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50章:为汉家再起,杀!

其实说开城门就是一个多余的事情,渑池与石碣赵国众多的城池相同,哪怕是它位处要冲,可是城墙也是显得极为破败,一些地段因为年久没有保养和修缮早就塌了,事后也没有人进行修缮。
石碣赵国不让地方修缮城池的原因非常简单,那是羯族担忧地方据称割据,严令不准修缮城池。再来是胡人对于修城什么的根本不懂行,他们也是下意识不喜欢坚城,毕竟胡人玩的就是骑战,对城池攻防战着实不擅长。
破旧的城门在尖锐的“咿呀”声中被推开,冉闵一马当先出城的同时,其余城墙豁口处已经在涌出大量的军队,冲锋在前的是骑兵,紧随其后的是步兵。
“诸君!”冉闵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将马槊往前指着,于苻健和所有氐兵错愕的注视下,他高吼:“恢复汉家男儿荣耀的时刻来临,随我杀!”
苻健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有些荒谬:“李闵在喊什么?”
没错,冉闵之前不是将石姓改成李姓吗?那就是叫李闵没有错了。
看到渑池涌出的人群喊杀径直冲锋,苻健错愕归错愕,却是没有忘记该干什么。他大声呼喊:“准备射箭!”
氐兵这边当然也没有统一的制服,炎炎夏季的时节却是大部分穿着羊皮袍子,仅有极少数身穿麻布衣之类的短衫。他们的兵器没有可能达到统一制式,拿着矛的居多,矛尖就是一根被磨得锋利的铁条,长枪也是如此。手持战剑的人不会多,哪怕是有也显得残旧。至少有三成左右的氐兵手里的家伙其实就是一根木棒。
氐兵的弓是什么弓?极少是符合军队器械的战弓,就是一石左右的张力,其余只能算是粗制滥造的猎弓。
“放箭!”
苻健真的怒了!他觉得冉闵绝对是疯了,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发动进攻,情不自禁地想着:【与李闵有大仇的是姚弋仲才对吧?】
要说起来,苻洪在石碣赵国算得上是温和派,也是少数身居高位却是认为应该对晋人采取温和态度的人之一。
如果看苻洪的态度,那么是不是认为是个大好人?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对于一个民族来讲,苻洪才是属于最危险最应该警惕的一类。因为其他胡族认为应该消灭晋人,苻洪这一派的氐人却是认为应该将晋人融合掉,是从文化到血脉的融合,让一个民族就那么消失!
在这个时代里,除了长江以南之外,华夏苗裔是货真价实的少1数1民1族,也是华夏苗裔作为虚弱的时代,要是有一方强族愿意收留并吸纳,是最可能将华夏苗裔融合掉的年代。
看看此后的南北朝就知道了,大批的华夏苗裔真的是被胡化,尤其是以西北和关中最为现实,不与胡人通婚基本上就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性,倒是山东一代的家族强硬地保持着血脉上的纯洁,才有隋唐时期山东世家和豪门鄙视其余地区血脉不纯的情况发生。
因为弓的强度不一,氐兵射出的箭矢也就有近有远。影响射程的不一定只有弓的强度和射箭之人的力道,箭杆和翎羽也会影响射程和准确率。
箭矢非常多,可以用漫天来形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冉闵骑跨朱龙马舞着马槊冲了上去,他的身后紧紧跟随着接近一千五百的具装重骑,每一个人都在大声喊着:“杀!”
冉闵军的甲骑具装穿多少层甲,每一层甲又是什么样,暂时难以说明,表面的那一层看去都是统一制式的扎甲款式,驰骋在最前方的是拿着一杆长矛和一面盾牌,后面则是都拿加长斩马刀。
其余区域的冉闵军,轻骑也基本是有准备盾牌,只是盾牌不像甲骑具装那么精良,就是一些临时将木板钉起来的木盾。轻骑身后跟着奔跑的步军,他们之前的身份是民伕,七天之中被整编成为士兵。
朱龙马看去既是高大又是雄峻,被披上一层黑色的铁甲之后,四蹄踩踏起来无比沉重,骑着它的冉闵将马槊舞得密不透风,竟是使向人射来的箭矢尽数被扫开,仅有极少数的一些箭矢会射在朱龙马身上,不过也是被铁甲弹开,无法造成什么伤害。
不得不说的是,因为生产力不强的关系,该年头只有极少数的军队会有标配的金属箭镞。再因为制造工艺的关系,箭镞的形状其实都是梭的款式,三棱形状的箭镞被称呼为破甲箭还需要特别打造。
射向冉闵军的箭矢,很大一部分就是骨头的箭镞,甚至是一些箭矢根本就不存在箭镞。这种箭对付没有穿甲的人还能依靠射出的动能杀伤或杀死人,可只要有一件皮甲其实就没有多么大的杀伤力。
苻健在看到冉闵身后的那些甲骑具装时就已经傻了。
一些实力强劲的势力,如姚弋仲领导的羌族和苻洪领导的氐族,他们也会暗中打造一些重甲训练一些具装重骑,可数量上真的不会太多,那还是因为受于生产力和制造工艺的限制。
“我们仅有不到八百的甲骑具装,李闵背后虽然有一些晋人家族支持,可……怎么会有接近两千的具装重骑!”苻健显然是看错数量,但那已经没有太多的所谓,他在狂吼:“冲,冲,冲!骑兵对冲!”
结阵可是一种高端的战争艺术,胡人占据中原是有数十年了没有错,他们也能够接触到兵书,但兵书可不是看了就能学会,哪怕是学会也要有足够的时间来摆阵。
显然,苻健哪怕是会摆阵,事到临头也要时间。他也没有昏了头下令部队撤退,是选择最正确的应对方式,让部分的骑兵进行对冲,一方面是争取时间让步兵赶紧变得挤一些,另一方面是让其余的骑兵从左右两翼移动开来。
只有活动起来的骑兵才是好的骑兵,这一点只要是个胡人的将领都知道。
发生在渑池城外的这一场战事,对于氐人来讲就是一场仓促的战事,许多人哪怕是天空已经在飞着箭矢,可脸上依然是一脸的懵逼。
天上不再落下箭矢,冉闵将马槊前指嘴巴里发出“吼”的怒喝,盯着那些仓促冲上来的氐人轻骑,脸上满满都是轻蔑。
骑兵冲阵需要热身,至少是先要让坐骑跑出汗来才算是活动完筋骨。一个战马热身完毕的骑兵与之没有经过良好热身的骑兵相比,表现出来的战力根本就是天上地下。
骑跨朱龙马的冉闵脸上带着轻蔑,十分轻易将交错而过的一个又一个氐人骑兵扫落下马,他的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敌,甚至是干过直接用马槊将冲撞而来的战马抽飞的事情,令人看着仿佛是一尊暴怒的神袛。
是真的,冉闵就那么手握马槊一抡,重量至少一千斤以上的战马就被抽得直接往侧边飞出去,看到那一幕的冉闵军自然是士气大振,而氐族人则就是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抽飞冲撞而来的战马需要很大的力道,但更需要一种技巧,关乎到力学上的知识。冉闵不知道力学是什么,他纯粹就是有足够多的经验,身躯的反应也能跟得上脑子里下达的指令。
骑兵对冲必然会使得地面被箭塔升起尘烟,苻健所处的位置看去,一片烟雾笼罩之下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值得双方庆幸的是,风势并不是向着某一方吹,是很公平地吹向了没有立阵的一边。
苻健正瞪大着眼睛看战场,一道模糊的身影穿出了尘烟,他能够认出那是冉闵,毕竟主将的甲胄都是特别款式。
一阵“咕噜”的吞咽口水声响起,苻健承认自己是怕了,不单单是因为知道冉闵武力强悍,还有其它几个方向冲杀而来的冉闵军太过凶猛。
整个大战场,冲击氐族军队中军的是包括冉闵在内的一千五百具装重骑作为前导部队,后面跟着数千甲具步卒;另外的左右两侧有步骑配合进行迂回,目前他们已经和刚刚游弋出去的氐族骑兵交上手。
不知道苻健带来的氐族兵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士兵,大局面上竟是被少数一方的冉闵军压着打,比较危险的是左翼两军的轻骑碰撞之后,再有冉闵军的重盾兵来个硬撼,左翼的氐族兵马竟然是有被两边夹击的迹象。
“苻健!!!”冉闵的嗓门很大:“受死!!!”
苻健定眼一看差点亡魂大冒,他眼中的冉闵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手里的家伙换成了骑弓,喊“受死”的同时已经挽弓射出箭矢。他在受到惊吓的同时已经控制身躯翻倒,是直接摔向地面,可反应已经够快还是中箭,比较幸运的是没被射中要害。
“杀!”冉闵哪怕是已经在浴血奋战还是一脸的轻蔑,仿佛面对的不是五大族的氐族强兵,是一帮能够一鼓而下的杂碎。他先是吼了一声,高速驰骋中再次拿起马槊,放声咆哮:“让他们成为我等崛起的肥料,屠光,杀尽!”(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