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天下

小说:席卷天下 更新时间:2019-01-05 20:47:26
第253章:展现下肌肉

桓温绝对是实话实说,东晋的军队也就是二十万上下,哪怕是这一次有东晋第一大门阀和排第四的桓家出力,也仅仅是在朝廷编制的四万部队上再加三万可战之兵。
扬州的七万晋军,知道才有多少骑兵吗?不算一些必须骑马的斥候,七万晋军也就只有八千多的骑兵。
“胡人的轻骑数量众多,算作赵军正规编制就达七万,不算做正规编制的部队相加起来逼近十五万。”桓温苦笑着说:“王鸾大肆招呼游牧部落前去效力,各部落响应者众多,胡人轻骑不会低于六万……”
可以爆粗口吗?六万的骑兵,那就需要至少八万匹以上的战马,也就是胡人才能轻易拿出如此数量的战马。
千万要注意,战马是战马,马是马,不是每一批马都能够成为战马,相当多的马练到死都无法成为一匹战马,只能去拉车或者驮物。根据正常的比例,一匹战马后面是至少五匹非战马,也就真的是只有胡人才能拿得出手。
对了,曾经的刘彦以为野马抓捕下来也能够训练成为战马,但是那根本就是错误的认知,野马或许可以成为战马,可那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一百匹中不知道能不能有五匹。那是一个简单的道理,战马是需要在马不足一岁的时候开始训练,训练上一两年,可野马大部分都是超过一岁的马。抓捕野马只能是为了孕育下一代的马匹,从小马驹的阶段训练出合格的战马,不是为了那些野马本身。
徐州虽然有山区,可是大部分地区皆是平原地形。这么一片地形之中,要是没有那四通八达的水系,可以想象东晋连稍微瞄一眼都不敢。
天大的问题来了,都说北伐北伐的,全国二十多万的晋军一圈搜罗下来只有两万左右的骑兵,怎么北伐?
“下官前来的时候,看到郡公军中那么多的战马……”桓温目光炯炯地看着刘彦,问道:“想必郡公麾下并不缺骑兵?”
刘彦不想知道东晋小~朝~廷有什么勾当,他对桓温这人却是无比的有兴趣,没有回答问题,是邀请道:“可愿意看看我的军队?”
桓温听到“我的军队”四个字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行礼:“劳烦。”
说起来,任何被东晋小~朝~廷册封的人,从名份上就属于司马皇室的臣子,不管是刘彦这个郡公,或是慕容皝这个燕王,乃至于是一直对东晋小~朝~廷表现得恭顺的张氏凉国几代郡公,他们全都是。
既然是人家的臣子,哪怕是名份上的,事实上都不能有“我的军队”的说法,可刘彦不在乎,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在乎。
东晋小~朝~廷还自持正朔名份,一些政权也承认东晋小~朝~廷的正朔名份,那是因为除了司马皇室真的找不出更合适的了。不承认东晋小~朝~廷,难道承认残暴的石碣?显然各方势力更愿意与软弱无能的司马皇室打交道,不是与残暴外加侵略性十足的石碣接触,哪怕现在石碣占据中原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正朔。
知道五万军队驻扎时需要多大面积的营盘吗?特别是这支军队有七八万的战马,再加上拉车用的驽马、牛这些畜力。足足需要方圆二十里左右,那并不是简单的营盘,还需要算上战马活动的空间。
汉军显得极度富裕,有着洁白的白布制成的帐篷,什么样的规则就有多大的帐篷,帐篷是一种三角形,每个帐篷可以住下五人,也就是一个伍。
“这样的帐篷其实能够容纳下十个人,但是我们发现太过拥挤会造成士卒的阴郁心理。”刘彦在扮演土豪,他很无所谓地说:“既然不缺帐篷,那就安排得宽松一些,给士卒足够的内部活动空间。”
掀开的帐篷里面是两边各自一排草席,草席上叠着毯子,最里面是一张木制的四方桌,当然还有木墩椅子。
桓温在皱眉,他当然能够看得出刘彦是在炫耀……或者说嘚瑟,也不得不承认帐篷很大,可是他不相信汉部的小兵都有这样的待遇,认为就是一个特别安排的面子工程。他会这样认为比较简单,谁打仗会带桌子和木墩?打仗的时候,带的物资越简单越好,越少也越便利,才不会带那些没有必要的东西。
待遇可以是假的,但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白色帐篷不会是假的。光是数量如此庞大的帐篷,桓温就认为汉部足够的富裕,只因为帐篷用到的布料真的略多。
军营被规划得很好,主道经过一再的夯实看去很是平坦,一条宽至少六丈的道路显得笔直,直接就是从辕门处贯穿整个军营。再看主道两旁林立的帐篷,可以想象只要有命令就会有无数的士兵涌到主道,稍微整训一下就能开拔战场。
桓温来的时候已经观察过,类似的主道在汉部营盘至少有六条,再看军营的分布,刘彦麾下的这一支部队显然并不是如朝廷许多人想的那种乌合之众,只因为乌合之众摆不出这样的整洁的营盘。
一阵轰鸣的马蹄声吸引了恒温的注意力,他扭头看去的时候,看到的是至少五千披甲骑兵不缓不慢地向远处出发,却不知道是要开拔前往何处。
“那是……突骑兵吧?”桓温是个懂行的,可不会认为骑士披甲就是铁骑。他由衷地说:“郡公的部族冶炼实力和工匠数量真多!”
瞧,这就是真正意义上懂行的,知道什么样的骑兵有什么区别,又明白只有装备那些配套甲胄和兵器才算是突骑兵。
晋军也有突骑兵,那是一种骑士有铁甲,战马没有披甲的兵种,主要是用于正面冲阵肉搏。举东晋全国之力,突骑兵不过才三千,不是没有更多的铁甲,是缺乏合格的战马和骑士,毕竟战马的负重能力要合格,除了负重还有耐力、冲刺能力,再来是现在还没有马镫,哪怕是有了马镫也不一定骑上马能成为骑士,也许只能当一个骑马步兵。
刘彦没有说话,要是用现代的语言,那就是装逼得装全套,而这个逼还没有装完。
那些被称呼为突骑兵的骑兵当然是系统骑兵,但他们只是第一批,后面还有两千的系统弓骑兵会出现,且先等弓骑兵走完。
桓温当然也看到了弓骑兵,他却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弓骑兵嘛,在桓温的眼里就是轻骑,虽说看去也是穿着一阵不错的皮甲,但类似的兵种着实是太普通了。
刘彦不知道自己装逼失败,要是知道他会让那两千弓骑兵展现一下骑射,让桓温明白那些系统弓骑兵的骑射与胡人的轻骑骑射根本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轰隆的马蹄声杂乱,桓温本来已经收拾好心情要谈一些正事,刚开口说了“下官”两个字,下一刻整齐的踏步声从远方传来。
那真的就是整齐到仿佛是战鼓在擂动声响,有节奏有层次的踏步声是由三千左右的步军一块踏出动静,他们排着方阵前进,每一个方阵看去绝对是整整齐齐,无论是横竖还是歪着看,每个士卒都是一排直线。
桓温觉得奇怪的是,步兵方阵后面跟着大批的马车,车上装载的也不是粮秣,竟是一套套铠甲?
“哦,那些是重铠。”刘彦特地说了一下铠甲的类别和重量,又说:“看到那些空了的马车吗?”
桓温怔怔地点头,内心里却是在讶异那些步军怎么能走得那么整齐。
“实际上应该是乘坐马车出征的。”刘彦露齿一笑:“只不过为了让元子看看我的步军,特地安排徒步行走一段,等下还是会乘坐马车。”
元子是桓温的表字,虽说只有至交好友和长辈才适合称呼表字,但桓温不是对刘彦自称下官吗?刘彦也就有了称呼桓温表字的身份。其中还有刘彦的一丝恶趣味,毕竟不是谁都能与历史名人谈笑风生,甚至是以对待小辈的态度称呼表字。
接下来桓温看到的更多,以亲眼所见看到了汉部的富庶,亦是看到了士卒充满了冲劲。他对印象深刻和迷惑不解的是,刘彦只是用四年的时间崛起,该是用了什么手段才能有如此的实力?
【难道辽1东或高句丽拥有巨型铁矿是真?百济被刘彦征服沦为附庸也是真?】桓温一次两次的震惊之余,往后就有些麻木。他在随后还看到了汉部的伙食,得知刘彦真的用秦军二十等爵的制度来进行级别待遇,看着食物管够,且能够用非常丰盛来形容,满脑子有些懵逼:【这样养军队,该花多少钱财?不对!哪怕是有钱财,食物在中原也不是能够买来。】
一圈逛下来已经是到傍晚,结果桓温不但忘记问先前那些部队是要开拔前往哪里,连带一些应该早早敲定的事情都是一个字没提。
“驸马,没成想汉部有如此实力。而且仅是刘彦的一部分军队,听闻他的麾下足有十五万以上的大军?”说话的人叫袁乔,他是东汉末郎中令袁涣玄孙,东晋国子祭酒袁瑰之子,长期为桓温的属官。他忧心忡忡地说:“听闻青州有大动荡,明显是刘彦发现朝廷的布置正在反击,他却隐忍,恐怕……”(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8 耽美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