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96章:来吧,开干!

刘徵和斐燕的队伍开干了,不过规模并不大,仅仅能够算是局部上的冲突。
再怎么说,刘彦没有做出表态之前,坐拥下密本城、子城、城寨的汉部,是在场三股势力当中优势最大的一个。
“结盟历来是弱势的一方联合起来对抗强大的一方。”吕议面对刘彦的提问有些难以给出意见:“斐燕打出了慕容鲜卑的旗号,与之结盟……不妥。”
慕容鲜卑要让青州彻底乱起来,或许还会牵扯到整个齐地,那是为了扫荡辽1东周边争取时间。
石碣赵国与慕容鲜卑是交战关系,该是找死到什么份上,汉部才会去和打出慕容鲜卑旗号的斐燕结盟?
刘彦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刘徵明确表示要选边站,汉部听从命令攻击斐燕所部还能算是石碣赵国的一份子,否则就是叛逆。
既然都要成为叛逆了,那么与斐燕结盟似乎没差?如果这么理解那绝对是大错特错。
刘彦在辽1东有领地的事情被曝光,但是只要没有承认就问题不大,哪怕是被石碣赵国敌视,可亮出旗号和没有亮出旗号绝对是两回事。
“现在对我们来讲,不是选哪边站的问题。”刘彦一直在盯着地图看,一脸思索地说:“是等待姚靖入场。有这么一支部队游离在战场之外,不是什么好事情。”
位于斟亭那边的姚靖还没有动弹,大批的病患被隐秘地坑杀,可杀了一批又出现一批,等于是陷入了死循环,麾下的人数是一天比一天少,再那么下去不用说出战了,会不会未战就崩溃还是两说。
所以说,雨天就不适合活动,该老老实实地待在可以避雨的地方,哪怕是现代的军队遭遇到雨季也是这样,真就与是什么时代无关。
刘彦还是在十天之后,也就是刘徵和斐燕小打小闹的第七天,汉部才刺探到姚靖的军营爆发传染性风寒。
“那家伙没有行军常识,军中就没有人给出正确的建议?”刘彦一脸的便秘表情:“我们太晚察觉到这一情报了。”
吕议亦是一脸的可惜:“白白浪费了七天。”
七天之中,刘彦一直在和刘徵、斐燕扯皮,三方之间的小动作就没有停止过。
自汉部伪装攻击刘徵和斐燕,两个家伙后面学了个通透,派人互相假扮对方袭击汉部,结果当然就成了三方不断的小打小闹。
“准备一下……”刘彦沉吟了有一小会:“是时候进攻刘徵军了!”
吕议没有意见,对汉部来讲斐燕所部没有什么威胁,相反打着慕容鲜卑旗号的斐燕所部很有存在的必要,只要斐燕所部没有被消灭,石碣赵国第一个攻击对象就绝对是斐燕所部,不会是没有举起反旗的汉部。
“就打着斐燕的旗号攻打刘徵军。”吕议难得会在军议上边说边笑:“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反正不会承认对刘徵的青州军动手。”
当夜汉部变得非常忙碌,是彻夜在准备干粮,导致炊烟从白天到夜晚没有中断。
汉部的异动自然是引起了刘徵和斐燕的注意,两伙人难得地没有什么动作,都是选择将部队约束在营盘。
受到汉部的异动影响,刘徵和斐燕的营盘也是变得无比热闹,一种大战前的忙碌开始蔓延。
在同一的时间,刘彦在刘徵和斐燕两边都派去人手,皆是表示愿意配合对方攻击另一方,为了表示诚意连大概的攻击时间都明白说出来。
对于刘彦的表态能不能信,或许刘徵与斐燕都是相同持怀疑态度,但这至少是一个好的开始?
大约是连续三天的时间,三方的驻军某处总是会有不停顿的炊烟在飘向天空。
在第四天的清晨,下密本城响起了阵阵的战鼓之声,惹得刘徵与斐燕的营盘也被动进行人手集结。
“刘彦真的要攻击刘徵?”斐燕满满都是怀疑:“我们是因为需要和有退路,他们会与亮出旗号的我们共同进攻刘徵?”
宫陶先生笃定地点头道:“刘彦会进攻刘徵的青州军。”
哪怕是之前不明白,宫陶先生看近期刘彦的所作所为也该知道一点,那就是刘彦绝不是一个甘于听从谁命令的人。或许刘彦是想要做一方诸侯,亦可能是刘彦要割据青州。那些对于宫陶先生是会有影响,但也许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要能够吸引徐州方面的军队,青州变成什么样对于宫陶先生而言根本无所谓。
相同的,青州只要能够吸引石碣赵国的注意力,不让石碣赵国去影响到慕容鲜卑的辽1东战略,斐燕的任务就算是超额完成。
没人在乎青州到底变成什么样,石碣赵国不在乎,慕容燕国不在乎,东晋小~朝~廷更不在乎,也许连刘彦也不是那么在乎。
战争该是什么,不就是破坏吗?
青州并没有太多值得破坏的东西,该被毁坏的早在石碣赵国消灭曹嶷割据势力的时候被打烂了,石碣赵国亦是从没有想过在青州建设什么,那就是刘彦为什么看到的是到处的荒凉。
下密这边虽然也有山区,可是地形算是平坦居多,数万大军摆布下来却是会显得略挤。要是真的打起来,不可能说只有一个战场,只会是分布成为数个局部战场。
差不多就是在刘彦准备妥当要进攻刘徵的青州军时,斥候带回来了一个情报。
“后路被断?”刘彦虽然有金手指,比如脑海中有地图,可只要他不去注意压根就无法发现,他也没有可能时时刻刻什么事情都不干专门盯着地图看:“姚靖带着一直敌兵绕到了后方?”
这个消息来得非常及时,就是暂时不清楚姚靖带了多少人绕路,仅仅是知道姚靖带着人在胶水西岸活动。
只要刘彦知道情报,他立刻就能够在脑海中将“视觉”转过去,一番查看下来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例如搭建的浮桥没有被破坏,几处作为岗哨的营寨也没有遇袭。
“他……为什么没有攻击?”刘彦的金手指并非万能,对于姚靖绕过去的意图清楚,可姚靖为什么没有攻击只能靠猜。
姚靖绕路到刘彦后方只会有一个意图,无非就是想要威胁汉部的后勤补给线。这也是历来军事上追直接和有效的手段,毕竟一支军队粮道被切断将会无比致命。
“我们这边动不了!”吕议脸色有些严峻:“已经与刘徵、斐燕有过沟通,一旦部队动了,既是开战时刻。”
下密城这边被刘彦经营了两个多月,原先是想要作为固守的防御工事,后面转为前进基地的用途,一些军事物资必然是会进行囤积。
“我们在这边有半年的粮秣,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吕议还有一个没有说的,那就是军事器械方面,他到现在都搞不懂刘彦每到一地为什么要建造诸多建筑,铁匠铺就是必然建造的建筑物之一,那样一来根本不会缺乏兵器等军事物资的补充。
刘彦从来都没有打算向任何人透露关于金手指的事情,仅仅是会进行必要的会知,至于他们是怎么想的,那是一件比较无所谓的事情。
既然知道姚靖绕到了后方,一时间内也无法调动部队前去处理,那就只能是通知各处进行防备,再从其它的地方调兵。
“让徐正解决吧。”刘彦理所当然地说:“骑兵只能由骑兵去追击。”
“只能是那样。”吕议颔首同意,又说:“那我们这边的计划……继续?”
干粮已经准备就绪,是该开启大战了!
刘彦再一次派人去联系刘徵和斐燕,大意就是通知进攻的时间到了,至于斐燕或刘徵会怎么想,已经无法改变开战的事实。
任何一次战争都是没打之前会有诸多的问题,除了对战争进行准备之余,就是各种各样花样。一旦战争真正的开始,绝大部分依靠的还是硬实力。
在天气晴朗的这一天,刘彦十分守约地出动军队,下密本城的城门被打开,一队队的士卒迈步而出。
与此同时,刘徵和斐燕两边也是辕门大开,属于两方的部队鱼贯而出。
在下密的天空,战鼓和号角不断地回荡,一种大战前的紧张气氛不需要再刻意营造就显得很浓。
要是从高空向下俯视,预设的战场看去一目了然,那是汉部出城的部队西南侧摆出了一个品字形,“品”的两个“口”各自对准的是刘徵的青州郡内和斐燕的叛军集团,下方的那个“口”很明白就是预备队。
看到刘彦出动一万两千的部队,刘徵和斐燕无比确定一点,那就是之前的热身已经结束,什么阴谋诡计也该是应该稍微暂停,到了该真刀真枪较量的时刻。
刘徵摆出来的兵力该是三方中最多,足有三万。要是看整体的布置,只能说他的中军算是有点样子,至少是保持着一定的纵列队形,其余分布出去的兵力只能用“撮”来形容,就是没有任何地形可言,仅仅就是乱糟糟地凑成堆。
斐燕那一方更为不堪,刘徵至少还有八千左右的郡县兵像点样子,斐燕只有两千左右能稍微整齐的列队,余下也是凑成堆。
“开始吗?”
“开始!”(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