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04章:第四支部队

汉部的另一支偏师在哪?大概是姚兰、姚靖、刘徵在困惑的时候,徐正亲率的骑军刚好进入东安郡。
徐正进入东安郡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查勘地形,在此之前只能是尽可能地隐匿,要不因为不熟悉地形遭遇埋伏或是被堵在某个地方,可就该成为愚蠢透顶的代名词了。
城池的攻防战节奏本来就不快,下密的攻防不过才进行了十二天,该是刘徵、姚兰、姚靖等人没有历经过类似的战事才会觉得缓慢。
要清楚的知道一点,但凡是城防设施完善一些的城池,又有哪些城池是被一鼓而下的呢?比较轻易攻打的城池用数天,又有一些需要花费几个月,可打了数年都没有打下的城池更多。(需要举例子吗?)
如此这般,节奏缓慢的攻防战依然继续。
因为久攻不下,也是伤亡略微惨重,联军这边的士气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作为联军主将的那些人当然发现了苗头,但很多时候不是知道了什么就能够有效的解决。
“今日折损了将近四千人,可总算是攻破了营寨的第三层!”姚兰说话的时候是一脸的咬牙切齿:“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敌军的甲士还是一千人。”
太怪异了,不管昨天损失多少,隔天就绝对是一千甲士,好像是怎么杀都杀不完似得。
姚兰可以保证一点,绝对没有发现汉部有从东岸向营寨增援,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怎么都想不明白营寨的甲士是怎么补充的。
“事刘彦故意消磨我们的兵力,才不一次性将甲士派出?”姚靖不是傻,他就是不知道什么叫‘系统金手指’,那样懵掉就成为必然。他苦笑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成功了。”
本来打下第三道营寨是一件极其鼓舞士气的事情,偏偏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要是算上昨天的损失,联军这边已经在攻打营寨上折进去了将近一万八千的兵力。而联军合起来拢共也就十一万人,他们在营寨那边丢了一万八千人,又在下密主城和子城丢进去了接近四千人,攻打汉部建立起来的甬道损了将近万人,短短不到半个月只剩下不足八万人。
之所以是用“人”而不是士兵,那是一件非常明白的事情,联军中能够称为士兵的也就是接近两万的羌兵和青州军中的一万两千,其余都是临时拉起来的人手,青壮占了大多数。
“那些甬道哪怕是今天攻破,隔天他们就能够再次建立起来。”刘徵恰好就知道甬道是什么,说道:“刘彦部族内设立二十等爵,又学秦军每战必建甬道。他是哪来那些知识?”
刘徵有些地方说错了,甬道虽然是秦军的“专利”之一,可甬道是到了始皇帝期间才出现的产物,此前的那些秦王或秦君可没有类似的产物。相传甬道是秦军大将蒙恬所创,就是不知道真假。
且不管甬道到底是谁创立,反正是让联军这边吃够了苦头。参与此战的胡人,身份地位足够的早在脑子里打定主意,除了学汉部弓箭兵的波段式射击,战时建立甬道也必须要学。
事实上联军这边已经开始在做了,他们在各处的营盘划下道来,几乎是完全照搬汉部的办法建立起了一条条的甬道,就是因为时间紧促的关系,质量上嘛……恐怕不怎么样。
联军这边愁云惨淡,已经商定一个月内若是无法攻取下密城就会选择围困,出动数支偏师进攻长广郡、东莱郡、东牟郡。他们是认为汉部的主战部队已经出动,内部是空虚状态,攻取那些郡县一则是让战绩变得好看一些,再来是希望从三郡掳掠到足够的人口再来进攻下密。
刘彦没有自带远程读心机,他自然是不知道联军已经约定时限。他倒是依靠对脑海中地图的观察,知道徐正已经率军突入东安郡,那样一来有一些机会却是可以进行酝酿。
汉部不止是一支偏师,目前其实是有四支在使用的军队,除开下密战场这边,突入东安郡的徐正所率骑兵是第一支,留在高密郡与东安郡边界处的桑虞所部是第二支,另有从辽1东和朝1鲜支援而来的第三支。
纪昌正在率领第三支部队行军,走的不是陆地,是乘船走海路,会在直接从连接渤海的淄水直接进去到巨淀湖(现代广饶东侧),再走浊水顺流南下,直接在广固城边上登陆,等于是闪击广固城,哪怕是没能攻下也可以从水路再返回。
刘彦自然是不会去提起纪昌那一路的军队,毕竟君不密则失臣,很多事情就是不不经意间造成严重后果。
“敌军攻打营寨十多天,第三道防线已经在昨天失守。”刘彦看着被临时调过来的吕议等人,说道:“营寨仅剩下最后一条防线,该着手搭建浮桥。”
是该逼一逼联军,近期联军攻势疲软,不是刘彦希望看到的事情。
人在防守的时候破绽会少一些,一旦进攻无法避免会露出更多的破绽,对于军队来讲其实也是相同的道理。
刘彦大致能够判断得出联军的士气持续低落,但远远没有到汉部化守为攻的时刻,就好像那天准备了一批部队,可最后因为时机不对也仅仅是准备,并没有说派出去白白损失掉。
汉部这边谱写了剧本也搭设了舞台,可毕竟不是真的在演戏,姚家军和青州军不会真的按照剧本来演,刘彦等人所能做的就是观察局势,做出相应的变化,逼迫敌人去进行选择。
看着摇摇欲坠的营寨开始搭设浮桥,得知这一情况的刘徵、姚兰等人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看来是撑不住了。”王腾皱眉说道:“只是……情况依然不对。”
汉部在营寨的守军今天开始搭建浮桥,那么就预示着之前他们也能够搭建,作为进攻的一方就该思考为什么不是之前搭建浮桥。
“是不是东岸有汉部的援军到了?”刘徵说出了最有可能的答案。
“不,并没有。”姚兰能够取代姚靖这个姚家嫡系血脉成为军主,能力自然不会差,一些细节上的安排没可能会忘却。他说:“我军在东岸一直有斥候游荡,发现汉部援军会以狼烟方式通知。”
刘徵不得不问:“是散落式的斥候吗?”
姚兰点头:“当然是。”
那好吧,散落式的斥候分布,哪怕是干掉一些也总会有落网之鱼,约定的时间会分批聚拢一下,只要发现减员也会加强侦查,总是会将情报传递出去,更不用说是以狼烟示警的这种手段了。
姚靖问:“刘公的援军什么时候会到?”
“最快还需半个月,最迟……”刘徵不会将话说死,摇了摇头才继续说:“就是援军来了,也只能是负责围困。”
青州首府广固城的军队早被刘徵带出大半,剩下的那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动的那一批,那么再来援军也就只能是地方的家族武装。
这年头就是正规军攻城都会显得困难,刘徵又不像是姚家两兄弟有一个好的爹,那就没有可能将地方上的那些家族私兵或是青壮当牲口往刀口上推,真的只能是调过来围困而不是大批消耗。
说到炮灰,刘徵就问了姚家两兄弟,没想姚靖立刻闭嘴,倒是姚兰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一些实话。
姚靖是从兖州方向过来,摄于姚弋仲的威名,一路上有太多要巴结姚靖从而抱上姚家大腿的家族,先让姚靖聚拢起了一批兵力,随后姚靖又威逼利诱裹挟了一大批,事实上已经有人向襄国那边告状,两兄弟受到了家族的警告,可不敢再那么肆无忌惮祸害地方,因此是不存在什么援军了。
“刘公,我两兄弟过来青州,想必您是清楚乃是为了剪除冉闵羽翼?”姚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现有斐燕等人叛乱,再有汉部以下犯上……,您也宣布刘彦为叛逆,所以……”
刘徵宣布的是刘彦为叛逆,可没有将整个汉部搭进去,按照以往的套路该是汉部发生内乱,是刘彦干掉一批人,或是其他人干掉刘彦,昂或谁也干不掉谁陷入内讧,偏偏以往的套路没有在汉部奏效。
“攻吧,总之先将营寨攻下,封锁刘彦东归。”刘徵又说:“我已经上奏朝廷,请求从冀州和兖州的临近郡县调兵,不日便会有回复。”
姚家两兄弟对视了一眼,有些愣神的同时还存在幸灾乐祸。
很显然的事情,战事的规模越来越大,刘彦一个叛逆的身份是绝对跑不掉。
刘徵并不全然是因为刘彦的问题,刘彦是个祸害没有错,但看去兵力甚寡的刘彦也就只是祸害,对于青州来讲比较危险的是徐州的郭祥等人,也就是石遵的这一个阵营。
刘徵本来是想要依靠快速剿灭斐燕等叛军去震慑郭祥等人,后面斐燕毫不犹豫地逃窜,留下了汉部在下密城摆出对抗的架势,刘徵只能是将消灭的对象放再刘彦这支部队身上。刘徵又料错一件事情,那就是刘彦兵力虽少但并不好啃,可是等待发现这一事实已经来不及了,骑虎难下的刘徵只能是进行“场外求助”。(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