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34章:思汉之心

石碣赵军有近两万众,可是能够在夜间参与军事行动的人其实很少。那是关乎到夜间视力的问题,缺乏足够的营养会致使缺少必要的维生素,使得患上夜盲症。
邵广一番挑选,仅是选出八百人。这八百人里面仅有二十四个是晋人,其余皆为五大族胡人。二十四个晋人基本都是小地主出身,那些五大族的胡人肯定在平时的伙食上也不差?
想要夜袭没有那么简单,不是说带人趁着夜色出去就算完事,需要事先准备好许多的事务,连带衣裳也该全部换成统一的黑色。
石碣赵军的营寨分为两个部分,山地那边的几个山头被包了进去形成一个大营区,山道之外的平地立有一个前燕营区。
到了夜间,双方营地之内篝火处处,能够看到大量士卒围在篝火旁,大多是在用餐。
双方前沿营盘相距堪堪八里,汉军的营地位处上风位置,埋锅造饭之后阵阵香气顺着风吹到了石碣赵军的营地。
“好浓厚的肉香!”
“羊肉和牛肉!”
香气太浓了,石碣赵军这边的士卒手里拿着锅盔,喝着几乎与清水一样的菜汤,忍不住一个个抽着鼻子。
其实石碣赵国这边也有肉食,大部分是羊肉,不过是剁了块之后直接丢进大锅,至多就是加点盐巴,等于是水煮肉块。
羊肉非常腥,没有配上一些去腥的作料或药材,那腥味可是又骚又刺鼻。而羊肉只是提供给极少数的人,除开一个出身高的,军官就是到千人长才有资格分上一块。
在石碣赵国的营盘中,发出腥味最重的不是羊肉味,是一种腥味之中混着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的肉味。
龙腾卫士皆为羯人,他们大多高大健壮,围着大锅品头论足。
若是不看锅里煮的是什么,听羯人在谈论哪个部位鲜嫩好吃,看那一脸的期待和垂涎,绝对会以为是什么美味。可看锅里,漂浮在沸水之上的是一颗颗人的脑袋,一些四肢也是伸了出来露出手指和脚趾,正常人都该是直接弯腰狂吐。
羯人出征必带菜人,亦称两脚羊。他们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斩杀了一批菜人,享受其余士卒眼里的恐惧,故意用很长的时间才将尸体剁好,又是拖拖拉拉地丢进锅里。
“那帮恶魔……”林茂是羌人,他感觉自己晚上会做噩梦:“太狠了!”
傍晚在斩杀菜人的时候,羯人玩出了千般花样,活生生地开膛破肚,胳膊颈动脉致使鲜血狂飙再嬉笑着看人抽搐,近乎于什么手段残忍就怎么杀,令人看了毛骨悚然。
“要不怎么是中原霸主?”羟生别开视线不看羯人那边,说:“一样是晋人,怎么会区别那么大?”
白天的时候,汉军亮出旗号,造成的影响绝不是只有汉部本身,石碣赵军受到的影响其实也不低多少。
要知道现在可是一个胡人立国取国号时,首先会取名为汉的年代。知道为什么吗?还不是胡人比晋人更加清楚汉代表什么,是武勇和彪悍,是勇士才能自称为汉,长得高大和健硕的人被称为大汉,有勇气的被称呼为汉子,是否能担任一些什么重任被叫男子汉。
归属石碣这边的晋人,哪怕是身处高位基本上也是显得小心翼翼,精神状态直接影响到个人的影响,以至于看去会显得比较萎缩和猥琐。再看看普通的晋人,眼神时刻都是在闪躲,走路都不敢直立起腰杆。
一样是晋人,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白天的汉军,绝对不能否认汉军那边的士卒不是晋人出身,可是看去一个个不但显得精神饱满,欢呼声中亦是能够听得出强烈的自信。
很多人就不明白了,一样是晋人,差别怎么会那么大呢?
白天所发生的事情太令人印象深刻了,那是中原大地自强汉灭亡之后多久,才再次有黑底红色的汉旗出现?
许多人会讶异,仅仅是一杆旗帜罢了,怎么会使人从灵魂深处产生悸动?
军营用饭完毕之后就会被限定不可乱走,石碣赵军拥有帐篷的士卒很少,大多数是随便搭一个窝棚,天为被地为床的人更多。
时间一点一滴地在过去,三三两两被限制走动的人,睡不着就会聊天,谈的当然就是关于汉部立起汉旗的事情。
“我白天看得很仔细,自汉旗被立起来,咱们军中的那些晋人眼睛瞪得都快凸出来了。”林茂满是警惕地说:“看看他们,每个人都比以往更加沉默,下意识会不时看向汉军驻营的方向,我感觉……有点危险!”
石碣赵军中的晋人不算少,邓恒先是带来一万,后面陆陆续续又增援了一些,实际数量当然是没有个谱,大概数量是按证书算,也就是三万。三万人之中,晋人的数量绝对有五千左右,杂胡会更多一些,再来是羌人和氐人这两个羯族的打手,最后是作为“人上人”的羯人。
不是林茂敏感,是那些晋人真的不太对劲,甚至连一些杂胡也显得比较怪异。
“我们应当采取措施了!”崔宣也是晋人,还是有文化的晋人,他不信一样是晋人的邓恒没有发觉,寒声道:“军中依然不稳,该将那批人撤回后方,换来新的兵源。”
胡人一再立国号为汉,无非就是汉这个字真的很有号召力。匈奴汉国“消费”一次汉的号召力,羌人和氐人也一次次“消费”汉的号召力,可随着石虎大批残害晋人,先是致使有文化的晋人阶层升起思念强汉之心,后面直接蔓延到了普通晋人身上。
石碣越是残害晋人,就越是让晋人怀念曾经的强汉,这种风潮才刚刚显示端倪,可蔓延的速度真的是非常快。
汉部是第一个举起汉旗的吗?其实不是的。在石碣赵国各地的叛乱中,举起汉旗的绝对不是一个半个,可是小家族小豪强举起汉旗依然会吸引大批晋人投靠,乃至于是会吸引到一些杂胡。
杂胡在石碣赵国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仅仅是比晋人的社会地位高一些,但社会地位不代表财富,得能够吃饭才有用的吧?
“没有那么严重。”邓恒口上是这么说,但内心里怎么想则就不清楚。他沉默了一小会,苦笑道:“若是要换掉晋人士卒,我俩是不是也该避嫌?”
“怎么能一样呢!”崔宣有点炸毛:“我们与他们不一样!”
邓恒听得眉头皱了起来。
不一样指的是,一些人投靠胡人之后可以高官厚禄锦衣玉食,他们不就是因为这样才会选择给胡人卖命吗?另外的一些人,则是被迫不得不为胡人卖命,屡次就是充当打前锋的角色,败亡身死没人埋,胜了也不存在什么赏赐。
崔宣说的不一样还有特别的意思,表示铁了心要给石碣卖命,可不会有什么三心二意。这也是投降之后二鬼子的特性,比之主动投靠的二鬼子还担忧自己被怀疑,那就得无论什么环境都时刻表忠心。
邓恒没有多说什么,他内心比谁都忧虑。
在汉军竖立汉旗的时候,邓恒很明白自己内心起了波动,那是看到了上红下黑(或灰)的正朔戎装,再看汉军的气势,不往曾经的强汉联想真的是有些为难人。
再来是,石虎近一年开始变得疯狂了,之前也迫害晋人,甚至还规定晋人身份不如野兽的律法,乃至于是规定胡人抢晋人无罪,导致朝中大臣都有被抢的例子。更过分的事情发生在去年,命令全国二十岁以下、十三岁以上的女子,不论是否嫁人,都要做好准备,随时成为他后宫佳丽中的一员,又征召民伕百余万建造宫阙和舟船。
邓恒出征之后沿途所见,路旁树林多有吊死之人,是一棵树上满满挂着上吊自尽的人,那些都是迫于石虎政策产生的后果。
整个中原也就只有极少数地区没有执行石虎的命令,有些是命令延迟,像是青州则是先为战乱拖延,后面刘彦席卷也是无视石虎命令。
【国祚不稳已成定局,刘彦在青州举起汉旗必定传遍天下……】邓恒真的在思考身后之名,他对刘彦举起汉旗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理:【陛下眼见要大肆消灭汉家苗裔,导致各地生乱不断。天下各处已有思汉之心,再有刘彦明确举起汉旗,却不知道该是造成何等动荡。】
心情复杂归复杂,可是要让邓恒手下留情什么的却是没有想过,按照他的想法就是各为其主,但不可否认的就是看太多人间惨剧,有些甚至是他亲手造成,临到老了想的东西真的就不免多了。
【我先维持局面,等待消息传回襄国,陛下必定会换将,介时却也是与我无关了。】邓恒在注视汉军的营寨,看着那里篝火处处,提醒自己思想应该集中起来:【却不知晓汉军主将何人,谁又任长史?】
打了半辈子的仗,邓恒可以分出好歹,汉军到来之后每一个行动都有针对性,接下来该是出招和拆招之中进行。(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