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40章:成了天下共敌

干什么事情有没有足够的心理自信,干事的时候拥有的底蕴就绝对不一样。
要是代表晋军去劝降,苏定会觉得心里阵阵的犯虚,那是因为晋军在战场上真的是一败再败,面对这样的实情谁能将腰杆挺直?
汉军十分强悍,之前有多么强悍苏定没有亲眼看过,可刚才他亲眼看到了石碣赵国的数千骑兵,其中还有五百左右的铁骑,反正就是被汉军给吞了。
那可是数千骑兵,甚至还有铁骑,换做是与晋军交战的其它战场,晋军能稳住就算是奇迹,更别提说要吞掉,但汉军就真的是在短短的两刻钟之内说灭掉就灭掉大半。
苏定骑跨战马,一手持着杏黄旗,另一手是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上。他代表着占据优势的那方,神态上就尽显眈盼,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趾高气昂。
石碣赵军看到苏定单骑而来,且是手持杏黄旗,所有人都是安静地注视着,一些军官则是会时不时看一眼邓恒所在的地方。
邓恒大概能够猜出汉军派人过来是想要干什么,要是在之前的话,他会下令直接将人射死,可数千骑兵说丢就丢了,该想想用其它什么策略将战局维稳下来,那与汉军的特使接触一下就显得有必要了。
苏定在石碣赵军的护送(监视)之下走进谷地之前,他停顿下来看向后方,那里正在打扫战场。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使得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再次驱马走动起来的时候,感觉坐骑的踩动都充满了轻快。
战场是由辅兵在进行打扫,对于己方的阵亡者,尸体完成会寻找脖子位置,找出一块由麻绳穿孔系着的号码牌,对折掰下半块。将半块号码牌丢进胸前的兜里,会与同伴合力将战死袍泽的尸体搬上马车。
系在脖子上的号码牌款式很简单,就是一块写着号码的木牌,木牌写了四组数字和姓名、贯籍,正中间有一条被凿凹的细直线,稍微用点力一掰就能半折。
其实应该用铁片,但目前汉部的工艺还没有到这份上,以至于要是被火烧或是反复践踏总会造成缺失。
许多抬着担架的辅兵,他们不干别的,就是专门寻找己方的伤者。找到受伤的袍泽,要是轻外伤会进行简单的包扎,不会抬上担架。找到伤重的袍泽,亦是会进行简单的包扎,但是会立刻用担架抬走。
会寻找本方战友,当然也会有处理敌方士兵的辅兵。
对于敌军,汉军的辅兵可不是文和或慈眉善眼,找到敌军伤者,能不付出多大代价可以救活,那就俘虏着,毕竟汉部现在缺劳力,能不杀就不杀了。
辅兵找到不好救的敌军伤者就该是“嘿嘿”狞笑着,可能是压在敌军身上,用匕首缓慢地捅进敌军的心脏。还有更利索的,反正都是要割掉首级不对吗?也不管敌军伤兵还能喘气,抓着头发,让这家伙昂起脑袋,就是用像是镰刀的钩器,“嘎吱——嘎吱——”像是在锯木头那样对着脖子锯,就是从喉咙飙出来的鲜血太过膈应人。
有处理人的,就有收拾物资的。战场上被丢弃的兵器非常多,一些甲胄也该收集起来,再则就是射出的箭矢有些多,一些还能反复利用,箭杆折掉的也能弄出箭镞再换个新的箭杆。
一片忙碌之中,伤亡短时间内不会有统计数字,但是粗略看下来肯定不会轻。
“枪阵对具装重骑作用不大。”纪昌苦笑道:“我们没有与具装重骑交手的经验,不但枪阵作用不大,弓弩也是?到近程才能发挥出杀伤力。”
徐正也在苦笑,石碣赵军的具装重骑一冲就直接凿进一百余米,一路简直就是犁着地对步兵进行碾压,那声势令任何看到的人都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弓弩对石碣赵军的具装重骑杀伤力轻,原因已经被找到,扒下龙腾卫士的甲胄,里面竟然是一层锁子甲外加数层丝绸衣,检查的时候箭镞能破开重甲却是难以穿透锁子甲和丝绸衣。
其实龙腾卫士并没有全灭,他们冲阵进入七八十米,后面是被密集的步兵围起来拽落下马进行生擒活捉。
身穿近百斤重的铠甲被拉下马,那画面可不要太美,被拉下马之后的龙腾卫士还想逞凶,可是他们落地之后连爬都爬不起来,能安生一些倒还罢了,惹怒了汉军士卒被弄死的并不少。那是将龙腾卫士固定住四肢,再拿利器从脖子处捅,要知道脖子处可没什么防护。
被生擒活捉的龙腾卫士有两百五十六个,这个数字其实颇大,但也足够说明重甲的防护力该有多强。
“锁子甲我们也有,就是丝绸……”
“丝绸……我们没有多少。”
怎么说呢?丝绸是华夏文明的特色产品没有错,可并不代表随随便便就能生产丝绸,那关乎到怎么养蚕,怎么处理蚕茧,该怎么弄生丝,工序简直就是多到可怕的地步。
汉部有弄养蚕的产业,对于怎么处理蚕茧其实也有自己的办法,无外乎就会收烘、煮茧、缫丝、卷取、复摇、成绞,可是接下来怎么弄丝绸所需的工序就抓瞎了。所以说,丝绸虽然是华夏文明的特殊产品,但要是不懂,那就真的是不懂。
经过专门的观察,敌军具装骑兵对弓弩的防御强就强在穿了多层丝绸上面,既然是发现了这点,那么徐正和纪昌就有理由重视丝绸。
“小~朝~廷现在需要我们。”纪昌笑着说:“向小~朝~廷要军械、粮秣等物资或许艰难,但是讨要丝绸工序和匠人,或许不难?”
徐正除了点头还能有什么意见?他想都没想就说:“要是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软的不行来硬的?进入石碣赵军营盘的苏定也是抱着相同的想法。他考虑得相当清楚,失去了骑兵的敌军差不多就是没有了牙的老虎,无法出山地也跟一只困兽没有区别,只是想要让邓恒投降或许艰难,但是让邓恒撤军也许有点可能性。
“定代我主……”苏定看到了邓恒,保持着一定的尊敬:“向征东将军问好。”
邓恒上下看了几眼苏定,笑呵呵地问:“长江以南来的?”
“正是从长江以南前往投奔我主。”苏定爽朗笑道:“如此不显得我主声名远播吗?”
“类如你等,越多投效刘彦,刘彦败亡越加可期。”邓恒不觉得自己是在嘲讽,又说:“足下可赞成老夫的说法?”
“恕不敢苟同。”苏定立正严明地说:“窃闻‘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晋国为晋国,汉部为汉部。”
那还是出自《晏子春秋.杂下之十》,在华夏文明中两人交谈中引用谁的名言是常态,邓恒是听懂了。
晋国是无能的司马皇室瞎折腾,再有那么多的世家门阀把持朝政光扯皮和互相拖后腿,是上层统治者无能,不代表所有晋人都是废物。
邓恒认同苏定的说法,也没有遮掩:“确实如此!”
得到认同的苏定却是脸上出现了苦涩。
“汝为寒门吧?”邓恒嘲弄地说:“晋国寒门并无出路。”
苏定也不着急,与邓恒闲扯关于晋国那边的情况。
两人谈的东西挺杂,似乎还有许多是共同观点,说到尽兴处会“哈哈”大笑,时不时竟然还会互相痛心疾首地惋惜一些什么。
“将军亦有思汉之心,何不与我主共图大业?”苏定眨着眼睛,说道:“我主麾下如将军所见精锐不下于十万,海外更有如青州大小领地两处。”
“思汉?中原汉家苗裔谁不思汉。”邓恒不像是在敷衍,动情道:“如若允许,谁愿意寄人篱下。只是……刘使君无外乎又是一个曹青州(曹嶷)一般的人物。”
“非也!”苏定激动地说:“曹嶷为一家之富贵,格局太小只求割据,哪能与我主类比?”
“刘使君还想图谋天下?”邓恒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不谈有无十万精锐,或两处如青州大小的领地。安不知晓,刘使君亮出汉旗,已是天下公敌?”
苏定想说什么,却被邓恒激动的连珠炮截了下来。
“称汉,岂是好称?不谈刘使君是否有两汉皇室血统,多少年过去,身上血统可足够,又有谁会承认?再则,真有血统又如何,只是加剧诛灭之心。”邓恒深吸一口气,笃定地说:“汉旗一出,各大族必定除之后快,司马皇室也必定不容。老夫就是败了又如何?不说还有另外两路,哪怕此次战役汉军皆胜,下次还会再次有数路大军前来围剿。”
苏定抓住空档,说道:“将军已经知道无法取胜,难道……”,再次被截断话。
“汉军随强,能一直只胜不败?”邓恒摇着头:“便是刘使君一直取胜,又能胜多少次?”
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除非是刘彦能率军杀到襄国并且攻下,或是在其它渠道弄得羯人无法在震慑中原,要不石碣赵国随时随地都能组建新的征讨军。
就是刘彦搞定了石碣赵国,可南边还有一个东晋小~朝~廷,辽1东亦是有慕容燕国,甚至是拓跋代国、张氏凉国、羌族成汉、氐人仇池……,天下各势力有一个算一个,都会与刘彦没完。
那一刻,苏定竟然有些无言以对……(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