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27章:三面被围局面

谁都在紧锣密鼓地备战或尽量加快战争进程,刘彦这边大战的气氛尤其明显,特别是青州六郡小规模的战事密集,近乎可以说是处于遍处烽烟的情况。
“我们缺乏行政官员。”刘彦深皱眉头:“现在情况不明显,但这会成为制约我们日后发展的短板。”
谁都知道这一情况的严重性,可并不是知道就能够解决。虽说是四条腿走路的人不好找,官员想要绝对是满地爬,可百分之九十九点无数个九都是文盲的年代里,想要成为一名行政人员可没有那么简单。
青州糜烂,官员的短板暂时也就那样,但青州不会永远糜烂。
刘彦下令正常发展长广郡以及东牟郡,采取的是传统县治,再配以合作村庄模式。
要是按照正常情况,一个郡起码是有六个县以上,而这样的郡还算是小郡。一个大郡的县至少二十以上,才能够称为大郡。
郡县制之下,一个县是由多个乡组成,一个乡又由多个里,一个里又划分多个亭。
尽管从先秦已经灭亡很久,可自先秦时代就采用的郡县制,还真的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另外,郡县制并不是始皇帝时期才有,是商鞅变法的产物,主要是从公族(皇室)和贵族那里抢夺地盘和资源。
汉部人口不多,划分县,按照小县至少一万以上的人口,大县三万以上的人口,再根据实际的地形看地盘,例如最基本的粮食产出和山川资源,划分下来也就是二十八个县,人口三万以上的县占了其中的四个。
二十八个县就需要至少二十八名县长,配以二十八名县丞,其下还有六曹,既是兵曹、刑曹、工曹、礼曹、户曹、吏曹,另需数量不等的“度支”。
度支其实就是统计与支调的官职,是曹魏时期的产物。
除了先秦的管理层下到乡,其余朝代基本是到了县这一级别,往下就是真空,但刘彦明显不想存在什么真空。因此除了县的那些官员和吏之外,什么乡长、村长、亭长必然要有,再有配套的蔷夫和游缴,那需要多少合格的行政人员去填?(蔷夫掌一乡之行政,兼收赋税,游缴捕盗贼,官治安。)
不想发生“权力不下县”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地盘越多就越需要更多的官吏。但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开拓之期因伤退役士卒众多,乡间的那些职位用来安置他们?
“此,乃是稳定军心之策,定能使士卒效死。”桑虞算是眼界大开了,战争期间没有什么比收买军心更加重要。
还是老毛病,刘彦就喜欢登高,被风吹多了就有了经验,可以在风吹来的方向拉起布墙或是放上屏风,不妨碍观看其它方向的景色。
下密依然是作为一个极其重要的重镇在建设,除开在加固工事之外,作为指挥枢纽军队也不会少,导致看去周边布满了林立的营盘。
聚集在这边的部队数量是八万,阵阵的口号从一些操场传出,那是部队在进行操练。
冷兵器时期,对于军阵比士卒的个人武技要重视太多了,那是因为战场之上集体配合比个人武技重要。个人武力除非是高到一定程度,否则在战场上往往是双拳难敌四手,战场是一种人挤人的状态,可不会有多少空间让高手去施展身手。
战场上就是硬碰硬,比拼哪一方的求战意志更强,那就需要在赏罚分明的基础上,使用更多的手段去提升士气。
他们谈的就是怎么更进一步让士卒有求战意识,之前该有的待遇已经确定,再多就会盈满则亏。
以前还会有人认为刘彦对待军方过于优厚,会导致老爷兵的出现,可新一轮的征召发布下来,看那些从后方开来的部队士气高昂外加求战心切,显然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
“我们有二十等爵制度,有善待伤患的举措,更有身后事的安排。”桑虞非常赞叹这一整套制度:“士卒的士气不成问题,辎重方面我们亦是不缺,能否渡过难关就是谋略方面的事情了。”
因为知道会爆发战争,汉部对青州周边几个州的关注力度很大,几个州的动静不小,石碣赵国似乎也没有太重视秋收?集结人力的事情已经在如火如荼进行。
事实上,石碣赵国就是一个畸形国家,遍处战乱致使耕作体系早就崩坏。
没有安全的环境哪能让农夫耕作?春季辛辛苦苦地播种,播种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秋收时节。
石虎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已经疯狂到了不顾生产体系的程度,秋季本是最为忙碌的季节,可他就敢在秋收完成之前证明,连带一些游牧部落秋季牲畜养膘需要大量人力都不顾。
石碣赵国疯狂的劲头起到了某种效应,作为被放话要征战的东晋小~朝~廷有些惊慌失措,搞得在秋收完成之前也是大量征集民伕,可以预见因为大批青壮被抽调,今年长江以南该多么缺乏劳动力。
另一个被影响到的自然是慕容燕国,他们原本还在林区遍布的区域和扶余人快乐玩耍,但石碣赵国的消息传抵,慕容皝哪敢再拖拖拉拉,留下一些兵力继续与扶余人纠缠,大部队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回撤,稍微休整兵锋就指向了宇文鲜卑。
面对石虎的疯狂谁敢掉以轻心?同时被影响到的当然还有汉部。
“斐燕已经开始进军兖州,一开始就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现如今是被堵在奉高。”桑虞说的这个是关键问题,证明石碣赵国已经反应过来。他说:“统率兖州赵军的主将名叫邓恒,乃是一员悍将。”
邓恒是石碣赵国的征东将军,级别上真的是很高了。
汉部的情报系统还窥探到关于冀州方向的消息,孙伏都已经抵达西平昌,一到就大肆建设营盘,聚拢冀州南部各地的部队。
孙伏都是石碣赵国的龙骧将军,按照东晋小~朝~廷的划分是三品武将官职,由他主持冀州南部兵事,怎么都能看出重视程度。
另有一条消息是,左卫将军王鸾被任命为徐州方向的主将,等于是徐州刺史郭祥的兵权被剥夺,接下来徐州该由襄国中枢那边的体系说了算。
看青州周边的动静,无论怎么看都是在采取一种包围姿态,品阶上还都显得极高,要说石虎没有向汉部动手的心思绝无可能。
刘彦与身在襄国的张石已经失去联系,他特地查看了一下脑海中的地图,发现襄国那边的“绿点”长久待在一个地方不动,猜测张石等人该是躲藏了起来?
一切的一切都很能说明问题,尤其是张离近一段时间竟然变得有些好说话,不再像以前那般趾高气昂,就不得不令刘彦提高警觉。
“秋收之后会是大战之时。”纪昌微微眯着眼睛,说道:“职坚持认为应当在此之前主动出击。”
“药材还在筹集当中,不过确实是该主动出击。”桑虞略略有些狂热地说:“之前我们没有铁骑,可现在有数千铁骑,再有差不多同等数量的轻骑,野战上的劣势已经不成问题。”
屡次大战,后勤物资中绝不是简单的粮秣或是军械,药材的比重亦是非常重要。
或许有许多人并不知晓一点,疾病才是军队伤亡的最大祸端,每每数十万人的战争,真正死于战场搏杀的其实也就是一成左右,但疾病却往往能够夺走两成乃至于更多人的性命,要是爆发疫病那就会更惨。
绝不是危言耸听,像是上次姚靖只在疫病中折损两万人还算是处理妥当,爆发流传性感冒往往会让整支军队团灭,甚至是蔓延到地方,形成东汉末年那种夺走数百万人生命的大疫病。
所以说起来,姚靖凶狠地对待那些患病的人,对其余人从某些方面来讲或许是一种仁慈?
要说起来,现如今的中原并不缺乏马匹,倒是长江以南马匹数量稀缺,可东晋小~朝~廷至少还有一支两万人的铁骑。
刘彦手里的战马称不上富余,十数万却能够拿得出手,今次整顿军队增加了一些骑兵建制,将非系统骑兵的数量堪堪提升到了五千,算上一万辅助骑手,骑军就是一万五。
“骑军的机动性是相对而言,还是步骑并进最为妥当。”纪昌不是在削桑虞面子,术业有专攻,显然桑虞对骑军的了解存在偏差:“没有步军从旁协助,骑军喂养草料会很麻烦。”
桑虞果然是露出了怔怔的表情:“是吗?可胡人……”
“胡人皆为轻骑,战马种类皆为矮脚马(蒙古马)。此类战马并不娇贵,我们的坐骑……矮脚马是用来驮物。”纪昌露出了自傲的神情:“要不然怎么能够成为铁骑?”
汉部其实没有多少铁骑,没有马甲的骑兵怎么能被算作铁骑呢?真正的具装骑兵数量只有一千五,就是那批由冉闵麾下操练出来的虎贲军。
没人去说什么出动出击会招惹石碣赵国大举攻伐的废话,看看石虎关于将领的调动,都摆出对青州的高压合围,直接开干就是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