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38章:成败在此一举!

五百龙腾卫士出击,后方另有近三千的轻骑正在等待邓恒的军令。
也对,具装重骑本来就是一种开道用的兵种,邓恒知道从昨晚就被汉军压着打,再有一个上午不断消磨,对本方大军的军心士气打压极大。
邓恒无法改变汉军阵战上的优势,毕竟汉军兵器和甲胄犀利,再有汉军士卒的求战之心极强,又有坚定的意志,这些东西不是说想要改变就能改变。
既然阵战上处于不利状态,邓恒索性也就发挥一名将军该有的冷酷,先拿人命去送,培养汉军的骄纵之心。
本来培养骄纵之心是一件耗时比较长的事情,须得本方一败再败上数天乃至于一两个月,可邓恒不能丢掉前沿营盘,那只能是仓促着办。
拿一支本来就有没有多少参战**的部队作为诱饵,果然诱使汉军进行追击,五百龙腾卫士不分敌我进行冲撞,将追击的汉军刀盾兵吞没,且不论是否全部干掉,可那已经是从昨晚到现在石碣赵军打出最好的战果。
崔宣看到龙腾卫士摧枯拉朽地淹没出了本阵的汉军刀盾兵,激昂道:“军主,命令轻骑出击吧!”
邓恒心有迟疑,视线太差劲了,再则是有老花眼,着实是分辨不太出汉军本阵兵力构造,倒是接到汇报或是弓箭手之类的远程部队,但终究是没有亲眼看到放心。
崔宣催促:“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军主还迟疑什么呢?”
【也对,既然已经设局并开始了第一步,且先尝试再说!】邓恒开始下令,谷地内的三千轻骑立刻席卷而出。他下完命令,又想道:【汉军一直处于优势,用甲骑具装破开他们的防御,径直往前冲阵,若是汉军粗心大意,必成马踏联营之势。】
汉军来到此处不足一日,营盘哪怕是有工事也该不怎么完善,那就是邓恒下令决心的主要原因,无论是夜袭或者白天这场局都是。
要是留出更多的时间,等待汉军真的站稳脚跟,能够打一场僵持战已经让邓恒认为可以接受,但是看汉军迫不及待地发动进攻,还让汉军杀进营盘进行推进,被堵进山区的可能性最大。
没有任何一名将军愿意在指挥一场战事的时候处于被动地位,因为被动就意味被压制,往往从被压制的那一刻起就是处于不利的情况,想要扳回来非常困难,基本上能够维持一个体面的结束就不错,但更多往往是战败。
身负重任的龙腾卫士,他们当然听到自己后方那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知晓是后面的轻骑按计划出动。正是这样,他们顶着三轮车弩依然勇往直前,甚至是看到不断升起的“乌云”也是毫不畏惧。
不就是箭矢吗?什么时候具装重骑怕箭矢了!
唔?汉军竟然那么不怕死,面对具装重骑还组织枪阵?不知道枪阵对具装重骑也就是一个样子货,只要有一波具装重骑排开撞进去,后面就是一场骑兵对步兵的屠杀?
步兵组成枪阵以拒骑兵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阵型,但是这样的阵型并不是说想组就能组成,需要士卒有足够的胆气,毕竟滚滚的马蹄声声势太大,再有就是不面对面很难体会骑兵冲撞而来的可怕。
枪阵只能抵挡骑兵的一轮冲击,无论是轻骑还是铁骑都是如此,毕竟那只是枪阵罢了,又不是什么钢铁长城。
强弩射程可达三百步,第一片由密集弩箭组成的乌云落下,大部分当然是没有命中,它们箭镞插到地面,尾翎颤动几下就静止。命中龙腾卫士的弩箭,仅有极少部分是插在了甲胄的空档,既是关节部位,大部分是与甲片磕碰就被弹开。除非是射中眼睛,要不哪怕是命中关节也只是让龙腾卫士受伤,而不是致命。
数量超过一千五百的弩箭,一轮之后仅仅是射翻了四个龙腾卫士,第二轮成绩好一些射翻十一个龙腾卫士,第三轮竟是一个收获都没有。
龙腾卫士继续驰骋,马背上的骑士已经在发出怒吼,他们在冲锋进入与汉军间隔五十步距离的时候,新一轮的弩箭竟是一次射翻二十多人,令那些狂吼的羯人骑士嗓子像是被什么突然掐住。
要是从汉军的角度看去,能够看到冲锋而来的石碣具装重骑,人和马正面到处都是插着箭,以至于一个个看去就像是一头刺猬。
身上插满箭还不死?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那些箭大概就是箭镞稍微钉着甲片,若是射透顶多也就是贴着里面的丝绸内衣,估计连血都不会流一滴。被射中的关节部位,要是注意看似乎并不太影响活动,那是因为甲胄的关节除了有铁环还有几层丝绸。
丝绸绝对是一项重要的战略物资,要是有足够的条件,多穿几层丝绸绝不是为了炫富,是数层丝绸制成的内衣质地相当坚韧,远距离射来的箭矢哪怕是能穿透甲胄,往往无法继续穿透内衣。
近距离发射的箭矢透至丝绸内衣时,箭簇会被丝绸包裹着进入人体,这样有效地防止了箭簇可能携带的毒素扩散,而丝绸包裹的箭簇可以轻易地取出来,上面的倒钩也无法发挥作用。(所以说,不管是罗马人或是中亚人,他们追求丝绸可真不止是为了炫耀,是他们知道丝绸很多时候能保命!)
丝绸防箭,那也有一个限度,强弩五十步的劲道无比强劲,再有就是箭镞可是三棱平破甲形态,一次射翻了二十来个龙腾卫士,到了三十步间隔的一轮直接是射翻超过五十。
汉军这边车弩射出一百杆左右的大号弩箭,强弩部队射出四千五百左右的弩箭,再有连弩兵射出超过六千枝弩箭。不算车弩,仅是强弩和连弩发射出的弩箭,一万零五百的弩箭对龙腾卫士造成的损失竟是堪堪破了一百?
剩下的四百左右的龙腾卫士仍然继续向前冲锋,他们身后的轻骑却是成了汉军的新目标。
床弩射击频率低,它们已经开始在为其他的兵种让开空间,位置很快被新一批的长枪兵和刀盾兵充填。
左右两翼,从中间移动到该位置的塔盾兵和长矛兵则是在竖盾墙,他们一直都在关注敌军的骑兵,时刻准备迎接来自石碣赵军的轻骑漫射。
正中间的汉军士卒。一些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们是系统长枪兵,虽然是有智商了,可还显得木讷。非系统士兵的长枪兵,他们脸上的表情可是精彩了许多,甚至有人当场直接尿了,可谁也没有嘲笑谁的意思,甚至压根没有人特别去注意,谁都是瞪大了眼睛看冲撞而来的敌军具装骑兵。
鉴于系统士兵已经能够交流,平时是各归建制,战时却是会最大限量地进行搭配协同,应该说这样的效果非常不错,至少从昨晚到中午之前,正是依靠系统部队带着常规部队“玩”,战事才会显得那么有节奏感。
“你不怕吗?”
“……?不。”
“你叫什么?”
“……暂时没有名字。”
“嘎?”
刘彦太忙了,怎么可能一个个给系统单位名字,要是有字典会很好办,直接给几个姓让系统单位翻字典,问题是现在没有字典。不但没有字典,千字文和三字经都没有。
比较现实的是,系统部队悍不畏死的特性依然存在,代表阵亡率也真的是奇高,所以名字的事情……冷血点就是,真不是一件太有所谓的事情。
有军官一直在大喊:“稳住!”
具装重骑与步军枪阵马上就要发生碰撞,另一边跟随在龙腾卫士后面的胡人轻骑,他们先是遭受几波强弩的漫射,与之龙腾卫士远距离无视弩箭不同的是,但凡被射中的胡人轻骑,不管是人中箭或是马中箭,绝对就是于高速奔跑中突然一矮,不是侧翻下马就是因为一顿被后面撞上。
站在高处观看的邓恒和崔宣等石碣赵军的将领,他们此刻的脸色已经是煞白一片,几个心理素质差的人甚至都语无伦次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胡话。
“损失太大了!”崔宣如丧考妣道:“要是无法完成凿穿,我们……我们……肯定是要被重罚!”
那可是龙腾卫士啊!等于是石碣赵国的最强武力,损失一百真的不算少,是非常多了。
另外,邓恒等于是将带来的骑兵全部投入作战,若是没有完成既定目标,他们就将失去机动性强的部队,就该真的是被堵在山区。
这边瞪大眼睛看着,那边龙腾卫士可算是撞了上去。
尽管龙腾卫士是具装重骑,可也不代表会傻乎乎地撞,怎么冲阵其实十分讲究策略。他们是在驰骋之中有了分工,极少数的一批横开来,形成条分散的直线,会由他们去撞开枪阵,给后方的同伴开路。第二批的龙腾卫士是紧随在第一批后面,他们的队形也是拉开了间距,但是横面的数量会比较少,是直线上的数量较多。
也许是心理错觉?第一批具装重骑撞向了枪阵的刹那,仿佛整个世界都慢了下来,周边的人可以看到那些长枪或是折断、或是刺进甲片,动作看上去简直慢极了……
…………
求订阅啊!!帮忙拉点均订吧!!!拜托~~~~~(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