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48章:三秦之地

刘彦知道自己在改变历史,但是不清楚到底改变多少。
冉闵与汉部的交易已经持续了三年,在刘彦有意的扶持之下,可以说冉闵的实力绝对要比原有历史上强至少二十倍。
是财帛上面的强,毕竟刘彦给冉闵的物资很廉价,冉闵只要有渠道贩售就能够获得丰厚的利润,就是怎么把赚取到的财帛变成兵器和甲胄就是另一套的过程了。
“修成侯竟然有一千的具装重骑?”桑虞其实不喜欢冉闵,觉得认贼作父啥的,还有一支在充当石碣的刽子手相当令人不齿。他用着比较夸张的语气,说道:“君上一直扶持修成侯便是为了今天?”
刘彦一开始只是下意识地偏向冉闵,倒是没有想过说来个遥相呼应,毕竟根据历史记载的话,冉闵是等待一再被欺骗会册立当太子,多次被愚弄才愤而起事。
历史对冉闵的记载不少,可是大~天~朝出于一些和谐的原因并没有在官方书籍上介绍冉闵,甚至可以说若是没有网络的出现,冉闵的事迹必定是会被一直掩盖。
大多数史书中对冉闵的评价都不是太好,尤其是晋书更直接评价为叛逆,原因是冉闵称帝。倒是慕容燕国的史书中对冉闵的评价好一些,称冉闵有西楚霸王之勇,军略造诣亦是颇高,但也说冉闵是个独夫。
“冉闵或许私德有亏,但是恢复汉家荣耀这一点,不会是虚假。”刘彦可没扯太复杂的东西,径直说道:“他已经在寻找借口,要前往雍州。”
雍州其实就是关中三秦之地的其中一个,长时间归属匈奴刘氏赵国,是在咸和四年(东晋纪年,西元329年)才归于石碣赵国所有。
“雍州?”桑虞怔怔地说:“那里不是苻氏老巢?”
石虎攻灭匈奴刘氏赵国,撤军之后并没有留下驻军,后面氐人和羌人大肆进入三秦之地,挤压了秦地汉家苗裔的生存空间,大部分汉家苗裔是逃亡张氏凉国,埋下了石碣赵国与张氏凉国冲突的引子。
桑虞奇怪地说:“晋人最多的地方,不是在司州魏郡等地?”
要不怎么说石碣赵国的行政划分很乱呢?比如东安郡就是属于模糊的归属,青州、徐州、兖州都视东安郡为自己的辖地。司州要是以战国时期的划分,是属于韩地与赵地的交界处,认真算起来石碣赵国的首都襄国是在司州地界,偏偏襄国却是被划分在冀州。
另外,谈起邺城的话,要是按照两汉三国的划分,邺城应该是在冀州,但是在现今的历史阶段,邺城其实是被划分到了司州地界。
其实更离谱的是,匈奴刘氏赵国被石勒夺了大部分的江山,最后龟缩在关中的时候,他们设立了多个州的行政级别。那些州就是一个称呼,面积比起一个正常的郡还小,偏偏还命名并州、朔州、幽州、之类的称呼,算是一种另类的地图版金瓯完整?
刘彦对中原的了解还是到了后面恶补,因为地图很难获得,再则是获得的地图颇乱,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分清楚各州和郡的行政划分。
三秦之地到处都充斥着羌人和氐人,要说晋人成为少1数1民1族绝不是开玩笑。冉闵放弃了晋人数量最多的河1北和河1南,去选择关中,那就有值得思考的地方。
“应该是与张氏凉国有什么协议?”桑虞说了一些隐秘:“长久以来,修成侯在南边(东晋)少有留情,却是在征战西北凉国的时候比较少杀戮。”
三秦之地的原始划分是內史郡、北地郡、上郡,随着历史的不断推移,先后改变过诸多的名称,现在是朔州、秦州、雍州。其中雍州是在最东边,秦州和朔州是西边的上下两个方位,两个州都有连接着张氏凉国。
刘彦这边是在猜测冉闵到底要怎么举兵起事,又该研究冉闵起事之后会造成什么影响,汉部该怎么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石碣赵国那边需要做的事情更多,满足石虎的享乐**,应付地方上越来越多的人揭竿而起,持续准备征兵待战,猜测刘彦要怎么做困兽之斗。
东晋小~朝~廷是在做多项准备,怎么去抵抗石碣赵国的入侵就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那是因为东晋小~朝~廷与石碣赵国的边界线太长太长。他们还想要弄死敢于举起汉旗的刘彦,甚至是让青州彻底大乱起来,用以继续拖延石碣赵军的南下时间。
张氏凉国忙着向西域方向扩张,听闻最远已经打到了西汉设立的西边最远军镇,既是阳关所在地,重新设立敦煌郡、酒泉郡、张掖郡,依然是延续西汉时期的名称。他们现在好像是和西域胡人过不去,双方持续在戈壁上大战?另一方面,张氏凉国又在东边大肆屯兵,拿出最大的努力于金城那边屯兵了一万八千。金城是金城郡的首府,而金城郡是张氏凉国最东边的一个郡。
慕容鲜卑似乎已经解决完扶余国,已经正式进入到讨伐宇文鲜卑的战争进程,其战争可以用笑话两字形容,那就是慕容鲜卑仅是放话要进攻宇文鲜卑,宇文鲜卑竟然是分崩离裂,作为宇文鲜卑族长的宇文逸豆归仅仅是带着极少数的人逃向了石碣赵国。宇文逸豆归投靠石虎的时候是带着段辽的兄弟段兰,并献上了一万匹骏马,可宇文逸豆归并没有得到什么好下场,倒是段兰获封官职带着本部五千人去一个叫令支的地方进行屯田。
拓跋代国在干么?拓跋什翼犍已经彻底击败了匈奴铁弗部,扩土千里之后向慕容燕国再次求婚。此前慕容皝已经嫁了女儿给拓跋什翼犍,可是嫁出去的女儿竟然很快死去。拓跋什翼犍再次求婚已经被慕容皝同意,但慕容皝要求拓跋什翼犍献上良马千匹为礼,拓跋什翼犍竟然说拿不出来,惹得慕容皝大怒,慕容鲜卑与拓跋鲜卑的战争很快又要再次爆发。
纷纷扰扰的时局之中,各个地方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战争准备,冉闵在五月初的时候向石虎提出建议,鉴于张氏凉国在金城大肆屯兵,石碣赵国也该做出对等的反应,并请求由他自己率军前往。
石虎现在每天都是沉溺在美色与酒池肉林之中,按照惯例询问了一下几个大臣,姚弋仲是持反对,苻洪是同意。
两个最倚重的外姓大臣有了不同意见让石虎有些烦躁,他又问了自己的几个儿子,结果又是同意与反对持平。他最后是问朝中的文官,这一次那些大儒同意的居多。他同意冉闵率军前往关中,但是进行了兵力上的限制,只允许冉闵率军一万前往,又如往常那般不给予军械粮秣。
冉闵就是在率军前往雍州的途中给刘彦发的书信,目前已经率军抵达渑池。
渑池自上古先秦时代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军事重镇,一开始是拱卫函谷关,到了两汉是潼关的掎角之势重地,到了现在渑池依然还是潼关与晓关的前沿军镇。
冉闵之所以在渑池,那是他们被堵住了,是由苻洪的弟弟苻健给带人拦截,说什么都不让冉闵率军进入秦地。
“我们知道谁都在做准备,只是他们这样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说话的人叫条攸,他是冉闵比较信任的人之一。他满脸的怒火:“不如我们杀进去?”
王简看着文质彬彬,他也是冉闵的心腹之一,要是历史没有改变的话,他将成为冉魏皇朝的尚书令。而尚书令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官,相当于丞相。他笑吟吟地说:“先派人将这边发生的事情传回襄国。”
是的,谁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那是因为石碣看着不太像能够持国日久,谁都想要在这个国家分崩离裂的时候分杯羹,那么提前做一些准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是碍于石虎还活着,虽说是越老越荒唐,可其虎威还在,大多只是在暗中准备。
“做好两手准备吧。”冉闵呵呵笑了几声:“我们的时间不太充裕,秋季结束之前必须进入关中,并未起兵做好相关准备。”
“主公认为刘彦那边真的能成事?”张乾摇着头,说道:“汉部虽然扩军到了十三万,可是只有一万左右的老兵,其余恐怕不耐战。以此军力要硬扛数十万大军征讨,恐怕是退离大陆,远遁海外和辽1东居多。”
“就是就是,他太狂妄了。”蒋干很是不悦地说:“竟然举起汉旗,哪怕是举,也该由我们才对!”
蒋干开头,结果是全部的武将都呱噪起来,倒是那些文士闭口不言。
“别说荤话了。”冉闵不得不进行制止,满是严肃地说:“刘彦其人志气颇高,手中实力亦是不凡,切勿再提狂妄二字。”
王简接口说道:“大家伙别忘了,我们有实力举兵,那是因为与刘彦多年交易,再则……今次的军事器械有四成是来自于刘彦。”
大部分的武将并不知道这么件事,他们错愕地看向了冉闵。(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