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35章:正确的应对方式

夜幕之下,该是寅时一刻左右?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在山林之间发出,那是有数百全身着黑的士卒穿行时碰到草丛和树枝发出来的动静。
数百人不算少了,可以说是千挑万选没有夜盲症的人,要是在流贼的队伍之中,数十万人也就只能挑出数百,毕竟吃不到又没有什么营养,再来就是维生素缺乏,想要找没有夜盲症的人可不容易。
泰山郡皆是多山地形,汉军是在东安郡的方向驻营,石碣赵军想要前去夜袭就不可能走明晃晃的大道,那只能是抄小道,甚至有时候根本没有道路,得自己将路蹚出来。
想要前去夜袭的石碣赵军十分遵从规则,既是口含草叶子、将双腿地步缠上厚布。这么做当然是防止有人出声,再来就是现在的靴子大多是木底,哪怕靴子不是木底也是皮底,只能是缠上厚布。
山道哪怕是白天都不好走,夜间不亮火把仅仅是依靠月光也没有充足的光线,再来就是走的是山林,月光被密集的树叶挡住,速度也就快不起来。
事实上古时候走山林真的不是什么好选择,山林之间野兽众多,盘踞老虎和狼乃正常之事。邵广选择山林行军,那还是事先已经有进行过猎杀和驱赶,可就是这样依然要忍受蚊虫,祈祷别碰上毒蛇。
“前面有个岔口,过了那边,再走一段水涧路,就差不多到地头了。”说话的是当地人,由他来作为向导。
邵广低低应了一声“嗯”,伸手摸了摸眉头,有些忐忑地想着:【左眼跳灾,右眼跳财。我这左右眼轮流跳,是个什么意思?】
夜间嘛,虽说依然是派出斥候在前面探路,可就是起个预警作用,毕竟队伍是不断移动的状态,派出去怎么回来禀告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邵广非常谨慎地在岔路口边上稍微停了一下,派出小队先行穿过,一队之后是下一队,直至队伍过了大半才挥手亲自带着后续的全部人前进。
斗阿却是趴在岔口山道上面盯着下方看了许久,前面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敌军通过,他就是安安静静地盯着,丝毫并不认为敌方将领干出这样的举动有什么用。要知道这边的地形就是个岔口,前面还有一段水涧路,不止是这边可以作为埋伏之地,水涧路也可以啊!
邵广在经过岔口的之前停了下来,他上下左右看了一遍,侧耳听了一下虫鸣,很突然地“喝”了一声。
那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了一跳,是不分敌我的那种惊吓,但是邵广却是咧嘴笑了:“有虫鸣,试探了一声亦是没有动静。”
是谁说有人埋伏就不会有虫鸣的?那是讲有人不断移动,致使虫子不再发出鸣叫,可要是人套着一层布老老实实躺在地上过一段时间,虫子该叫还是叫,要是虫子不叫那虫子的智商可就有些吓人了。
【怼他先人,简直吓死老子了!】斗阿真的是被吓一跳,他无比庆幸自己带过来的都时老兵,事先还明确下令,说没有命令哪怕被毒蛇咬死都不准出生不准动弹。
下方的石碣赵军开始在通过了,能看出他们心安了许多,毕竟刚才邵广喊了一声,都认为要是有埋伏就该被诈出来,没有被诈出来就代表无人。
斗阿在受命前来埋伏的时候有问过,说是为什么不在营盘设下埋伏,比如什么空营计之类的玩意,结果是被骂得劈头盖脸。
敌军袭营,难道就是举着兵器摸营那么简单?那还袭击个屁!该是脑子多么有病才不会携带猛火油之类的东西?让一直携带猛火油的敌军摸进营,且不管是不是放出空营,一旦敌军放火烧营,还怎么个埋伏法,是将人送进去给烧成木炭吗?
那个时候,斗阿是一脸的懵逼,想起了上一次下密之战的火烧敌军营盘。随后,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谁以后再谈什么营区设伏,他绝对就唾谁一脸。
【来了、来了,马上,马上!】斗阿说不紧张是假的,等待最后一个石碣赵国的士卒完全进了岔口,他人还没有掀开麻布站起来,口中已经大吼:“杀!”
一声“杀”就是信号,原本看去黑麻麻但是没有人影的岔口,瞬间近千人掀开麻布站起来,他们在站起的瞬间是弯弓射箭,也不分什么节奏和波次,反正就是重复对着看去像人的目标射。
石碣赵军原本还挺放松,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一声“杀”,随后是不知道多少人回应一句“汉军威武”,脑袋还在发懵,箭雨却已经落下,刹那间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响起。
在那声“杀”出现的瞬间,邵广该是最懵的,他自认已经非常小心,并没有刻意去走什么既定的路线,类似于目前所待的岔口其实有许多,这边并不是最适合埋伏的一个。再有,他刚才还在内心里得意,就是出声诈唬。他在第一时间朝地上爬下去的时候,根本不相信会遭遇埋伏,那是因为他们确确实实就没有定下什么死计划,存在很大的随机应变。
岔口的山道上开始出现火把,每亮一杆火把就被丢下,有了更明确的光亮之后,慌乱起来跑动或是趴在地上的石碣赵军,他们立刻成了汉军弓箭手再明显不过的射箭目标。
在前方,也不是那么确定究竟是哪个什么位置,喊杀声以及惨叫声也是传来,斗阿知道那是其他袍泽在得到明确信号之后也动手了。
厮杀其实没有维持多久,从第一个人被杀死到最后一个人投降,整场战斗也就是两刻钟左右。
邵广降了之后要求见汉军的指挥,斗阿也是有话要问石碣赵国指挥。
“你们怎么得知我们行军路线?”
“你们什么时候归营。”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口,一个是问句,另一个则是笃定讯问。
战斗结束之后火光全被灭了,邵广看不清斗阿的脸,从声音来听能听出非常明显的兖州口音,似乎还是泰山郡这边的?他低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本地人,那就难怪了。”,没等斗阿催促,他又说:“无论是否成功袭击,皆是三天之后回转。”
预谋一场夜袭,可是石碣赵军都还没有看到汉军的营盘既被覆灭,灭得还一点都不冤枉。
邓恒等石碣赵军当然暂时不清楚邵广已经覆灭的消息,他们在派出邵广之后进行了相关的准备,那是因为怀疑汉军也会袭营。
“已经发现小队汉军,他们走羊肠小道绕路,很快就会进入埋伏之地。”
石碣赵军做了准备,但选的是空出一片营地,想要在营地之内埋伏。
参与夜袭的汉军并不多,仅仅为两百余人。这种袭营当然不是为了杀到中军,干点万军之中取敌军上将首级的事情,很显然就只是为了破坏。
当然了,石碣赵军知道汉军要夜袭,可汉军的具体数量也仅仅只能依靠猜测,毕竟乌漆麻黑的,看去就知道有人,难道还能一个个数啊?
一样是身穿黑色服饰,等待石碣赵军巡逻的空隙,第一批汉军士卒弄开了篱笆墙进入敌军营地,然后是第二批、第三批……
前来袭营的汉军进营之后开始泼油,前进数百米之后,在黑暗中不知道多少双石碣赵军的暗中窥视中突兀发出狂笑,引火之后开始拔腿狂奔。
一直在注意动静的邓恒本来就觉得不对劲,他发现入营的汉军士卒数量太少,耐着心思等待下一批,可竟然没有下一批,等待有人回报汉军在泼油,他下令出击,可前来袭营的汉军士卒竟然狂笑拔腿狂奔而退。
第一道火被点燃,尽管邓恒在之前已经下令清理杂物,可也要下面的士兵如实照搬。天干物燥之下,再有风势助力,火很快就成势,却是看到那些原本躲在暗地要埋伏的石碣赵军大喊大叫地出现,也不去追击逃跑的汉军,是展开了救火。
“将安排在野外的部队撤回来。”邓恒面如止水。
崔宣欲言又止,远远地看着烧成一片的营盘,最后叹息一声。
主将的命令是下达,可是通知需要时间,邓恒的传令兵还没有抵达,埋伏在野外的石碣赵军已经和汉军干上,只见野地里火把犹如繁星点点。
深夜中的厮杀声是那么的清晰,原本睡着的人听到声音第一个反应是翻身起来抄家伙,爬出帐篷或是窝棚,看到好些人都在跑,想都没想就跟着乱跑……
纪昌和徐正是顶着风在观看敌军营盘,看到火势起了的时候两人轻松地交谈着,看到野地亮起密集的火把则是分头干自己的事情。
石碣赵军看着明显就是乱了,那就是军队建制不分明的弊端,很多军队建制明确可管束力不强,遭遇突发状况的时候也会生乱。这个时候就要看统军主将的能力,可想要一时半会控制下来也并不容易。
趁敌乱要敌命,这个军事常识不用多讲,就看纪昌和徐正能做到什么地步。(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