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42章:无耻之尤

不会有错,刘彦亮起汉旗之时,就该有成为天下公敌的心理准备,胡人不会容忍另一个强汉再出现,司马皇室也不会允许正朔的地位遭到挑战。
要是强汉再起,胡人别说占据中原,能够像曾经的匈奴那样远遁数千里都是幸运,后面跑到西域以西的匈奴人不还是被追杀吗?才有那一句“明犯强汉,虽远必诛”。
瞧瞧,那就是强汉,说一定要弄死谁就会弄死谁,就是追上个数千里都要弄死谁。要是身在这样的族群当然会感觉骄傲,可是与之为敌就会显得极度痛苦。
胡人绝对不会愿意再出现强汉的那种国家,哪怕是类似都不会接受。那是因为胡人已经品尝到占据中原的甘美,别说是再去苦寒之地或荒芜之地过日子,想一想无法在肆意欺凌某个下等族群就会浑身不得劲。
对于司马皇室来说就显得更严重了,他们虽然丢掉了传国玉玺(举世皆知),甚至是连引自炎黄庙的香火都断掉(隐秘),可一直以来还是自认为正朔,乃至于是一些胡人也承认其正朔身份。
正朔是什么?就是名望和底蕴,哪怕是一个破落户了,但有正朔的身份至少还有光鲜的外衣,要是失去了正朔的身份可就连光鲜外衣都没有了。
“是吗?”刘彦已经知道了泰山郡初战的结果,还知道纪昌干了件可以造成轰动的事:“放火烧山……”
怎么评价呢?军事上为了达到什么目标,去使用什么手段都属于正常。纪昌发回的文书说得比较明白,经过姚家兄弟的肆虐,再有后面斐燕叛军的刮地皮,最后是邓恒率军与汉部一战,那片山区本来就没有什么人,长久的兵荒马乱该搬早就搬走,没搬走也是站在石碣赵国的人,烧死就烧死了,不会存在多少无辜之人。
是的,邓恒有思念强汉的心思,但是他认为刘彦不会成事,拒绝了投降。
苏定也许是与邓恒谈得来,告之了会放火烧山的事情,最后邓恒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在苏定离去之后下令军中的晋人发动进攻。
进攻的晋人当然不会有多强的力度,甚至是上演了一出看去令人目瞪口呆的戏码,将近三千归属石碣赵国的晋人士兵在苏定单人匹马的劝降下,竟然……投降了!
【苏定吗?有点意思啊!】刘彦记得这个人,三十来岁的样子还没有娶妻,今次是少数几个拖家带口直接过来投奔的文士。他继续往下看战报。
邓恒死了,他知道了汉军要烧山,先干了一件谁都看不懂的事情,就是派出那批晋人进攻然后大批被俘,后面根本就没有突围的意思,带着大军待在山区,纪昌放火烧山的时候,与大部分石碣赵军一块被烧死了。
泰山郡初战爆发得突兀,结束也是异常之快,但那只是初战,接下来还会有不止一次的战事会爆发。
纪昌放火烧山,说是计算了天时,不是出于他的算计,是从长江以来来投一个叫羊敦的文士测出未来天气。
放火烧山之后的第三天,大概就是火势将要蔓延开的时候,竟然还真的下雨了!
刘彦对那个叫羊敦的人很感兴趣,没有科技的情况下能够观察出未来天气,那绝对是一个人才。
最为令人佩服的是什么?是羊敦不是泰山郡人,他是自己的观察与当地人的一些儿佐证,就能断定未来多少天的范围内会下雨。
【羊祜的后代?】刘彦并不是那么了解羊祜是谁:【有必要好好查一查!】
羊祜是蔡贞姬的儿子,蔡贞姬是蔡文姬的妹妹。
刘彦一查还真的是有查出一些什么来,连蔡贞姬是与人私奔,以年幼之身嫁给丧妻中年人羊衜都被翻出来。
“长子早夭?幼子羊祜官至太傅。”刘彦一查不要紧,他原以为蔡贞姬就只是蔡邕之女,蔡文姬之妹,没想到认真追寻起来蔡贞姬自己的地位竟然是比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要高得多。他略略有些懵:“羊徽瑜是司马师的第三任妻子?被追谥景献皇后?”
话说,什么情况啊!羊敦哪怕是羊祜的庶子,也不该是混得那么差。
刘彦后面了解到另有隐情,羊祜实际上没有子嗣,是同父异母兄长羊发那里过续,但被晋武帝命令继嗣的羊伊其实没有从命,原因是在羊祜死了之后羊伊并没有服丧。
一片乱七八糟的关系看下来,看得刘彦有些头大,总汇下来的资料是,羊敦是庶出没有错,并且是与娶了司马绍(晋明帝)的女儿(南郡悼公主)的羊贲同辈。另外,要算起来羊敦的祖籍还真的是在泰山郡,可是自衣冠南渡之后,他家早搬了。
这一次从东晋小~朝~廷那边过来投效的人并不少,总体来说羊敦该是身份最显赫的一个,其余皆是出于寒门。这些人有的随军,有的是被安排到地方作为佐官。
汉部着重发展长广郡与东牟郡,实际上一没有多少个县。那些县基本上是由原先投靠的一些家族族长来充当县令或是县长,甚至是县丞、六曹等等职位也大多是由一些族长担任,仅有一些关于到兵权的位置由军中退役的人承担。
一个势力不能只重视军事,地方治理肯定也要重视,问题是刘彦可变不出文人,想要自己培养也没有足够的时间,那只能是选用有文化的各家族成员。
大量任用各家族的成员必然会有隐患,但那是极度没有办法的事情。再则,知识传播不广的年代里,识字的人还真的大多是出于一些家族,基本是从上古先秦就是这般模样,刘彦要是不想找有家族牵绊的人,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说,压根就不存在即是有文化又是不属于某个家族的人。
知道为什么吗?想要获取知识等于是无法参与生产,没有一定的财帛底蕴哪个家庭养得起一个光读书不事生产的闲人。
想要打破家族传承的优势,除开是大举置办教育之外,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解放劳力,要不哪怕是官方置办教育,受到实惠的依然是那些家族,农夫还真就养不起脱产者。
在一些年代里,摆脱了家族、世家、门阀就等于无法支撑起一个行政体系,因为所有识字者基本都属于某个家族,不是世家就是门阀,至不济也是寒门。
事实上更多的时候,不管是称呼为黔首、百姓、子民、天下人、还是什么,总之绝不是将所有人都给算进去,仅仅就是到了寒门这一阶级。那么史书上常见的“为了天下苍生”之类的话,很抱歉的说,只是代表一些特定阶层,能够左右天下大事的阶层,并不是包含所有人。
对于汉部来讲,现在最关键的并不是行政体系的充实和完整性,是怎么来应对接下来的局势。
亮出汉旗可以激发军队的军心士气,亦是能够让汉部的部众产生归属感和凝聚力,吸引更多的晋人前来投靠,好处大概就是这些。
凡事都有两面性,例如有生就会有死。亮出汉旗会有坏处,可能一时半会还远不到举世皆敌的地步,但肯定会让石虎疯狂想要剿灭。
“我们是汉部,亮出的旗号当然是汉,不然是什么?”蔡优说话的对象叫宫泽。他一脸的嘻嘻哈哈,说道:“难道名号是‘部’?”
宫泽就是那个传闻中乃宫陶先生的弟弟,还是什么的人。然而宫泽不是宫陶的弟弟,“宫”只是一个代号,可以视为一种暗探、暗奸,或者什么的,反正就是诸如此类见不光的人物。
“明人不说暗话,如果汉部不撤掉汉旗,在下此次前来就不是商谈给予什么援助,该是代天讨逆。”宫泽看去四十来岁,比之宫陶的文质彬彬,他显得剽悍一些:“刘使君还是刘使君,或是变成了汉王?”
蔡优本来还能嘻嘻哈哈,霎时却站起来手按剑柄,一脸的寒霜:“别给脸不要脸,我家君上爱亮什么旗号便是什么旗号。”,盯着一脸怒视自己的宫泽,怒道:“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就是关你屁事!”
“这么说……”宫泽冷笑了一小会,说道:“是不撤旗?”
蔡优的回应是一声冷哼。
宫泽站立起来,一甩长袖:“那告辞!”
“别啊!”蔡优呼喝住宫泽,让宫泽一愣之后露出嘲弄的表情。他却是笑嘻嘻地说:“侮辱我家君上,怎么可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呢?”
已经有武士进屋,成为包围的队形围上宫泽。
“两国交战……”宫泽话说到一半,换成了怒喝:“尔敢!”
“两国个什么玩意,我们还没有立国。”蔡优虽然在笑,可是眼眸里的忧虑难以隐藏。他挥了挥手,吩咐武士:“关押起来,若是大闹,就揍!”
武士当然是应“诺!”,随后退下。
【小~朝~廷这是要翻脸了。】蔡优真心看不起司马皇室和长江以南的那些世家、门阀,分明是得知汉部亮旗汉旗,知晓无论怎么样石碣赵国都不会放任:【太没有气魄了,难怪会丢掉中原,夹着尾巴仓惶难逃。】(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