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198章:真正的决战来临

刘徵不信任刘彦,哪怕是双方联合进攻斐燕数日,他依然不会信任刘彦,但是真的没有想到无耻的一幕就那么发生了!
“快快快,竖旗。”王朴在大呼小叫:“摆显眼一些,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从这一刻起,咱们是叛军,也是叛军了!”
荒唐的一幕是怎么开始的?大概是刘徵的部队攻破了斐燕设立营寨的第一条防线,那些原本并肩作战的汉部军队突然调转刀口,冲击刘徵部队一阵子,随后亮起了慕容鲜卑的旗号。
光是亮旗号也就那个样子,偏偏亮出旗号之后还叫嚣着不再属于汉部,这这这……拿人当傻子糊弄的吧?
“你们会付出代价,绝对会付出代价!”
“他们已经不是我的部下,是受到东莱书院山长宫陶先生蛊惑,变成燕军了。”
“你这是睁眼说瞎话!”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刘彦一副天~朝大官的嘴脸,就是天下人都不信,自己信了就行。至于不信,怎么,咬啊,咬啊,不知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格言吗?
如果可以,听了回报的刘徵真想要亲自吐刘彦一脸的唾沫,再吼一句“怎么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偏偏刘徵只能是被气得喘粗气。
一支部队之后,除了下密,子城和城寨的汉部军队竟然也是摇身一变成为叛军,身为行军长史的吕议站在城关上对子城和城寨那边破口大骂,不但大骂还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
刘彦在干嘛?他在诡异地看着吕议装疯卖傻,不无再一次感叹文士就是能够拉下脸。
“刘徵一定要被气死了。”吕议似乎玩得颇为愉快:“就看会不会来攻。”
一时间的城头变换大王旗,汉部本来就是战场上最弱的一方,子城和城寨“叛变”,仅仅是剩余下密一个主城。
谁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只看刘徵是不是真的会翻脸。
斐燕这下是真的放松了,且不管刘彦到底是在搞什么鬼,但只要是情势有利就行。
战局因为发生突变稍微停顿了两天,刘徵将兵力进行了一定的收缩,从攻方变成了守方,他不断派出快骑,估计是要调兵?
想要在战场上派出人联络谁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刘徵派出的快骑被刘彦和斐燕的人围追堵截,前几批被斩尽杀绝,还是一次大范围的突围才算是送出去了一批。
刘彦的人截杀刘徵派出的快骑是另外一个导火索,结果是刘徵再也无法忍耐,直接宣布刘彦一样是叛逆。
“这下好了。”斐燕比较夸张地笑了很久,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刘彦也成了叛逆,该和我们一条路走到黑了吧?”
宫陶先生也在笑,眼眸里却满满都是迷惑。他难以理解刘彦为什么会这样,毕竟谁都清楚什么辽1东刺史就是糊弄人的官职,慕容皝给刘彦的是汉.辽1东刺史印绶,那么就不是什么正式官职,刘彦别想要真的去治理整个辽1东。
刘彦面对刘徵的指责不断无辜叫屈,但是该打还是打,甚至是没有什么掩饰。
刘徵气归气,可是叛逆也宣布了,又能怎么样?
战局变换无常,从刘彦与刘徵合力攻打斐燕,变成了刘彦与斐燕攻打刘徵,脑子要是转不过弯来,估计是要懵上很久。
有天,曹岩找到刘彦,满脸严肃地说出一条新的情报:“姚兰率军一万,出兖州入青州,已经抵达东安郡境内。”
刘彦不得不蹙眉,先有姚靖出现,后面再出现一个姚兰,看来姚家是真的要大举插手青州?
不得不说的是,姚靖其实要比姚兰年轻,姚靖不足二十岁,姚兰该是二十出头。
姚兰不是姚弋仲的子嗣,是姚襄的堂哥。而姚襄是姚弋仲的第五子,今年不过十二岁。
“当今天下,胡人英雄辈出,晋人却是忙着醉生梦死。”刘彦止不住地叹息:“难怪中原会被胡人侵占。”
曹岩没有过多的感慨,直白说:“再加上姚兰,使君面对的就是十六万的敌军了。”,他将斐燕那批人也算作是汉部的敌人。
刘彦笑了笑并未表现出什么慌张,他们本来就是要打一场被围战,不管敌人多少都是一样的。
或许是斐燕和宫陶先生也是收到了姚兰率军来援的情报?他们连和刘彦的招呼都不打一声,竟是连夜撤退。至于是撤向哪里,那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下密这边的战事随着斐燕率军撤退暂时停顿下来,倒是姚靖开始进行发力,率军突袭汉部在胶水浮桥边上的营寨,但是没有攻进去。
收到姚靖率军进攻浮桥边上营寨的消息,刘彦知道战争最为关键的时刻到来了。
“我们要迎战的是十一万左右的敌军。”吕议皱着眉头,满满都是忧虑地说:“我们有五万人,但是战兵只有一万两千。”
那差不多是十比一的兵力差距。这样的差距其实已经很大,由不得吕议不担忧。
“没有事。”刘彦依然淡定:“这一战就是关乎青州归属的决战。打完了,青州就是我们的!”
吕议依然不知道刘彦的信心从何而来,只能是尽责地将下密本城、子城、城寨之间变得更加巩固,建议道:“之前已经建立简易甬道,职认为还是加固一下。”
刘彦自然是认可。
甬道是上古先秦时期秦军每战必然建立的设施之一,那是用于保证营寨之间的调兵通道,亦是粮秣流动的脉搏。甬道大多是使用围栏木栅组成,条件许可会再加上土墙,等于又是一些简易的防御工事。
刘徵或许是觉得刘彦比斐燕更加讨厌,又或者是担忧刘彦会拦腰来那么一击,没有追击逃窜的斐燕所部,是采取守势待在营寨。他已经以青州刺史的身份定义刘彦为叛军,相较起斐燕那种流寇性质的武装,显然是觉得掌控三郡之地的刘彦威胁更大。
要是换做对地方掌控力度大一些的朝代,自刘彦干掉尔荣取代成为长广郡郡守,其实就已经可以视为叛逆。
不止是刘彦,任何一个在地方上拥有自治领,不服从襄国中央的人,比如姚弋仲、苻洪、等等各大族的首领,他们也能算是叛逆。刘彦与那些人的差别只有一点,那就是不够强,要是强如姚弋仲或苻洪,看看刘徵敢不敢将刘彦视为叛逆。
“搞明白了。”刘彦表情比较奇怪,像是气愤又像是无奈:“是冉闵那边出现了问题!”
冉闵不是在西北平叛吗?他先是灭掉了一个归附姚弋仲的家族,与姚弋仲扯皮很久,事件还没有定义下来又接着灭了三家归附姚弋仲的家族,两人算是彻底撕破了脸。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相传冉闵改姓了,由石姓改成了李姓,至于为什么是李姓则让人搞不明白。(一直称呼冉闵,是为了读者阅读习惯,实际上现在他叫石闵,改成李闵为史实。)
“冉闵将我们视为部下,姚弋仲无法直接攻击冉闵,选择拿我们开刀?”吕议觉得这就是一件荒谬绝伦的事情。
“冉闵向石虎请求册封我为游击将军,石虎同意了。”刘彦也是觉得荒谬:“他自己成了建武将军。”
很明白的事情了,不管是冉闵真的视刘彦为部下,又或是想要拉刘彦在姚弋仲的对抗中下水,石虎显然是顺水推舟,打算让冉闵的派系与姚弋仲的派系互相对抗。
“还是让各部族互相争战削弱实力的套路。”刘彦讲的是石碣赵国的国策:“对我们有好有坏。”
知道前因后果,也许还有一些隐秘的事情不是张石所能知晓,但总算是摸出了事情的脉搏。
既然事情是这样的定义,刘彦的叛逆身份自然是不被襄国那边的中枢看重,毕竟是关乎到派系的争斗,什么脏水都能互相泼来泼去。
“姚家……在石碣赵国的影响力真是大!”吕议脸色依然难看:“随随便便征集一下,竟然十数万人就拉起来了。”
可不是吗?姚靖和姚兰的兵力合起来,摆出来的是九万,之中有多少是姚家的家族军队不好说,但真的是拉起了一支十万左右的武装。虽然说是裹挟的性质,但这就是身为五大族的便利。
“君上,您给交个底吧?”吕议开始变得气急败坏:“为什么笃定这一场围困战对我们有利?”
怎么说呢?刘彦总不能明晃晃地告诉吕议,说因为金手指的存在,可以无限召唤士兵的吧?
“总之,不用担忧兵力上的问题。”刘彦既是蛮横又是充满自信:“城防的消耗战是我们最理想的交战状态。”
吕议觉得心好累,安安静静地盯着刘彦看,那眼神里有哀怨又有迟疑。
刘彦瞧吕议这样的眼神心道一声“糟糕”,显然是吕议觉得自己不被信任。他嘴唇动了数次,最后只能神秘地说:“言之(吕议表字),你相信术法吗?”
吕议果然愣住,随后表情无比精彩。
“我……可以召唤战死英灵,使之复活听从调度。”刘彦的表情和心情都无比的纠结:“唔,是花费一些代价,可以无限召唤……”
吕议脸色僵硬地站起来对刘彦行了一礼:“君上,职听从命令便是。”
刘彦无语了,他就是修饰一下将事实说出去,结果被当成神经病了。
…………
今天三更,中午13点和晚上19点各有一章。明天从7点开始间隔两小时一章,打底五章。(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