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29章:刘彦这个逆贼

英才难寻,可要整个国家的领导阶层没有几个明白人也是极为艰难的事情。
常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对于石碣赵国而言妖孽可以说是说晋人要恢复元气的吴进,也能说是陷入某种疯狂状态的石虎;对于东晋小~朝~廷而言,近乎于整个领导阶层为了既得利益装傻充愣,再加上司马皇室担忧皇位被篡不敢任用真正有才能的人,那就是整个领导阶层都是妖孽;对于一直不在状态的成汉,取个“汉”的国号就忘记自己其实是个羌人,与高原羌一直过不去的同时不断挑衅东晋,李寿也能说是个妖孽。
现阶段任何国家或势力寻死都不会像东晋小~朝~廷那般花样百出,比较诡异的是东晋小~朝~廷一再作死偏偏就一时半会死不掉,该是个怎么稀奇了得法?
“宫泽误我,言及有内应相助,事到临头却是……”斐燕既是悲愤又是懊恼:“今当如何?”
纪昌听了斐燕讲了老久的废话,总算是有点实在的。
东晋小~朝~廷肯定是大举贿赂或收买石碣赵国的一些官员或群体,可看着好像那些被收买的人智力没有下降到负数,答应说要内部起事又食言了。
徐正有些不确定地问:“那个宫陶先生好像也向君上保证会有人起事吧?”
纪昌缓缓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不时瞄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斐燕,止不住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蹭蹭蹭”不断往上涨。
失败了的斐燕对谁都没有什么价值了,那估计是他会显得那么失魂落魄的原因,以至于纪昌带着明显的肆虐说要借招牌,他先是一愣,然后露出狂喜的表情。
“果真?”斐燕好像是重新活过来了那般:“真的是……太好了!”
之前斐燕拥有那么多的人手,可他也清楚就是以壮声势的乌合之众罢了。问题是他就只要声势,可不是真的要靠那些乌合之众打下一片大大疆土啥的。
一杆“斐”字的大旗在汉部的部队纵列升起,诡异的是连带斐燕在内和那批乌合之众被远远地驱赶开。
斐燕在被驱赶的时候其实脑袋是懵的。他还以为自己好歹能够混进指挥层,指手画脚当然是不敢,可是蹭个名声总是好的,运气不错的话也许能够收买一些将校为己所用,毕竟斐家在中原也能算得上是曾经的大族。
说斐家是曾经的大族,那是石虎发飙之后对斐家展开了清洗,连带一些姓斐但绝不是斐燕一家也遭了秧。(这个家族后面在慕容鲜卑南下之后又复苏,哪怕是到了杨坚统一华夏都混得不错)
以旁观的角度而言,在斐燕的眼睛里汉部的兵马算得上是兵强马壮,尤其是看到近五千铁骑(实际甲骑具装就一千五)和过万轻骑,怎么都无法掩饰羡慕和嫉妒。
那可是五千铁骑,与石碣赵国的龙腾卫士,慕容燕国的貂豹铁骑,拓跋代国的猗卫军,反正就是各国几乎是倾尽全国才打造出来铁骑就是统一等级的存在。
“刘使君是哪来的财力和底蕴?”斐燕有种想破脑袋的感觉:“(朝1鲜)半岛真的有那么富裕?”
不止斐燕一个人以为刘彦是大大抢了一把朝1鲜半岛才能打造铁骑,宫陶先生亦是如此猜测,要不宫陶先生眼巴巴想要乘坐汉部的船前往朝1鲜半岛又是为了哪般?
觉得朝1鲜半岛富裕不是没有理由,慕容鲜卑不是去年狠狠地欺负了一把高句丽吗?攻克丸都之后可是大大地抢了一把,按照慕容皝的原话,那就是未来数年的军费可算是有了,碉堡铁骑也能够进行甲胄上的革新成为真正的铁骑。
那是真的,之前慕容鲜卑的三千铁骑就是人和马皆是套重甲,款式上无法做到统一,抢了高句丽之后换上了统一款式的铁甲。人还是那些人,马也是那些马,可同样的一支军队换上了统一配套的戎装,军威气势立刻就是不一样了。
“驻!”
口令不断重复往下传递,那是又到了喂养牲畜的时间,再则就是驮马和骡马都需要进行更换。
虽说是只有两万六千人,可动用的畜力竟是超过十三万,以至于不管是行军还是驻营,看上去都是占了好大的一片地方。
“奇怪,汉军怎么没有携带牛羊?粮车看去亦是……数量不对劲。”斐燕一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十足迷惑:“东安郡没有粮食,泰山郡不像是能够获取粮秣的地方,他们带那么少的军粮,不会是来随意逛一圈就回去吧?”
没人能够回答斐燕的疑问,比较值得研究的是斐燕竟然直接称呼刘彦的军队叫汉军,他或许还不是个例,例如正在消化战利品的邓恒也是这般称呼。
“汉军到哪了?”邓恒看上去比较苍老,年级实际上也已经超过六十,他是从石勒时代就开始为石碣发光发热的悍将,到了石虎当政时期其实是过得比较不如意。他刚刚击败一股乌合之众,麾下部队现在都还追着溃兵在漫山遍野抓人:“可不要终日打雁,被雁啄伤了。”
老将自有老将的经验,对于放出斥候十分看重,邓恒可没有忘记这一次是来干什么,消灭跳梁小丑一般的斐燕所部叛军只是顺带,真正的目标是已经要成势的汉部。
一般简称什么军,例如赵军、燕军什么的,那是看重视程度,也看是不是真的下决心要攻灭。
邓恒是石碣赵国的征东将军,负责攻灭汉部,他称呼刘彦的部队为汉军,看汉部并没有立国,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必定是石虎决心要灭掉汉部。
崔宣为邓恒的长史,他该是算一名降将,由效忠司马皇室在中原沦陷的改为效忠石勒,可一直并没有被重用,还是到石虎时期才算苦尽甘来?
“斥候撒出去三十里方圆,若有情况必然会知晓。”崔宣的年纪也有些大了,穿着一身素白与之满头华发、雪白胡须形成一片白色:“未成听闻刘彦逆贼麾下有多少骑兵,步军长途行军或许比之骑兵快,短途却还是骑兵迅速。”
“可惜了。”邓恒不是在可惜其它什么,他说:“陛下的册封似乎并无让其掉以轻心,听闻平寿与黔陬的汉军正在大肆建城,刘彦这逆贼依借海运不断从海外调兵。却是未知晓慕容鲜卑是否有直接干预。”
崔宣摇着头:“慕容鲜卑正在征战辽东,兵力该是节省着用。”
“为可虑者,刘彦逆贼麾下那支精锐。”邓恒说的是从姚靖那里知道的情报:“姚家那个废物或许在数量之上略有夸张,但精锐绝非夸大。”
要说起来,刘雅安动用系统部队的次数真的略多,近乎是每一场大战都有系统部队活跃的身影,亦是战场上最耀眼的存在。
姚靖现在就在奉高,他不止一次提醒邓恒说刘彦手上有一支悍不畏死的甲士部队,数量上他一直都没有搞清楚,根据他自己的猜测该是不足一万?至于刘彦为什么从不一次性投入超过三千的甲士,被他认为是不想过多暴露实力。
邓恒说汉部没有骑兵,至少是没有多少骑兵,情报依然是由姚靖提供。而事实上姚靖在与刘彦交战的时候,汉部还真的是只有徐正一支数量不超过四千(含辅助骑手)的骑兵在战场外围游弋,如此行为被认为是汉部的骑兵不堪一战,只能干一些类似于断人粮道和袭扰的活。
今次,邓恒从襄国而来,带来了五百铁骑(龙腾卫士)和四千五百万常规骑兵。他又在兖州这边调动来了接近一万四千的郡县兵一级士卒,东拼西凑从当地的家族聚拢两万多青壮。
胡人……不,不止是胡人,实际上除了汉部也就在遥远欧罗巴的罗马帝国,两者才能够真实有效地对军队进行精确统计,汉部是号码制度,罗马帝国采取的是公民制度。
不得不说的是,汉部这边连奴隶兵都能做到数字精确,罗马帝国则只是本国正规军可以办到,罗马帝国对于雇佣军和奴隶兵无法做到数字精确。
所以吧,其实多少多少万的,压根就是一个大概的数字,很多时候还会进行略略的“号称”……也就是浮夸地对军队数量进行翻倍,如曹操南下荆州时也就十来万号称三十万,等待吞并了荆州二十余万达到三十多万,结果就敢号称百万。
通常情况下,“务实”一些的统帅在“号称”的时候是乘于三倍,夸张一些的家伙甚至敢明明只有两三万给吹嘘道数十万。
“刘彦这逆贼有多少兵力?”
“喊的是两万六千。”
邓恒一口一个逆贼还有点根据,他一开始就是效忠石碣。
崔宣一口一个的逆贼就显得无比的嘲讽了,他本来可是为“正朔”的司马皇室效命,后面在大多数同僚死难之后可耻的投降。
东晋小~朝~廷一直都认为石碣赵国是叛逆,崔宣效命石碣赵国之后就是叛逆中的叛逆,有什么脸喊别人叛逆?不过得明白一个心理,二鬼子中的二鬼子历来都比较毒。(例如倭国入侵大~天~朝时的棒子)
邓恒是“务实”一些的将领,他本来是有四万的兵力,与斐燕交战并没有损失太多,俘获了三四万,合起来接近九万?乘于三倍之后,唔……三十万大军就给号称出去了。(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