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09章:奠定胜局

刘彦骑跨的是精挑细选的西极马(乌孙马),身上穿的是特别研制的明光重铠,战马披挂的是鱼鳞马甲,手里拿的是跨时代的马槊。他如今的武力值可是高达九十一,虽说还不是顶级猛将,可也要看面对的是什么人。
一人单骑率先突入人堆,刘彦快速地舞动马槊,所过之处沉闷声响不断,挡路的敌军步卒不是被马槊抡飞便是被战马撞得扑倒而出,看去俨然就是一副割草模式。
大纛附近的联军士兵是什么状况?他们夜间被袭营匆忙出战,自昨日傍晚那顿晚饭就是滴米和滴水都没有用的状态,饥饿再加上已经酣战数个小时,得说正是最为脆弱的时刻。
若不是姚家兄弟和刘徵一直处于前线,再来就是联军主力大多是五大族出身,联军哪怕是不崩溃也该萎缩不战。
相同的情况其实也出现在汉部的军队上面。汉部这边仅仅是比联军多了有吃饭再战这一条,再有就是刘彦一直身在战场,又有参战部队渴望军功,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强的意志力。
刘彦率先杀进去,后方的汉部骑兵吼着叫着从刘彦破开的空隙亦是突进去,守卫联军高层的士兵尽管疲惫和饥饿,可真的是努力想要抵抗,但饥饿、疲劳、歇力等等因素困扰之下,动作缓慢再有就是精神不济,依然无法改变被骑兵一层层地凿穿的命运。
对于敌军没有崩溃刘彦自然心生警惕,厮杀的同时也不得不感叹一点,现今果然是胡人得势的岁月,大概就是因为胡人得势才会使得面对不利战局依然坚持。类似的情况曾经发生在很多军队上面,无非就是胸口的那口“气”存在才会犹自不放弃。
纵观各局部战场,双方主力尽管疲劳却依然酣战鏖战,奴兵却是损失一成左右就会相续崩溃。
得说的是,汉部这边的奴兵要比联军那边好许多,至少是伤亡承受力上比联军那边强了一些,能够坚持损失二成左右才会崩溃。那是待遇明确在支撑汉部奴兵的作战**,他们渴望改变命运,伤亡承受率自然是会比联军那边好一些。
姚靖所在的局部战场,他们冲击系统剑士两次之后就放弃,两千五百系统剑士抵挡两次骑兵冲击折损近七百,羌族骑兵损失接近三百。
汉部甲士损失惨重士气不衰,反而是一再排列阵型推进,这样就不得不让姚靖心生迟疑。
要是在平时姚靖会觉得骑兵与甲士这样的互换不算吃亏,但之前他们已经商定做尝试总攻,两次冲击都没能迫使汉部甲士崩溃,觉得难以歼灭他就没打算再继续损耗兵力。
姚靖带着剩余的骑兵脱离战场,先是无比忌惮地看着刚才与在交战的汉部甲士想着主战场推进,视线注视之下的那股汉部甲士阵型不乱,致使他忌惮的同时心生难以理解的情绪。他目光扫视了一下,看到本方大纛那边的情况,情不自禁地愣住了。
王腾先退,姚兰紧随其后,刘徵却是最晚后退的人。
三个联军高层一退,大纛当然也是要跟着往后移动,这样的情况让战场各处发出欢呼之声,远远听着有各种喊声,类如“联军主将被阵斩”之类的话,导致各局部战场上士气发生明显的变化。
汉部这边看到敌军大纛不断后退当然是士气高涨,喊说联军主将被杀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士气,亦是在打击不明真相的联军士兵士气,一高一低心气就会跟着起伏。
兵法有云“夫战,勇气也”,人的心气一旦高就会显得极为勇敢,失去心气哪怕是再强壮也会变得心虚,自联军的大纛向后仓皇移动那一刻起,这一场打了一个多月的战争已经呈现出结果,只差是没有真正的奠定。
尽力在指挥作战的吕议看到联军的大纛后退无比喜悦,他知道哪怕是刘彦没能杀掉联军高层,只要是联军的大纛一退,那也算是完成了目标。有这个认知让吕议心里松了一口气,关注了一下各局部战场,下令发动全面进攻。
此时此刻,刘彦依然在舞动马槊,他的身上不时会响起金属声响,那是有联军弓箭手在施放冷箭。
自冲击而进,到一层层地削敌军步兵,刘彦始终是笔直向着刘徵所在的位置冲杀。对于他来讲,杀掉或者俘虏刘徵是首要,因为他需要获得属于刘徵的青州刺史印绶。至于姚兰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排位该是在第二顺位。自然,若是能够杀掉,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从高空的视觉俯视,刘彦是冲击中的骑兵前导,四百左右的骑兵呈现的是三角形状,他们不断冲破挡路的联军步兵,死死地咬着正在后退的大纛。
“两百米、一百九十米……一百七十米……”心里默念距离刘彦不时扫视刘徵,等待接近到一百五十米立刻将马槊往马鞍上一放,用嘴巴咬住缰绳,手抽出挂在一侧的骑弓和一支箭,没有任何停顿嘴里吼着“中!”,箭也被射了出去。
肉眼可视,刘彦将箭射出去之后的两秒多,远处骑跨在战马上的刘徵背部多了一支箭。
刘徵很明显身躯大震了一下,他嘴中惨叫一声,试图扭头看却是来不及,软趴趴翻身落马。
一箭射中的刘彦心里大喜,他眼神一直非常不错,尽管只是短暂的一小会,但看着刚才那箭绝对是射中刘徵的要害。
降低了马速的刘彦,身侧不断有骑兵高速驰骋而过,他深吸一口气,再次张弓搭箭又是射出一箭。这一箭却不是射人,射的是扛着大纛的那个虬壮大汉,或许是精准,也许是运气,一箭竟然是射中脑壳。
联军的大纛倒下,看到这一幕的人发出了不同的呼声,汉部这边自然是士气再度高涨,原本还在坚持的联军士兵却是惊慌。
刘徵死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看到,联军大纛一倒却是一个无比显眼的信号,直接导致联军毫无意外地崩溃。所以说冷兵器战争就是这么的显示,一些有特殊意义的物件,例如将旗或大纛一旦倒下对双方士气造成的影响绝对能够左右一场战事的胜败。
达成主要目标的刘彦心中畅快程度不足外人道,他不断扫视着,一方面是找刘徵的尸体,另一方面是观察有无另外的联军高层可以下手。
刘彦很快就看到了刘徵的尸体被两个联军士兵抬着在退,他驱动战马驰骋过去,直接就是用撞。
战场的情势逐渐明朗,随着联军大纛倒下,先是一处的联军溃退,然后是另一处,像极了某种效应那样,片刻之间形成一股无法控制的趋势,演变成为各处局部战场是汉部士卒追着联军士兵杀。
姚兰已经脱掉了显眼的服装,他也不知道是哪里搞来一件羊皮袄套在身上,没命地猛拍着马屁股就是策马奔逃。
直至战局胜败明显的那一刻,姚兰都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模样,他简直无法接受战事会打成这幅样子,但恍惚之间却也摸清楚了一些脉搏,近一个月的不断攻城战消磨士气,再有今天是仓促应战,细细想来明显一开始就被算计,好像输得并不算冤枉?
联军全面溃败,旧有营盘被烧,很大一块营地依然是浓烟滚滚自然没有办法成为后退路线,其他人是怎么逃姚兰已经无法控制,他在恍惚之间也是顺着己方溃兵奔逃的方向在逃。就这样逃着逃着,他还在恍恍惚惚的时候却是感觉身躯猛地一顿,反应过来却已经是被扑着砸向地面,原来是有溃兵飞身将他扑倒要抢马。
姚兰猛地砸在地面有点晕乎,回神过来之前被踩踏了不止一次,起身之后也没有大声破骂或是发狠,是满脸铁青又相对艰难地跟着人流继续溃逃。
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现在不是耍威风的时刻了,姚兰应该做的是低调再低调,只要能成功逃离,不难找到刚才谁抢自己的马,定要凌迟弄死。他脑袋里面最想的却是一定要再次率军来攻打汉部,而那一次绝对不会是这么仓促。
姚兰跑着跑着却是发现人越来越挤,前方似乎也不断出现呼喝和惨叫声,等待发现前路被汉部的士兵堵着,跑在最前面的人不是被射死就是投降,他脸色就不止是铁青,该是难以名状!
李匡很高兴,是非常非常的高兴。他昨夜率军袭营已经立下大功,埋伏下来又成功堵住一路敌军溃兵,初步看着怎么也能俘获千多人以上,那又是一份军功到手,哪能不喜于言表?
当然了,李匡是不会知道自己率兵强迫敌军溃兵跪下投降中有一个联军高层,要不他就不止是高兴,是会狂喜。
另一边王朴也在做与李匡相同的事情,应该说是袭营又分别找要道堵路的那些汉部将士都在做一样的事情,大多是顺利堵住联军溃兵逼降,仅有一路是遭遇姚靖率领的羌族骑兵被突破而过。
主战场的位置,刘彦已经下马,他在刘徵的尸身上摸索着……(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