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20章:胡人可称汉,唯汉人不允

搞笑呢这是!?
东晋小~朝~廷前不久刚刚册封慕容皝为燕王、大将军,很早以前对石虎是册封赵王、大将军,对张轨册封为西平公、凉州刺史。
那些还是枭雄人物,其余如姚弋仲、苻洪、张宾等等一些人东晋小~朝~廷也是待之不薄。册封起来,最次的也是侯爵,个别是郡公待遇,官职上就更加优厚,不是那个将军就是这个刺史。
对了,斐燕也得到了东晋小~朝~廷的册封,是东安郡公、都督衔。
刘彦竟然在爵位上与斐燕同级别,官职上刘彦似乎还与斐燕相比有些不如。而斐燕现在就是丧家之犬,这不是搞笑是什么?甚至可以视作东晋小~朝~廷在侮辱刘彦!
是什么原因让东晋小~朝~廷干出这等荒唐的事情出来?刘彦不想去了解,纪昌、桑虞、蔡优等等与会的人也只是冷笑。
知道宫陶先生现在是个什么心情吗?大抵是又尴尬又心忧。他并不认为刘彦有与石碣赵国死磕的必要,倒是与冉闵那边的想法有些相似,认为刘彦哪怕是再不济直接退出石碣赵国,惹不起还能躲得起。
石虎集结百万大军打出的旗号是与李寿(成汉)一块平分晋国,等于是直接挑明了要将矛头对准东晋小~朝~廷,人家汉部仅仅是石碣赵国内部的忧患,在攻伐级别上属于次等位置。
再将话题挑过来,刘彦不想死磕又不愿意远遁海外也不是没有其它选择,大肆贿赂石碣政权一些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对石虎恭顺一些,也许能够混得下去。
作为石虎挑明旗号要征讨的东晋小~朝~廷能够选择的可就不多,要不处心积虑要让石碣赵国内乱又是为了哪般?
“我知道你们在贿赂赵揽。”刘彦笑得温和极了:“太史令观测天时,听闻石虎异常迷信?”
刹那间,宫陶先生先是露出惊骇的表情,随后是脸色苍白。
石虎的迷信是早先就有,古时候征战也确实是要经过“老天爷”的同意,而转达老天爷意见的人就显得无比重要。
太史令在西周、春秋时太史掌管起草文书,策命诸侯卿大夫,记载史事,编写史书,兼管国家典籍、天文历法、祭祀等。到了现如今地位虽然下降非常多,可依然掌控“老天爷”的话语权。
在统治者不信“老天爷”的时候,太史令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可要是遇到迷信的统治者,太史令能干的事情可就多了,其中就包括影响统治者征战上的决定。
“你们能收买赵揽,我也能。”刘彦继续温和地笑着,还露出了不是太标准的八颗牙微笑:“我不但能收买赵揽,其余能够说得上话的人,信不信能用黄金将他们压死?”
宫陶先生完全相信刘彦会那么干,也了解汉部确实有足够的财力可以办到用黄金压死人。
汉部掌握独特的晒盐技巧,大肆向外出售食盐才导致姚家敌对,可见收益是何等的庞大?再来就是汉部诡异地一直向外输出兵器、甲胄,虽然数量和交易对象严格控制,但又是一项难以估量的收入来源。
讲经济?汉部虽然是部族级别,可财帛上面真的就不缺少,甚至可以说要是能够敞开了交易,比之一些国家都要更富足。
一些人就是那么理解,汉部兵器、甲胄、等等军事器械从来不缺,他们认为就是大肆贩售食盐带来的效益。再有就是军事物资向外销售获取大利益,形成一种良性循环。他们哪又会知道刘彦拥有旁人比不上的底蕴,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再加上作坊足够,压根就不会缺乏军事器械。
“陛下有言,若是您起到更大作用,封王未尝不可……”宫陶先生一点底气也无,但话又不得不讲:“只是不能称汉王封号,只能以齐为王号。”
蛊惑建国,但只能是齐王,不能是汉王?那是关乎到很多的忌讳。首先,因为司马皇室的无能,各地思汉之心越加强烈。再来,刘渊将司马皇室像狗一样地撵到长江以南,之后建立的国号就是汉。
还有其它原因,诸如胡人建立政权一般首选是汉,比如除了刘渊之外,巴氐族人李寿可是也将国号更改为汉。从一系列的情况看来,汉虽然亡了那么久,但要论起来号召力不是一天比一天弱,是一天比一天强。
胡人建国,国号称汉也就罢了,可以争取到一些思汉晋人的人心,可实际上并不会让东晋小~朝~廷多么的忧虑,毕竟胡人就是胡人,光是一个“汉”的国号可威胁不了东晋小~朝~廷关乎“正朔”上的地位。
刘彦是什么人来着?他一直自称汉人,但谁都认为还是晋人。
晋人成为汉王?东晋小~朝~廷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要是有从血统和法理上更合适的人建立汉国,要将司马皇室置于何地?
其实不止是司马皇室不接受,晋人的门阀世家更不能接受,甚至胡人都不会接受,等于是举世皆有“恐汉”心理。
刘彦早先要是不理解举世“恐汉”的情况,那么久过去也该有所察觉。他无法确定自己现在能够遭受多大的考验,可肯定无法举世皆敌,部族名称叫汉部,但是自称汉王和建立汉国还有迟疑。
东晋小~朝~廷所谓的“起到更大作用”就是个伪命题,刘彦连虚与委蛇都有些做不下去,冷哼一声起身就走,留下一众文官与宫陶先生继续扯皮。
张离可是还在下密这边,对于宫陶先生高调而来必然有所察觉,刘彦前脚去了军营,后一脚张离就过来找。
刘彦来到辕门,老远就能看到张离臭着一张脸。
“可是诸多好戏啊?”张离依然不改嚣张模样,特别是在辕门等了老半天才等来刘彦,一脸的不愉快:“司马皇室不过是个破落户,给你等诸多承诺,有何用处?”
好像……东晋小~朝~廷不止是在刘彦这边活动?斐燕那种不入流的家伙都能成为郡公,可以想象东晋小~朝~廷是饥不择食到了什么地步。
刘彦从张离的态度上察觉到了一些什么端倪,敢情东晋小~朝~廷是进入了广撒网多网鱼的姿态,几乎是行或不行的人都有在收买?
没有任何错误,东晋小~朝~廷对于石虎聚众百万南下真的感到无比恐惧,无论是什么手段都开始在进行尝试。从某些方面来讲,这种手段对于石碣赵国还真的是有用,毕竟石碣赵国虽然是一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真的是无比松散。
刘彦是不知道一点,也就是石虎听了太史令一句话,各州郡集结百万大军,结果是因为“老天爷”不允许征战,结果草草阅兵一下竟然就遣散了军队。
其实肯定不是那么简单,比如石虎在聚众百万之前就发现粮草根本就无法支撑,之所以还聚众百万是为了吓唬东晋小~朝~廷,也是借机会可劲地折腾死更多的晋人,甚至是削弱羌族、氐族、杂胡。要不然怎么可能太史令赵揽一句话就让石虎改变主意?
当然了,事情需要到产生结果之后才会有定论,石虎是不是会挥军百万南下还无法确定。比较能够确定的是,汉部根本就不够格让石虎亲率百万之众来攻。毕竟汉部就是一个部族,不是东晋亦不是慕容燕国,石虎以一国之君率百万大军攻打汉部是多掉价的事情?
此,便是刘彦不惧怕的原因,等待石虎亲率大军来攻的阶段,该是汉部接连扛住几波之后,又或是刘彦从割据的地方势力变成独1立建国。
刘彦当然考虑过建国的事情,但是不得不接受现实,短期之间建国只能是一个想法,却是不能够付之行动。
“呃?”张离没有想到刘彦根本就不被吓到,反而是还能陈述厉害关系,挑着眉头:“想来你小子也没有那个胆子。”
刚才刘彦说什么了?很有底说了不少,例如不会与东晋小~朝~廷有什么勾搭(瞧不上眼),对于慕容燕国是对抗(事实),对于石碣却是会根据命令聚兵,可也实话实说,人或许是能凑得出来,四万辆车、八万头牛、四十万匹绢、六十万斛……等等,却是怎么都没有可能。
青州彻底糜烂了不是吗?别说是青州,天下又有多少州郡能够完成石虎要求的额度?张离更加清楚这点,天下能办到石虎要求的州郡根本就是没有,差别就是到时候谁能找到更合适的理由或借口。
刘彦话风一转,幽幽说道:“想必襄平县公是很乐意看到青州成为叛逆。只是你作为使臣前来,后脚离去青州却是反叛,不知道天王会怎么看待?”
张离蹙眉良久,竟然也用幽幽的口气,说道:“汉部需得更名,不管改称什么都好,不能以‘汉’为名。”
可以理解之前没人将汉部当回事,可下密一战之后汉部已经可以被正眼相看了吗?致使多方起了忌惮,不想让“汉”之名重现于一个晋人手上?(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