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37章:龙腾卫士,出击!

战场从来就不会缺少吵闹声,声音还会很杂,以至于想要依靠声音辨别动静是一件相对艰难的事情。
夏季什么都干燥,大批人践踏极为容易出现尘雾区,要是再故意拖动树枝的话,烟雾绝对会将某片区域覆盖,别说是外面的人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其实也只能眯着眼睛。
五百龙腾卫士受命打一场突击,他们是现在谷地里面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热身,说是在命令下达之后就该马上出击。
“新的部队已经上去了。”崔宣满脸的阴沉:“他们也就是充当诱饵的用处,没有太多的作用。”
石碣赵军中一直都有晋人充当士兵,想要在郡县兵一级的部队混,除开是身强体壮之外还要有家属充当人质。
事实上,亲眼看到汉军竖起汉旗,对石碣赵军中的那批晋人士兵心灵冲击颇大。他们虽然是成为郡县兵一级的士兵,可不管是待遇还是生活环境并没有多好,甚至是因为当了郡县兵导致家中劳力缺乏,每一个家庭都显得更为困顿。
一些成了郡县兵的晋人士卒,他们本身就是一些小地主,知道的事情会比普通人多一些,例如汉旗代表着什么。他们还知道另一点,例如自去年之后朝廷对待晋人的态度,是要对晋人赶尽杀绝的态度!
一直以来生活环境不好,再来就是被肆意欺凌,要说晋人有多么愿意替石碣卖命,那只能说是极少的一部分,更多根本就是没得选。
“等一下别傻乎乎卖命往前冲。”贺子民压低着声音嘱咐自己的堂弟:“吆喝跟着吆喝,卖命却是不必!”
“那是。”贺子山一脸的理会:“大家伙可不想和汉军拼命。”
可能无关认同什么的,就是简单趋吉避凶的道理,汉军不是什么乌合之众,打得又猛又凶,与之拼命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再来就是,当石碣的兵,胜了没有赏赐,败了却要被弃尸荒野,要是有退一步就斩首弃尸的军令压着也就罢了,那是不得不拼,可这一次并没有严令不许后退。
窃窃私语之声可不止在晋人士兵中产生,被调上来的杂胡士兵亦是在低声交谈,与之晋人士兵相同态度的是杂胡士兵也不想拼命。
若说晋人士兵多多少少是有些“思汉情结”,杂胡士兵则是很明显不想送命。
“那些大族的士兵都打不赢,我们怎么可能办到?”
“就是,他们一触即溃,我们又怎么可能打得赢。”
不但是士兵,石碣赵国的军官也是不想拼命的态度,主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斤两,汉军兵甲器械的档次太高,作战又太过凶猛,已经不是光靠拼命就能抵消双方优劣势的战局。再则,有罚无赏的前提下,他们又有什么拼命的理由?
一方是带着自信和作战意志坚定,另一方是打算浑水摸鱼,新爆发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果。
“就看汉军是否上当追击了。”邓恒肯定知晓本方参战部队的心态,有了充足的准备:“若是龙腾卫士可以击退汉军,其余部队就该往前适当推进,我们需要这个前沿营盘。”
邓恒倒是没有往汉军会放火烧山的方向想,他们是真的需要一个前沿阵地,要不被挤压在山区防是能防,但到时候就会全面处于被动。
“下一批援军已经在日夜急赶,最晚预计明日午前会抵达。”崔宣显得忧心忡忡:“这种拉锯战……伤亡太过惨重,不若退回山区?”,他是担心继续这么下去,士气持续低迷会演变成为全军溃退。
两人正交谈着,战场的新一轮争锋再次开始了。
由晋人和杂胡组成的攻击梯队,他们就只是在外围放箭,磨磨蹭蹭就是不发动冲锋。这已经不止是士兵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连军官都对进攻不抱什么期望,要不军官有的是办法让士兵冲锋。
“不能退回……”邓恒话说到一半,开口喝道:“命令甲骑具装出动。”
那是汉军见石碣赵军磨磨蹭蹭,裂开了盾墙主动反击冲锋,刚才被吼出的战号一度掩盖了战场的吵杂,也算是给邓恒提了个醒。
一阵“汉军威武”的怒吼声中,汉军冲在前面的是刀盾兵,他们仅仅是与石碣赵军发生碰撞,结果是石碣赵军稍微抵抗一下就溃退了。
沉重的马蹄声在吵杂的战场并不太明显,五百龙腾卫士其实就是人和马都有着甲的具装重骑,他们出了谷地之后是直接犁着溃兵不断往前,导致败下阵来的溃兵哭爹喊娘往两边跑,倒是很快就让出进攻路线。
战场烟雾阻碍了视线,等待出击的汉军刀盾兵发现有骑兵冲锋而来,想要转身退肯定是退不回本阵,各级军官不断呼喊:“结阵!”
刀盾兵的盾牌是一种小圆盾,仅有最中间是金属结构的护心镜,其余部位其实是藤。时间太赶,他们自然是无法再讲究什么,只能是与离得最近的袍泽互相肩并肩,尽可能地用盾牌组成一个小型的盾阵。
具装重骑,将甲胄和人、马的重量算进去,再将驰骋时的速度含加,冲撞力绝不是数个人用小圆盾挡着就能挡住。
沉闷的马蹄声和撞击声中,龙腾卫士是狂笑着碾过一个又一个数名乃至于数十名汉军刀盾兵组成的团队,他们亦是无视己方伤兵直接践踏而过,强劲的冲击力之下,方才出击的五百余汉军刀盾兵除了极少数,其余皆被碾压而过。
从昨晚开战到现在,属于石碣赵军的欢呼声首次被呐喊出来,所有石碣赵军的士兵都瞪大了眼睛,等待看着己方的甲骑具装是不是能够保持一往无前的姿态。
“成了!”崔宣兴奋地喊:“汉军来不及组织盾墙!”
看上去好像是那样,汉军已经停止推进,似乎也是放弃组织盾墙,就是没有胡乱跑动有些不对劲。
“他们在往两边撤开。”邓恒老了,视力有些不行,困惑的表情没有保持多久,换上了惊惧:“不好!”
几乎是邓恒在喊“不好”的瞬间,汉军也是停止跑动,士卒皆是半蹲而下,下一个刹那汉军本阵激射出粗大的弩箭。
具装重骑碾压步兵是轻松的活,没有什么比看着敌军一脸恐惧更加让龙腾卫士感到爽快。而自龙腾卫士被组建出来之后,他们早就习惯在自己出击之后一帆风顺的局面,导致驰骋之中的羯人骑士面甲之后是带着轻松的笑容,等着看汉军惊惧奔逃。
驰骋之中的龙腾卫士,他们看到汉军在向左右两翼裂开阵型,那一刻或许是在心想“竟然没有慌乱跑动?”,等待看到前方的汉军不是蹲下就是卧地会想“搞什么,是被吓傻,吓得腿软等着被马蹄踩?”,可是下一瞬间就轮到他们面甲后面出现惊惧了。
“散开,散开!”
弩箭,长度至少一丈,杆显得粗的弩箭!
重甲可以防弓,面对弩的时候差强人意,要是车弩什么甲都没有用,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中箭的龙腾卫士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直接是被射穿的弩箭带着向后飞。
第一批被命中的龙腾卫士不算多,也就是数十。并不是所有被命中的龙腾卫士都是被带着往后飞,更多是连人带马被钉在原地,导致后面的骑兵来不及闪避撞上。
车弩射击频率不高,哪怕是装上了绞盘装置,可每轮至少也要花上三十个呼吸左右。因此五十辆车弩并不是一次射完,是分作三批,第一批约五辆进行校射,第二批是二十辆骑射,第三批是三十辆车弩骑射,追求每一次射击都抓住间隔。所谓的间隔是,制造人为障碍,那些被射死的敌军就是障碍物。
冲锋中的龙腾卫士是在距离汉军约四百五十步的时候遭遇第一波车弩射击,四百步的时候是第二批,靠近三百步是第三批。羯人的凶狠在这一刻展露无遗,他们也就是在一开始被吓到,后面连续有同伴死得极惨,可他们反而被激起凶性,不是想要扭身逃。
经过三轮的车弩射击,直接射死的估计只有二十来个,又有十来骑是被绊倒,还在继续向前冲锋的龙腾卫士该是还有四百五十左右?所以说,车弩射击的动静虽然大,可能够造成的杀伤其实也就那样。
剩余的龙腾卫士继续驰骋,他们已经露出了残忍的狞笑,一旦汉军没有来得及组织盾墙,让重骑冲阵成功,那么汉军的末日肯定就会到来。
汉军这边,半蹲的士卒手抓长矛半倾斜刺出,片刻之间成了一片以长矛组成的尖刺之林。
冲锋中的龙腾卫士受于视野显示看不到清楚,朦朦胧胧看到的是一大片什么,身在远处的邓恒也看不清楚位处烟雾区的长矛阵,但是他能够看到汉军步阵中那些站立不动的士兵,有些不太确认那是什么兵种。
非常突兀地,一片“乌云”从汉军本阵中升起,片刻之间又是一片“乌云”,手持强弩的士卒在听从口令发射弩箭。而除了他们之外,另有一千连弩兵在等待发射弩箭的命令。(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