕容燕国旗号的那支部队必须剿灭!”
姚靖一脸的心平如水,是真正没有什么波动。他有淡定的理由,他又不是青州的什么官员,青州发生的事情****屁事?打斐燕是可以打,前提是要有好处,他才不会被刘徵忽悠几句就成为热血青年。
“老夫上表朝廷,姚贤侄出任青州尉,如何?”刘徵说的青州尉,就是掌管全州军事的武官。
姚靖总算是来了点兴趣,一脸期待地看着刘徵,说道:“朝廷会答应吗?”
“贤侄说笑了。”刘徵一直是面带微笑:“由老夫请奏,贤侄又是出身名门,怎么会被拒绝呢?”
姚靖笑了,笑得无比自信。他需要一个机会,现在刘徵已经递上爬向舞台的梯子,没有理由不接受,但需要一个前提:“刘彦必须被消灭!”
刘徵不会答应什么,问起了姚靖还有多少可以参战的部队。
“低于五万。”姚靖近乎是黑着脸:“要是刺史愿意提供药材,会多一些。”
军队一旦有传染性的风寒就是灾难,多少军队就是这样被瓦解,姚靖说是有五万能作战的部队,实际上并不代表真的可以出击作战,没有任何意外就是窝在斟亭,等待这一场可传染的风寒疾病过去。
刘徵笑而不语,别说是他,哪怕是任何一个州的刺史都没有那么大能量可以集中那么多的药材,或许整个石碣赵国就没有一个人能够办到,那是关于协同能力的问题,亦是国家国力的考验。
然而,石碣赵国虽然是一个国家,但更像是一个披着国家外衣的部落联盟。
刘徵当然可以打汉部,但不能说明晃晃就去打,需要有一个能够拿得出手的理由。
“您是青州刺史,命令他前来听命,不来便是叛逆。”姚靖需要灭掉汉部的功绩,比较积极:“量刘彦也不敢前来,介时……”
刘徵依然是笑而不语,事情是那么一回事,但是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再则,他现在并不想将刘彦推到明面的敌对那方,最好是能够利用一下刘彦,比如让汉部和斐燕所部交战,最好是两败俱伤之类的。
当然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傻瓜,要真的是傻瓜就不会成为一方首领,特别是在中原这种只看实力的地方。
在接下来刘徵就收到了新的情报,其中就有包括刘彦对斐燕所部进驻密乡漠视的这一条。
密乡原是下密的附属军镇,认真算起来其实就是掎角之势的一部分,刘彦眼睁睁地看着斐燕率军进入密乡,这一点十分耐人寻味。
姚靖的部队还得继续趴窝,刘徵却是不能没有动作。
传染性风寒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事实上在缺乏有效医疗手段的任何时代,传染病真就是一种比魔鬼还使人心惊肉跳的疾病。
短短的十来天,姚靖这边的八万人废了接近两万,死于风寒的人其实并不算多,该是两千余人,但最为可怕的是有两万人左右出现风寒症状。
军队发生传染性疾病远比地方上出现传染性疾病严重多了,尤其是像姚靖这种临时纠集起来的部队。
“那些人……坑杀掉吧!”王腾面对有些失去耐心的姚靖,给出一个非常正常的建议:“反正都会死,没有影响更多的人之前全处理掉是最直接的办法。”
姚靖本来就想要处理,只是一时间没有拿定主意,一听副手那么讲,默默地点头:“那就处理掉。”
坑杀本方士卒在其它年代或者其它军队,要是有点风声被暴露肯定是会出现大问题,可是在五胡乱华时期并不是多么大的事情。
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姚靖坑杀一批病患,哪怕是有人有意见,但也只能是有意见。姚靖只需要安抚好那些五大族的头人,给予足够的补偿,杀人也就杀了。对于晋人那一部分姚靖的处理会更简单,概因石虎已经在律法上规定一点,杀一个晋人赔偿一张羊皮,还得是有人来领赔偿物,姚靖在处理晋人的时候会全处理掉,保证没人领赔偿。
在姚靖分批处理病号的时候,刘徵已经抵达了滩水西岸。
刘徵派去刘彦那边的人早应该归回,但人并没有回来,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人肯定死了。
“明智的决定啊!”刘徵不用去追究到底谁杀了自己派去的人:“那就是刘彦不会考虑听从本官的命令。”
此时此刻的刘徵对前任青州刺史刘征的意见颇大。
毕竟是前后任的关系,刘徵只要肯查阅文牍不难发现一点,刘征从一开始就在纵容刘彦的崛起,要是一开始刘征就镇压刘彦,就没有现在那么多事。
刘徵所率的部队略略增加了一些,五万大军抵达滩水西岸的时候,等于是下密周边存在了三支部队。
刘彦自然是占据了下密主城,全军数量堪堪达到五万,不过战兵却是只有八千,其余认真来讲不算正规的作战部队。比较可以期待的一下的是六千左右的新附军,那些民伕什么的别成为负担就是万幸。
斐燕的部队接近四万,但是只要研究一下就会发现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除了大约五千能够算是士兵的人,余下其实就是凑人数。
要是用军事术语来解析斐燕麾下的状况,大概能用流民性质的部队来形容,既是少部分的核心部队作为主力,剩下的那些是真正意义上的乌合之众。
“所以从一开始斐燕举兵就是一个笑话?”刘彦就真的是在看待一个笑话:“他怎么不干脆一点,直接滚雪球的裹挟?”
刘彦虽说是在开玩笑,但其实并没有多么大的玩笑性质,斐燕看着很像是在找死,流民集团不像流民集团,像点样子的建制部队也不像,真令人搞不懂这样能干出点什么事。
“姚靖麾下的部队也是类似情况,但姚靖选择了裹挟,数量才接近十万。”吕议的情报有问题,姚靖只有八万实际人数。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要是给姚靖更多的时间,凑出来的人数会更多,他们停在斟亭估计是打着类似的主意。”
关于姚靖军队出现传染性疾病的事情还没有被汉部窥探到,倒是刘徵率军过去又很快离开被查探到,关于这一部分是随着刘徵率军逼近下密被高度重视。
“我们无法装聋作哑了。”刘彦带着很无所谓的微笑,说的是青州刺史刘徵再次派来人的事情:“这片小地方的军队加起来……多少?”
吕议面无表情地答:“十三万。”,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姚靖所部过来,该是二十万以上。”
“这一次打完,北海郡还是要直接废了。”刘彦也是一脸正经地胡说八道:“大军交锋,生灵涂炭,就是便宜了慕容燕国。”
实际情况是汉部前期派出骑兵不断肆虐早就把北海郡打烂了,就算二十来万的大军再继续火拼,能打烂的东西也不会太多。
慕容燕国是该占大便宜了,青州发生重大动荡,就算石虎真的要醉生梦死也不能坐视,石斌更加不会允许青州的动乱影响到后路的补给路线,似乎还有一股暗地的势力参与进来,那等于是石碣赵国找慕容鲜卑麻烦的机率大大降低。
刘彦还想和吕议多沟通一下,吕绍阳却是来报。
“君上,刘徵率军渡过滩水,直逼下密而来。”
…………
说明一下,这个年代胡人聚拢人手很容易,动辄十数万人并不算夸张,应该说只要有足够的粮食随随便便就能拉起一支数量庞大的部队,至于能不能打仗就要看情况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