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01章:血腥攻防

敌军集中精力和注意力进攻位于胶水边上的营寨?那正是刘彦所想要的啊!
营寨范围并不小,紧紧地靠着胶水河床,想要的话随时都能够开始建设连接两岸的浮桥。本来造桥手段是为了吸引敌军来攻,没想到都还没有使出来,敌军就将营寨当成了主要的进攻对象。
想来也是?下密这边汉部老早就摆出了掎角防御之势,只要子城和营寨还在汉部手中,下密主城就算不得是一座孤城。
兵法一再强调“击其软肋”的重要性,姚家再怎么也比其他胡人汉化程度更高一些,接受汉化教育的姚兰和姚靖怎么会忘记这一点?
对姚家两兄弟率领的姚家军和刘徵所率的青州军而言,进攻下密主城和子城是必然的事情,但是主城和子城拥有完善的城墙工事,攻击起来会显得困难一些,看着只有木栅栏、拒马布置几道防线的营寨倒是显得好攻一些。
战争打的就是后勤和士气,只要能攻下营寨怎么也会让汉部士气低落一些,联军试探完下密主城和子城,发现不好啃之后就该有明确的选择,显然发生肉搏战的营寨这一局部战场就会成为主攻对象。
营寨是建立在胶水边上,等于是有一面是水道,想要攻击不是不行,但至少需要舟船。联军是有带来工匠,可是工匠能造陆地上的器械不代表懂得造水面舟船,毕竟凡事讲的就是术业有专攻。
除开一面是水道之余,营寨的北侧被挖得坑坑洼洼,再被引进一些水源,北边的地势就形成一片多水洼地形,摆明了就是难以布开阵型。联军可以进攻的方向仅剩西面和南面,而这两个方向明显就是特意留下,注定两个位置的防御工事会被加强。
姚靖留下对付下密主城,战事的烈度没有一开始那样强烈,可姚家军依然在不断地派军进行试探和袭扰。
姚兰亲自增援部队抵近位于胶水西岸的汉部营寨,他们抵达的时候恰好是汉部守军在进行反击。
“出动骑兵!”姚兰脸上出现了残酷的狞笑:“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离开自己的营寨一里追击?”
其实出了营寨进行追击的汉部士卒在发现敌军有援军过来就已经在退回去,只是进攻一方的那些残兵发现有增援过来士气一振,心气一振他们就敢鼓起勇气咬住了一部分追击的汉部士卒。
轰鸣的马蹄声奏响,该是有两千左右的姚家骑兵蛮横地撞进战场,马蹄踏过根本就是不分敌我,挡路的所有人皆是在马蹄的践踏之下成为肉泥。
弄死了一部分己方的残兵?姚兰才不会去在乎那些,他亲自吹响了冲锋的号角,命令出击的骑兵趁势冲营。
营寨一方的汉部显然是出现了慌乱,那是有一些跑得快的人要撤回营寨,一些长矛兵和弓箭手受命组织防御,营门有进有出自然是显得有些混乱。
“混账!”西骞建同满脸的铁青,指着警告多次依然挡住辕门的奴隶兵大吼:“放箭!”
其实也没有射死多少人,但是己方真的射箭清场,堵住辕门的奴隶兵受到血的教训只能老实退往两边。
“晚了。”西骞建同心里恼怒无比,眼见敌军的骑兵快速冲营而来,只得发出新的指令:“长矛兵依托木栅竖矛;弓箭手准备!”
命令不但是靠吼,旗语也是要跟上,要不在吵闹的战场光是吼的话,命令可传不出多远。
一个普通人全力冲刺每秒可达八到九米,知道一匹合格的战马全速冲刺的速度有多快吗?战马的全力前冲一秒大概是十五到十六米!
冲营的姚家骑兵上一瞬间还在四五百米之外,不到三十个呼吸(约三十秒)的时间却是已经冲到了眼前。
姚家骑兵显然都是善骑者,他们仅有少数是撞到了拒马等障碍物,绝大多数跨过去,形成洪流扑将而上。
“射箭!”
口令被下达,第一轮射出的箭矢却是显得稀稀松松,对冲锋而来的姚家骑兵造成的杀伤极度有限。
箭矢是在第二轮才变得密集一些,那是营寨之内的弓箭手稳了下来,开始听从口令依次放箭。
营寨守军的弓箭手仅仅是射了五轮就停下来,已经有姚家骑军抵近,再射就会造成误伤,不得不停。
营寨的部分位置竖起了长矛,有些位置却是没有,值得西骞建同庆幸的是辕门位置布下的拒马起到了作用,仅仅是有十来个看似精锐的姚家骑兵七扭八拐,是在失去了最高速度情况下被长矛兵组成的方阵挡下来。
大批量的骑兵扑营,致使到处都是碰撞声和马嘶声,自然也不会缺少人的惨叫。
从大局面看去,直径千多米的营盘前侧,太多的马蹄践踏之下起了滚滚的尘烟,听声音是到处都在上演冲撞,马嘶和惨嚎成了战场上的出现最多的声音。
姚兰无法透过尘烟看清楚前方发生什么事,听到前面吹响了“呜呜……呜!”的号角声立刻皱眉:“吹号,让骑兵撤退。”
很显然的事情,姚家骑兵通过号角声进行了简单的沟通,冲营的骑兵被挡了下来没有能够攻进去。
西骞建同亦是无法查看战局,他只能从吵闹并且纷杂的声音中进行判断,还没有能够做出预判的时候,两段号角声响过之后,滚滚的马蹄声远去了。
尘埃组成的烟雾被风吹得消散,营盘前端到处是一片狼藉,处处可见倒卧的战马和战死者的遗体,更是少不了受伤惨嚎的伤患。
骑兵冲营不但显得声势浩大,连带造成的破坏一点都不轻,局部的拒马成片被破坏,不过看那遗留在尖刺的尸体倒也发挥了作用。
“救治伤患,重新布置拒马,整理木栅!”西骞建同在喘粗气,一连串的命令刚下达,听到对面再次吹响号角却是表情僵硬了一下,对军令进行修改:“辅兵将伤患抬下去,战兵备战!”
姚兰怎么会让营寨的守军有重新布置的时间呢?他在己方骑兵撤出的同时就挥军再次发动进攻,将近五千步兵踩着乱糟糟的脚步已经在发动冲锋。
“嘶!!!”不是牙疼才发出这种声音,是姚兰听点算伤亡:“折损了四百骑左右?”
目测了一下,姚家损失该是接近四百骑,对营寨的汉部守军造成多少损失却是不太好说,估摸着怎么也有近六百?那就等于是一比二都没有。
本来的事情,骑兵要是能够冲进营寨,一定能够左冲右突,说不定能够一次就突破几条防线,挤压汉部营寨的空间,没有攻进去被挡住战果也就是那样。
姚兰心疼归心疼,可战争不就是这样吗?像极了赌徒一般,不放过任何机会,差别就是赢了或输了。他自认为比刘彦有更多的筹码,亏了一次就继续下注。
五千姚家军呐喊着冲锋,后面又有五千被聚拢起来作为第二梯次,姚兰拿定主意要展现什么叫攻势如火,一刻喘息的时间都不打算给营寨守军留下。
冲锋的姚家军很快就遭受到营寨守军弓箭手的箭阵阻击,那种连绵不绝的箭阵覆盖还是首次被姚家军所遭遇,不断倒下的士兵让位于远处观看的姚兰有些牙龈生疼。
“这种射箭方式可以学一学。”姚兰的牙龈更疼了:“严令他们不许后退!”
不会断绝的箭雨太令人发怵了,远比有间断的箭阵覆盖更加的恶心人,至少有间断还能让人喘息一下。
其实波段式射击的箭矢真的不是那么密集,胜在于不会间断,对遭受箭阵攻击的一方心理压力更大。那是一种时时刻刻都有同伴倒下的视觉刺激,使人听着不断传来的惨叫声而心生恐惧。
“不应该让汉部崛起。”姚兰就搞不懂了:“刘彦才发展四年就这样,若是再给个四年能成什么样子?”
后面到来的王腾在不断点头:“下密主城和子城的攻坚都不顺利,尤其是发动强攻的刘徵那边伤亡非常惨重。”
“我会写信给伯父,可能的话再筹集一些援军过来。”姚兰说得非常认真:“这边只有刘彦的一部分军队,我并没有忘记还有一支偏师。”
“是该重视!”王腾笑吟吟地讲:“刘徵也在调动援军,想来也是认为必须将刘彦消灭在下密。”
前方,被严令不准后撤的姚家军冒着极大的伤亡总算是冲上去,在第一批部队抵近城寨开始肉搏之后,第二批的五千人在号角声中也发动了冲锋。
“刘彦总共有多少军队?”姚兰眯起了眼睛:“有五万?十万?”
王腾眉头挑了挑没有说话。
“不管刘彦有多少军队?”姚兰有充分的自信:“只要姚家的声势还在,随时随地可以聚拢杂胡和晋人奴兵,他的军队永远不会比我们多!”
王腾“呵呵”笑了起来,身为羌族总领袖的姚家有这样的底蕴,或者应该说是只要姚弋仲没有倒台,他们还真的就能够随时随地的聚拢军队。
不止是姚家,还有一个苻家,统治中原的石碣更是这样,此便是所谓的大势。(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