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39章:强弓劲弩

数百具装重骑踏蹄猛冲,虽然称不得地动山摇,但其声势绝对浩大。
组成枪阵严阵以待,一些胆小的人若不是看到周边的同伴镇定,面对滚滚而来的具装重骑真的很想逃跑。这已经与是否胆小无关,纯粹就是人的一种求生本能。可是胆小者的身边是一些看着沉稳的人,他们下意识就会产生迟疑,想着:【同伴都在坚持,那我也坚持一下吧?】
谁规定英雄就一定是要胆大包天的人?英雄往往是产生在不经意之间,是短暂的迟疑之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成为了英雄(死的)。
真正的勇士不会存在迟疑,他们面对滚滚而来的马蹄表情淡定,唔……因为他们是系统士兵。
龙腾卫士冲撞进去,刹那间是一阵阵的惊喊和惨呼,冲撞力至少一吨以上,撞到长枪的话,有甲片挡着其实也没有用了,是直接被刺穿,只不过下一刻会将长枪的杆折断,或是太猛的力道让长枪被磕碰磕飞。
发生碰撞的刹那,马背上的龙腾卫士被一股力道猛猛地甩出去,坐骑被长枪刺进身躯发出哀鸣马失前蹄,马头是重重地往下猛撞。
一个又一个的具装重骑被消耗掉,他们或许已经死去,可是往前猛砸的骑士砸得清出一片空地,扰乱了枪阵;死去的战马则是顺着前冲的力道真正开始在犁地,所过之处定是撞开一片区域,要不就是导致汉军的阵型大乱。
损耗四十骑撞开了或是撞乱了汉军的枪阵,下一个瞬间更多的龙腾卫士突入,他们少了长枪的威胁发挥出更大的威力,但他们期望看到的画面并没有发生,汉军的步卒竟是不慌乱溃逃!
节奏完全不对,哪有面对具装重骑冲阵不害怕的步兵呢?
正确的节奏该是,步兵在面对具装骑兵冲阵的时候慌了手脚,一个个哭爹喊娘地乱跑,把自己的阵型冲乱!
其实很多汉军士卒绝对是被吓尿了,嘴巴里不断喊着“娘”或者是进行无意识的呢喃,可怕到了极致之后是全身僵硬,导致他们僵着身躯老老实实待在原地,甚至是因为太过紧张能够用更大的力道抓紧手中的长枪。
赵千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匹失去了主人的甲骑撞开了身前的袍泽,等待到了自己这边已经是四蹄软了用腹部拖在地上,堪堪是在自己身前一掌之地停了下来。那个时候,他得承认自己真的被吓尿了,裤裆湿哒哒的一片,脑袋里有些空白。
【娘亲哟!】赵千可以发誓,这绝对不是他第一次在战场上尿裤裆,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其实也尿了。他下意识地用枪头碰了碰前面的马首,枪头与战马额头的甲片碰撞发出脆响【厚实铁甲?】
沉重的碰撞声和惊呼声混杂成了一片,冲阵的龙腾卫士一批又一批地冲进汉军的步阵,尽管汉军步兵没有出现太明显的慌乱,但是龙腾卫士依然强悍地犁了进去,径直往内冲驰了近一百二十米才算是失去速度。
在龙腾卫士冲阵的时刻,三千胡人轻骑却是在享受什么叫犹如雨点般密集的箭矢。
胡人轻骑在四百五十步(675米)的时候是被车弩漫射,其实车弩的数量只有五十辆,能够射中的目标也就那个样,就是一丈长的弩箭射中目标后的景象有够惨烈,骑士被射飞也就算了,连人带马直接钉在地上十足凶残。
进了三百步(450米)则是被强弩覆盖,汉军那边的强弩兵也就七八百,一次能够覆盖一块面积约三百米左右的方圆,密集的弩箭落下绝对是清出一片区域,造成满地的弩箭丛,是地表和中箭的人或马皆是弩箭。强弩射击频率该是十个呼吸(约12秒)一波?
到了二百步(300米)则是强弩和强弓齐齐覆盖,到了这一段距离胡人轻骑仿佛是踏进了地狱模式,前仆后继地向前冲,可是一波又一波的箭雨覆盖之下往前冲多少就是人仰马翻多少。
进入到一百步(150米)的距离,胡人轻骑其实已经是大乱的状态,什么阵型都没有,有的就是闷头往前驰骋。他们带着各种各样的心情期盼快点冲阵,但他们进入了连弩兵的射程范围。
连弩兵射起弩箭来简直就是不停顿,以至于半空之中的弩箭一枝接着一枝发着尖锐的破空之声飞舞,它们密集的程度甚至是会发生互相的磕碰。
连续被箭雨覆盖的三千胡人轻骑,冲到距离汉军一百步的时候,其实已经折损掉至少八百骑,谁都是在闷头往前冲的时候没人会去关注太多,结果是剩余的两千两百骑左右硬着连弩的覆盖还在继续往前。
踏蹄向前的胡人轻骑无法看到自己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局面,邓恒的视线却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那已经不是用惨烈能够描述,胡人轻骑或是密集或是散布着驰骋,他们的往前猛冲好像是撞向了一道屏障,雨点一般的弩箭不断落下,多少胡人轻骑猛冲都是撞上由弩箭组成的屏障一头栽倒,渐渐地人和马的尸体堆集成了由肉组成的山丘。
原本因为龙腾卫士冲阵成功发出欢呼的石碣赵军早就停下了吆喝,他们所处位置不同看到的景象就不同,可是总能看到不断被射向天空,导致光线都会暗淡的箭矢是多么的密集。不用去看战场的惨况,谁都清楚那么密集的箭矢覆盖会造成什么样的情况。
“强弩和连弩?”邓恒笑得像是在哭:“情报中没有显示汉军有如此多的弩,甚至是有连弩。”
大多数的石碣赵军将校,他们此时此刻明明是有很多的想法,可偏偏脑子就是一片空白。
有车弩就车弩,这玩意要是没有个上千架也就是吓唬新兵的作用,实际效果只有在攻城战才能显示出来。
可是……强弩和连弩,两样东西的存在就显得无比可怕了。
弩的出现改变了战争,不是说它射程多远,或是力道多么强劲,是有了弩之后就可以大大增加远程部队的编制,一切只因为弓箭手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可弩兵教上一段时间就能抬弩发射。
说弩改变了战争,那是有历史记载。在弩没有出现之前,参军只有拥有恒产的武士才有资格,武士平时不事生产,就只是锻炼武技,近战搏击之术,远战弓矢射法。因为需要专业,屡次参战部队的数量被大大降低,平民基本是不参加到战争之中。
弩的出现让平民有了参与战争的资格,一个数十年如一日的武士,他在面对弩的时候再武勇也是一发弩箭就能干掉的事情,直接打击了武士的存在地位。能够短暂训练就能派上战场,那么参战数量就会越变越多。
史载,弩没有出现之前,两千武士组成的部队就已经非常多,可弩出现之后打开了平民参战的大门,数万乃至于是数十万部队的参战成了普遍情况。
“汉军有弩,哪怕是一妇人亦能持弩而战。”崔宣面如死灰:“这个时候再去算刘彦有多少可战之兵已经不合适,只要刘彦愿意随时能够拉起一支人数足够的部队。”
邓恒深吸一口气,弩大规模的出现不止是有那个效果,也预示着几件事情,汉军那边的生产力远比想象中要强,再来就是骑兵已经不代表优势。
西汉时期,李陵带了五千部队,就因为有足够的弩,再加上数量足够的箭,结果是五千步军抵抗三万骑兵的进攻,杀掉一万多骑兵,直至箭被消耗完了才不得不降。而这场战事还是发生在平原!
龙腾卫士陷进去,轻骑没有能够突破箭阵完成后续的冲击,邓恒的这一次尝试失败了。
不但是尝试失败,甚至可以说因为预料不及,最后仅有六百多轻骑逃了回来,剩下的不是当场战死,就是被俘,等于是这个战场的石碣赵军不可能依靠剩下的六百多骑再去夺取什么主动。
“撤回!”邓恒脸色灰败:“我完了,彻底完了。”
崔宣语无伦次地说:“我们都完了,陛下绝对会扒了我们的皮……”
扒皮的事情石虎不是第一次干了,绝对能够继续再干扒皮的事情,不管此后的战争还能不能维持僵持,邓恒和崔宣都认为自己死定了。差别就是,他们能不能死得痛快一些,再来就是家人能不能不受牵连。
战场的交锋已经结束,石碣赵军主动撤回了剩下的兵力,让汉军十分轻易地占据了剩下的营盘。
徐正是下令打扫战场,与纪昌一块来到前沿,他们又派出文人苏定前往招降,
苏定是吕议写信从东晋那边邀请而来,目前在汉军没有固定的职位,算是佐僚一类的身份。
佐僚的工作非常复杂,苏定本来还想要多观察一下才会决定是不是要在汉部发展,刚才看了战场的经过,什么观察都不用了,直接主动讨要了劝降的活,真真是想要卖力一把。
苏定单身骑马向前,换做从前他会担忧自己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射死,现在却是带着十足的自信,那是身后那支部队给予的自信!(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